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美国为何没有使用原子弹,而是选择了停战议和?

发布时间:2021-05-03 发表于话题:美国1950年为什么要打朝鲜 点击:39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军事 > 朝鲜战争,美国为何没有使用原子弹,而是选择了停战议和? 手机阅读

为何朝鲜战争中,美国没有使用原子弹?板门店停战谈判是因为中国被美国核威胁吓退?这其中有何历史事实?1990年代中后期解密的一批有关朝鲜战争的前苏联重要档案资料,为我们深入分析朝鲜战争提供了极其重要的资料和基础。



从这批材料中的一些文件可以看得出,斯大林刚去世,而苏联新领导人已决定加快停火谈判,尽快结束战事,并因此向中国和朝鲜明确提出了十分详细的建议。而且,从之后北京和平壤采取的一系列对策来看,中朝两国之间已完全接纳了建议。从而可以明确,中国在朝鲜停火谈判中采取更主动的态度,与美国的核威胁无关。

在朝鲜战争期间,美国政府部门一直在寻求将核弹作为实现其总体目标的一种工具,具体是通过军事、外交和心理作用等方面。回溯1950年7月中下旬,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委员会的一项调查报告明确提出,假如中国和苏联部队参加朝鲜战争,美国就必须使用原子弹,并认为原子弹可以获得关键性的军事胜利。

从此以后的三年中,不论是杜鲁门政府或是艾森豪威尔政府,相关部门都是在积极主动制定应急计划,为朝鲜战场上使用核弹而提前准备。但美国终究不敢轻举妄动。那时候的美国战略空军司令莱梅曾感慨,在历史上第一次因对核弹的恐惧主宰了我们的政策,使我们无法获得一场完全有可能获得胜利的战争。



限制美国使用核武器的因素事实上是很复杂的。美国的全球化战略重心点在欧洲,其主要的敌人是苏联而非中国,其核武器主要用以抗衡苏联。1949苏联原子弹爆炸取得成功后,美国为了持续保持核优势,增加了对原子弹的研发力度,并着手研发氢弹,以进一步加强自身的核储备。

假设在全面战争的情况下,根据美国制订的作战方案,将使用原子弹攻击苏联主要的军事工业基地,但在局部冲突中是不是使用原子弹,则要视具体情况而定。为了阻止苏联利用朝鲜局势对西方国家发动偷袭,参谋长联席会议在1950年8月修改了最开始的核战计划方案,将摧毁苏联的核能力作为主要的作战总体目标,因此需要292颗原子弹来打击苏联的核能力,这基本上是美国1950年核储备的全部。

在朝鲜战争中,杜鲁门数次强调,朝鲜的军事行动是苏联人的阴谋,是克里姆林宫破坏自由世界团结的计划方案的一部分,在整个朝鲜战争中,他从没让自己忘记,美国的主要的对手正在克里姆林宫中端坐着,他始终认为,只要这个对手没有被卷进战争,而是在背后拉线,我们就绝不允许消耗再次动员起来的力量。艾奇逊国务卿还不断警告说,在朝鲜我们正在和错误的敌人交战,真正的对手是苏联,和中国开展全面战争最符合苏联的利益,会削弱美国的力量。虽然美国如今依然有着核优势,但美国领导人十分担忧,苏联有可能通过先发制人的打击,对中东地区、欧洲甚至是美国进行有限的核战,并且它有能力那么做。



此外,在朝鲜战争初期,因为国外基地不足,美国投掷原子弹的能力有限,仅有250架轰炸机能携带核弹头。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头脑清醒地了解到,因为美国军队在解决战争方面准备工作不足,在防御西欧方面能力也不足,因此,主要考虑的是避免出现同苏联的全面战争。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有些夸张地抱怨说,美国的国防安全是如此薄弱,以至于不管有多少苏联战略轰炸机都能飞越美国边境线而不会受到任何打击,它们能抵达美国国内的绝大多数攻击目标。

1950-1951年初,因为遭受美国国会、国防部等多方的压力,美国政府部门更有可能在朝鲜战场使用原子弹,甚至是秘密向日本冲绳美军基地运输核弹头,但最后,美国决策层决定避免出现与苏联正面冲突。

1950年12月1日汇报工作时,时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布雷德利,陆军参谋长科林斯也不赞同对中国进行常规或核轰炸,即便中国空军参加了大规模的作战,许多人也认为对中国的报复会导致苏联空军和潜水艇的干涉,而在这个时候,唯一的方法便是恐吓威胁使用原子弹。

因此,不能轰炸中国,即便这意味着我们的地面部队遭受了来自空中的攻击。据美国中央情报局深入分析,假如中国与美国在朝鲜的冲突转变成两国之间的大决战,苏联可以从这当中得到下列益处:耗费并制约美军及其盟国很多有生力量,利用亚洲地区问题在美国与其盟友之间生产制造矛盾,破坏联合国组织在朝鲜战争逐渐达成的团结,阻止西欧的防御计划方案,让朝鲜和东南亚地区的中国共产党力量获得迅速发展并壮大。



美国决策者们认为,中国发兵参战没有出自自身利益考量,而是出自苏联的压力,后者才是真正的幕后操纵者。倘若美国打击中国,苏联必定要干预,援引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来报复美国,第三次世界大战是难以避免的。

如同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委员会的一项研究分析强调的那样,尽管我们将原子弹视作一种常规武器,但它在心理上的作用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假如使用它,毫无疑问会引起全面战争,而全面战争在这个时候对美国和西方国家而言几乎都是毁灭性的。

单就核力量而言,早在1950年8月,美国联合情报委员会就深入分析强调,苏联随时随地都是有可能给美国军事力量以致命打击,而且可能在未来两年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比较严重事件。假如苏联对美国发动偷袭,国务院政策规划委员会深信不疑,它有能力向美国人口密集地域和工业基地投掷12~14颗原子弹,带来400多万人伤亡。

截至1953年,美国的核力量大幅度提高,有着约1000枚原子弹和1000架轰炸机,而苏联的核储备和打击能力也大大地提高。据美国情报站估测,苏联在1950年年末仅有25枚原子弹,而在1953年中后期则有不低于200枚原子弹,约1200架中程战略轰炸机,160多架中远程战略轰炸机,这不但给西欧带来了严重威胁,并且足以对美国进行毁灭性核打击。



一份1953年1月由国家安委会发布的报告书坦率地承认,现阶段美国应对苏联核打击的能力十分有限,因为苏联65%~85%的原子弹都能打中美国目标。由于美国的民防设备还很不健全,假如苏联对美国进行核打击,美国便会有900万普通民众伤亡,1/3的工业基地被毁,24%的美国战略空军战略轰炸机被摧毁,美国空军作战能力降低50%。假如苏联对朝鲜和日本的美国军队目标采取报复打击,后果将十分明显。与其讨论怎样打击苏联,美国的决策层逐渐开始更为关心怎样避免苏联的核打击。

因此,在美国最高领导者看来,美国现阶段的军事力量无法与共产主义撕破脸,美国务必利用目前的时间创建合理有效的潜在威慑力量,这也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根本性立足点。

1951年1月,国务院和参谋长联席会议在一份数据分析报告中强调:从军事上讲,时间对美国有利,将来2~3年将是十分重要的阶段;假如这一时期发生了美苏全面战争,美国尽管不会输,但也难以获得胜利。美国军队参谋长科林斯表明,既然美国准备好面对全面战争,并且不能在1952年7月以前可以做好准备,这样的话目前就必须采取一切得当的对策,避免任何可能造成与苏联公开冲突的行为。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国务院数次强调,美国不太可能使用原子弹对付朝鲜和中国,除非是为了重大的安全利益,美国必须与苏联撕破脸。1950年7月,海军作战部部长马修斯、空军学院院长安德森等公开要求对苏联进行防御性打击,其结果只有是自毁前途。埃奇逊说,他很明白,他们政策的全部努力几乎都是为了避免战争,并非生产制造战争。



因而,在整个朝鲜战争中,无论是杜鲁门政府或是艾森豪威尔政府,对苏联的态度一直较为克制,尤其是在与苏联空军交锋以后,为了能避免局势无法控制,都不公布。据1953年4月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委员会估测,假如莫斯科明白美国对中国的行动是比较有限的,这样的话它的反应很有可能会更克制,不然,它的反应将更为强烈。

虽然苏联不会故意挑动全面战争,但它很可能直接参与海上军事行动。该委员会还提议,苏联的反应将不仅局限在远东地区,很有可能会利用欧美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来向西德释放更多压力。中苏联盟的存在,美苏全面战争的恐怖后果,促使美国领导者在考虑扩大战事时,不得不多方面充分考虑。对美国来讲,苏联的因素是一种重要的威慑因素。在苏联干预下,美国的核储备仍未强劲到既能对中国开展行之有效打击又能完全解决苏联介入的程度。

美国决策层还认为,即便苏联不公开介入,使用原子弹,或是将战争扩大到中国,也会造成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并且最后会因小失大。

首先,同中国宣战将很大程度地影响到美国在全球战争中击败苏联的能力。美国一些高层人士一直认为,将美国军队限制在次要战场上只会符合苏联的利益,那样就能利用时机向欧洲进行攻击。和中国宣战将是个无底深潭,它将吸干美国的鲜血,他们在国家安委会会议上反复强调。



美国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利在1951年5月15日的远东战情听证会上明确表示:没什么比我们扩大朝鲜战争,向红色中国全面宣战,更令苏联人激动的了。这需要大量增援部队,而苏联在此次冲突中不用投入一兵一卒。同红色中国开展有限的战争,将使我们投入太多的力量,加大我们的风险。国防大臣马歇尔甚至是认为,假如美国扩大战争,便会掉入苏联有意布下的陷阱。

第二,即便使用原子弹,将战争扩大到中国,也不可以确保朝鲜战争结束,让中国妥协,反过来,倒有可能重复日本侵华战争的严重错误。负责远东事务管理的助理国务卿腊斯克明确表示:在中国发动战争是不能想象的。虽然美国以及盟友能够使用数十万部队,但最多攻占一些沿海地区,而不可以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那个人口大国。

三是中国土地广阔无垠,城市不集中,工业生产不密集,没有适合的核打击的目标。在总数比较有限,原子弹主要是用来对付苏联的情况下,对中国使用原子弹不但不可以削弱中国继续作战的意志和能力,反倒会使美国深陷与中国全面战争的窘境。

四是对中国那样的弱国使用核武器所造成的政治影响与对苏联进行核打击有非常大的不同,很有可能给美国造成无法弥补的负面影响,遭受全球社会舆论的普遍抨击。对很多东南亚国家而言,原子弹会被认为是美国专门用于对付亚洲人,这会给亚洲地区老百姓造成比较严重的心理影响,美国会因此丧失东南亚国家的支持。

因此,美国领导者认为,实行把战争扩大到中国那样的政策,既不可以保证朝鲜战争的获胜,也不符合美国的全球利益,反倒会使他们在错误的地方、错误的时间段和错误的对手之间打错误的战争。也就是说,正确的战争对象是苏联,并且是在美国准备好之后才发动的。



倘若战争限于朝鲜地区,就只能针对一些战术的目标使用原子弹,例如是对另一方的部队和物资供应聚集地,但这些的目标在朝鲜并不明显。中朝部队非常少暴露在合适原子弹攻击的宽阔地域,只是在树林中普遍疏散并进行机动作战;即便在室外集结时,美国也难以确定实际的集结地点。因为朝鲜地貌比较复杂,多见高山峻岭,且两军间距较近,很大程度地限制了原子弹的杀伤力,也不利于核武器行之有效地利用。

在1953年3月底的一次会议上,美军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反复强调说,在朝鲜使用核武器对其影响并不大,由于中朝部队已经在深挖防空洞;美国近期在内华达州核基地的实验表明,假如人们的防空洞挖得足够深,就能够十分接近爆炸地点而没有任何损害。在将近150公里的前线上,中朝部队一直在深挖防空洞,这显而易见并不是战术核武器的好目标。相反,他提醒说,美国军队不应该密集在仁川、或任何可能进行两栖登陆的地方,因为这种地方恰好是苏联原子弹报复的最好目标。假如使用原子弹实际效果不理想,且依然没法获得关键性胜利,美国领导者尤其担忧,核武器的威慑价值将大幅度降低,美国的声誉和影响力将遭受损害,尤其是对这些期待获得美国核保护的欧洲各国而言,其影响甚至是灾难性的。

而且,中国在朝鲜战争中的行为表现是合情合理的,这使美国政策制定者没理由去扩大战争,更别说使用原子弹了。中国发兵前期,尽管其作战目标有一定的更改,并不切实际地尝试把美国军队彻底赶出朝鲜半岛,可是,历经几次十分激烈的较量,中国决策层适时地调整了作战目标,以适应朝鲜战争的实际。



中国期待通过自己的行动让美国明白到这一点,通过政治方式来处理问题,并在停火谈判僵持不下甚至是接近破裂时,不失时机地作出一定的让步,促进和平谈判进程。一部分原因取决于中国实行了更加灵活的谈判立场,这促使美国政策制定者们走出了死胡同,解决了"打与谈"的两难窘境。

除了上边提及的几个关键方面外,或许还有一些因素限制了美国在朝鲜战争中使用核武器。尽管美国政府部门充分考虑过使用核武器的各种方案和计划,而且经常挥动着核大棒,但恰好是这些因素让美国领导者最后不敢越雷池一步。而且,充分考虑核武器的特殊性,即便公开讨论使用核武器也成为了忌讳。现阶段的研究早已证实,朝鲜停火与美国的核威胁没有什么关系,而美国的核部署和恐吓威胁对中国的决定并没有多少影响。事实上,在出兵朝鲜以前,中国决策层就曾预估美国可能会使用核武器。

1950年9月5日,主席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发言,明确地指示要对有可能发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做好提前准备:他反复强调,打起战争来,并不是小打,而是大打,并不是短打,而是长打,也不是一般的打,而是要打原子弹,要有充分的提前准备,一切工作都需要考虑这一情况,来进行讨论和做决定。



朝鲜战争期间,中国决策层一直对战场上核武器的作用持轻蔑怀疑态度,认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以坑道为主的防御体系不但能行之有效地保住阵地,击败美国军队的进攻,而且完全有能力抵挡美国的核打击。因此,当杜鲁门在1950年11月发出核威胁时,中国决策层甚至没有将其作为一个重要问题来讨论。朝鲜战争再一次验证了美国核威慑的有限性。

尽管美国核战略思想形成于20世纪40年代末,但它终究是核武器发展前期阶段的产物,较为粗糙,仅有原则问题的规定,没有细节上的反复推敲。因此,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利用其核优势作出了几近本能的反应。针对怎么使用,能获得什么样的实际效果,美国决策者心里没数。因为担心苏联介入,担心战争升级,担心盟国反对它,担心谈判破裂,他们也一再迫于压力,拿出了核武器这一大棒。就作用来讲,更适合给自己壮胆,而不是以此来恐吓威胁敌人。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35721.html

标签组:[军事历史] [武器] [朝鲜历史] [原子弹] [朝鲜局势] [核武器] [朝鲜战争] [朝鲜核武器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军事推荐文章

军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