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中),英文中引用的,笔者能">

帝国残阳:武藏号战列舰的覆灭

发布时间:2022-08-02 发表于话题:武藏号 点击: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综合 > 海军 > 帝国残阳:武藏号战列舰的覆灭 手机阅读

图零:原书封面。全书对大和级战列舰的设计开发,火炮性能诸元,火控系统,舰桥结构,服役战史等有详实的介绍,并列出了丰富的参考资料清单。

战役计划,训练与预警

军令部预计美军会在1944年11月中旬在菲律宾发动进攻,因此在1944年7月21日下达了对应的作战部署 (IGHQ*[注1] Directive #431,大本营第431号令)。7月26日,军令部又通过大本营第453号令补充了具体的对应计划:根据美军具体行动计划的不同而分别列出的捷 (Sho) 1—4号作战。其中,捷一号作战将在美军直接攻击菲律宾群岛时发动。对此,联合舰队在8月1日通过联合舰队第83号令 (CFOpOrd #83)确认了捷号作战的内容*[注2]。

预定参加捷一号作战的主力部队*[注3]被称为第一游击部队 (First Diversion Attack Force = 1st YB), 由以下部分构成:

(1)第一部队,由栗田健男海军中将指挥。栗田健男担任第二舰队(第一夜战部队)的司令长官。

(2)第二部队,由铃木义尾海军中将指挥。铃木义尾担任第三战队(第二夜战部队)的指挥官。

(3)第三部队,由西村祥治海军中将指挥。西村祥治担任第二战队(第三夜战部队)的指挥官*[注4]。

武藏号战列舰被编入栗田健男麾下第一夜战部队的第一战队。第一夜战部队由以下部分构成:

(1)第一战队:战列舰 - 大和,武藏,长门

(2)第四战队:重巡洋舰 - 爱宕,高雄,鳥海,摩耶

(3)第二驱逐战队:轻巡洋舰 - 能代;驱逐舰 - 冲波,长波,岸波,滨波,藤波,早霜,秋霜,朝霜,岛风*[注5]

图一:采用第一警戒航行序列的第一游击部队。先行的第一部队采用Y22 警戒航行序列,第二部队则采用Y19 警戒航行序列。两部队间隔6千米。源:戦史叢書

包括武藏号在内,整个第二舰队从七月份就开始在新加坡南部的Lingga驻地(リンガ泊地)进行战斗训练,作为对捷号作战的准备。与此同时,各战舰也加快了电探设备的改装。

1944年10月17日,美军先锋一部在莱特湾附近的Suluan岛登陆。0800时,日军观察哨向联合舰队指挥部报告了“包含战列舰在内的美军部队的接近”。0809时,联合舰队司令部宣布捷一号作战正式发动。该命令于18日正式执行。

第一游击部队出击

18日0010时,栗田舰队从Lingga驻地出发。20日1200时,舰队进入汶莱湾加油并补给。21日,联合舰队司令部要求第一游击部队穿越圣布那迪诺海峡(San Bernardino Strait),力图在25日清晨抵达独鲁万(Tacloban),摧毁美军的登陆部队。第一,第二夜战部队接到命令,准备取道巴拉望岛(Palawan Island)以西,向北进军。这条路线遭受潜水艇部队攻击的风险最大。

图二:1944年10月21日在汶莱港内的武藏号战列舰,最上号重巡洋舰(紧挨武藏号),鳥海号重巡洋舰(右侧)以及大和号战列舰。源:作者藏品

图三:1944年10月21日在汶莱港内的武藏号战列舰,最上号重巡洋舰以及山城号战列舰。源:作者藏品

第一,第二夜战部队在紧张的加油作业之后,于22日0805时离开汶莱港。出港后,舰队航速维持在18节,并进行Z字形机动以规避可能出现的潜艇攻击。在日落之后,舰队停止了Z字形机动,航速也下降到16节。此时舰队按直线航向巴拉望岛。

23日0455时,舰队再次提速到18节并重新开始Z字形机动。然而,这样的努力是徒劳的 - 由于清晨时分美军潜艇部队的鱼雷攻击,舰队损失了爱宕与摩耶两艘重巡洋舰。两艘重巡洋舰沉没后,武藏号搭载了幸存的摩耶号乘员。在美军的攻击中,高雄号重巡洋舰也被命中两发鱼雷(她两艘沉没的姊妹舰各自被命中了4发),失去机动能力。

攻击发动的当时,舰队司令长官栗田健男正坐镇于旗舰爱宕号。爱宕号沉没后,他被驱逐舰岸波救起。1630时,第二舰队的将旗转移到了战列舰大和号上。

图四:1944年10月22日武藏号从汶莱港出发(0830时-0900时)。源:作者藏品

图五:1944年10月22-23日间第一游击部队的行进轨迹。USS Darter以及USS Dace在巴拉望通路中的鱼雷攻击点已用虚线圈出。0656时,重巡爱宕与重巡摩耶沉没;重巡高雄大破。源:戦史叢書

图六:10月23日爱宕号沉没时第一部队之队形。瞬时航向与基准航向相差25度。与第二部队距离6千米。源:戦史叢書

24日,栗田舰队沿闵多罗岛(Mindoro Island)行进,并进入了锡布沿海域(Sibuyan Sea)。由于舰队位置已经暴露,为了应对可能来袭的美军航空攻击队,0747时,栗田命令舰队进入防空阵型(圆环阵)。第一游击部队此时已进入美军航母的的攻击范围之内,并随时可能遭到攻击;与此相对的是,日军没有任何海军航空队或者路基航空队提供空中掩护*[注6]。


美军的连续空袭

根据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局战史部出版的,以及第56卷记载,在接下来的航空攻击中,武藏号一共遭受了总数161架飞机发动的五波攻击*[注7]。另一方面,根据美方记载,所有航母一共只发动了四次攻击。

武藏号一共被命中鱼雷20发(其中2发为哑弹),航空炸弹17发,以及近失弹18(+?)发。战舰本体在最后一波攻击结束后约四小时后沉没*[注8]。

以下对于各波攻击的记述主要基于。这是目前仅存的描述武藏号沉没过程,以及炸弹/鱼雷攻击造成的具体舰体损伤的官方文献。另一方面,第56卷则是攻击波次数,攻击次数,弹药消耗以及人员损失的主要参考资料。(后者没有包含在S-06-2报告中,但其记录的航空攻击次数与相应损伤也与官方战史基本一致)在缺乏文献记载与目击人口述的情况下,这是(笔者)认为尽可能准确可靠的资料来源。

图七:处于圆环防空阵型的第一游击部队。以大和号为中心的Y 25阵型(上)以及以金刚号为中心的B 3 阵型(下)。两部之间相距12千米。源:戦史叢書 ,

图八:1944年10月24日,航行中的大和号战列舰,武藏号战列舰,长门号战列舰以及羽黑号重巡洋舰。源:作者藏品

稍微有点关系的豆知识:左舷 = Port;右舷 = Startboard;舰艏 = Bow;舰艉 = Stern

第一攻击波(1029时-1040时)

第一波攻击由美军轰炸机与鱼雷机在1029时至1040时之间进行。轰炸机在一号主炮塔顶部(F70*[注9])命中一发,但因为炸弹威力较小没有造成实际损伤。然而,武藏号却遭到了数枚近失弹的直接冲击,分别在左舷的F25,F145处与右舷的F20,F145处。弹片穿透船体装甲,在舰首隔水舱开出了几个洞窟。海水开始从这些洞中涌入 - 特别是F20附近的几个小型隔舱被完全淹没。这是一个重要的细节 - 舰首隔水舱的进水从第一次航空攻击就已经开始了

一枚鱼雷经由11号锅炉室,命中了右舷的F130处。另外两发鱼雷则从右舷到左舷,从舰底靠近F140与F150处的部分擦身而过。由于鱼雷爆炸的冲击,7号与11号锅炉室侧面纵隔舱的铆钉发生松动,并发生了小型水没。与此同时,舰桥上方前主炮塔的照准装置也发生了故障

经过美军这一波航空攻击,武藏号多处被命中部位开始进水,船体向右舷倾斜了约5.5°。此时的武藏号已经发生了相当严重的进水。通过灌注扶正浸水(Counter-flooding),船体倾斜首先被矫正到3°,之后进一步被矫正到1°*[注10]。

第二攻击波(1207时-1215时)

在经受第一次航空攻击后,栗田下令改变编队阵型,并于1053时开始Z字型运动。1个多小时之后,美军的第二波航空攻击队到达,开始了对两大佬(The Big Two = 大和号,武藏号)的集中攻击。在这一波攻击中,大和号奇迹般地规避了所有的炸弹和鱼雷,但姊妹舰武藏号则遭受了进一步的损伤。在8分钟内,她被命中了2枚炸弹与3枚鱼雷(全部集中在左舷),同时也受到了5发近失弹的波及。

第一发炸弹命中了前甲板左舷F15处的横梁。炸弹穿透甲板,并进一步穿透了左舷水线上船体的一部。由于此枚炸弹为不发弹,其对船员室造成的损伤可以忽略不计。仅有水线上部的船体遭到穿透,因此没有进水发生。

第二发炸弹命中了左舷4号高射炮塔前方的F138处。在爆炸之前,炸弹穿透了最上层以及上层装甲板,最后到达了中央装甲板10号船员室附近。爆炸造成的损伤远超意料。火灾发生并蔓延 - 火焰很快到达了左舷内部的第2动力(引擎)室*[注11],同时也波及了第11,12号锅炉室,毁坏了其中的蒸汽输送管线。由于第2动力室中充满了蒸汽,所有人员被要求撤离,此动力室也被永久性地放弃。从此时开始,武藏号仅由三轴驱动提供动力

为了给武藏号提速从而跟上编队(编队速度因为遭到航空攻击已经下调),工程师对转速进行了提升。

来自5发近失弹(右舷4发,落点在F50与F60处之间;左舷1发,落点在F70。所有近失弹均位于装甲保护的关键区域之外)的弹片穿透了外船体,造成了小规模的进水。这些进水进一步加剧了船体的倾斜。

第一发鱼雷命中了1号主炮塔附近的F80处;第二发:左舷前甲板靠近舷外锅炉室的F145处;第三发:左舷前甲板附近,舷外动力室与2号水力机关室交界处*[注12]。动力室发生了小规模的进水,水力机关室则被完全淹没。

经过此次攻击,武藏号舰体的倾斜从向右舷1°变为向左舷5°。经过灌注扶正浸水矫正为向左舷倾斜1°。由于舰首的持续进水,吃水差从向后1米变为向前1米

图⑨:武藏号在第一,第二攻击波中所遭受的炸弹/鱼雷攻击示意图。由上至下分别是:武藏号结构示意图;鱼雷攻击情况;炸弹攻击情况。黑色标识代表第一次攻击,白色标识代表第二次攻击。源:戦史叢書

图十:1944年10月24日规避机动中的武藏号。源:作者藏品

图十一:1944年10月24日剧烈机动中的武藏号战列舰与冲波号驱逐舰。源:作者藏品

第三攻击波(1331时-1350时)

在第二波航空攻击后,第一游击部队终于在1218时进入了锡布沿海域。此时整个编队的航速为18节(比起正常的战斗速度有所下调),行进方位角为东偏南60度。约30分后,电探设备发现了接近中的美军第三攻击波,栗田下令编队提速至24节。顾虑到仅由三轴驱动的武藏号,提速命令很快被修正为22节。尽管如此,武藏号由于机关故障被迫减速,并渐渐被编队甩在后面。

美军的第三次航空攻击在日军记录中被分为两部分,在时间上互相紧接。在攻击中,武藏号被命中4枚炸弹,至少3发近失弹,并被5枚鱼雷攻击损伤(其中一枚鱼雷的攻击记录非常可疑)。另有3枚鱼雷从舰底通过。在第三攻击波结束之后,武藏号的舰首下沉到了中部甲板线附近,航速降低到16节。整体损伤十分严重。

第三攻击波 - 第一次攻击

两发近失弹波及了F180处,造成轻微损伤。其中一发近失弹的弹片毁坏了舰尾的水上飞机发射道。

一发鱼雷命中了右舷装甲保护处前方的F60区。数个大型储藏室遭到淹没,声呐室也遭到摧毁。前部医疗室因此充满了二氧化碳,许多乘员因此中毒。

舰首的吃水差增加到2米左右。

第三攻击波 - 第二次攻击

四枚炸弹分别命中:左舷F45处(靠近舷梯);左舷F65处;左舷F70处;右舷F135处(靠近厨房)。第一枚炸弹在穿透了3层甲板后在乘员室爆炸,但并没有引发火灾,造成的损伤也比较轻微。第二枚炸弹在穿透2层甲板后爆炸,造成与第一枚类似的轻微损伤。第三枚炸弹在斜面装甲舱壁前方爆炸,造成的损伤可以忽略不计。第四枚炸弹摧毁了厨房,同时也摧毁了附近的数座25-mm机枪炮塔。幸运的是,这些攻击对附近的船体结构伤害都非常轻微,也没有造成火灾或进水。

鱼雷攻击的情况则完全不同。

鱼雷从左右两舷命中了F70处,造成了数个储藏室的大量进水。这些鱼雷造成的损伤与先前的鱼雷在右舷F60处的损伤相配合,几乎使舰船前部到中部甲板的部分被完全淹没(从F54处到装甲舰桥的横隔舱壁)。舰首的吃水差进一步增加到4米。命中右舷F138处的鱼雷攻击使得右舷水力机关室被瞬间淹没。由损管部门在第一攻击波后构筑的临时工事被摧毁,附近的电缆也同时遭到损害。第四枚鱼雷命中部位的记述有差异(右舷F110处或F130处)。

(盟军调查队认为F110处的鱼雷命中是不可能的,因为附近的锅炉室没有进水,由此造成的吃水差增加也过小。另一方面,日方则不加判断地接受了F110的记述)

此次攻击之后,武藏号舰体的倾斜由向左1°变为向右2°。经过灌注扶正浸水后,倾斜被矫正至向右1°,但此时几乎所有的水密室都已被用来矫正倾斜。

舰体(左右)倾斜并没有带来严重的航行问题,但早先开始舰首进水却越来越致命。武藏号向舰首倾斜,航速下降至16节,并逐渐脱离编队。

图十二:武藏号在第三攻击波中所遭受的炸弹/鱼雷攻击示意图。由上至下分别是:武藏号结构示意图;鱼雷攻击情况;炸弹攻击情况。黑色标识代表之前所受攻击,白色标识代表第三次攻击。源:戦史叢書

图十三:1944年10月24日,在锡布沿海域中的武藏号战列舰与清霜号驱逐舰。

第四攻击波(1426时-1440时)

美军第四次航空攻击由20架俯冲轰炸机(SB2C)与鱼雷轰炸机(TBF)发动。奇迹般地,这次攻击没有对武藏号造成任何损伤。甚至连近失弹都没有出现。

此时,武藏号已经落后于第一游击部队的主力编队,没有任何舰船对她进行保护。当美军攻击队离开时,武藏号处于第二舰队的左侧。武藏号与主力部队的距离进一步拉大 - 此时利根号重巡洋舰接近武藏号,试图对其进行协助。栗田健男中将命令武藏号在清霜号驱逐舰的护卫下籍由圣荷西(San Jose)返回马尼拉(Manila)。

第五攻击波(1515时-1530时)

美军第五次航空攻击大多数的飞机都将火力集中在已经严重受损的武藏号小编队上:大破的武藏号,重巡洋舰利根号以及驱逐舰清霜号。这是最恶毒的一次攻击 - 武藏号在数分钟内被命中了10枚炸弹,11枚鱼雷(其中两枚为哑弹)。其中以鱼雷攻击最为致命。

炸弹攻击

一枚炸弹首先命中了舰桥顶部的防空指挥塔,穿透甲板,最终在舰桥上层爆炸。这对指挥所以及整个舰桥造成了巨大的损害。航海长,防空指挥官以及其他5名高级军官都在这次攻击中阵亡。包括指挥官猪口敏平少将在内的数名高级军官也因为爆炸而负伤*[注13]。

三枚炸弹分别命中了左舷F105,F115处,以及F120的横梁。它们都在最上层甲板爆炸。2号和4号25-mm单管机枪炮塔被摧毁。2号三管机枪炮塔(带炮盾),1号通讯室,电话室以及情报中心也都在爆炸中被严重损毁。

两枚紧挨的炸弹命中了右舷的F115处,并在命中最上层甲板的瞬间爆炸。1号和3号25-mm单管机枪炮塔被摧毁。1号三管机枪炮塔(带炮盾)也被摧毁。7号锅炉室的墙壁遭到损坏。这次攻击对船体上层建筑造成了严重的冲击。

一枚炸弹命中中线的F127处的横梁,在防空人员待机室内爆炸。爆炸摧毁了待机室,以及防空甲板的前部。

一枚炸弹命中右舷F75处附近,摧毁了军官会议室,并在最上层甲板F70与F95处之间的侧面开出了半径2m左右的大洞。

另一枚炸弹在报告中被描述为“在一号主炮塔的顶部爆炸”,但并没有对炮塔或船体造成任何损伤。

一枚炸弹在左舷最上层甲板F62处附近爆炸 - 几乎与第三攻击波中对最上层甲板造成的损伤部位相同。这次攻击加剧了左舷最上层甲板结构的崩坏。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没有任何炸弹成功穿透装甲保护区。也没有在保护区之下造成任何损害。水线以上的船体损害也非常轻微。虽然某些部分的上层建筑几乎完全被摧毁,这样的损伤对武藏号这样的大型战舰来说并不是致命的*[注14]。

鱼雷攻击

5枚鱼雷分别命中:左舷F40,F60,F75处附近;右舷F80,F105处附近。鱼雷攻击在这些已经严重受损的区域造成了剧烈的爆炸。舰船前部的进水进一步加深,舰首进一步下沉。在这些鱼雷攻击之中,命中F75处附近的一发冲击了一号主炮塔的弹药库,使得弹药库的最下两层被海水淹没。命中F105处附近的攻击则在高射炮弹药库爆炸,使得弹药库(共两层)全部进水淹没。

一枚鱼雷命中左舷F125处并爆炸,在8号锅炉室的外墙开出一个大洞,并使锅炉室被瞬间淹没。邻近的12号锅炉室则被缓慢淹没。

三枚鱼雷命中左舷F140处附近,但其中只有一枚爆炸,导致下层装甲的压力上升。两枚不发弹的的弹头则穿透进入了左舷的25-mm机枪弹药库,造成了弹药库的进水。

一枚鱼雷命中左舷F145处附近,使得舷外4号动力室在4分钟之内被完全淹没。此动力室的外壁已经在第二攻击波中受损,现在进一步被完全摧毁。除此之外,2号动力室水泵的底部也遭到损坏,并开始进水。在这次攻击之后,武藏号仅由双轴驱动提供动力*[注15]。

一枚鱼雷在左舷F165处附近爆炸,并导致3号主炮塔弹药库的进水。弹药库通气管道被摧毁,弹药输送员需要在水线没过膝盖的情况下工作。

(鲜血的)结末

在第五攻击波之后,武藏号向左舷倾斜约10°。通过最后的灌注扶正浸水,倾斜矫正到约6°。舰体前倾的状况尤为严重 - 水面以上的舰体部分已经从6m急剧缩减至2m,正继续下沉。海水不停冲击前部甲板,战舰的航速下降至6节(已经不足以进行转向)。尚处于工作状态的动力系统只剩下右舷的2座动力室以及7座锅炉室。

为了对愈加严重的舰体侧倾和前倾进行控制,舰长下令对右舷后部的大型储藏室进行灌水。然而灌水的尝试却失败了。原因包括:缺乏水泵;损管系统彻底失效等。

1539时,第一游击部队转向并经过了武藏号。宇垣纏中将在日记中记录了武藏号的惨状(p.490):"...我们经过了状况凄惨的武藏号。所有可用的部分都已经用于扶正浸水,但她仍然向左舷倾斜了10°。尽管(我们)还能看到舰首的水上菊花,舰首的大部分已经沉入水中,仅有前部炮塔前方的露天甲板刚刚露出水面..."

图十四:1944年10月24日1800时左右,由磯風号驱逐舰鱼雷长拍摄的武藏号。源:作者藏品

意识到武藏已经遭到致命损伤,不可能返回圣荷西的宇垣纏,以第一战队指挥官的身份对武藏号发出信号,命令其前往附近浅滩进行搁浅,同时进行舰船的维修。但武藏号已经无法航行。损管人员对全舰的损伤进行了清点,并再次进行了矫正倾斜的尝试。侧倾和前倾如此严重,以至于损管人员不得不将舰内重物尽量移往右舷,并将左舷船锚放下

即使如此,侧倾仍然持续恶化。最后,损管人员决定对右舷的乘员居住区进行灌水。至此为止,所有可能的反倾斜措施均已实施,但武藏号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另一方面,由于宇垣纏的命令,武藏号开始进行驱逐舰拖拽的准备,但准备进行到一半即告终止。

与此同时,栗田健男中将接到联合舰队司令部"前进!"的死命令,主力舰队再次转向,并在第二次途径武藏号。1800时,注意到武藏号没有任何移动的宇垣纏对舰长进行询问:"武藏号是否可以自行移动?"

15分钟后,武藏号通过信号回应:"仅有右舷部分动力尚存。操舵机构仍然可以工作。"这是来自武藏号指挥官最后的通讯。

包括姊妹舰大和号和利根号重巡洋舰(到目前为止一直在护卫武藏号)在内的主力舰队转向东方,开始突入莱特湾。只有清霜号驱逐舰仍留在武藏号近旁。

武藏号的战斗报告记录了她的最后时刻:不成功的侧倾矫正,不断加深的舰首下沉,以及对弃舰的准备:

"...左倾再次增加到10°,3,7及11号锅炉室因此遭到淹没。左倾继续加重至12°(仍在继续)...在确认舰首仍在继续下沉后,下达了全员弃舰的命令...降旗...左倾加重至30°,全员弃舰...在两次连续的爆炸之后,左倾速度继续加快,武藏号开始倾覆。1935时,武藏号沉没。"

包括指挥官猪口敏平少将在内的1,023人失踪或死亡。

武藏号战列舰沉没于北纬13度07分,东经122度32分,800米深的海底。

(正文完)

图十五:武藏号在五次攻击波中的被弹情况。源:


注释

*注1:IGHQ = Imperial General Head, 大本営

*注2:本文的主要参考信息来自 (Senshi Sosho, 又称公刊戦史)第56卷中“菲律宾之战”第二部分。作者已从日本海军自卫队战史研究所取得了使用相关数据与图表的许可。

*注3:(译者注)此处的“主力部队”是原作者根据实际战况作出的描述。在日军自身的战斗通讯中,将小泽治三郎中将指挥的北方部队(诱敌部队)称为“主力部队”。

*注4:在10月21日的联合舰队第367号令之后,第一游击部队被置于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的直接指挥之下。在此之前,第一游击部队由小泽治三郎中将指挥。

*注5:这里只给出了与武藏号战斗行动有关部队的编成情况。

*注6:此时,日军仅存的机动部队(第三舰队),搭载着数量非常有限的飞机,正从濑户内海出发并航向南边。它们是作为"诱饵部队"出发的,目的是吸引美军特混编队的主力,为第一游击部队的行动制造空间。而菲律宾的路基航空部队则在全力搜索美军航母并伺机发动神风攻击。宇垣纏中将多次要求航空队为第一游击部队进行空中掩护,但均被驳回或无视。

*注7:第一卷将攻击波分为六波,但事实上与的“五波”版本一致。“五波”版本中的3/1与3/2两次攻击在“六波”版本中被分开为单独的两次攻击。

*注8:在日方不同版本的记述中,对于航空炸弹命中的数量与位置基本一致。然而,在鱼雷命中情况方面有着较大的差异。比如,武藏号沉没后搜救工作的负责人:加藤健吉(Kato Kenkichi),报告了23处鱼雷攻击。在战斗过程中身处观察哨的通讯员细谷四郎(Hosoya Shiro),则报告有25发命中左舷的以及5发命中右舷的鱼雷攻击。然而,(如果真的有)25发以上的单侧鱼雷命中,武藏号应该会比记载的时间沉没得更快(对比其姊妹舰大和号的情况而言)。因此,此处所述的战斗记录并不是十分可靠。另一方面,与官方记录不同,细谷也声称:武藏号直到第四波航空攻击开始时才发射三式燒霰彈攻击美军机群(而不是第二波攻击),因为炮术长官根据早前“武藏号在突入莱特湾之前不得发射主炮”的命令而拒绝开火。

*注9:Frame 70。此后出现相同表述方式不再注释。

*注10:宇垣纏中将在私人日记中记录:"我当时认为(武藏号的状况)并不会(因为此次攻击)很糟糕。乘员也认为这次的攻击只是"(p.489)

*注11:这次攻击之后,舰上负责动力控制的首席工程师从左舷的2号动力室转移到了右舷。

*注12:宇垣纏中将在私人日记中记录了这次鱼雷攻击的情况,但他却忽略了炸弹攻击的情况。对第一攻击波的记录也是如此。在之后的几波航空攻击中,他也仅仅"提到"炸弹的攻击,而只对鱼雷攻击进行了详细的计数。

*注13:在S-06-2报告中此次攻击被标记为“命中舰体中线的F120处”。

*注14:(译者注)In terms of sinking the ship. 这些损伤(对于武藏号而言)并不会导致战舰沉没。

*注15:此次攻击在报告中被判定为"确切命中"。与此相对的,第二攻击波中对相同部位的攻击报告却因为"机关长没有检测到内部损坏或进水"而被否定。美军调查队对于"确切命中"的判定标准是命中的深度以及是否造成后续进水,并假设没有鱼雷会在浅于1.20m的深度攻击(1943年12月命中大和号的潜艇鱼雷就是在这个深度攻击的)。调查队认为,"除了哑弹之外的鱼雷都应该造成某种程度的进水"(p.21)。笔者认为调查队采用的标准并不科学,因此取信日本方面的记载。

坑:也许会增加各种数据汇总表格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29789.html

标签组:[美军] [武器] [海军] [战列舰] [日本海军战列舰] [炸弹] [武藏] [游击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综合推荐文章

综合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