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专门处理灵异、超自然现象的部门或者机构吗?

发布时间:2021-05-04 发表于话题:郑州学校闹鬼停课一个月 点击:53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社会 > 中国有专门处理灵异、超自然现象的部门或者机构吗? 手机阅读

非调局知道么?

这个组织就是处理那些非自然事件的部门,

我在里面呆过,有个案子的报案者就是死者自己。

我叫林西,自从被父亲逼着念完了警校之后就被一个神秘的组织录用了。
  可是如果当初我知道自己所加入的居然是这样一个组织的话我肯定会重新做出选择。我十分后悔,但却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谁叫我当初只顾着那优厚的待遇而忽略了组织最基本的规定。
  组织规定,一旦同意加入就不得退出,否则会被组织彻底抹除。所以为了自己的小命我只好继续干下去。
  同事们都曾问过我当初是如何来到这里的,我回答说是考进来的,他们大多都用异样的目光来看我。
  说的也是,我的这些同事们都是各界的精英,进入这个组织的方式自然也是不同,不过对于自身的来历都是守口如瓶,这是组织的规矩。
  可笑的是,即便知道这样的规矩大家也都时常相互询问着,在我看来,他们害怕有一天会忘记真正的自己吧。因为我自己就是这样。
  我特别喜欢照镜子,因为我是一个十分自信的人,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在镜子面前发呆的时间也就越长。
  笔挺的西装和英俊的相貌再配上温和的微笑,很难想象这个看上去阳光帅气的小伙子过了今天就已经三十岁了。岁月不饶人这句话在我的嘴里说出来有点不太合适,不过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眼看都三十岁了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这在正常人的眼里看来肯定是不正常的。要么我是个弯的,要么就是无能。否则依我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找不到。
  我承认我的要求是高了一些,不过那是在大学时代,而且说实话在警校找个警花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加入了这个组织之后,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就更难的。因为组织规定,交往对象只能在组织内部寻找,所以感情这方面的事情想要延伸到外面几乎是不可能的,无奈之下的我只好把目光放到组织内部……结果这一单身就是现在。
  就在我打算继续询问魔镜我单身多久才是个头的时候放在办公桌上面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的视力不错,当看到了屏幕上面所显示的号码以后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之后接起电话,用尽可能温和地声音道:“喂?”
  “十分钟后我在楼下接你。”电话的另一端响起了女性独特魅力的声音,只可惜语调冰冷刺骨,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挂断。
  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已挂断”的字样,我有些恼火地道:“这女人,每次讲话就不能超过五秒吗!”
  虽然嘴上抱怨着,但是我还是很利落的拿好了东西,快速地跑下了写字楼然后在停车场等她。因为我十分清楚,如果十分钟后我没有出现的话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果然,还没有来得及平复紊乱的呼吸,我就看到远处出现了一辆高级轿车。下意识地退后了半步,本来速度不低的轿车稳稳地停在了我的身前,甚至那前轮险些压到了我的脚尖。
  好在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我叹了一口气之后随手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还是那张美丽到近乎是完美的侧脸,以及看上一眼就会让人脸红心跳的大眼睛。光是论外表的话,绝不会输给荧幕上的女明星。


  不过这个女人美丽的外表之下却有着让男人望而却步的个性,强势不说而且有着极强的控制欲,任何优秀的男人在她的面前都会立刻被秒杀,她带给男人的挫败感才真的是让人无法接近她的真正原因所在。
  虽然上司刻意把杨冬这个美女安排在了我的身边,我却整整六年的时间我都不敢太过接近她,因为我知道,碰到了这样的女人,等于是把自己的下半辈子交到了别人的手上。所以,每到这一刻我都告诉自己还年轻,不要过早地陷入感情。不过话说回来,成天有个美女跟在身边,那种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这个是资料,你先了解一下。三十分钟后我们抵达现场。”
  杨冬冰冷的声音总会让人不自觉地紧张起来,她总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然后跟我一同来完成。总有人说我跟杨冬搭档是烧了高香,但我却不这么认为,总感觉自己好像提线木偶一样被人操控着,时刻头脑紧绷着,不过这六年的时间倒是让我适应了不少。至少每天都不用我来开车。
  虽然我总是自我感觉良好,但我很清楚杨冬对我也只是当成是同事,再大胆一点说的话,她或许会把我当成最好的男性朋友,但绝对不会对我有半点那方面的想法。
  有些不大情愿地接过杨冬递过来的电脑,我随手翻了一下,下一秒我的视线就凝固在了屏幕上,并且不自觉地皱紧了眉头。
  资料是杨冬整理的,所以非常的详细而且一目了然,再加上这个资料我记忆深刻,我判断应该是一年前我和杨冬接手的案子。只是我很奇怪为什么杨冬要把去年的案子拿出来让我看。
  我看了一眼杨冬,知道她这么做是有自己目的的,我并没有对她开口询问,而是皱着眉头盯着来回跳动的屏幕寻找着线索。
  但是我发现我真的是想多了,这个资料的的确确是去年的资料,甚至都没有动笔修改过。察觉到了这一点之后,我不禁有点恼怒,可是还没等我质疑的时候,杨冬冰冷的声音同时传来。
  “这只是让你复习一下,因为待会的案子也跟这个有关。”

“点个赞我就复习,看到一个好回答,想点赞又嫌麻烦,可以双击屏幕自动点,既能鼓舞答主,又能方便自己下次再看。我用这个办法,已经快速标记了10来个好答案了。”
  杨冬的话让我头皮一阵发麻,紧接着一股极度不安的情绪随后袭来。
  “你是说,那个案子延续了?”
  杨冬没有说话,但冰冷的俏脸紧绷算是默认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电脑随手丢在了后座上说了一句:“行动部的人真的都是一群废物。”
  突然之间我的心情变得非常糟糕,知道从今天开始的几天里怕是非常的难熬了,因为我的工作就是去接触那些人们最不喜欢接触的东西。把最不喜欢的东西变成工作,世界上没有比这还能折磨人的事情了。
  我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同时试图让自己把去年发生的一切全部都回忆起来。
  那是一所市重点的高中,社会上的闲杂人等是不可能随意进出的才对,可就在那里发生了一桩命案,而且发生在女厕所里。
  本来这种案子不应该落在我们的头上,稍微有点办案经验的警察都应该知道,凶手一定就是学校里的人,要么是学生,要么就是老师。
  可实际上这件案子并没有通过警察,而是直接交到了我们组织的手里。只因为这名报案者就是死者她自己。

像这种事件在任何一个人看来都可能是无稽之谈,可我却每天都在接触。就算我告诉他们我对这种事情已经见惯不惯的话他们也一定会以为我是神经病。但事实上我们组织每一天都在处理这些用科学都无法解释的神秘现象。或者对我们组织来说,这确实是常人无法理解的一种科学。

  所以,我们组织就是处理那些非自然事件的部门,组织的全名叫做非自然现象调查局,简称非调局。隶属于国家,主要负责监察、处理、保密、收集甚至是开发或使用那些我们无法理解的神秘力量。

  没人清楚我们的组织到底有多大的规模,我只知道组织的影响力远高于其他的任何部门和机构。

  局里还细分为几个部门,就比如监察部负责监视搜寻,行动部负责处理失控事件,至于那些更为神秘的开发部我就不清楚了。至于我所在的部门就是局里保密部,在部门里面负责处理事件之后的保密工作。

  我来到局里已经快十年了,形形色色的离奇事件经历了太多太多,但唯独这件案子始终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能想象当杨冬告诉我是死者死后报案时候我当时的表情,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一些不大相信。

  我知道整天接触这类事件的自己不该出现这类表情,可是这整件事情实在是太过离奇了。

  之所以让我和杨冬出现场是因为现场有一名目击者,而我们保密部的任务就是让目击者对整件事情有一个合理而又科学的看法,简而言之就是让目击者相信他所看到的事物其实是有道理可循的,并不是他从未接触过的神秘现象。所以我们部门的工作对整个组织的保密性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特殊的情况之下我们甚至还会使用一些“非常”的手段,虽然有些时候我也非常不想使用那些手段。

  我记得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那名目击者被吓得不轻,对我们描述的时候已经有些胡言乱语了,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当时的他跟我们不停地描述整件事情的经过,为得不光是让我们相信他,更重要的是他想要我们给他一个信服的解释以求安慰。

  任何人在恐惧到了极点都是这样,他本身害怕经历这件事情,却还在不停地对另外一人述说,似乎想要这种恐惧的心理蔓延出去,将恐惧让其他人来分担,但他们更希望对方能够用合理的解释来说服自己,以此来降低自身的恐惧。

  这位目击者是一位男性,我很自然地就问到为什么他会知道女厕所所发生的事情呢?

  他告诉我说是一位女孩子从厕所里跑出来告诉他里面杀人了,甚至还指着某一位男子说是他干的。

  起初他以为那是一个恶作剧,但那个女孩显得非常惊慌,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报了警,同时他还亲自去了命案现场想要确认一下这究竟是不是恶作剧。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原来向他求助的女孩子居然就是倒在地上的那具女尸。

  我还记得那个男子拉着我的手大哭的情景,他甚至都不知道我是不是相信他所说的话,却还是一五一十地不停地说了出来,这是他释放恐惧心理的唯一途径,换成是谁经历这种事恐怕都会接近崩溃。

  我当然不可能告诉他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只能安慰他说任何人第一次在看到尸体的时候都会紧张,甚至会产生排斥心理,在这种心理的控制下你是不会去看尸体的脸的,所以你就把第一个女孩当成了是死掉的女孩。

  我尽可能地多使用些他听不懂的术语来安慰他试图让他保持冷静,因为一旦目击者的情绪过度紧张这可能会影响到我们后续的工作。

  在我极力安慰他的时候,杨冬就已经在部里找来了跟女孩外貌特征相像的队员,然后用特殊的化装方法伪装成了那名死者,试图让那名男子相信是求助的女孩和死者真的是两个人。为此我们还特地伪造了尸体的照片,甚至还使用了催眠术。

  经历了三天的思想工作,我们保密部的任务就算到此结束了,其他的事情就交给行动部的人来处理了。

  本来以为是一份简单的差事,我还记得当时在档案和报告上都写了“E”的字样,意思是危害等级为“E”,威胁几乎为零。可万没想到事情到这里却远没有结束。

  在事情过后的一个月,那名目击者死在了跟女孩相同的隔间,且死法基本相同。更让人胆寒的是,当时现场的目击者称,发现第一现场的人其实是一个女孩,是她冲出来告诉目击者里面死了人。

  通过她的描述,画像师画出的肖像确认是一个月前死掉的女孩。

  随后行动组对那名目击者进行了保护,但结果还是没能保住那名目击者的性命。

  这就是杨冬给我的报告上所记载的全部内容了,同时档案上的危害等级也提升到了“D”

  虽然这是行动部的失职,但在报告上的错误评估涉及到目击者的生命安全也让我们挨到了上司的训斥。

  我随手掏出了烟,却被杨冬一把抓住丢在了后座上。

  我恼火地抓了抓头发却不敢对她说什么,干脆抱着膀子看着车窗外来回穿梭的车流。

“这次还是有目击者,你必须得有个思想准备。”

  我的右眼皮跳了跳,就知道跟这件事情扯上关系准没好事。

“如果行动部的那帮孙子不把事情处理好的话,我们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是白搭,弄不好这一次还得是我们来背黑锅。”

  我非常的生气,如果去年行动部把那个女孩处理妥当的话,这种事情就不会继续发生了,一次失误也就算了,这第二次可就真有些说不过去了。要知道我们做评估报告跟他们行动部的汇报可是密切相关的。

  杨冬秀眉始终紧锁,显然她对行动部的表现也是非常的不满。

“虽然你抱怨了一通,可其实还是在乎那点任务金吧。”

  从杨冬嘴里说出来的话真的能直接割肉了,我老脸一红,把脸往领子里挪了挪装作没有听到。

  任务金的多少决定于所执行任务的等级,等级越高难度也就越大,任务金也就越多。

  我们的工资水平绝对高于高薪阶层,再加上不菲的任务金,实际上我们所过的生活让绝大部分人都非常的羡慕。这也是我辛苦工作十年的唯一奔头。

  上一次的任务失败导致的结果是直接扣掉了任务金。不过E级任务的任务金虽然也不少但对我们来说却也不算是什么大数字,这么多年攒下来的工资就不是一笔小的数目,我们在乎的是前途,谁都想要往高处走走,等有实力接到了B级左右的任务,那时候的任务金才是我现在想要的。

  所以那个时候的失误让我们对将来的前途多少有些担忧。

“不过话又说回来,行动部也有他们的难处,近几年的事件频繁增加,使得行动部的人缓慢减少,这或许也是他们办事不利的原因之一吧。”

  我并没有反驳杨冬的话,我也十分了解行动部目前的处境,毕竟行动部是跟危险挨得最近的部门,那里工作的员工所要面对的危险比我们多出了太多,人员逐渐减少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但这并不能成为他们失责的理由。

  还没等我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车子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我抬了抬头,发现我们居然已经来到了事发地点,本市的重点高中,隋阳市第一中学。此时的杨冬正给门卫出示自己的工作证好让我们能够驾车顺利进入校园。

  我们的工作证件有很多,各个职业的都有,为的就是方便我们能够掩饰身份从而顺利出入各个机关单位。当然我们的证件可都不是伪造的,甚至在内部的网络都可以查到。这一次我们使用的身份是刑警,级别也是不低,有了这个通行证我们的任务也就简单了很多。

  果然,门卫在确定了我们的身份之后放行让我们进去了。

  杨冬这个女人好像和时间过不去,在校园里居然也不打算减速行车,不过好在因为这起事件学校停课,在校园内几乎看不到什么学生。

“事发第一时间我就让人封锁了消息,现在在现场的都是我们的人,待会看到行动部的人千万不要跟他们发生口角。”

  我撇了撇嘴巴,虽然我对行动部的人没有任何好感,不过我也不敢轻易去招惹他们,那种神秘而又诡异的手段对他们来说信手拈来,我可不想被他们给缠上。

  这所学校的校区很大,车子走了很远才来到了案发地点,离老远就看到了数十辆车的警灯闪烁,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些停放地杂乱无章的车辆实际上就是为了遮挡案发现场。

  其实不用这些警车遮挡这里的案发现场就已经够偏僻的了,说是高中,但这里的设施就连一些名牌大学都相比不了。在图书楼的后面竟然修建了一座公园,学生在借完书之后可以再公园里阅读。而案发的地点就是公园深处的一个厕所里面。

  我虽然不是行动部的人,不懂得什么风水学,但是看这间厕所也大概知道这里绝对不会是什么好的地点。

  周围的树木到这里就显得非常密集,这些大树的树冠交织在一起让阳光很难透过密集的树叶照射进来,即使是大晴天这里也是阴森的有些吓人,再加上那条幽静的小路更是让人不敢独自前行。

  可是跟这周围的环境相比,这间厕所的外表却是非常的干净。因为这所学校是重点高中,所以里面的一切设施基本上都是最好的,别看这间厕所非常偏僻,实际上它的设施却是非常新的,这也免去了在肮脏环境下工作的困扰。

“这个厕所有古怪。” 杨冬说道。

“怎么说?”

“据了解,死者都是上一次事件的目击者。”

“而告知目击者这个消息的人是第一位死者。”

“通过我们对整个事件的分析,我们认为这一系列事件很有可能为咒怨性质。”


注:本文为小说,非真实事件,为了避免对您造成误导,请谨慎甄别

原作者:一缕晨风

书名:非自然现 象调查局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王可爱讲故事】(已完结)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40856.html

标签组:[超自然现象] [杨冬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社会推荐文章

社会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