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历史纵横 > 历史故事 > 弘一法师李叔同得重病时却为何拒绝吃药?

弘一法师李叔同得重病时却为何拒绝吃药?

来源:黄埔网 时间:2020-07-31 14:59 编辑:dy

当年,李叔同在杭州虎跑寺断食18天,其初衷是缓解神经衰弱症,那成效到底如何呢?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往下看。

他在《断食日志》中说自己出现失眠、便秘、腹痛、乏力等症状,直到结束断食时仍难以入睡。但他还是以“身心灵化,欢乐康强”八个字来形容断食的成效,这显然有夸大之嫌,不过他却愈发坚定了出家的决心。

image.png

1918年,李叔同正式成为“弘一法师”,在此后的岁月中,他与病魔的斗争从未间断,而且治病方式带有鲜明的“个人特色”。直到1932年与好友夏丏尊通信时,他还宣称自己断食一周就治好了伤寒兼痢疾,但这份信心明显在递减。同年十月,他再次患上痢疾,反复不愈。这回他才承认断食并没那么神奇的成效,把后来几天精力骤增的原因归结为“胃口大开”。

1940年,李叔同的病情加重,没有采取断食,而是吩咐寺中师父每日送饭两次。他在给朋友的信中说:“等我的病重到不行时再断食吧,以便去往西方净土。”此时,断食在他眼里基本相当于放弃求生了。

除了断食,李叔同还迷信“绿豆包治百病”,甚至推崇“超验”(指超出一切经验的存在)的圣迹。在1936年那场旷日持久的大病中,他说自己去年在乡间讲经时居于暗室,感受到了污浊之气,于是发高烧以致神志昏迷,还引起严重的皮肤病。他认为这是恶业未除、邪气缠身的后果,所以终日诵经忏悔,这才转危为安。

他乐观地估计,再过一两个月就能彻底痊愈。但事实并不那么理想,他只好去厦门请外科医生治疗臂疮,一改常规地接受电击、注射等新式疗法。三四个月后,他终于摆脱这一轮的病痛,但仍不愿放弃之前的观点,在给朋友的信中自圆其说,“这次治疗之所以如此顺利,很大程度上是因之前诵经而愈的那些症状没复发。”

李叔同讨厌军队在寺外驻扎,嫌枪炮声与鼓乐声损害脑神经。他为此苦恼不堪,但又觉得这是自己该受的,是“所造恶业的报应”。

李叔同自20岁起就深受神经衰弱症的困扰,在杭州第一师范任校长时常请病假,被人议论为“神经病”。他有个学生也患此病,他常劝其平心静气,如果做不到,不如像他一样剃度出家,并言之凿凿地说念佛比吃药管用。

1933年,李叔同在厦门妙释寺做了一场题为《人生之最后》的演讲,对“舍佛而求医”的行为表示不屑,宣称即使生了重病也能靠超验的圣迹痊愈。当然,他的这番逻辑漏洞百出、自相矛盾,比如最后又说:“病还不算太重时,也可吃一点药。”

image.png

然而,入了佛门的李叔同并未摆脱病魔,他即使在万不得已而吃药时,也很容易受民间舆论的影响。比如他曾于1930年服用“百龄机”,自觉疗效甚好。“百龄机”是当时上海盛行的一种中成药,号称可使人“寿至百龄,终身康健”,而且服药后喉音、气魄、智慧等都能数十倍增加,更可怕的是“体温增50倍”。这种野路子药明显是在收智商税,李叔同却深信不疑。

1942年,李叔同不堪病痛,放弃治疗,溘然圆寂。作为当时文艺界学贯中西的代表,他对科学的认知却很传统,缺乏基本的现代医学常识,为其命运增添了悲剧性。当然,这是当时很多知识分子共有的局限。

    资讯聚合

    热点推荐

    重点要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友情链接|免责申明||网站地图
    Powered by huangpucn.com 版权所有 苏ICP备13052634号-14 广告QQ:673538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