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金字塔:中国教授质疑造假没道理,但何人所建真3千年混乱史

发布时间:2021-05-04 发表于话题:埃及历史比中国 点击:37 当前位置:黄埔网 > 财经 > 埃及金字塔:中国教授质疑造假没道理,但何人所建真3千年混乱史 手机阅读

  近些年,也许因为讲究自信吧,江湖各路“历史发明家们”装疯卖傻的奇谈怪论,又都重新冒了出来。甚至有侃爷说,连希腊历史、古埃及金字塔都是“洋鬼子”伪造的。


  比如,前些时候,那位浙大活宝教授,乐不可支地拾起“野史大师”何新的唾骂,得意洋洋叫嚣说,“金字塔是19世纪时混凝土造的,是历史的阴谋”.......天涯论坛民科网友们前些年就吵烂的话题,竟然堂而皇之混进入了985讲坛,令人感叹“活久见”,又真佩服这些“爷青回”的折腾劲。

  在这些露脸的学术倒爷眼里,逢美必坏、逢西必假、逢白人必阴谋,把普通的学术文化问题统统泛政治化、反智化。这些人的重心问题,就是先有“立场”,后有“观点”,而且“世界历史唯我独尊”化,言论都是晚清遗老遗少孔教圣徒们的“复印版”,真正吃得公家饭干的却是赖账活。


  图:最近风头正劲的浙大艺术史教授河清

  你说他们真糊涂油蒙了心吗,实际上哪个不是绝顶人精啊!他们这些人,借麻将术语讲,就是“门儿清”,其目的最低限度是蹭热点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是所谓“流量主义者”,比我还现实百倍。再往上目的,就不好说什么了,反正一句话就是“你永远都叫不醒装睡的人”。不然,何新“大师”一个比卢克文学历还低的初中生,写的书漏洞万出,还能发迹成那样?

  按这些爷的逻辑,从出土陶偶、三星堆遗物看,咱中国人的祖先压根不可能是什么炎黄,而必须是外星人啊!每当想到此类术士层出不穷,而底下奶头乐的拥趸总和又怕有恒河沙数之多,一时间除了悲观之外,我想不到别的了。


  学术从怀疑开始,西方当然也是应该批评的。但这前提得是“信而有征”,信口开河只会沦为笑话,“子何苦而自辱如是?”

  至于埃及金字塔,到底是什么人建造的,确实有争议。最核心的一点是,埃及与金字塔的情况,不同于中国与长城,他们似乎对眼下世界没啥兴趣,一心只想“鸡犬升天”去,或祈求来世福报,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现实记录。


  图:孟图霍特普二世雕像

  而咱们中国人,似乎天真就是现实主义者。自有文明以来,尤其是文字发明比较成熟之后,就极端重视记录当下、书写历史。长城什么人建的、怎么建的,不仅实物俱在,文献资料也十分充足。比如,西汉时代的司马迁先生,作为中国历史上最顽强、最勤奋的记者,就很全面地记录了长城的修建过程。长城建得差不多以后,他也即将出生了。他不仅是亲证者,手里掌握的也是第一手材料。

  中国的长城,“由劳动人民血汗堆砌”,这个概括并没啥问题。一个更为明显的道理,简单到都不需要去讲述:古代中国,一直是个阶级分明、等级森严的社会,稍微有点地位、有点身份、有点钱的人士,都不可能去搬一块砖,不是劳动人民建的,难道真的外星球人大发慈悲一挥而就不成?


  埃及金字塔,始建于公元前2690年左右,现存古希腊典籍就已经出现过记载,这是颠扑不破的事实。但问题在于,这些设计精巧、计算精密又雄伟无匹的巨型物,进入古希腊人视野时已经过去了2000多年,它们怎么建的、是何用途,古希腊人基本也是连蒙带猜。而这,也给后来的质疑者——包括那些名副其实的“历史虚无主义者”留下口舌。

  说金字塔由埃及劳动人民铸就的说法,现查证是来自古希腊的“历史之父”希罗多德,被他写入名著《历史》的第二卷。希罗多德约公元前480年生人,是西方世界头号史学家,地位相当于我们的司马迁。他在书中讲述说,埃及金字塔主要是由埃及第四王朝第二位法老的胡夫建造的,“他为了达成私欲,强迫所有埃及人为他做苦工”,这些人就是我们教科书上说的“奴隶”。他说,当时主要劳工有10万人,陆续造了大概30年,反正各种哀鸿遍野。更令人发噱的是,他说胡夫法老弄到后来,实在缺钱了,竟然出卖亲闺女去卖身!


  这些事,记录在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历史》上册第160—165页前后,后人全世界所公认的、我们如今百度能查到的最“靠谱信息”,基本就出自希罗多德的这些说法。但希罗多德问题是,他是古希腊那边的人,生活时间又离金字塔建造时间太长远了,既不曾亲见实物又没第一手材料,口说无凭啊!他说法老要靠女儿出卖肉体才能开工,不是跟郭德纲说相声一般荒诞么?

  1984年,英国著名埃及学者芭芭拉。沃忒森出版《古埃及众神》一书,就公开说希罗多德那些说法“没根没据”,不承认是“奴隶”为主力建造了金字塔(见该书第151—156页)。


  图:埃及士兵与努比亚弓箭手

  为什么不是劳动人民\奴隶建造的金字塔?最核心的反证观点,来自这样一个研究事实:当时的埃及社会,奴隶制度都还没成气候,驱遣奴隶只是小范围的事,奴隶的数量更不可能达到希罗多德所说的“10万人”之多。


  在另一位埃及学大佬曼希普·怀特所写《古埃及人的日常生活》这本大作中,当时古埃及社会的结构框架倒很像古希腊:王朝民众被分成“自由民”与“奴隶”两大部分,而自由民很少会沦为奴隶,埃及奴隶人员主要是由外国俘虏构成的,是这些俘虏而非埃及本土民众建造了金字塔。

  他的这一观点,不是随便说来,而是经过了大量考证,而且恰与公元1世纪时的犹太史学家弗拉维奥·约瑟夫斯所写名著《犹太古史》里的说法若合符节。《犹太古史》这书不仅记录了由圣经至公元66年的犹太人历史,是犹太人的珍籍宝典,更明确指出一个同样主流的观点:打造出金字塔的主力,不是埃及劳工或奴隶,而是被俘虏的希伯来奴隶,“希伯来奴隶为建造金字塔,整整被奴役了400年”之久。这就将金字塔修建疑问,从“国内阶级斗争”转向了“国际主义压迫”问题。


  还有一种更“人道主义”的流行说法,认为修建金字塔根本就不是什么苦难的事情,而是出钱请工匠搞得“民生工程”。1995年,出身伊斯坦布尔的美国著名建筑学家斯皮罗·康斯坦丁·考斯托夫教授,出版“当代建筑史必读书”的《建筑史》一书,里面言之凿凿论定,埃及金字塔不是“惨无人道的奴隶制度的残酷衍生品”,恰恰相反是请技术娴熟的工匠+农闲时分的农民们,合力完成的。这些人,是很乐意参与地参与了这桩史无前例的大工程,因为作为回报,他们不仅可以得到了丰厚的粮食,还能获取可观的工钱。

  在他笔下,阳光下罪恶见证的埃及金字塔,由“尼罗河的惨案”,一下子又成为“惊险的浪漫”,反转为法老关心民生福祉、宅心仁厚的丰碑,结论晃荡得犹如过山车。这些纷杂的说辞,我们到底该相信谁说的呢?外行如我,能力止于剽窃人言,要彻底追索答案,那肯定也是茫然懵逼的。


  我只知道,我的底线是,宁愿相信外星人建造了金字塔,也不能相信什么何新河清。黄河水是断然不会“清”的,天底下也从来没啥“新”鲜事啊!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41836.html

标签组:[历史] [史记] [历史学] [古希腊] [古罗马] [金字塔] [希罗多德] [木乃伊] [何新] [奴隶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财经推荐文章

财经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