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说一些爷爷辈中发生的邪乎事?

发布时间:2021-05-01 发表于话题:民间真实妖怪事件 点击:53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情感 > 大家说一些爷爷辈中发生的邪乎事? 手机阅读

看了评论才知道要更新在开头,以后我会注意的,鸽子王前来觐见!

本来不想更新了,因为剩下的故事多多少少都是身边亲近的人经历过的,有一些说出来我自己心里也会觉得不舒服,但是这个疫情啊,真的是把我腻歪的不行,在家里闷着看了一本书叫我的邻居是妖怪,写的确实很有意思,我就想起来我写的这个答案了,鸽了这么久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不管了,先把我之前挖的坑填上,舅舅给姥姥姥爷买了房子接到他们区里住了,所以我也很久没去姥姥家了,姥姥的娘家我更是很久没去了,去年老爹老妈去年拜年的时候我拜托他们去看一眼,老爹说那个树不在了,可能是被砍掉了。所以这个坑跳填不上了。老家的大河我去年暑假陪老爹去钓鱼的时候拍了,正好派上用场,大河其实是很宽的,去年刚好雨水少(再加上我拍的不好),所以显得很窄,整个暑假都没怎么下雨,我跟我爸刚把鱼竿架上就下雨了,爆炸!还好结局是不错的,三四条草鱼呢吧我记得,可怜我的鞋子了…

(下面这个图片里面是野鸭子,我奶奶还在芦苇荡里面捡过鸭蛋,这也是一个故事,有人感兴趣评论区留言我再详细讲…)






…………………………………………………………………………

有点不切题了,讲一个姥爷讲过的故事。
姥爷姥姥住在乡下,每年寒暑假我都会和妈妈去乡下住上一两个礼拜,期间印象最深的就是下棋玩牌和“讲故经”。
讲故经就是讲故事,这些故事通常不是东家常李家短的身边的故事,而是老一代人的听过见过的奇闻异事,说到讲故经,姥爷是内行的。
暑假姥姥姥爷会去地里干农活,我去干农活的话通常会帮倒忙,所以我和妈妈负责在家里做饭,一天的无聊终于会在晚上姥爷农耕回来后一次性爆发,好在姥爷肚子里的故经也多,吃完晚饭后,姥爷通常会给我和对门家的小哥哥讲上一段……
(小马扎准备……)
第一个故事,姥爷的爸爸,我太姥爷的故事,当年我们那地方穷啊,家里年轻力壮的人都往东北走,不图发财,只想通过一身子力气弄碗饱饭吃,黑土地上财路多,只要人壮胆大,混碗饱饭吃不成问题,太姥爷当年也是去往东北的一员,到了东北,他经同乡人介绍给一家杂货店做伙计,平时算算账搬搬货,大掌柜不在也会站站柜台,干了大概一两个月,有一天大掌柜突然说有事,举家去别的县城走亲戚,本来也许多大所谓,大掌柜走了没人看没人管乐的清闲,可是大掌柜前脚刚走,后脚土匪就来了,姥爷讲的时候管这些土匪叫胡子,应该是一种蔑称,这些胡子来了,把店里的东西砸砸抢抢,太姥爷也不敢反抗,虽然只有一两个人,但是人家山头大啊,山头大也就是势力大,更何况人家还有枪,当时太姥爷心想,一个杂货铺,能有多少值钱东西?抢走就抢走吧,柜台上也没多少钱,大不了白给人家干几个月,这天灾人祸也没法避免,可胡子临走临走,把我太姥爷给掳走了,一起掳走的还有一个比姥爷小两岁的隔壁店小孩,当时太姥爷也就二十小几岁,哪见过这阵势,看见枪腿都软了,人家给绑了就跟着走了,两个胡子一个回山上送东西,一个带着太姥爷两个人蒙着眼在大草地上绕圈圈,等着送东西那个人回来找他们,太姥爷这下反应过来了,这是想绑票,可是自己一个外地人,家里也没钱,自己被绑了那肯定死路一条,想着,来到了一片蓬草地,姥爷当时讲的时候说那草都长到成年人的腰以上,太姥爷一路上就和胡子拉家常,说自己外地人没钱,求那人放了自己,那个当地的小孩到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哆哆嗦嗦的就一直低着头走路,太姥爷心想自己没钱八成被撕了票,要逃只能趁送东西那个人还没回来,回来了的话两个人两把枪肯定逃不了,这时候,一同被绑来的那个小孩说话了,说想去厕所,胡子一瞅,那小孩裤子都尿湿了,就推着他去旁边草里,一边笑话他没出息一边还踢了他屁股一脚,结果那小孩不知道是没绑紧还是小孩太瘦了,一下子挣开了,撒了疯似的就跑,胡子开了枪了,打了一枪没打着,回头瞅了太姥爷一眼就疯了似的追,一边追一边喊走水了走水了,走了水就是跑了票,回到山头是要挨刀子的,要么说人一紧张就容易犯错呢,太姥爷也顾不上那么多,蹲下来把脚上的麻绳挣得宽松些挣得鲜血直流,也顾不上脚上皮都掉了,撒丫子往反方向跑,跑了一阵子,赶紧低头猫在草里,不一会天黑了,来了三五个火把,几个人找了一阵子,没找到就回去了,天一亮,太姥爷连滚带爬出了草地,到了一户人家,托人给家里报了信,太姥爷的堂哥过来接了太姥爷回家,从此安安稳稳在家里务农,心算是踏实下来了,腿上的疤到老一直都在…
有人看继续更,小时候的故经一辈子都忘不了……

居然有人看!更新一波!

马上做完,回寝室再更一波~


累死了累死了累死了,跑不起来!底下的轮子太活了,吃不上力气!气死,等我晚上回去给大家讲……


对不起各位,我打错字了

截图里的大字写成了太,意思一下子错了,是我的错,对不起各位,第一次写故事没经验,太马虎了,谢谢 @郭子 ,谢谢大家帮我指出错误,谢谢大家……今晚再给大家讲一个,等我自习完回寝室的,谢谢大家
又发现错误了,同理,下面的那个字还是大,大家怕是被我带沟里去了,太姥爷是我姥爷的爸爸,大姥爷是姥爷的哥哥,太姥爷有我姥爷和大姥爷两个儿子……我都乱了

明天就考复变函数了,今天再更新一个小故事,考完试我再认认真真更新……


今天晚上讲一个小故事,蛇吃鸡蛋的故经。小马扎准备!
我小的时候和妈妈去姥姥 姥爷家住,姥爷总是会耐着性子骑着大洋车子带我四处转,姥爷的大车子后面有个筐,我当时小,可以坐在筐里,我从网上找找图片,


大概就是这种的,后轮的侧面有个大筐,小的时候我嫌坐在大梁上咯屁股,姥爷托人打了一个铁筐,可以挂在车子的后架上,坐在筐里美滋滋,整天吵着让姥爷带我出去玩,姥爷有耐心,更愿意哄我玩,把我往筐里一放,告诉我别把身子探出来,上车子就沿着田地的小路一圈圈的转悠,姥爷一边骑一边给我指,这是粮白渠……那是二道干……二道干前面是一道干,是咱村里水田上水的地方,我对这些地名一点不关心,我更关心的是姥爷家后院的哪块地种的是我爱吃的西红柿,哪块地种的是妈妈爱吃的甜玉米,姥爷也没管我听不听继续讲着,这时路过一条小水沟,我立马被一串嘎嘎嘎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我问姥爷那是啥声音,姥爷说,那是蛇在吃青蛙,青蛙被蛇缠住,声音就是那种嘎嘎嘎的,每个地方叫法都不一样,姥爷他们管蛇吃青蛙这种声音叫掉钱串,意思就是好像一串铜钱叮叮当当的掉在地上,取个吉利,本来我是不喜欢青蛙的,但是听姥爷说这个声音是青蛙最后的哀嚎,不禁有点替青蛙可惜,接着就有点讨厌蛇这种动物,这时候姥爷给我讲了一个贪吃的蛇的故事。
姥爷家有前院有后院,后院就是一个小菜园,平时在后院种了一些家里吃的大葱香菜西红柿豆角黄瓜青椒,前院就养了三五只鸡,过年的时候给我家和舅舅家一家杀一只鸡炖肉吃,家养的鸡肉确实比市场里的肉鸡好吃太多太多,市场上的鸡肉大多数是白色的,煮出来又柴又面,没咬劲而且没肉味,家养的不一样,家养的鸡肉肉是深色的,不仅耐嚼而且肉质香,姥爷还养母鸡,为了攒鸡蛋,我高三的时候每隔几个礼拜爸爸就开车拉着妈妈去姥姥家一趟,回来的时候不光拿回来一堆蔬菜,还必然给我带回来一兜自家鸡下的鸡蛋,确实可以吃出来不一样,蛋黄的颜色很深,闻起来很香,扯远了扯远了,回到主线,姥爷家的炕紧挨着窗户,有一天姥姥坐在炕上做针线活,听见外面鸡咯咯哒的叫,姥姥就知道,母鸡下蛋了,做完手中的活,姥姥去鸡窝里一看,不对啊,怎么没有蛋?今天鸡没下蛋?再认真找找,在鸡笼子深处发现了碎的鸡蛋壳,姥姥当时就想应该是被野物给吃了,但是也不会是黄鼠狼之类的大型野物,如果是黄鼠狼的话,没的就不光是鸡蛋了,一连两三天都是这样,姥姥就和来串门的姑姥姥讲了,姑姥姥说明白是咋回事了,第二天来串门的她拿来了两个圆木头疙瘩,往鸡窝里一丢,说了一句:别管他了,明天晚上你再来看看。姥姥将信将疑,但是姑姥姥是他们那一辈人里出了名的古灵精,反正没啥损失,两个木疙瘩就由她摆在了鸡窝里,第二天鸡咯咯哒的叫,姥姥也没有管,就由它叫去,晚上鸡回笼的时候看却发现了不得了的大事,原来鸡窝里有一条两三跟手指粗细的大长虫,大长虫的肚子明显鼓出来一块,姥姥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蛇听到鸡叫,爬到鸡窝把鸡下的蛋一口吞进肚子,这时候您就要问了,鸡蛋有蛋壳包着,他怎么消化?蛇也是真的聪明,他把蛋一口吞下去,然后在砖头上一磕,家养的鸡蛋蛋壳薄而且脆,蛋简简单单碎在了肚子里,随后再把蛋壳从嘴巴里溯出来,蛋壳不仅出来了,蛋液也消化在了肚子里,但是蛇再聪明也比不过人,姑姥姥放进鸡窝的是两个圆形的木头疙瘩,蛇一下子吞了进去,却磕不碎,最终难免被人发现打死。后来姥爷回来姥姥给他讲了这件事,姥爷挖了坑把蛇埋了,家里的鸡再也没有出过事,最后再加一句,家养的鸡肉真好吃!鸡蛋真好吃!

考完了,不太理想,累心……
看的人多吗?多我就再更新一些

谢谢大家看我,再更新一个短短的小故事,这些故事都挺玄乎的,我自己听到的时候都将信将疑,大家当故事听,别较真哈。

小马扎准备!
说完了姥姥家的故经,再讲一些奶奶家里听来的故事,奶奶有两个儿子,我爸和我叔,奶奶家住在离我家步行十分钟的地方,我和我老叔家住在一个楼里,我们虽然自己住,但是吃饭一般都在一起,中午下班回家吃饭的时候一般都是去奶奶家家里吃,爷爷奶奶退休以后就全职负责一家人的吃喝,当然做饭一般是我妈做,因为家里人都爱吃妈妈的手艺,奶奶一般都是负责准备食材之类的,“故事会”一般都是在周末晚上,吃完晚饭以后,老婶和妈妈洗完碗以后,奶奶会摆好牌桌,一家人打打牌,算是消除一个礼拜工作上的不顺心,往往都是打一会就开始聊天,故事一般都围绕着菜价工资公积金之类的,偶尔会冒出来一两个奶奶年轻时候的老故事,我不是段子手,我是老故事的搬运工……
第一个故事,奶奶年轻时候见过黄鼠狼办白事,说实话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真的是不信的,但是奶奶不是那种骗人的人,一个是大家都在闲聊,没必要骗人来找谈资,更何况两个儿媳妇都在……被揭穿多不好意思……而且爷爷从来不苟言笑,爷爷说是真的,那一定是真的,我来给大家复述一下故事。
大家可能不了解,农村办白事和城里不一样,城里一般都是摆好遗像,亲朋好友来了鞠躬随礼金,而农村讲究吹唱,讲究哭丧,富裕人家会搭好戏台子,请一个戏班来唱戏,让全村的人来看戏,来的人越多越有排面,主人家脸上就会填光,主人家通常会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人守灵,披麻戴孝,白布披在身上麻绳系在身后,等出殡的时候死者家长子长孙一脉最小的男丁抱着遗像又在前,后面依次跟着家族里的各辈分的亲戚,等到了墓地,棺材下葬,才算结束。那时候奶奶刚和爷爷结婚不久,太爷爷家有点钱,给爷爷在村子里置办了房,村子里的房子有个特点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也可能地域不同会有差异,我老家每户人家的房子厕所都是在外面好远的,夜里如果起夜,需要用小尿壶,奶奶一般会起的比爷爷早一些,因为爷爷在别的乡教书,奶奶要早起给爷爷做吃的,那是初冬,早晨五六点钟,天还没有亮透,奶奶起床收拾被褥,倒掉夜壶,然后给爷爷做饭吃,拿着夜壶轻手轻脚出了房门,到了小院,闻到一股酸酸的味道,有点像是尿骚味,奶奶没在意,以为是夜壶的味道,可是一推院子的大门奶奶傻眼了,吓得她立马扔掉了夜壶,一下子把门叉上,跑回了爷爷身边,把爷爷摇起来,爷爷还睡眼惺忪,一看奶奶吓得说不出话,赶紧倒了杯热水给奶奶,让奶奶顺顺气慢点说,奶奶也不喝水,吓得一直打颤,半天,奶奶终于和爷爷说了一句:“有黄鼠狼!”爷爷一下子就松了口气,黄鼠狼在农村不算是新鲜东西,现在可能少了,但是在爷爷年轻的时候那东西确实有的是,而且老人把黄鼠狼叫做黄仙,说他们是会法术的,但是不惹他们就没事,爷爷就笑话奶奶,奶奶指着院子的门,:“你快过去看看”爷爷没当回事,出门推开门看了一眼,据奶奶说爷爷当时就愣住了,然后关了门退了回来,说:这事还真邪乎。原来奶奶他们都看到了黄鼠狼出殡,最前面的是几只大黄鼠狼,嘴里叼着木头棍假装是笙和喇叭,紧接着的是一只披着白布的小黄鼠狼,后面跟着几个披麻戴孝的大黄鼠狼,再后面十几只黄鼠狼抬着一块木头板,上面躺着一只毛都退了色的老黄鼠狼,奶奶说那情景真的让人感觉特别妖异,黄鼠狼的动作神态和人一般无二,前面的几个吹吹打打扭着身子,后面的个个神色哀伤,抬板子的几个叽叽喳喳交头接耳,奶奶吓坏了,这哪里是黄鼠狼?这分明就是人的样子,太像了,奶奶说神态动作和人简直一模一样,爷爷也说,自己出去的时候赶上了个队尾,队尾稀稀散散走着几个黄鼠狼,也是排成两排,规规矩矩的走,一看就不像是动物,如果除去那身毛皮,分明就是人。爷爷回屋安抚了奶奶一会,自己做了早饭吃了,把奶奶送去了老太爷老太太家,然后上班去了,奶奶和老太太老太爷讲刚才看见的事,老太爷说西边村子有个老人去世了,前两天刚走了,没准是葬礼上那一套被黄鼠狼学了去,而且当地人有个习俗,葬礼上披麻戴孝的白布之类的丢在墓地里,没准是被黄鼠狼捡了去学着人演了一出戏…
故事结束,有人看再更新……最后为我团长开个香槟,拿影帝!吼吼吼!

坐在高铁上,外面是东北大平原,莫名其妙给人一种特别舒爽的感觉,比在钢筋森林里放眼望去都是高楼的感觉好多了,敞亮~
今天要坐十多个小时的高铁去见女票……异地恋不容易啊~但是还是无比开心滴~
在高铁上给大家更新一波故事,小马扎准备!

讲一个老叔的故事吧,前面提到过,我家和老叔一家走的特别近,一个礼拜有三四天要在奶奶家里吃饭,妈妈在家里做了好吃的也会拿到奶奶家或者叫我叔叔家的弟弟来我家一起吃,现在我在读大学,寒暑假放假回到家里弟弟会来我家陪我住几天,我家到他家直线距离不超过十米,步行下楼上楼再上楼也就五分钟,之所以住的这么近,原因之一就是为了方便一家人互相照顾,奶奶最疼的是我和我叔,老叔因为是工作原因,会出夜班,所以会遇到一些比较邪性的事,好在人没有受到过任何影响,要说真有影响,那应该就是每次老叔讲完自己的故事,奶奶下一顿饭就会买来特别多老叔爱吃的菜叫一家人来一起吃……所以说老叔遇到过的事情特别多,至于真假……我相信是真的……不然那么多好吃的白吃了……
老叔当年读的专科,后来转了本科,爷爷给他安排在铁路系统工作,奶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奶奶以为铁路系统干的都是苦大累的活,而且休息不规律,常年整夜整夜的值班,其实我觉得老叔工作挺好的,铁路系统工资不低,待遇还好,老叔喜欢交朋友,和谁都能聊的来,他们站长让他做了书记一类的工作,写写文案,最近又想让他去一个小站做站长,但是我老叔这个人最大的优点是知足,他没有去,因为去了的话离家太远了,他特别恋家,人家值完夜班一般都在值班室旁边的宿舍睡一睡,天亮了吃个早饭回家,他不行,不管多晚,他得回家,问他为啥,他说自己休息不好,睡觉太挑床。
半夜走夜路不安全,但是我们属于小县城,从老叔的火车站到家里骑车子最多半个小时,当时虽然也买了车,但是他一般不爱开车,除非阴天下雪之类的,否则他一般都是自行车或者电动车。
正直深秋,奶奶怕老叔夜班冷给老叔买了新大衣,老叔值班的时候一夜无事,交完班已经凌晨了(我也不清楚他为啥交班在那个时候,据说他下班的时候曾经一个人去看过花灯,那是后话,如果有人在评论区问花灯的事,我再详细讲),老叔当时交完班就推着自行车出了车站,刚骑出没几步路,好像听见有人叫他,当时他也没多想,就以为自己丢了什么东西在值班室,人家追出来叫他(他平时就丢三落四的……),他赶紧下车子站住,结果一回头谁也没有,一个人都没有,老叔胆子是不大的,但是当时还没有害怕,毕竟一个人走夜路走了那么久,幻听一次谁也不会当回事,他又骑上自行车往前走,走着走着感觉到不对劲了,他发现每骑出去几米后面就有人拽他大衣一下,他以为是衣服卷在轮子里了,就往回抻了一下衣服,可是这种往后拽的感觉一开始还是轻轻的,可后来力气越来越大,本来他就害怕,就想着先回家再说,就算是衣服圈在轮子里了也先不管,可这种力气最后大到可以把他往后拽的挺一下身子,他就忍不住了,下车子开始检查衣服,最可怕的是衣服干干净净,一点脏的模样都没有,别说车链子上的机油,连后衣架上的灰尘都没有,他愣了一下,干脆也不走了,点了一支烟站在车旁边抽了一支烟才继续走,他平时是不抽烟的,但是值夜班会带烟在身上,遇到不好的事情点一支烟,见一下火光就没事了,他接着骑车子果然没事了,他骑的飞快,赶紧进到小区里,我们小区当时有存自行车的地方,但是很少有人用,小城镇民风很淳,很少有丢车子之类的事发生,他本来想着不去存了,直接回家。自行车扔在楼下大半夜也没人偷,可那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拐了个大弯,骑去了那个车棚子,他刚到车棚门口,听见一阵呼隆隆的声音,就像是有人一路小跑跑进了车棚子,车棚子里的声控灯一下子亮了起来,这么一亮,他看见一只黄色的大猫似的的东西进了车棚子,他把自行车锁在车棚子外面,回到了家,他给我们讲这个经历的时候讲的特别紧张刺激,我讲出来就没那个感觉,他说应该是黄鼠狼或者果子狸之类的东西,跟着他一直到了小区里,没有直接回家也许是好事。最后结局就是奶奶请我们一家子出去撮了一顿……
谢谢大家,有人看的话我再更新,欢迎给我留言


还有人看吗?有人看就再讲一些小故事……

更新啦!最新更新!

陆陆续续的还有人看,好久都没有更新了,我在更新一个小故事。小马扎准备!
姥爷爱哄我们一群小孩子玩,没事也给我们讲故经,有一天晚上吃完饭,妈妈和姥姥在收拾桌子,我非要缠着姥爷给我讲一段故经,正好街坊邻居的小伙伴也带着小板凳过来了,于是姥爷让我们规规矩矩坐好,给我们讲了一个黄鼠狼骗酒喝的故事。
人有人言,兽有兽语。姥爷说,动物很多时候也是会互相交流的。但是你听说过黄鼠狼来骗酒喝还和人聊天的吗?我慢慢给你讲。
从前有一家自家酿酒的小作坊,主人家为人和气,十乡八店都爱去他家打酒,一个是因为分量给的足,还有就是酒真的是又香又纯,店主两口子都好说话,有的时候来买酒的人钱不够了赊账也不在意,所以在当地朋友多,生活水平也属于中上游。有一天晚上,男主人看这天色黑了下来,猜着应该没人来打酒了,就出去打算上了门板关门,可出去一看,外面有一个生面孔的人正在两三米外为难,神色犹豫不决,像是有难言之隐。店主一看就明白了,八成是外乡过路的路人,路过酒屋闻见香气酒瘾上来了,兜里钱又不够,自己人生地不熟拉不下脸来,所以不好意思进去赊账喝酒。男主人笑了一下,见他:您打酒啊?我们要打烊了。那人吚吚呜呜:不打……不是不打……不多打,喝多了该回不了家了。店主一看,嘿,这人挺有意思。店主一看他手里也没有打酒的家伙事儿,就说:你先进来吧,打多打少的,你先看看酒。店主当时就已经心想,这人挺有意思,白给他来两口就喝就得了,聊会天也好,一天天的挺闷的,好不容易有个人来陪自己喝两杯解解闷。那个人听到店主叫他,又犹豫了一会才跟着店主进了屋。进了屋那人这闻闻那看看,主人看着觉得有意思就给他从一个大酒罐子里舀了两勺。那人接过小碗,先是尝了一口,然后一饮而尽,喝完了还一直吧嗒嘴。男主人就和媳妇说,让她给准备两碟花生米,自己陪那人喝两杯。女主人也知道自己丈夫爱交朋友,也正因为这样酒店的生意才那么好,所以也就没在意,弄了几碟小菜,收拾好店铺回后屋哄孩子去了。男主人坐下来,客人也随后坐了下来。客人一心注意力都在酒上,主人难免感觉有些尴尬,于是就找起了话头:先生哪的人啊?怎么有些面生?那客人也明显愣了一下,放下手中的酒杯,反问道:那你先说说你是哪里的人?主人笑了,这人可真是有意思,我家就在这里他居然问我是哪里人,于是笑答道:我就是当地的,家住白沙镇大孙庄东街,就这小酒馆后面一条街。那人哦了一声,说道:我住的也不远,苞米地镇老槐树庄树洞街,就离你们大孙庄村头不远。男主人有点不高兴了,他说的地名闻所未闻,还离自己村子那么近,怎么可能,明显在开自己玩笑,于是说到:天不早了,喝完了你就赶紧回去吧,天黑了走路不安全。那人明显不舍的看了一眼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就往门外走。主人一看,这也是个酒痴,赶人家走也有些于心不忍,于是取下了墙上挂着的酒葫芦,给他打了将近一壶酒,让他带回去喝,那人顿时欢欢喜喜,临出门还回头作了一个别别扭扭的揖,主人想,都什么年代了还整这一套,想来这个人也是于都至极的爱酒之人,想着笑了笑,关了大门,打烊回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中午有同村的小孩来打酒,手里拎着两个葫芦,其中一个显然就是昨天送那人的那个葫芦,男主人就问他从哪里拿的,小孩说到:我家苞米地在村头,今天我爹下地,看见村头老槐树树洞里露出半个葫芦,里面一只黄鼠狼正捧着葫芦舔酒喝呢。我爹把葫芦夺了回来,那黄鼠狼飞似的就跑了。我爹认得你家的酒葫芦,让我给你送过来。主人一听,心想:苞米地镇老槐树庄树洞街,正好都对上了。于是嘱咐小孩:你帮我办件事,我帮你把两个葫芦都打满,你爹的葫芦你给你爹带回去,另一个你放回老槐树树洞去,你爹如果问,就说我请我朋友喝的……

哈哈哈,这是个贪酒喝的小黄鼠狼的故事,不那么吓人,挺可爱的我还感觉,还有人看吗?如果有人看的话我继续更新!


2018三月二十四,我回来了,还有人看吗?


更新更新!小马扎已经饥渴难耐了!

其实很多事涉及到亲人很难讲出口,尤其是那些不好的事,就先回避过去不谈,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我老爹讲的故事。

姥姥家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姥爷当初是外村的,姥姥嫁到姥爷家里相当于搬出了自己的村子,我讲的这个故事就是在我姥姥的“娘家”发生的,这个故事是我爸爸告诉我的,我转述给大家。
我们那边的习俗是过完年以后一家子人去别人家拜年,我家的话,一般都是初二先回我的老家,等我爷爷奶奶那边的亲戚走动得差不多了,初四左右再去看望我妈妈家的亲戚,我妈那边的亲戚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回姥姥家的娘家,姥姥娘家人多,爸爸和那几个舅舅关系也都很好,上午去了,中午喝酒吃饭,下午男人打牌女人就坐在一起剥瓜子唠嗑,所以去了以后总会很热闹,小孩子就是喜欢热闹,每次去我就会玩的很开心。那是一年春节过完,按照旧历一大早我爸开车带着我们一家接着姥姥姥爷回姥姥娘家,刚到庄口,发现本来进村的路被村口一家走亲戚的车给挡住了,大过年的我爸寻思也别给人家添乱,找了不常走的一条小土路进村,据说那条小路可有年头了,我爸给我们讲,他小的时候总是十里八村的瞎逛,因为这个村子和我爸的老家隔了一条大河,所以他没事到大河边玩总会往这边望,还真就有一次,被他给看见不得了的东西了…
小孩子好奇心强,也爱听故事,我就缠着他问,到底看见啥东西了,讲故事也不带这么讲的啊,我姥爷讲故事都有头有尾的,你这讲故事怎么讲一半不说了,他就一直笑,也不回我话就专心开车,不一会,开到了一个大转弯,这条小土路紧挨着大河,路比河面高出好多,而恰巧在这个大转弯的位置,小路靠近河的那一面,有一棵特别高大的大树,当时我们开车走过的时候,那棵大树已经枯死好久了,高度大概到成年人胸口的位置还有一道特别大的疤,但是只要你看它一眼,你肯定能够想象的到当年它有多高有多大枝叶有多茂盛。当时我爸说了一句:看这棵树。我扭过头去,一下子就被巨大的树干给迷住了,当时年纪小就知道一个好大的树,现在想起来,那棵树可以把它想象成是一个年老的武士,虽然身上的伤疤让他不能够像以前一样站起来,但是总是有那么一股劲,让他不肯倒下去,语言难以形容,只有看过的人才会被那种破败的雄伟折服。我爸说,当年的故事,就是围绕着那颗大树展开的。
(我的天,我形容不出来那颗树是什么样子,反正就给人很震撼的感觉,虽然已经枯死了,但是还是屹立不倒的那种。。。 )
继续啊咋们,正式故事开始了嗷 ( 'ω' )
我爸当年十岁左右,正好是“半大小子,累死老子”的时候,成天东家串西甲串,实在没地方去就去河边溜达,我老家的那条大河得有几十米宽,水面下面还有暗流,当时孩子们也是皮,家里大人也不管,就任他们四处跑,那年夏天天特别闷,天黑黑的,好像要下雨,却迟迟不肯下,好像在憋着劲,要一股脑全部下下来,爸爸心说去河边洗个澡吧,心里想着就往河边走,过去一看,不得了,可不敢下水了,平日里的水可没有现在这么高,水面要是再上涨,怕是要淹了村子,心里想着,他就沿着河往村头大队里跑,当时我老太爷是大队书记,是家里也是村里的主心骨,我爸当时就是想去村头大队找我老太爷,跑着跑着突然一个大闪电,雨就下下来了,有可能有的朋友没见过我们那里的大暴天,大暴天其实就是大型的雷阵雨,大暴天来的时候你就可以看见远处突然天就变黑了,黑里透着红,一个闪电打下来,雨点就一股脑的全部撒下来了。我爹说,当时就是那种大暴天,他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就感觉河边的水越长越高,像是大海里的波浪似的,一下一下往岸边打,他吓得不行,一边跑一边喊,来人啊,发大水啦。跑着跑着,他就发现,雨一直在下,河边水也往岸边打的很凶,但是不再往上涨了,他借着闪电往对岸一看,了不得,一条大蛇,把自己的身子一圈一圈缠在河边一颗大树上,把自己的头探出好远,在河里喝水呢,我爸说他小时候的大河比现在宽出好多,但是他记得非常清楚,那条大蛇一定不是普通的蟒蛇,不然隔着几十米宽的大河,再加上大暴天视野不好,不可能看的那么清楚。再然后我老爹就跑到大队找了老太爷喊了全村老少爷们去河岸边固堤,忙活大半天,终于把大雨应付过去了,再后来村长还当着全村人的面表扬我爸,我爸和村里人说看见大蛇喝水,村里人竟然没有一个人信,老太爷知道以后捂着我爸嘴不让他说了,可能和当时破处封建迷信破四旧有关系,也有可能是怕毁了人家道行吧。

下面这个图片是去年和老爹去钓鱼的时候拍的…老爹就是沿着这条路跑的,左边就是大河,当时还不是这种路,是小土路…


老爹讲完了故事,我们也差不多到了姥家娘家人家里,我爸喝酒聊天就问我的一个大舅那个树怎么枯死了,树腰上还有倒疤,我大舅就说,早些年村子里修路,想把那个树砍了,可一动手就下雨,一动手就下雨,还不是正常的下雨,总是晴空万里刚要动手突然就下,村里老人说,可能是老树有道行了,也有可能是有仙家护着大树,后来和村长一商量,就没有砍了,再后来,有一家人开大车,夜里回家走的那条小路,结果拐弯拐急了,大车侧翻,本来就要扎在大河里了,却正好倒在树上给挡了回来,按理说就算那棵大树很高大,但是也经不起大挂车狠狠地来一下,就是巧了,还就真给大挂车硬生生的扳回来了,那家人买了黄纸炮仗,去那个大树那里又是放生活鱼又是烧香祭拜,算是感谢那个大树,可大树从那以后就一天不如一天,没两年全部叶子就黄了,又过两年整棵树都干巴了,有的老人就说,大树本来就该有这个劫,也有人说,大树救了人有违天道,断了自己仙路。
故事讲完啦!
那棵大树真的给人很震撼的感觉,如果有机会回去拍照片给大家看,另外这个故事是老爹讲的,大家当成故事看,后续的那一段是老爹和大舅喝多了说的,估计可信度都没有我爸说的故事高,哈哈哈哈,大家随意看看吧,另外大树上面的疤是真的,我还下车摸了摸,老爹也强调好几次不是故事,但我依旧不太信,要是有那么大的蛇,真的刷新我的世界观了,哈哈哈,今天到这里,如果有人看的话我会继续!谢谢大家!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9534.html

标签组:[黄鼠狼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情感推荐文章

情感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