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教与白人至上主义的狼狈之情

发布时间:2021-05-04 发表于话题:盎格鲁撒克逊新教文化 点击:40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国际 > 美国新教与白人至上主义的狼狈之情 手机阅读

(本文由圣爱德华大学宗教与神学研究兼职教授Tiffany Puetts所写,翻译过程中已进行修改处理,本文不代表本社观点)

在漫无止境的美国奴隶制历史与种族主义历史的讨论中,很少有人提到宗教与种族主义的关系。事实上,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文化与美国宗教发展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而,我们需要反思白人至上主义蔓延到美国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的过程,并思考在这个过程中宗教的地位。

种族与宗教

1835年,法国哲学家托克维尔称美国是宗教精神与自由精神的产物,在其他地方“宗教精神与自由精神几乎总是背道而驰的:而在美国,我却发现两者是紧密结合,共同统治着国家。”话虽如此,美国作为一个以人口宗教多元化为基础的国家,其关于宗教ziyou的话术向来是饱受争议的,尤其是对于那些饱受歧视的边缘化少数群体来讲更是如此。

虽然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明文规定了“宗教ziyou“,但实际上,在美国历史中这种宽容性政策不可控的偏向了新教。前英国驻美大使詹姆斯·布莱斯在1888年就曾一语道破。他说美国对基督教有一种国家层面的”身份认同“,这与其声称的”在宗教事务恪守中立“相矛盾。

作为美国第一大信仰,新教的地位与白人的地位息息相关,也因此,他与白人至上主义的关系更是说不清道不明。

“盎格鲁撒克逊人的伟大文明”

从清教徒到托马斯·杰弗逊再到本杰明·富兰克林,美国早期的领导人们深深陷入到了神化了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之中。他们将神化了的英格兰文化视作是自己的根基,并坚信自己正肩负着神圣的使命来建立一个新的国度——“新以色列“。这个崭新的国家赋予了他们两种使命——种族使命与宗教使命。这一理念的代表性人物就是杰弗逊,他在对新国家的构想中阐述了这一观点。随后约翰·亚当斯也继承了这一理念,并称”以色列的孩子们在旷野,白天云柱遮阳伞,夜间火柱送温暖;而在另一边,我们撒克逊的先王,亨古斯特与霍萨,我们将继承他们的荣耀,遵照他们的教诲建设我们的国家。”


美国的国父们基本都是奴隶主

而这一理念不过是一整套古老话术的一部分。在这套话术之中,美国被视作是天选之国,继承了盎格鲁撒克逊白人的伟大传统,并将投身于ziyou与民权的事业之中。这一整套话术被后人称作为“美国卓异主义”。这一理念在无形中支持了“一个真正的美国人应该是白人新教徒”的论点。美国新教史学家称在美国内战前,这种论点在教堂中几乎随处可见。

在19世纪下半叶,来自爱尔兰,德国与意大利的移民涌入美国,为美国带去了天主教,也因此,美国社会流行起了将“纯净(whiteness)”与“新教信仰”相挂钩的话术。与定居多年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相比,不信仰新教的移民乃至于不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移民都被认为“不够纯洁”,并在生活中屡屡遭受歧视。只有当一个人真正融入了盎格鲁撒克逊文化,说了英语(重中之重),他才会被视作“纯净”,继而才能够获得社会地位,经济特权。而剩余的大多数人一辈子都生活在反天主教的歧视之中。而其他的移民,比如说拉丁裔,犹太裔以及中东裔移民,更是饱受歧视之苦。在美国人眼里,白人基督徒是自己人,而他们永远是“外国人”。

数个世纪以来,人们拿《圣经》来为白人至上主义辩护,进而为奴隶制辩护。而《圣经》亦被用来解释种族隔离制度于吉米·克劳法(种族隔离法案)的正当性。就连3K党都拿《圣经》为其打掩护。在许多白人新教徒心中,白人的地位不是政治经济不平衡的结果而是上帝的意愿,也就是“本该如此”。The Gospel According to the Klan的作者凯莉·贝克就说道“哪怕是自由派的教会都支持白人至上主义。这一切看上去是如此的理所当然,就如同过去人们拿《圣经》解释奴隶制一样”。

在19世纪中叶,这一种族以及宗教至上主义更是推进了原住民后代的基督化运动。原住民的孩子们被强迫离开他们的家庭,抛弃他们的文化与信仰,并被告知他们将从盎格鲁撒克逊的基督教文化中获益,进而成为“文明人”。

“外国人”

今天,反犹主义与仇绿主义的崛起将美国的少数群体置于聊无止境的政治社会歧视之中,并将它们视作是“外国人”进而边缘化。这一套话术虽然老,但依旧哺育着“一个真正的美国人应该是白人新教徒”的观点。锡克人被围殴,叫骂着“滚回你们的国家!”;佛庙也被洗劫一空;绿教社区的负责人们被迫签下“忠诚书”以体现他们足够的“美利坚”。

了解美国宗教分歧的第一步是了解这个国家背后的种族主义基础。而谴责种族主义的第一步是去了解他蔓延到社会每个角落乃至宗教的过程。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41605.html

标签组:[基督教] [美国宗教] [至上主义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国际推荐文章

国际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