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是如何变成伊斯兰国家的?阿拉伯与科普特

发布时间:2021-05-04 发表于话题:古埃及为什么灭亡 点击:58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国际 > 埃及是如何变成伊斯兰国家的?阿拉伯与科普特 手机阅读

凡是去过埃及的游客,看到雄伟的吉萨金字塔群和狮身人面像时无不叹为观止,为古埃及人能够在五千多年前创造出如此辉煌的人类文明而折服。然而如今的埃及是个阿拉伯国家,主体民族阿拉伯人也并不是古埃及人的后裔!那么古埃及人的后裔在哪里呢?他们也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么?

吉萨金字塔啊!曾经光辉无比的帝国!一群科普特僧侣,摄于19世纪末图为2007年8月20日,埃及艾斯尤特,一名神父在为科普特儿童举行洗礼


科普特人主要分布在埃及、利比亚和苏丹,在海外如北美、欧洲等地也有科普特人移居。科普特人是埃及最大的少数族裔。2016年埃及的科普特人约有900万到1500万人,约占埃及总人口9200万的10%-20%。科普特人的民族认同来源于两点:基督教科普特正教会与科普特语。

上图黑点为埃及人口统计与健康调查点,其中红色的为科普特人大量聚居区。可见科普特人大量聚居在埃及首都开罗(3)周围、明亚(1)与艾斯尤特(2)周边的尼罗河一带,以及古城卢克索(4)。


科普特语是古埃及语经历几千年发展后的最终形式,在公元初左右形成。人们借鉴希腊字母,并加上一些起源于象形文字世俗体埃及文的字母,创造出了科普特字母表。

公元前30年,屋大维率军征服埃及,此后的埃及便受罗马统治。由于罗马的统治颇不得人心,当公元1世纪中期基督教由圣马可传入埃及,埃及人纷纷皈依基督教,以示对信奉多神教的罗马统治者的抗拒。

451年的迦克墩公会议,此会议将基督一性派定为异端。


埃及作为地中海东部的大粮仓,周边势力一直在觊觎埃及肥沃的尼罗河三角洲和河谷,希望通过控制埃及来增强自己的实力,并以此作为西进利比亚直抵大西洋或是东进美索不达米亚的跳板,此外还可以向南控制红海通往印度洋的贸易,因此埃及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

富饶的尼罗河三角洲


公元七世纪初,随着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地位逐渐稳固,阿拉伯人开始向北扩张,并与拜占庭和波斯兵戎相见。公元642年,阿拉伯人征服埃及,埃及开始了阿拉伯化和伊斯兰化。

阿拉伯人征服埃及后,大量的阿拉伯人移入埃及,带来了强势的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由于此时阿拉伯帝国在世界文明中的领先地位,大量科学文化著作以阿拉伯语写成,阿拉伯语成了埃及人学习的语言,语言的影响带来的是文化的渗透与宗教的改变,大量埃及人开始改奉伊斯兰教。

鼎盛时期的阿拉伯帝国,简直霸占了整个中东


到9世纪末,穆斯林已在埃及占据了多数地位。而到11世纪,阿拉伯语成为埃及人的通用语言。至17世纪,科普特语在日常生活中基本灭亡,只作为科普特人的礼拜语言。

最终,埃及穆斯林融合为阿拉伯人,科普特人则仅指保留原有信仰的那部分埃及原住民,除宗教文化外,科普特人与穆斯林在体貌特征方面几乎毫无差别。但是,科普特人并不认可自己是阿拉伯人。

科普特人


自7世纪后,埃及先后处在多个穆斯林帝国和地方王朝的统治之下,被称为齐米(Dhimmis,阿拉伯语,意为“被保护民”)的科普特人,被视为二等臣民,依据“沙里亚”(Sharia,阿拉伯语,即伊斯兰教教法)要交纳人丁税,而且还在宗教和社会生活领域受到限制,如不能骑马与骆驼、不得在复活节等节日举行公开的宗教活动、不能随便建新宗教场地、证词不一定被法官接受等,另若故犯伊斯兰国家规范,则不再受生命和财产的保护。

1840年的穆罕默德·阿里帕夏肖像,他带领埃及从奥斯曼帝国事实上独立。


科普特人在政治地位提高的同时,其经济实力也显著增强,出现了许多大地主和大商人。据估计,19世纪后期,全国25%的财富为科普特人拥有,45%的公职由科普特人担任。科普特人开始逐步由边缘步入中心,但科普特人地位的提高已受到穆斯林的普遍忌恨。

1882年,英国军队占领埃及后,英国殖民者解雇了大批科普特人官员,而代之以亲英的穆斯林上层分子,致使两者开始相互攻讦。一战爆发前,在埃及政府中任职的科普特人已经大幅减少。

困境中的科普特人


一战结束后,大量科普特人积极投入勃然兴起的民族独立运动,试图融入埃及社会,以求得与穆斯林同等的地位。1919年反英大起义开始后,科普特人的爱国热情空前高涨,许多人加入奉行埃及民族主义的“华夫脱”党。

然而,虽然科普特人活跃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埃及独立运动中,但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善他们与穆斯林之间的关系,科普特人发现,参与反英斗争并没有改善自身处境和赢得穆斯林的信任,因而采取另一种策略,力图加强自我认同意识。

华夫脱党党旗,新月象征着穆斯林,十字象征着科普特人,两者合一象征着埃及的团结统一。


1952年初,一个年轻的律师组建了科普特民族党——埃及现代历史上唯一的科普特人政党。它以维护科普特人的权益为目标。科普特人开始正式由宗教少数派向现代民族转变。他们试图以此加强群体内部的团结,改变自身所遭受的不平等的地位,但1952年革命却使这个愿望迎受了沉重的打击。

希望获得认同的科普特人


1952年7月,以纳赛尔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发动起义,推翻了法鲁克王朝的统治。这场革命成功后,军人执掌了埃及的国家政权,军官担任了许多的高级职务,而这与科普特人无关,因为科普特人中向来极少有军官。结果,埃及国家最高权力完全由少数穆斯林精英所掌控。

七月革命领导人,纳吉布和纳赛尔。


革命成功后不久,科普特民族党和华夫脱党被强行解散,科普特人失去了表达政治意愿的渠道。而且,埃及政府,没收大地主的土地,随后实行国有化,把大批私企收归国有,使科普特人大地主和大商人遭受重创,丧失了在议会中的有力政治代表。

掌权的军人们


虽然科普特人的文化水平普遍高于穆斯林,但在政治、经济领域的影响力全面下降。在对国内处境改善无望的情况下,从20世纪50年代后期起,大批中产阶层的科普特人向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移民。这不仅造成了埃及本国人才的流失,实际上也严重削弱了埃及科普特人维护自身权益的能力。不过,纳赛尔在主观上并没有歧视科普特人的意向,相反,他使他们和穆斯林在就业、教育和参军等方面享有同等的权利和义务。

2011年科普特人在全球的分布,可见相当数量的科普特人才离散了出去。


纳塞尔奉行世俗主义,关闭了宗教法庭,遏制了伊斯兰主义在埃及的泛滥,这受到科普特人的普遍欢迎。纳赛尔还在每届议会中任命8-10名科普特人议员,而且他还在每届政府中指定一位科普特人担任部长。

虽然纳赛尔时期世俗主义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居支配地位,穆斯林和科普特人之间很少卷人宗教纠纷,在革命后的国家权力和资源的分配中,科普特人却处于极为不利的境地。

纳赛尔总统欢迎科普特主教(1965年)


1970年纳赛尔去世,萨达特继任总统。他扭转纳赛尔时期的世俗化政策,增强国家政权的伊斯兰色彩,导致科普特人和穆斯林之间的矛盾迅速激化。科普特人既面临着来自政府的限制和压力,又遭受着民间穆斯林极端分子的攻击,处境日益艰难。在修建教堂和实施伊斯兰教教法两个方面,科普特人对政府最为不满。

萨达特同志...


无法自由修建教堂是科普特人抱怨最多的问题。1856年,奥斯曼帝国颁布法律,规定帝国内基督徒新建和修葺教堂要获得政府的许可,这些规定被沿用至革命后。1960年以来,由于科普特人的人口数量持续增长,致使科普特人急需更多的礼拜场所,但科普特人的申请却往往被拖延或拒绝,而建造清真寺却不需要政府许可。

12月11日,一个修女在科普特人东正大教堂前哭泣。 一枚炸弹穿过这座建筑物,造成至少25人死亡,数十人受伤,大多是妇女和儿童。


在无法得到政府许可的情况下,科普特人暗中修建了大量名为用作他途、实为礼拜场所的“非法”教堂。科普特人的这种做法引起了周围穆斯林的忌恨,许多“非法”教堂遭到穆斯林极端分子的袭击。教法问题也引起了科普特人的极大不满。萨达特上台后,大力借助伊斯兰教来增强其政权的合法性。

科普特人在被穆斯林极端分子袭击过的教堂中进行礼拜


在国内伊斯兰势力的推动下,1977年国家议会提议制定法律,按“沙里亚”——伊斯兰教法惩治罪犯。这引发了科普特人的强烈抗议,议会不得不放弃提议。而1980年4月的宪法修正案进一步规定,“沙里亚”是“立法的主要渊源”。在政府和民间推动下的伊斯兰化使科普特人忧心忡忡,他们担心自身又将恢复到原先的“被保护民”地位。

一个科普特人在被穆斯林毁坏的教堂中驻足


穆巴拉克就任总统后,面对科普特人的不满情绪及国际社会对科普特问题的关注和指责,采取了一些减少宗教矛盾和改善科普特人处境的措施。他大幅度增加科普特人每年获得修建教堂许可的数量,且在穆巴拉克担任总统后的每届政府中,一般都有2名科普特人担任部长,数目多于纳赛尔和萨达特时期。

穆巴拉克同志。。


此外,穆巴拉克还在各种场合宣布科普特人是埃及人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些举措尽管满足了科普特人的部分要求,但不能从根本上消除他们对政府的不满与怨恨。

许多科普特人认为,他们在政治、教育、就业和宗教等许多领域依然无法受到公平待遇:虽然有极少数科普特人担任政府高官,但他们无法对政府决策产生重大影响,所有关键职位向来由穆斯林占据;许多企业和公司倾向于只接受穆斯林职员;军事和警察院校不招收科普特人。

穆巴拉克统治时代末期,“阿拉伯之春”时埃及开罗街头科普特人的抗议活动


目前,总体上而言,科普特人的受教育水平和城市化水平高于穆斯林。许多科普特人接受过高等教育,通过个人奋斗,成为拥有较高知识素养的专业技术人员或自由职业者。在埃及律师、工程师。药剂师和医生中科普特人占有相当高的比例。可以说,科普特人已成为埃及中产阶层的主要组成部分。但另一方面,大量科普特人在城市从事清洁工等工作,处于社会的底层。

在埃及从事不同职业的科普特人与穆斯林人口分布,可见科普特人在政府部门、工程设计、医疗、教育、企业管理等方面有重要地位,而在军警部门处于弱势。


在政治上,除曾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加利这一特例外,科普特人远远不能发挥与其人数相称的影响力。在埃及这个伊斯兰文化占绝对优势的国家里,科普特人文化的生存空间极为狭小。在中小学,不存在与科普特人历史和文化有关的课程。近年来,虽然科普特人教会和民间组织积极宣扬自己的文化,但并不能改变其衰微状态。

曾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加利也是位埃及科普特人。


科普特人虽然不是“自己土地上的陌生人”,但显然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国家公民。他们不仅受到来自埃及政府的一定限制,也遭到民间普通穆斯林的歧视,他们还是极端伊斯兰组织发动的暴力袭击的主要受害者。科普特人迥异于阿拉伯穆斯林的宗教文化与民族认同,直接影响到埃及国民的团结和民族国家的建构。

一场为四个死于教派冲突的基督徒举办的葬礼中,一位埃及科普特人基督徒妇女痛哭。


近年来,面对伊斯兰极端组织的威胁和埃及政府的漠视,越来越多的科普特人主张在埃及认同之外,加强和突出科普特民族的认同。

但是即便如此,当前科普特人仍然严重缺乏组织性和凝聚力,没有自己有力的政治代表,无法进行广泛的社会动员。科普特人分布于全国各地,在任何一个省份和城市都不占多数,从来没有提出过自治的要求,更不可能企图建立本群体的国家。

“阿拉伯之春”抗议活动中,手持十字架的科普特人少年。老兄你这是几个意思?。。


另外,由于埃及的政党法规定,任何政党不得建立在宗教基础之上,科普特人又不能拥有自己的政党,科普特人在军队和警察等部门中的比例又很低。因此,在遇袭事件发生后,科普特人往往不能团结一致向政府施加足够的压力。

结果,科普特人自身处境的改善只能仰赖于政府的“善意”,而穆斯林占多数的政府并不能做到宗教和民族之间的完全平等。在民众方面,穆斯林和科普特人之间还是有条深深的裂痕,彼此对对方不了解和猜忌,导致完全无法建立相互的信任,更不可能做到相互的尊重,促使政府做到两者之间的平等了。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41725.html

标签组:[中东局势] [伊朗伊斯兰革命] [伊斯兰文化] [阿拉伯民族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国际推荐文章

国际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