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95集:欧洲与中美关系

发布时间:2021-05-02 发表于话题:张维为瑞士国籍 点击:702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国际 > 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95集:欧洲与中美关系 手机阅读

“欧洲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欧洲了,随着中欧之间往来的增多,美国已经不是欧洲的唯一选择。”

“加强中欧人文交流,尽全力地来弥合中欧之间的认知赤字,是我们中欧关系行稳致远的重要的保障。”

“英国脱欧之后是否会导致其它欧盟国家效仿,使得欧洲进一步分裂?”

3月29日,在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第95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高健先生一起对欧洲与中国以及美国的关系进行了解读。以下为观察者网根据节目内容整理的文字稿。

张维为:

大家可能记得,我们曾经在这里讨论过,美国新总统拜登上台后,他的对华政策是什么样的基调。现在看来,他的基调就是美国要联合它的盟国一起来应对所谓“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拜登本人多次说“美国回来了”、美国要重新“领导”世界。当然,他的愿望是一回事,能否做到是另一回事。

当时,我在这个节目里说了这么一个观点:拜登面临着三重挑战,或者“三座大山”。第一座“大山”是美国内部不团结,第二座是盟国不听话,第三座是中国不信邪。我讲的这个“盟国不听话”用我们的大白话说就是“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美国的所有盟国中,无疑欧洲盟国是最重要的,但现在它们其实都有自己的考虑,对美国不那么放心了。

今年一月的时候召开了达沃斯经济论坛,有些发言很能说明问题。我们的习主席在发言中说:“世界上的问题错综复杂,解决问题的出路是维护和践行多边主义,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要坚持开放包容,不搞封闭排他。多边主义的要义是国际上的事由大家共同商量着办,世界前途命运由各国共同掌握。在国际上搞‘小圈子’、‘新冷战’,排斥、威胁、恐吓他人,动不动就搞脱钩、断供、制裁,人为造成互相隔离甚至隔绝,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一个分裂的世界是无法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对抗将把人类引入死胡同。在这个问题上,人类付出过惨痛代价。殷鉴不远,我们绝不能再走那条老路。”

我们都知道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想搞“小圈子”和“新冷战”。在同一个视频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明确地支持中国领导人提出的多边主义,反对欧洲在中国、美国之间选边站。她说:“我非常希望避免(世界)形成两个对立的阵营。比如说一边是美国、一边是中国,我们必须支持其中一边,我觉得这对许多社会并不公平。这也不是我理解的事情应有的发展方向。”

在谈到德国与美国的关系时候,她也非常明确地说:“不要认为从明天开始,我们(德美)之间就只剩下和谐。”她认为,“关于怎样做才对两国最好,我们之间仍然会有争论。”我们都知道,默克尔总理即将卸任,但其实据我的了解,德国政府多数精英也是这么一个观点。

在这个会议上,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讲了一番话,实际上是对美国立场和美国金融资本主义模式作了一次不点名的批评。他说,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为中产阶级提供了“进步”的机会,但这个体系如今已经“破败”,面临“深刻的道德与经济危机”。

在达沃斯会议结束后不久的2月4日,马克龙在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的会议上就中美欧关系也谈了他的看法。他表示,即使欧盟因为共同的价值观而与美国走得更近,也不应该以对付中国为目的与美国联合起来。他说:“联合对抗中国,极有可能引发冲突,我认为,结果将适得其反。”如果能够让中国在现行的国际秩序下行事,比方说召开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峰会,来共同讨论如何加强应对气候变化的合作,这会促使中国接受更多国际组织的约束,将更符合欧洲和其他国家的利益。这是马克龙代表法国说的观点。

我想这一番表态显然与拜登的期望相差甚远。其实,马克龙在涉华问题上发表过相当多的不当言论,比如他指责中国在南海做出侵略性行为等。不过从马克龙的这些表态中可以看出,欧洲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欧洲了。随着中欧之间往来的增多,美国已经不是欧洲的唯一选择。在一些问题上,欧洲寻求与中国的合作,在另外一些问题上,欧洲寻求与美国的合作,我想这大概是欧洲对于中美欧关系的一个基本的大思路。美国再想拉起一支“反华同盟军”应该是比较困难的。

我们都知道,特朗普执政期间四面出击,不仅美中关系遭受严重挫折,美欧关系也面临各种危机。特朗普多次针对欧盟发表过相当强硬的声明,尤其在国防和贸易政策方面。他要欧洲作为北约成员国要多支付保护费。在美欧贸易当中,他挥舞反倾销的大棒,对欧洲的钢铁、铝制品实施25%的关税,所以欧洲国家也非常恼火。但如果我们稍微了解一点历史,就知道欧洲与美国的矛盾实际上远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就存在了,只是这种裂痕后来更大了。

我们可以看一看法国、德国这两个欧盟的关键国家对美国的态度。大家知道,在国际关系中,法国与美国是经常闹矛盾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美国总统罗斯福对戴高乐领导的法国抵抗运动基本上是看不起的,甚至冷嘲热讽。战后,美国又想控制法国,包括在法国驻军,但被戴高乐总统拒绝。

戴高乐主政第五共和国之后,一直奉行所谓的“戴高乐主义”,对美国保持着非常独立和抵制的态度,不附和美国在西方世界盛气凌人的态度。在美苏冷战的关键时候,戴高乐又决定绕过美苏,走第三条道路。除美苏两大军事集团之间的博弈之外,戴高乐推行一种独立的外交政策,扩大法国的国际影响。他要确保法国作为欧洲大国、世界大国的地位。

当时中国也在同时与美国和苏联抗争,也在走一条独立的道路,所以跟法国在某种程度上一拍即合。1964年,我们新中国和法国建立了外交关系。法国是西方大国中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国家。随后1966年,戴高乐又宣布法国退出北约军事组织,把北约设在巴黎的军事指挥部总部赶出了法国。

1964 年6 月,中国首任驻法国大使黄镇(左)向戴高乐总统(中)递交国书后与总统合影。右一为法外长德姆维尔(图源:澎湃新闻)

在文化层面上,法国很大比例的知识精英乃至普通的百姓相当反感美国文化。他们认为,美国文化非常庸俗、非常浅薄、非常商业化。法国人也一直坚持在国际贸易规则中一定要有一种“文化例外”,就是说文化产品不受这些规则束缚。而且法国非常强烈地捍卫法语的独立地位,非常强烈地抵制美式餐饮文化、大众文化的入侵。

反过来一样,美国人看法国也充满了轻蔑和不信任,认为法国人喜欢夸夸其谈,动不动就罢工、游行;中央高度集权、效率非常之低。

我记得2003年的时候,希拉克总统明确反对小布什以伊拉克拥有化学武器为名发动伊拉克战争。当时法国外长德维尔潘在联合国安理会慷慨陈词,谴责美国发动这场战争。后来我们中国研究院专门邀请德维尔潘担任我们的春秋资深访问教授,他也欣然接受了。

希拉克总统下台之后,法国的这种独立性受到了挫折,先后和美国一起卷入了“阿拉伯之春”这样的闹剧,包括派军机空袭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结果激怒了很多阿拉伯人,造成后来一系列的严重后遗症。现在是马克龙执政,我们看到他似乎想再一次展示某种法国独立于美国的姿态。

2019年8月,马克龙在法国驻外使节年会上有一个内部讲话。他说得非常坦率,整个世界可能正在经历西方霸权终结的时代。他提到的这个西方霸权指的是18世纪文艺复兴以后的法国霸权、19世纪工业革命以后的英国霸权、以及20世纪开始的美国霸权。

他还说过北约组织已经“脑死亡”、欧盟应该和俄罗斯发展关系。在中美爆发贸易战的情况下,马克龙认为法国应该与中国发展经贸关系,不排除华为公司参加法国的5G网络建设等。

德国与美国的关系也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冷战结束之后,东西德统一。应该说,东西方的对抗一度缓和。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33363.html

标签组:[张维为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国际推荐文章

国际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