当前位置: > 历史纵横 > 历史故事 > 揭秘古代一个不起眼的官职,但却肥得流油

揭秘古代一个不起眼的官职,但却肥得流油

来源:黄埔网 时间:2020-12-30 16:46 编辑:dy

马粪是耕种农作物上好的肥料,古代的军营在和平时期,会积攒大量马粪卖给百姓,获得一份收入。

《资治通鉴》记载:“少府监裴匪舒,善营利,奏卖苑中马粪,岁的钱二十万缗……”

唐朝永隆二年(公元681年),少府监裴匪舒善于理财盈利,上奏称:皇宫官马苑的马粪堆积如山,若贩卖给百姓,每年可以获利二十万缗。

唐高宗李治问宰相刘仁轨是否可行,刘仁轨说:“恐怕后人会说李唐皇家贩卖马粪,名声不好听!”唐高宗因此作罢。

宋朝强盛的时候,禁军士卒每人拥有两匹战马,宋真宗在位时期,禁军多达五十万人,这样算来,战马则多达一百万匹。

战马消耗大量草料的同时,也会排泄大量的马粪。

士兵当然不会让百姓到军营白白拾走,会收集起来卖给百姓。

一百万匹战马的排泄物可不是小数目,军官也不会允许士兵私自倒卖,会集中起来销售。

军中设立了专门处理马粪的机构,卖马粪的钱私设小金库,除了充作军费,下级军官也会贪占一些,当然还要逐级孝敬上司,而收集马粪的士兵得到的就少得可怜了。

image.png

《归田录》记载:“群牧司领内外坊监使副判官,比他司俸入最优,又岁收粪墼钱颇多,以充公用。故京师谓之语曰:‘三班吃香,群牧吃粪’也。”

负责马政的群牧司官员本来俸禄就很高,外加卖马粪的收入,令其他部门的官员羡慕嫉妒恨,以至于戏称群牧司官员“吃马粪”。

大臣晁宗悫[què] 升迁,临别给同僚丁度写了便条,对他一直以来的关照表示感谢,丁度当时任职群牧司的二把手——判官,于是对晁宗悫说:“我不给你回信啦,改天我送给你一车马粪吧!”

晁宗悫回答:“好啊!那马粪可比信函实惠多了!”

《醴泉笔录》记载:“夏守恩太尉作殿帅。旧例,诸营马粪钱分纳诸帅。夏既纳一分,鱼轩要一分……”

“鱼轩”是古代女子乘坐的车辆,外表以鱼皮装饰,故称鱼轩,这里代指夏守恩的妻子。

太尉夏守恩任职殿前司最高长官的时候,各军营卖马粪获利要孝敬上司,给夏守恩一份,另外还要给他的老婆一份。

《孔氏谈苑》里也有类似的记载:“夏守恩作殿帅。旧例,诸营马粪钱分纳诸帅。守恩受之,夫人别要一份。”

夏守恩心安理得接受下属的马粪贿赂,不知有所收敛,以致后来因此被弹劾贬职。

夏守恩,字君殊,并州榆次人,父亲夏遇曾任职武骑军校,抗击契丹人时战死。

朝廷照顾阵亡将士子女,夏守恩当年才六岁,被授“补下班殿侍”,后升迁为西头供奉官。

宋真宗在位时期,夏守恩升任北作坊使、普州刺史。

宋真宗御驾亲征契丹,夏守恩奉命随行,“数见任使”,后历任博州刺史、都指挥使、泰州防御使等官职。

宋真宗病重的时候,皇后刘娥干预朝政,任命夏守恩为殿前都虞候,掌管禁军,受到刘皇后的器重。

image.png

宋真宗病逝,十三岁的赵祯即位,即宋仁宗,由刘太后垂帘听政,提拔夏守恩为安远军节度使观察留后、兼任殿前马步军都指挥使事。

后历任步军副都指挥使、威塞军节度使、永定陵总管、马步军都总管、天雄、泰宁、武宁三州节度使等官职。

夏守恩仰仗刘太后的宠信而骄纵不法,在地方疯狂贪污受贿,他的儿子不仅索贿受贿,还欺行霸市,鱼肉百姓。

定州通判李参弹劾夏守恩父子不法行为,宋仁宗命御史赵及、大名府通判李钺审讯,论罪当死。

景祐四年(1037年)四月,宋仁宗宽恕了夏守恩,贬到连州接受“编管”,后因不适应南方的湿热气候,死于贬所。

“王相德用作都虞候,独不受”,王相德接替夏守恩,任殿前都虞候一职,却拒不接受属下的马粪贿赂,同样是殿前都虞候,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资讯聚合

    热点推荐

    重点要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友情链接|免责申明||网站地图
    Powered by huangpucn.com 版权所有 苏ICP备14019037号-9 广告QQ:673538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