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二月大事件总结

发布时间:2021-04-30 发表于话题:20世纪40年代美国大事件 点击:373 当前位置:黄埔网 > 财经 > 2020二月大事件总结 手机阅读


【前面先唠叨几句,大家伙不感兴趣的话,可以直接跳到正文】

二月大事件总结又拖了好几日。这几天不能复工,媳妇在家,拖着我一起跟她看了一些电视剧。我是很少看电视剧,一个原因是时间少,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的电视剧编剧好的很少,演员表演倒还在其次。桥段编排老套不说,由于资本的原因,开篇几集如果吸引不了投资者,投资很可能就拿不到。所以就出现了很奇葩的剧情,我记得一个编剧说过,投资要想过开篇必见血。所以索性也就一直不看了。
不过这几天跟着媳妇看了两部电视剧,观感还不错。一部是美剧《Billions》。一部是《大江大河》
《billions》编剧是布赖恩·科佩尔曼,大卫·莱维恩,安德鲁·罗斯·索尔金。
其中布赖恩·科佩尔曼,大卫·莱维恩是十三罗汉的编剧,安德鲁·罗斯·索尔金Andrew Ross Sorkin是《大而不倒》的作者。《纽约时报》首席记者及专栏作家。
《大江大河》是根据阿耐的小说《大江东去》改编。因为我没读过原著,所以不对原著说三道四了。我看电视剧或者电影首先看得是逻辑结构,如果这个打动不了我,那就很难让我再看下去。爽片除外:)
这部电视剧能看下去是因为编剧的改编总体来说智商还算在线。不过前几集有两个地方差点导致看不下去,第一是宋运萍、宋运辉姐弟关于上学的问题。首先节奏太慢,就这个事拖了好几集,且伏笔太明显,姐弟必然有一个上不了,让人感觉浪费感情。
第二是宋运萍难产而死,这个从逻辑上来讲,讲不通,死的毫无必要。
看这部剧的时候时常想起吴晓波老师写的《大败局》。这部剧主要通过三个人物的发展轨迹折射出时代巨变带来的人与事的变化,宋运辉代表了国营企业这代人,刻板严谨有原则,雷东富代表了大老粗乡镇企业家,敢闯敢拼思维具有局限性,杨巡代表了个体户群体,精明小利但心地不坏。
乡镇企业家本身具有时代的局限性,党性和商人本身糅合在一个人的身上就非常具有冲突性。如果说宋运萍之死导致大老粗性格与思维局限性不能够得到有效的缓解和控制,那么编剧应该至少有100种方法来体现其合理性。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母子同死。如果说这样一个具有时代典型特征的乡镇企业家人物,会因为妻子的离去就如脱缰的野马,做出所谓的蠢事,继而被时代淘汰,那岂不是又太儿戏?改革开放之初,乡镇企业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一个群体,这样一个人物,本也应该改编的更具有冲突性。
不过毕竟是献礼片,虽然深度不够,也不必深究。
《Billions》则有一种让人眼前一亮的之感。除了故作深沉,假做机锋,不明所以的对话之外,前两季的情节非常紧凑。这应该是唯一没有1.5倍速播放的剧集了。编剧的智商全程在线。
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对冲基金这帮家伙的状态。虽然可能电视剧改编有所夸张。不过毕竟是来源于现实生活,不会无中生有。我本身在广告行业十几年了,原以为做广告的人就已经算是特立独行,神神叨叨,疯疯癫癫,重度中二了。没想到对冲基金的伙计更加变态、变态、变态,手段来的也更加狠辣。所以最后只能归咎于,有钱人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言归正传,3月2日杰克韦尔奇去世了,本来最近在做《小狗钱钱》的读书笔记,但是说实话有点太看不下去了,费舍尔这哥们翻来覆去就那点东西,跟《富爸爸》没啥区别其实。索性直接跳到杰克韦尔奇的一些书籍吧,做完他的读书笔记,再回来做《小狗钱钱》。

在这里感谢一下知乎的【子逸】,问他要了一下从入门到高级的基金定投看书顺序的书籍,最近的打算是把这些书都做一下读书笔记,让自己整体的了解一下投资类的信息。之后可能会整理一些【中国编剧】的一些书籍,算是填充自己的知识结构。再之后会做一些【电影】类的书籍的读书笔记。长远可能还会做一些【中医】、【中国史】、【世界史】、【艺术史】之类的读书笔记,没办法,书读的少只能一点一点补了。如果知友有什么建议或者想看的书,也可以留言或者私信给我。

大事件总结中有一些是我自己的文字,有一些是摘录,总的来说就是给大家图一乐呵。如果有侵权的或者不能转载的文字,请联系我。



【正文】

二月大事件相对一月不算大,不过正如《万历十五年》的黄仁宇先生所讲,万历十五年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大事发生。但是每一件小事,确又折射了时代的变化。

2月13日,湖北省市领导撤换,这一方面显示了民意的结果,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民心所向。背后还有中西方治理的制度利弊之争。即治理长远看是顺民意还是顺民心。

2月3日华尔街日报刊登的辱华新闻,丹麦辱华国旗等。这里又反映了西方媒体利用话语权攻击中国,但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建构却又不足。可能中国现在的国际话语出口还不如俄罗斯的RT(Russia Today)和阿拉伯的半岛电视台,而后者是比肩BBC、CNN的世界三大电视台之一。中国人骨子里还是信奉儒家的谦谦君子,不与小人逞口舌之利的观念。不过想要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师出有名也是有必要的,毕竟在古代出征前,还是要先写一篇讨敌檄文的。

而日本捐赠的物资纸箱上写的诗句就彻底打了中国文化人上下集体的脸了。连我这种老百姓都感觉有种被附带伤害的感觉。从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摸着石头过河”,到九十年代时期,“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再到2000年后的“一切向钱看”。也许现在也到了进行“回头看”的时候了。毕竟邓公说过“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我想,没文化应该也不是社会主义。

民意与民心——我们到底应该迎合民意还是民心?

2020年2月13日。应勇接替蒋超良任湖北省委书记。

王忠林同志任湖北省委委员、常委和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同志不再担任湖北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和武汉市委书记职务。

走马换蒋,关键时刻,还看忠勇

儒家将“天命”和“民心”捆绑在一起,一代代学者不断积累,创建出一整套浩繁的政治学、伦理学理论。

要言之,《尚书•泰誓》中所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可以总概儒家的“民心”诠释之道。

以此来证明天命与民心之间的关联,告诫君王,江山社稷非为个人私产,乃是替天看守,只有得民心,才能得到天命,失去民心则失去天命。

在这样的逻辑下,很合理地推导出“君为轻,社稷次之,民为贵。”(《孟子•尽心下》)这种理念当然不能等同于现代政治理念中的“主权在民”,但将民心、民意,与终极的仲裁者——天,紧密联系在一起,对掌握最高权力的统治者,有着强烈的制约意图。

古代社会,官府公信力产生危机,甚至破产的一个最显著的社会现象就是:流言甚至“谤言”肆虐,而官府陷入了“塔西佗陷阱”(亦即当一个政府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西方人总喜欢用“民主还是专制”的分析范式,并借其推动颜色革命;但我(张维为)主张用“良政还是劣政”来代替。

中国崛起的成功经验表明:不管什么政治制度,最后一定要落实到良政善治、以人为本、励精图治才行。

“得其心,斯得民矣”。中国人讲民意如流水,民心大如天,也就是说民意很重要,但民心是更重要的。

民意它有时候可以反映民心,有时候不能反映民心。

以我们今天这个互联网时代为例,民意可能在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内就发生变化,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每天都有舆情事件。但我们发现很多人都认为要让子弹飞一会儿,因为舆情很快就会反转。

但民心是一个不同的概念,民心是一个相对稳定的东西。

如果用现代政治学的话语来表述的话,我想它指的就是广大人民发自内心的理解和支持,背后是人民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

这种跨长度的历史眼光和整体思维能力,是中华文明的独特产物。

有人认为只有采用西方的政治制度,才能保证国家的长久治安,这完全不符合历史事实。

中国历史上200到300年的朝廷是常见的政权延续时间。而西方文明,坦白说,近代文明也就是过去两三百年,这当中经历多少跌宕起伏。

从无数次的殖民战争,到大规模的奴隶贸易,到灭绝印第安人,从法国大革命到宪章运动,到美国南北战争,到几乎使西方文明毁于一旦的两次世界大战,都说明了这一点。

另外我们还有“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理念,这是对统治者的警示,唯有勤政敬德,才能保持统治的合法性。我想,这就是中国的社会契约论,比法国哲学家卢梭的理念要早2000多年。

中国民心向背的理念,对于西方推动所谓民主化模式是一个巨大挑战。因为中国的这个理念对治国理政水平的要求远远高于西方政治模式对治国理政水平的要求。

“民为邦本,本固邦宁”

“以民为本”“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

“当今之时,万乘之国,行仁政,民亦悦之,如解倒悬也”。



话语权——中国对外输出舆论的急迫性。


1、中国人内在性格对话语权的影响

中国人内在性格其实影响的主要是思维逻辑和办事方式。虽然我们信奉的是马列主义、毛邓思想,但儒家思想还是在隐性的影响着中国人内在的文化内涵。中国人对儒家思想情有独钟,我也特别喜欢儒家思想。说儒家,得从宋代划一刀,宋以前儒生能文能武,文能安邦治天下,武能定国保泰安。宋以后,二程朱熹则把儒家理学上升到一定高度,儒家核心范畴反而缩小,并断章取义,贻害后人。儒生也变得手无缚鸡之力。

儒家核心“仁”与“中庸”到现在为止依然为中国人所崇尚。我认为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但应该随时代而变。

如:儒家讲什么是“仁”?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仁即约束自己,恢复礼数。也是从“我”做起。“我”圣则“他”败矣。

《中庸》也是论语的核心思想之一。

著名哲学史家冯友兰先生说,中国儒家哲学的所有内涵,就是让人成圣的学问。也就是说提升道德智慧的学问。

儒家在道德境界上提出了仁义礼智信等价值观。

那么,如何才能践行这些价值观?

中庸给了答案。

中庸开宗明义,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

不偏不易

不偏之谓中;不易之为庸。

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

中庸之道说白了,就是要理性,不要张狂,要节制,不要放纵,要不偏不倚,不要过犹不及。

这就是中国儒家修身齐家治天下的方法论。

我们都能看到,儒家是修“自己”来破强敌。把自己道德修好了,自然万国来朝。

当然说话也自然不会说的“满”。这是中国人的思想,也是美德。

但是怎么应对歪果仁呢?歪果仁的逻辑是“fxxk you”,不会出现“fxxk your mother”。重点在you上。就是直来直去,看你不顺眼直接跟你对着干,而不会去找别人。

当今,文化大儒应重新解释中国传统文化涵义。建立新儒家文化。进而确立新的文化自信,有自信了,说出去的话也容易让别人信服。

举个例子:“以德报怨”与“以直报怨”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论语·宪问》

论语对“以德报怨”有明确的解释。

有人问,以德报怨,怎么样?孔子说:不怎么样。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呢?应该是以一定的代价回报恶行,以德才能报德。

宋代以后,直接变成以德报德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唾面自干,逆来顺受。这是对老百姓的愚化政策。

时代变了。更何况我们还是以马列主义、毛邓思想作为建国指导的。

至于马列主义、毛邓思想如何与儒释道结合,就看大儒的了。

2、道德绑架

西方惯用民主与专制来评判中国。但我认为西方所谓的民主确实有很大的问题。有疑问的可以去听听张维为和金灿荣的讲座,都是大家。

中国的话语劣势 

有效的话语权, 取决于三个方面: 好的话语(good message), 好的话语人(messenger), 好的平台 (platform)。

而中国在这几方面, 均有劣势。


意识形态受攻击——我们有制度自信,就应该说出去。

首先, 西方以其人权观压中国强调的主权观,发展观,历史观。

美国研究“政治文化”最有建树的Ron Inglehart,多年来一直对文化价值观做全球抽调研究。

其基本结论是,物质生活的状态—— 处于“匮乏”,“追求”,还是“保障” 这三个阶段 —— 决定了一个社会处在什么样的价值观阶段: 前现代、现代、还是后现代。

中国正处于现代化阶段,追求的是强国富民、破旧立新、经济发展、物质进步,价值观也应与之呼应。

西方国家已走过前两个阶段,价值观相应地转为重视个人意志、现代化的代价、保护个人不受国家权利的侵犯,防止发展给人类和环境造成危害,等等。 

然而,西方往往把发展阶段的差距,当成价值观优劣的表现。

并以此站在全球政治、经济、文化和媒介的制高点上,评判他人行为。

因此, 并非中国的价值观在道义上低人一筹, 或是不入主流。

正如马凯硕(新加坡外交学者)常常强调的, 西方八亿人民不能代表世界上其他六十亿人民,不能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当作他们的发言人。也没有资格一张口便“世界舆论” 云云。

广大非西方国家,尚未进入“后现代”社会,因而更认同与他们国家历史和现实更贴近的主权观、发展观、历史观。

马凯硕以 “The West versus the Rest” 来形象地表述这一鸿沟。

他在最近的一本著作里形象地说,早已用上抽水马桶的人感受不到用不上它的人们的尴尬和失尊。

然而,中国在理念、 内容上没有理直气壮地去为自己与国情相符人权观辩护。

相反,国内官方和媒体往往被西方人权观牵着鼻子走, 被动地为中国人权状况辩护。

这方面,我们远不如只有几百万人口的新加坡。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有关“亚洲价值观”的东西方激烈辩论中,新加坡官员成为成为亚洲人权观的代言人,如外交官Kishore Mahbubani, Bilahari Kausikan及前总理李光耀。

他们的文章在美国学界, 媒体, 政策圈里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 也常常成为大学课堂里的教材。

1994年新加坡判处鞭打一位涂鸦的美国年轻人时,大多数美国百姓采取了支持态度。


话语平台——学习一下俄罗斯RT

其次,在国际话语平台方面,中国的资源、渠道、形式都比不过西方一些覆盖全球,全时段的“媒体帝国”。

基于这一点,西方媒体声称只要中国人看不上CNN或听不成 BBC,就没资格批评西方不公正,是没有道理的。

因为平台并不平等。不但是西方的听众,就连西方的大多数记者,也不能像中国大众那样,能听懂外文。我(孙雁)曾参加过《纽约时报》新任首席驻京记者赴京前的一次聚会。我当时很吃惊,一个一点不懂中文,在美国也是区域记者的人,怎么能弄懂并报道辽阔复杂的中国?这种记者报道的中国有多少可信度?

然而,由于他们的雇主占有的显赫平台,他们的报道便成为美国上层了解有关中国消息的重要渠道。

当然,并非有了更多的资源、渠道就一定会有更好的效果。更何况,中国连已有的资源、渠道并没有充分利用。

如美国国会有关中国人权、西藏、新疆方面的听证会上,往往只有反中国一方的证人。我们总是一味地抗议听证内容和国会议案,但对证人安排的不公从未提出过抗议,也未提出要求应有代表中国声音的证人出席。

又如对美国媒体涉及日本,新加坡,印度的负面报道,我都读到过这些国家使馆官员给该媒体写去的反驳或解释。

但我从未在报上看到过中国的反驳信。

这样,相当于是对这些负面报道的默认。一些人也许会说,太多了,反得过来吗。或说,反正写了也不会登。这种主动放弃,是对现成渠道的浪费。

据我接触过的美国电视台反映,他们也往往不是故意在报道上一边倒,只是邀请中方(使领馆)出镜参加讨论时,常常得不到回应。

从世界政治历史的比较来看,有位历史学家叫许倬云,他就认为中国文化代表了追求完美社会的一端,印度文化代表着寻求解脱的一端。西方历史上的主流也主要是寻求超越现实世界的救恩与解脱,一直到西方经历所谓启蒙运动、人本主义思想开始抬头以后,才转而追求现实世界建立完美的社会。

换言之,无论从文化传承来看,还是从源远流长的治国理政的实践来看,中国人对治国理政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所以我们要当仁不让。

我相信对外输出舆论也不是为了放狠话,但是我认为金灿荣先生讲的一个观点是对的,跟美国要下明棋,别下暗棋。因为暗棋敌人不知道你有什么招数或者战术,特别是世界上拥核的大国之间的博弈,容易擦枪走火。

最后送给外国媒体一句话:Mind your own business



送文化下乡——中国文化怎么了?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VS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这标题其实有点问题。中国文化怎么了,也轮不到我来说。就是看到日本物资上有很多的诗句,还挺贴切,我们老百姓也大多感觉人家文化传承的挺好的,这事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所以也把这个放在大事件里来说道说道。


首先了解什么是“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在公元7世纪时,日本有一个长屋王。长屋王生于684年,是日本天武天皇的孙子、高市皇子的长子。长屋王爱好文艺,擅长诗词,对佛法有一定研究。他非常羡慕唐朝发达的文化和佛教,制造了1000领袈裟,派人送给唐朝的僧人们。这些袈裟上绣着四句话:“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

遗憾的是,长屋王没能亲自前来唐朝。729年,长屋王因为遭人陷害,被迫与妻子一起自杀,史称“长屋王之变”。

长屋王流传到唐朝的四句话,被高僧鉴真看到了。鉴真非常感动,对日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733年,日本派遣僧人荣睿、普照随着遣唐使来唐朝。荣睿、普照来到扬州大明寺,诚邀唐朝高僧前往日本传播佛法,传戒授戒。当时,大明寺众僧都沉默无言,没有答应。因为唐朝与日本隔着汪洋大海,在航海技术很不成熟的唐朝,从唐朝前往日本要冒很大的危险。

此时,鉴真站出来,表示“是为法事也,何惜身命”,决定接受日本僧人的邀请,东渡日本。

鉴真高僧东渡日本并不是一帆风顺,前五次均失败告终,有一次被风吹到海南岛,疲竭之时,又染疾病,导致双目失明。终于在第六次的时候,带领40名弟子东渡日本成功。

鉴真在日本受到朝野僧俗的盛大欢迎。日本天皇任命他为“大僧都”,统领日本所有的僧侣。鉴真在日本宣传佛法,传播文化,被日本人民誉为“律宗之祖”“文化之父”。

这一切,都与日本长屋王“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个字有莫大的关系。

怎么样,搞了半天,还是跟咱大唐盛世有关系吧。

我们一般念叨文化输出,都觉得歪果仁不懂文化。净知道中国功夫、中国麻将、左宗棠鸡,不了解四书五经、经史子集。

然而,其实,其他国家的文化输出,好像也都不是啥经典?

比如:

教科书一定吹嘘过印度人《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两部史诗屌炸天,然而有几个人读过?但全世界都吃咖喱,都知道印度人喜欢歌舞片。

教科书一定谈论过英国湖畔派诗人、哲学家培根和休谟,然而有几个人读过?但全世界都看《哈利·波特》,足球迷估计还看英超。

教科书一定谈论过马基雅维利的思想、布鲁内莱斯基的建筑,然而有几个人认得?但全世界都吃披萨和意面;哪怕不拥有,但至少知道法拉利、范思哲和阿玛尼。

教科书一定谈论过高乃伊、笛卡尔与普鲁斯特,法国已经算最擅长文化输出的国家了,然而有几个人读过他们的作品?

但全世界都知道埃菲尔铁塔,知道卢浮宫,知道里面有个《蒙娜·丽莎》。

知道瑞士奶酪和劳力士的,一定多过知道保罗·克利的人。知道瑞典宜家和肉圆的,一定多过知道古斯塔夫二世的人。

能对苏联二战历史如数家珍的,不一定晓得别林斯基和巴赫金。

熟悉韩剧的小姑娘们,对新罗百济渤海的关系就未必熟悉了,甚至不太知道高银这种大诗人。

对日本历史有了解的中国年轻人,有多少不是靠日剧、漫画和游戏入坑的呢?

能报出美国十个以上州名的普通中国人,小一半是靠NBA/NFL/MLB吧?

别说对外文化输出了。中国自己的文化普及呢?

中国人自己,多少人最初知道木华黎、哲别、察合台、耶律洪基、陈永华、郑克塽这几个名字,是靠金庸小说呢?多少人是因为《三国演义》及其周边游戏漫画,才开始读《三国志》的?反正我(张佳伟)知道,有许多年轻人是因为《秦时明月》才认真啃起了《史记》。因为《说岳》和《隋唐》,才会开始看《宋史》和两唐书。

21世纪初,许多历史论坛盛行对陈庆之的赞美:不是他们多爱《南史》,而是读了田中芳树的《奔流》。

有些文化输出和传播,是依靠课本教材。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乐意受教育。

大多数的文化输出和传播,都来自于娱乐内容。比如日本漫画、好莱坞大片、印度歌舞、意大利设计、希腊的旅游海报。

画作可以娱目,音乐可以悦耳,小说电影游戏是精神食粮。

老外喜欢中国功夫,不是因为李小龙们多么大义凛然,多么体现中国精神,而是一代又一代功夫片打得太好看太酷了。

实际上,通俗文化可能不够雅,但生命力确实强过非通俗文化。

1860年代,浮世绘流入法国。法国年轻画家比如莫奈们为首喜欢了浮世绘,喜欢了日本文化。

高雅当然是好事,但文化输出这玩意,仿佛流水:水向低处流啊。

哪位会说了:那为什么唐朝文化输出,可以让其他国家学汉诗呢?

第一,唐当时太强大,大家群起效仿,邯郸学步。其二,在那个时代,高丽新罗人学汉诗,就像我们现在背美国流行乐歌词似的。

诗本身是有娱乐性的,诗生命力最强的时代,一定是其最有娱乐性的阶段。

龙榆生先生有过一个看法:

从周之风雅颂到乐府到唐诗到宋词到元曲,每种艺术题材最流行的时候,都是适合唱的——宋朝人爱柳永,不是因为他的词多高大上,而是因为适合唱啊。

等这种体裁慢慢地不适合唱了,才有另一种更适合唱的方式发展起来。

四大名著最初是小说,消遣娱乐的,而非读来考公务员的。

汤显祖的不朽作品最初是用来演戏的剧本,不是拿来让人受教育的。

哪怕本国的文化要流传下去,都要讲究寓教于乐,何况输出给他国的文化呢?

想想现在世界上流行的文化输出模式,无论日本动漫、美国电影、意大利饮食、英超,都有个特色:

——哪怕我不太懂该国文化,也能喜欢上:这样的东西,才能流传起来。

——文化传输,得先传输,才能考虑文化啊。

——所以好莱坞搞《功夫熊猫》,熊猫萌,功夫帅;先让人坐下来看得进去,才在电影里穿插各色无招胜有招、无欲则刚之类的东方精神。


所以,中国电影,中国漫画,中国动画,中国游戏,中国神话,中国文化,任重而道远。




台湾问题。就不说了。既敏感又不好说。

中医的问题也日后再说,这个话题也太大,查阅相关资料也需要时日。



2月大事件时间表:


2020年1月29日。日本赠送中国口罩等物资。纸箱上书: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被网友戏称:送文化下乡。这件事后续发酵在2月,所以算在2月的事件里了。

2020年2月2日。世卫宣布全球卫生紧急状态

2020年2月2日。武汉火神山医院交付

2020年2月3日:丹麦媒体刊载“五星病毒旗”漫画

2020年2月3日:美国的《华尔街日报》刊登《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

2020年2月3日。日本宣布游轮隔离检疫

2020年2月5日。故宫闭馆防控疫情

2020年2月5日。佩洛西手撕特朗普

2020年2月7日。武汉驰援医护人员破万。中国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医师蒋荣猛近日表示,目前全国有3000多名医务人员感染新冠病毒,至少六人死亡。

2020年2月9日。武汉雷神山医院启用

2020年2月10日。K歌之王宣布裁员

2020年2月10日。部分企业复工。

2月11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向全球发出预警,希望全球高度戒备当前正在肆虐的蝗灾,防止被入侵国家出现粮食危机。

2020年2月13日。应勇接替蒋超良任湖北省委书记。

2020年2月13日 (星期四):英国于1月31日正式脱欧

2020年2月14日。情人节电影档也没了。

2020年2月17日。疫情笼罩下,中小旅游企业或上演生死时速

2月17日,西非、东非和南亚20多个国家受到蝗灾影响,多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2020年2月20日。中医药参与治疗有效率达89%。期间引起民间又一轮民间对中医有效性的讨论。

2020年2月28日。新冠病毒发源地有反转的迹象——来源可能是在美国。


Ref:

张维为

金灿荣

高原河水

马丁·雅克( 英文名: Martin Jacques)

《历史的倒影》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是什么意思?日本为什么要写这8个字?

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孙雁:去妖还人:如何改善中国的国际话语权

中国文化那么好,怎么总是输不出去呢?——张佳玮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4407.html

标签组:[炎黄文化] [儒家] [billions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财经推荐文章

财经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