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接触】来自马克艾罗伊夫人的信件

发布时间:2022-08-05 发表于话题:外星人艾罗 点击: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社会 > 【外星人接触】来自马克艾罗伊夫人的信件 手机阅读

亲爱的劳伦斯先生,

现在我正在使用退伍后购买的一台“Underwood”牌手工打字机给您写信,不知何故,这种书写方式与信中内容的主旨,以及你将看到的被附文档资料似乎有些相称。

记得在8年前与您有过一次交谈,在那次简短的电话交流中,您希望我可以对您撰写的《The Oz Factors》一书收集的材料有所帮助,因为您猜测我有可能了解一些有关地外生命影响地球历史事情,可能对您在这方面的调查会有所帮助。可是当时我却回应说,我没有任何可以同您分享的任何信息。

在那之后,我读完了你写的书,内容十分引人入胜。我认为您显然是一位做足了“功课”并且应该会理解我个人经历的人。记得您在电话中引用过一位老哲人的话“伴随着崇高的权力而来的,是重大的责任。”这些话一直以来对我都是一种暗示。虽然我并不认为我有什么相关的权力去给您邮寄这些附带的文件资料,但是您的确让我感到了自己的责任所在。

不仅仅因为我对您的认可,也由于种种的原因,我重新审视了我所处的位置,我的确至少对于自己是负有责任的。我不可能向你讲述从1947年以来,我在个人炼狱中忍受着道德标准的摇摆不定和心灵深处的矛盾挣扎。在余下的“来生”里,我不想再玩那种“或许我应该或不应该”的游戏了。

迄今为止,为了压制和消灭那些泄露我所协助保管的真实信息的可能性,在这个圈子中已经有许多人被杀害了。世界上只有极少数人曾经看到或听说过我所保留了六十年的秘密。

我想现在是时候将我所掌握的秘密信息,转交给一个可以理解它用途的人了。虽然这个保密信息曾被认为事关“国家安全”被贴上了“顶级机密”的“标签”,可我还是认为让这些知识服务于公众,比保护这些信息的好处更多。

此外,我已经83岁了。我已经决定使用一种自我执行的无痛安乐死方式,离开这个对我来说经久耐用的身体。我还有不到一个月活在人世的时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恐惧或失去的了。


我们政府的现状已经成了“保护人民”免于接受对这类事件认知的行政机构。而事实上,由无知与保密的行为所提供的唯一“保护措施”,是为了隐藏那些私人的议程,已到达继续保有奴役他人权利的目的。而且通过这样的做法,使用迷信和麻痹的手段,可以使每一个刚刚觉察到这些的反对者和拥护者们放下防备。

因此,面对这样一桩曾使我向每个人(包括我的家人)隐瞒和保密的重要事件,这一次我将自己保留的原始文档和唯一现存的个人笔记资料放进了邮寄包裹中。同时,我也附带了当时由速记员转录与外星人会见访谈内容的打印副本,稿件包含了我与外星飞碟驾驶员从头到尾每一次会见的访谈内容记录。我没有任何关于这次访谈的现场录音资料,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我秘密地保留这些官方专访的记录副本。

现在,我将这些文件资料委托给你,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以任何你觉得合适的形式,向全世界告知里面传达的信息。如果可以的话,不要让这一事件危及到你的生活或健康问题是我唯一的请求。



这个信息(罗斯威尔事件)已经被许多人质疑很久了,包括一直来自于主流媒体、学术界和“军事-工业复合体”方面的不断否认。

正如你所了解的那样,在1947年7月,罗斯威尔军用基地的军方组织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这样一则消息:基地的第509空军轰炸大队,在新墨西哥州一个靠近罗斯威尔的农场,收获了一架坠毁的“飞碟”。这一事件引起了媒体的强烈关注。

就在同一天晚些的时候,第8空军司令又发表声明说,最初参与现场残骸复原任务的“Jesse Marcel”少校,仅仅收复了一个气象气球的残余碎片。自那以后,这起事件的真实情况就已经被美国政府隐瞒了。

你可能不知道我曾应征参军,进入了美国女子空军部队的医务组,当时的编制属于美国陆军的一部分。在罗斯威尔事件发生的那段时期,我在第509空军轰炸大队任飞行护士。

当坠毁事件的消息传到基地时,我被委派随同反情报官员凯维特先生来到事故现场,针对飞行器驾驶员和生还者的任何需求,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将实施紧急的医疗协助。因此,我亲眼目睹了一架外星飞行器失事的现场,包括几名已经死亡的外星飞行器上的成员。

我到达现场后得知其中有一个外星飞船的成员幸免遇难,而且还处于清醒状态,并没有受伤。这个意识清醒的外星人相貌与其他遇难的同类相似,但并不是完全相同。

当时在场的工作人员中没有人可以与这个外星幸存者交流,因为“她”既不使用口语,也不会识别任何符号。然而,就在我给这位“患者”检查伤情的时候,我立即察觉并领悟到这个外星生命正在试图与我交流,“她”使用的是一种由心理直接产生的“意念的画面”或者“心灵感应的思想”。

我立刻把这个现象汇报给了凯维特先生。由于当时在场的没有其他人可以接收到这些“思想”,而且这个外星人似乎愿意与我进行交流,于是,经过与一位高级军官的简短商议之后,决定由我参与陪同这个外星人返回驻军基地。

做出这个决定的部分原因是我是一名护士,可以参与外星人身体护理方面需要的工作,同时我的角色也是一个不具威胁性的通讯员和同伴。毕竟,我是当时在场的唯一女性,而且没有配备武器。从那之后,我被固定指派以“同伴”的身份去招待那个外星人。

我的职责是去会见并访问这个外星人,然后根据实际情况做出一份完善的审查报告,向指挥部当局汇报。后来,一些军方和非军方的工作人员向我提供了一份详细的问卷,由我将问卷中的问题“翻译”给这个外星人,然后针对每一个回答进行记录。

无论这个外星人是在医疗测试的过程期间,还是在“她”遭受的来自众多政府机构的其它调查活动期间,一直都有我在场陪同。

由于受到这个非同寻常的任务委派,为了增加我的安全(保密)级别,我还因此被提升了军衔,成了高级军士长,我的津贴也从原来的54美元/月上涨到138美元/月。从1947年7月7日起,一直到8月份这个外星人“死亡”或与“身体”分离的那一刻,我执行了这些特殊委派的任务,你将可以从我提供的文件资料中读到相关细节。

由于时常有军方、情报机构和其他各式各样的官员在场,我从来没有与这个外星人完全独处的机会,但是我仍然在未受干扰的条件下与“她”进行了将近六个星期的(思想)交流。

下文内容是针对我个人的回忆与外星人“交谈”的概括总结,后来我得知这个外星人名叫“艾罗”(Airl),也是那艘外星飞船的驾驶员。

此时此刻,也是在她的“死亡”或启程离开后六十周年的纪念日,为了地球居民的最大利益,我感到我有责任去泄露我与艾罗在那六个星期的时间里所交流的内容。

虽然我曾经是以护士的身份在空军服役,但是我并不是飞行员或技术人员。此外,在那段时期里,我并没有直接接触过那艘太空飞船,包括从事故地点获得的其它残骸。为此,人们必须在考虑以我个人主观理解能力所及的前提下,看待我与艾罗通过感知思想和意念图像互动的方式进行交流的内容。

我们之间的交流并不是通过传统意义上的“口头语言”进行的。事实上,这个外星人的“身体”并没有“嘴”这样的器官,我们之间是通过心灵感应进行交流的。最初的时候,我并不能很清楚地理解艾罗所要表达的意思。虽然我能够接收到图像、情感和模糊的概念,可是却很难用言辞的方式表达出来,直到她学会了英文,才可以集中精力将我能够理解的精确的文字和符号信息传达给我。

在接近我们所有会谈尾端的那段时期,我已经能够轻松自在地应对这种心灵感应的交流方式。我已经变得可以更加熟练地理解艾罗的想法了,仿佛那些想法和情绪是我自己产生的一样。然而,这样的交流方式又受限于她自身的主观能动性和目的性,以及我与她之间的默契程度。她能够有选择性地传达我接受能力允许范围内的信息。另外,在个人经验、历练、教育、关联性和目的性方面,她又同样具有独一无二的自我个性。



这个符号是“同领地”(The Domain)的标志。

“同领地”是一支种族或一种文明世界的名称,我所专访的这个外星人艾罗,正是服务于同领地远征军的一名军官,同时也是飞行员和工程师。那个标志代表了这个已知宇宙的起源与无边际的状态,被统一与综合后并入一个由同领地管辖的浩瀚的文明世界。

艾罗目前的岗位被安置在小行星带里的一个基地中,据她介绍,这个基地被用作地球在太阳系中的空间站。首先最重要的一点,艾罗只是代表她自己。其次,她在同领地远征军中担任军官、飞行员和工程师都是自愿服务的行为。在那个职位上,她有相应的任务和职责,但是,只要她愿意,可以随时离开。

请接管这个资料,并且尽可能地让更多人知道这些。我想重申我的本意并不希望您因占有这样的资料而对生命造成威胁,我也真的没有期望您去相信资料中的任何情节。可是,对那些愿意并能够面对这个资料现实意义的人来说,我相信您能够意识到这些知识的价值所在。

人类需要知道来自这些文件资料中那些问题的答案。我们是谁?我们来自何方?我们来到地球的目的是什么?人类在宇宙中是孤独的吗?如果在其它地方有外星生命存在,那为何他们不与我们接触呢?

也许这些文件资料中所提供的信息,会成为使人类奔向更美好未来的垫脚石。我希望您在传播这信息的时候,表现得比我更机智、更富有创造力、更勇敢。

愿神灵们保佑你,也留住你。

爱尔兰,米斯郡米斯郡,纳文Troytown Heights,100号美国女子空军部队医务组,退伍军人高级军士长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 夫人。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29765.html

标签组:[外星人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社会推荐文章

社会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