盎格鲁萨克逊人是否更易感染COVID-19?

发布时间:2021-05-04 发表于话题:盎格鲁撒克逊主义 点击:76 当前位置:黄埔网 > 体育 > 盎格鲁萨克逊人是否更易感染COVID-19? 手机阅读

虽然不知道邀请我是凑巧还是啥,但今年10月份针对一篇《自然》关于哪些人更容易得新冠的论文进行过吐槽,那篇文章就说欧洲,印度等地区的人种因为某些基因问题所以感染率高,看起来就像是在为疫情失控辩白。

结合麻生太郎曾经怒斥欧洲“你们最初还以为新冠只感染黄种人”,显得分外讽刺。

以下是当时的原文:

感谢你的阅读和支持,喜欢可以关注公众号“三叔看世界”,并推荐给身边的朋友哦

在今年新冠疫情刚开始爆发时,由于官方公布的主要感染地点是中国以及东亚地区,所以就有了“这是基因武器”亦或者“投毒”的猜测,也遭到了一些法律界人士嗤之以鼻。

不过和法律界认识相比,欧美国家有些领导人还真的就如麻生太郎所言,最初不怎么重视疫情,是因为他们相信新冠只会感染黄种人。

可因为东亚国家整体上对待疫情的态度都很端正而科学,知道怎么用有效方法隔断病毒,从而才会有了如今国内双节期间大家又能开心地堵在高速路上的盛况。

而那些最初不知道为啥会觉得“新冠只感染黄种人”的欧美国家,则至今正面临着第二轮爆发、亦或者是第一轮压根就没结束,于是也成为了大家嘲讽的对象。

当然了,巴西以及印度等也都名列前茅,谁都不敢说美国的全球老大地位能保持到年底。

不过考虑到西方常年把持着话语权,你肯定不能说感染那么多人、死亡一大堆平民是因为制度有问题,否则它们还怎么说CHINA的坏话咧?

没能控制疫情,一定要有个合理原因。

所以当《自然》网站上出现了一篇名为“The major genetic risk factor for severe COVID-19 is inherited from Neanderthals”的文章之后,我看特朗普等西方政客就该如获至宝。

瞧,不是我们抗击疫情表现不好,仅仅是人种问题啦!

这篇论文大概的内容是这样: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所长斯万特·帕博进行了研究,然后发现新冠的部分遗传基因可能来自于几万年前尼安德特人。

尽管现在尼安德特人早就从地球上消失了,但很多学者都认为他们并不是被直接消灭,而是跟所谓“智人”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融合。

比如在该所长的其他研究中,就有所谓包含尼安德特人基因的女性更容易生孩子的说法。

其实这位学者的看法早在今年7月份就已经被媒体曝光了,当时应该是知名FAKE NEWS《纽约时报》所报道的。

不过由于那会儿仅仅只是“学者看法”,所以我也没太当回事,毕竟网络这么大,随便一个学者口嗨几句也是正常的,哈佛之前还有研究说武汉停车场的车流量证明了中国隐瞒疫情呢。

但就如我开头所言,文章是被《自然》发布了。

这可是《自然》!国内学者随便能发一篇就可以被称呼为“大佬”的杂志!

去《自然》官网找的话,大家都可以免费下载这篇论文(The major genetic risk factor for severe COVID-19 is inherited from Neanderthals)。

论文前言就直白地告诉大家:新冠感染是存在人种差异的。

A recent genetic association study1identified a gene cluster on chromosome 3 as a risk locus for respiratory failure upon SARS-CoV-2 infection. A new study2comprising 3,199 hospitalized COVID-19 patients and controls finds that this is the major genetic risk factor for severe SARS-CoV-2 infection and hospitalization (COVID-19 Host Genetics Initiative). Here, we show that the risk is conferred by a genomic segment of ~50 kb that is inherited from Neanderthals and is carried by ~50% of people in South Asia and ~16% of people in Europe today.

“在这里,我们证明了这种风险是由从尼安德特人那里继承的50 kb基因组片段所引起的,该片段由今天的南亚50%的人和欧洲约16%的人携带。”

论文当中还采用了一系列的图表数据,以下这张图应该表现得更为明显:

这种基因的分布,恰好就是南亚跟西欧,另外还包括美洲附近。

再一想目前感染新冠的重灾区,就非常“巧合”地对应上了。

尤其是相比而言,中国全境基本上都没有什么这类基因的存在,也就是被该论文认为“感染风险比较低的地区”。

尽管大家明面上都会说“科学无国界”,但历史也告诉我们:学术从来都是被政治利用的。

物理学用来制造原子弹,经济学用来发明休克疗法,连文学都可以用来搞颜色革命。

所以,当前面对新冠病毒焦头烂额的特朗普也好、莫迪也罢,以至于千千万万因为一场疫情失控而开始怀疑人生的人们……

这篇论文堪称是沙漠中的绿洲,寒风里的热汤,溺水者的救命稻草。

没能够有效控制新冠疫情,实际上并非是西方皿煮跖疣体制出现了BUG,也不是政府不够努力,更不是民众智商捉急。一切都要怪尼安德特人!

中国人也就是因为没有这方面的基因,所以才不怕被新冠病毒感染,所以现在才能开开心心地全面重启经济,这并非我方无能,根本就是对手开了免疫挂嘛!

可惜万能的懂王在第一轮总统辩论时估计还没看到这篇论文,否则直接拿过来吹牛逼多好,什么锅都可以甩给基因了。

而莫迪老仙也犯不着通过制造中印边境摩擦来转移视线,用“科学”来平息民愤就好了嘛。

至于这些没有下限的政客,是否会因此鼓吹“中国制造了一种自己没啥影响,但是会威胁西方文明的基因武器”,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关于这篇论文,简单说说我个人的看法吧。

尽管我并非是这方面专业的人,肯定挑不出论文里面是否存在漏洞,但《自然》杂志在今年疫情早期也不是没有黑历史存在。

今年4月时,国内很多媒体转载了“《自然》杂志道歉”的消息。

为什么一家权威杂志,会“草率”地将锅甩给武汉,而等到4月份欧美国家全面爆发时,又开始道歉了呢?对此,我始终怀揣最大恶意的。

过去有前科,就别怪我怀疑这次的论文又是一次拿着权威头衔来洗地。

换句话来说,如果新冠病毒真的属于更容易感染南亚或者欧美人……

那中国怎么可能是发源地?一个并不容易被新冠感染的人群,咋就会成为特朗普嘴里的“罪魁祸首”!

所以,在此我想重新唤醒一下大家的记忆:去年美国的神秘流感以及电子烟肺炎,现在还有多少人在关注呢?为什么新冠爆发之后,神秘流感也就消失了,而现在关于电子烟肺炎的后续调查也没了下文?

真要是因为尼安德特人基因的锅,本来就混杂着大量欧洲、南亚、拉美等地区人种的美国,天然更有可能成为新冠爆发的起始点。

那么,发布本论文的那位斯万特·帕博所长,是否考虑去美国好好研究一下这方面的问题呢?

虽然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但为了学术自由,去吧!去往那片自由的国度!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41592.html

标签组:[疫情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体育推荐文章

体育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