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的金特会?磨刀霍霍的大棋局!

发布时间:2021-05-04 发表于话题:盎格鲁撒克逊人全球霸权统治 点击:70 当前位置:黄埔网 > 财经 > 金融 > 和谐的金特会?磨刀霍霍的大棋局! 手机阅读

原标题:和谐的金特会?磨刀霍霍的大棋局!

美国的三个基本目标:谋求全球霸权,进行金融打劫、提升美国硬实力,是“不可能三角”,至少放弃其一。于是,在双方相互妥协相互接近的过程中,金融资本势力也发生分裂。甚至可以进一步断言,现在的特朗普主要关心的就是选票,在其他方面依照犹太金融资本的意思行事,可以理解为是美国犹太金融资本的“白手套”。对于犹太金融资本来说,金融打劫是第一位的关切,甚至高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其他都是可以用来交易的筹码。

昨天在新加坡,敌对了半个世纪的美国和朝鲜两国首脑首次同框。网上很多文章在分析,到底谁是这一事件背后的真正赢家。

其实,金特会涉及到的相关方都是赢家,比较谁赢得“更多一点”,似乎并没有太大意义。

朝鲜向梦寐以求的“正常国家”迈出了坚实一步,金正恩因为远超年龄的稳健操作稳固了地位;

特朗普赢得诺贝尔和平奖再无悬念,可以肯定其团队会就“特朗普总统殚精竭虑,为解决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重大问题进行了可歌可泣地努力,超越了历任总统”进行一波宣传攻势,为其选举造势;

韩国人为短期内解除战争威胁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会面所在地新加坡因为这一操作的中立表现,再次确认了“亚洲瑞士”的印象,将成为国际金融资本理想聚集地之一;

仅一架临时改了航班号的飞机出镜的中国,也因为幕后一波运筹帷幄的操作,在世人面前确立了新一代“带头大哥”的印象。

那么,到底谁是“输家”?

答案是东南那个岛上的菜菜子,以及欧洲。

可能有人会说,这都哪跟哪,八竿子打不着嘛!

要理解这一答案,就要从朝核问题的本质上分析。

朝核问题看起来只是朝鲜半岛局势的问题,但是对于当今世界格局的意义,其实就是美国手里用于制造地区不稳定局势的着力点。

世界经济的大头在欧亚大陆,远在美洲的美国要想做霸主,顺其自然肯定是不行的,必须在欧亚大陆这个棋盘上留几个“火药桶”。

美国看到欧亚大陆有团结合作的趋势,就在火药桶上踹一脚,制造地区不稳定的态势。这样金融资本就会寻求避险的地方,大概率回流美国。

这是美国实现金融打劫的终极保险栓。

为什么说是终极保险栓呢?因为美国实现金融打劫,其实还有一些较优选择。

最佳手段当然是美国经济欣欣向荣,资本回报率高,吸引世界资本流向美国,这是美国南北战争后铁路狂飙时期的状态;

次一等手段是其他地区金融体系存在明显弱点,随便搞搞就引爆当地金融危机,游资流向美国,这是苏联解体和上世纪亚洲金融危机的状态;

与此类似的则是欧亚大陆打得不亦乐乎,金融资本自然向美国流动,比如两次世界大战;

最差的手段就是美国和世界都不咋地,那么就在其他地区制造混乱,金融资本只好矮子里拔将军,选择流向比较起来还不太烂的美国。

这么做的代价就是,美国需要透支国际声望。

国际声望是美国重要的软实力。透支过度,从灯塔变成流氓,各国第五纵队的忽悠,也就越来越不好使了,因此不可滥用。

可以看出,依照美国与欧亚大陆经济状况的相对差距的不同,而选择不同的手段,实力越差,用的手段越“脏”,离“王道”越远。

按照这种思路推演,是否存在欧亚大陆欣欣向荣,而美国很烂的金融打劫手段呢?

金融资本虽然有因过分逐利而短视的痼疾,但是一点也不傻,除非脑子被大象踩过,才会在这种状况下流向美国,因此届时一切金融抢劫手段将归于无效。

如果真出现这种状况,且美国还没有崩溃解体,那么就会有极大的概率变成类似纳粹的法西斯国家,成为战争策源地,直接回归人类最原始的暴力抢劫。

这就是为什么虽然美国衰落是不可阻挡的历史大势,但是美国快速衰落会成为世界的噩梦。

不过,大家也不用过分担心这种状况,因为其发生的概率极小。

随着美国霸权从全球退出,又没有其他霸权力量填补,就会留下权力真空。权力真空就会造成地区动荡,这种不稳定的状况就会导致金融资本(至少其中一部分)流向美国,缓解美国衰落的速度。

这就意味着,在美国彻底丧失打劫全世界的能力之前,周期性的金融打劫还会继续持续下去。

甚至美国撤退这个动作本身,就意味着金融打劫。

美国目前的状况,2008年因金融危机大量放水救市,其十年期国债在今年集中到期,无论如何,今年一定要打劫一波以救燃眉之急。

中国这个世界第二经济体原本是美国打劫的头号选择,既可以消除中国追赶的威胁,又可以缓解自身危机。

可问题是,如果容易得手的话,4年前就已经得手了。一直拖到现在,说明中国这块硬骨头实在难啃,反而硌了自己的牙。

2014年,香港爆发“占中运动”(外媒称:“雨伞革命”),叩响了搅乱中国连环局的发令枪。

2015年人民币汇率异常波动,代表华尔街发动了对中国的总攻。

这轮攻势的依据是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反身性理论(Theory of Reflexivity)”。

这一理论认为:

市场参与者存在认知缺陷,而缺陷的认知也造成市场总是错的。这种缺陷的认知影响着交易,这就可能造成市场交易的结果与之前的认知和预期是惊人的相似,但这其实只是幻影,原因即是目前的预期并不是与未来的事件相符合,而是未来的事件是由目前的预期所塑造的,也就是“预言的自我实现”。

基于反身性理论,国际炒家并不需要科学地找到人民币汇率的真实走势,而只需要在目前的悲观贬值情绪上,再加一把火,将悲观的预期变为现实。

于是,高盛、大摩、小摩等所有国际投行“一致性”地、在12月“集中性”地公布研究报告,下调2016年人民币的目标价格,预测汇率下调2%-5%,最甚者预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会下调到7.2-7.5。

同时,投行也纷纷着重笔墨渲染中国经济进入硬着陆,下调2016年GDP目标,最激进地甚至下调到6.2%,经济的不景气也支撑人民币汇率的下跌。

然而,央妈的神操作完全颠覆了炒家们的认知,采用大举买入人民币同时,大幅提高隔夜拆借率抽干流动性的手段,来了一招“关门打狗”,把大量空头账户打爆。

其实这一招在1997年港币保卫战中已经用过,索罗斯在同一招数面前再次折戟沉沙,巨亏而逃。

华尔街显然不能甘心失败,2016年至2017年,中国周边的政治形势陷入空前紧张:

1、美国高调重返亚太,企图用TPP把中国排除在世界贸易之外,日本和新加坡积极响应。

2、朝鲜导弹核试验不断,半岛局势空前紧张,韩国不顾中国激烈反对,部署美国的萨德导弹系统。

3、澳大利亚推反间谍法案,打击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中澳关系跌入历史冰点。

4、南海仲裁案发酵,中菲关系跌入历史冰点,越南在南海上蹿下跳。

5、缅甸的昂山素季在西方支持下,击败原亲华政府上台。

6、泰国的军政府在美国支持下,推翻了亲华的英拉政府。

7、中国和印度在洞朗边境爆发对峙,事后证明,是美国暗中对印度进行了怂恿。

8、国内亲美公知大V频频发声,呼应美国主子搅乱中国的举措,恶意搅乱舆论,影响公众的预期,企图达成“预言的自我实现”,是“反身性理论”在政治上的应用。

然而中国领导层应对得当,这些计划无一达到目的。中共命中仿佛就是美国克星,从上世纪起美国踢到的一连串铁板,大部分都跟中共有关。

搞中国搞不定,然后,美国自己出事了……

由于美国这几年来专注于遏制中国,自己身上的屎顾不上擦,国内矛盾越积越深,导致愤怒的破落中产用选票发动了一场“革命”,把特朗普这个逆反者抬进白宫。

政治素人特朗普所有的竞选主张,都是出于一个“老爱国者”的直觉,并与民粹运动相呼应,出发点是提升国内就业,振兴制造业和实体经济。

这给了建制派一个措手不及,既定部署全部打乱,国会与白宫处于相互牵制的“准瘫痪”状态,中国也迎来宝贵的内部调整之机。

不过,特朗普只是一个人,他个人的力量不可能与统治美国的金融资本势力抗衡,就算他身后有广大白人红脖子的支持也不行——如果不能像共产党那样把基层群众组织起来的话。

一年多的政治博弈足以让他认清现实,知道自己的对面到底站在什么人,这些人的能量有多大。在这里面,甚至包括了他的女儿女婿。而这些金融资本的代言人也找到了与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老头相处的方式,逐渐“驯服”了他。

美国的三个基本目标:谋求全球霸权,进行金融打劫、提升美国硬实力,是“不可能三角”,至少放弃其一。于是,在双方相互妥协相互接近的过程中,金融资本势力也发生分裂。

WASP保守派同时要求以上三者,不切实际且难以摆平各方面利益,逐渐淡出白宫权力圈。更加灵活务实的犹太金融资本对于美国的全球霸权没有太多执念,只谋求金融打劫,并且可以表面上配合特朗普的提升美国硬实力的那些操作,与特朗普迅速接近,成为白宫的实际掌舵者。

这就可以解释特朗普一系列亲犹亲以色列的举动,其中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把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

甚至可以进一步断言,现在的特朗普主要关心的就是选票,在其他方面依照犹太金融资本的意思行事,可以理解为是美国犹太金融资本的“白手套”。

对于犹太金融资本来说,金融打劫是第一位的关切,甚至高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其他都是可以用来交易的筹码。

——只要不影响特朗普的选票就行。

对于如今的美国来说,短期内打劫中国这一目标已经不现实,今年又必须打劫,那就必须另选目标。

为了确保打劫成功,又必须有中国的配合。

也就是打劫的时候,需要中国袖手旁观,两不相帮。

对于中国来说,只要确保美国打劫对象不针对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有足够的利益交换的话。

这桩交易说白了就是在一段时间内,大家互相不搅对方的好事,但是否能真的把好处揽在怀里,双方各凭本事。

在此之前,中美之间看似激烈的贸易战只不过是美国的一场佯攻,折腾半天表面上眼花缭乱,实际只是回退到去年11月份特朗普访华时的情况,当然中兴是美国逼中国妥协让步的筹码,也可以理解为中国为了方便放水,“主动负伤”。

这样一来,被打劫的苦主也抓不到什么把柄,中国也完全可以推得一干二净,“我已经中过枪了,爱莫能助啊!”

当然说起来很简单,实际博弈的过程是惊险万分。美国对于打劫中国也没有完全死心,如果中国露出破绽,顺手抢中国一把也是喜大普奔;中国对于交易也是犹豫不定,特别是刚刚达成了城下之盟,心有余悸,但是美国给出的筹码又是足够的诱人,让人难以割舍。

“金特会”实现朝鲜半岛暂时和平,就是美国兑现承诺,换取中国合作的关键一步。

这表明,美国至少短期内不会在中国周边找麻烦了。

那么,美国交出的那个“足够诱惑”的筹码到底是什么呢?

就是东南的那个岛。

方案也早已设计好了,那就是经济绞杀!

先搞垮对方经济,再谋求合并,这事在历史早有先例。最为典型的就是1707年英格兰与苏格兰的合并。

英格兰人和苏格兰人既不同文,也不同种(英格兰人主要是盎格鲁撒克逊人,苏格兰人的祖先则是凯尔特人),只不过碰巧生活在同一个岛上,统一难度比同文同种的中国和台湾大多了。

在合并条约正式签订之前,这一对冤家已经相爱相杀了500多年,《勇敢的心》里面的威廉·华莱士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代表。

英格兰的宿敌法国,与苏格兰人结成持续两百多年的同盟,这是历史上持续最长的国与国同盟,史称“老同盟”。

英格兰处于腹背受敌的不利局面,只要一有风吹草动,法国就让苏格兰人背后捅刀,因此英格兰死死被钳制住。如果不能实现岛内统一,英国崛起无异于天方夜谭。

在战争频繁的十六世纪,苏格兰几乎家家都有人死在对英格兰的战争中,可以说两国仇深似海。苏格兰历史上曾被多次征服,但是一有机会又会独立(反叛)。

即使斯图亚特王朝短暂实现了两国共有一个国王,但仍然矛盾重重。斯图亚特王朝被推翻之后,又分裂成两个国家。

具有深仇大恨的两国,最终又是怎么统一的呢?

答案就是一场精心设计的经济绞杀战!

十七世纪末,一个叫帕特森的苏格兰金融家跑到家乡四处宣传,在中美洲巴拿马一个名叫达林的地方,港深水静,地沃田肥。如果建立贸易殖民地,将获利丰厚,并打破英格兰、西班牙等贸易强国的垄断。

饱受多年战争贸易封锁之苦的苏格兰人听说了这个发大财的机会信以为真,纷纷掏出腰包“众筹”,半年之内就筹措了40万英镑。苏格兰人打造了5艘殖民商船,1698年7月4日,载着1200名殖民者,浩浩荡荡地驶向巴拿马。船上装着几吨重的梳子、镜子、假发等货物。

根据帕特森的说法,巴拿马的印第安人头发很长,这些产品在当地一定会热销。

这个说法听起来就很扯。更扯的是,天真又没什么见识的苏格兰人,居然相信了这一鬼话。

美好的幻梦很快就被冰冷的现实击碎,迎接他们的是疾病和死亡。

传说中“流奶与蜜”的天堂并不存在,迎接这帮想发财想疯了的苏格兰人的不过是一片杂草丛生、蚊蝇密布的沼泽,根本无法打地基造房子。缺乏免疫力的苏格兰人在重重打击下,平均每天有10多人死亡。5艘殖民船,一艘叛逃英国,一艘被西班牙舰队擒获。

殖民计划彻底破产,损失高达23万英镑,超过当时苏格兰国家财富的四分之一,无数中小投资者血本无归,苏格兰经济被彻底摧毁,哀鸿遍野。

这时,英格兰派出代表前往苏格兰游说,抛出一个“诱人”的方案:英格兰拿出39.8万英镑,用于补偿在达林殖民计划中投资失败的苏格兰人,条件是苏格兰必须与英格兰完成合并。

经过一番艰苦的谈判,7年后,苏格兰议会与英格兰议会达成协议,签署《联合法案》,两个宿敌正式合并,成为大不列颠联合王国的一部分。

几十年后,苏格兰诗人罗伯特·伯恩斯(Robert Burns)写道:“我们被英格兰的黄金买断、出卖了,这么一大堆国家的盗贼!”

简而言之,英苏合并就是英格兰策划了一场金融骗局,找了一个苏格兰金融家当托,通过民间集资的方式,一把骗光了苏格兰人的血汗钱,抽干了苏格兰国内的流动性,导致苏格兰陷入破产状态。

傲娇的苏格兰面对破产的状态,再也没有傲娇的资本,只好低下了头颅,乖乖接受英格兰人给出的条件。

当然实际情况还要复杂得多。若干年后,英格兰乔治二世的幼子,被称作“坎伯兰屠夫”的坎伯兰公爵在击败了苏格兰反叛军之后策划了一场大屠杀,清洗了苏格兰的保守分子,消除了苏格兰的不稳定因素。从此之后,英国正式走上了崛起之路,苏格兰人为英国崛起也做出了巨大贡献。除了苏格兰人大量加入英军,成为英帝国军队的中坚力量之外,经济学家亚当·斯密,蒸汽机发明人瓦特等杰出人物都是苏格兰人。虽然最近苏格兰又有闹独立的势头(英国经济实力衰落是主因),但是在此之前英苏已经和谐共处三百年。

按照目前的状况,中国完全可以如法炮制。当然台湾本来就是“诈骗之岛”,经验比单纯的苏格兰人丰富太多,简单复制英格兰经验是不可能的。

不过,中国可以用更加堂堂正正的绞杀方案。

首先一个个清除台湾的外交伙伴。最近一段时间,台湾的邦交正在加速消失。

其次,贸易封锁,不再向岛内输送利益。

台湾今年水果大丰收,但由于断了与大陆的贸易渠道,农产品普遍滞销,民进党搞选战一把好手,解决实际问题就傻眼了,菜菜子只知道扮网红,网络推销,赖清德更是脑洞清奇提出水煮香蕉当饭吃,水煮后,香蕉和酱油更配哦。

台湾目前的经济支柱基本只剩下半导体集成电路产业,中国玩命在这上面砸钱,中兴事件更是消除了国内一切反对声音。最迟到2019年,性价比最高的28nm制程将被大陆全面掌握,这一看似落后的制程其实才是芯片行业收入来源的大头,届时台湾的芯片制造将陷入空前危机。

先把台湾经济搞崩溃,岛内哭天抢地求天无路告地无门的时候,再提出附加特殊条件的“援助计划”,台湾就会哭着喊着求“被统一”,统一大业就会水到渠成,还最大程度地消除了不安定的隐患。

如果这个当口美国发动全球金融洗劫,经济停滞的台湾必然会被列入打劫名单,那简直就是“神助攻”,中国更会坐享其成。

美国打劫的主要目标又是谁呢?

除了中国之外,又大又虚弱的经济体自然就是欧洲。

英国脱欧,意大利的极右翼政党上台,欧盟已经显露出崩溃前兆,软腹已露,正是发动金融洗劫的绝佳机会。特朗普搅乱G7峰会,可以理解为发动袭击的前奏。

当然,威胁对欧洲加税不过是表面动作,金融洗劫才是真正杀招!

对于中国来说,当然希望能与欧洲建立稳定的经贸联系。但是,自认有些资本的欧洲也是挺傲娇的,你真心与人家合作,人家拿腔拿调,还时不时恶心你一下,还不如让美国去当恶人蹂躏她一把,然后再与中国合作,姿态就会低得多。

美国此举似乎是暗助中国,不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但是救急要紧,至于长远的事情,美国顾不了那么多了。

随着美联储的加息动作,金融绞杀的扳机已经叩响,阿根廷比索狂泻。

“世界未乱阿先乱”,阿根廷这只世界金融市场的“金丝雀”,再一次明白无误地发出预警信号。

“金特会”表面的安定祥和之下,世界两大国磨刀霍霍,比划如何向各自的猎物下手的最佳姿势。

明天,美国国务卿彭佩奥紧急访华,不知是否是动手之前的“对表”动作?

2018注定是大事频发的一年,让我们继续见证历史。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北山浮生谈古论今”(BSFS_View)】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41671.html

标签组:[美国金融] [特朗普] [英格兰] [苏格兰人] [打劫] [苏格兰独立运动] [大棋局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财经推荐文章

财经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