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大麻是毒品,为什么部分国家将大麻合法化?

发布时间:2022-07-27 发表于话题:毒品合法 点击: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综合 > 在中国大麻是毒品,为什么部分国家将大麻合法化? 手机阅读

在西方很多国家,对待毒品和毒贩本来就没那么认真。

差不多 2019 年底,墨西哥出了个很彪的事情。一帮警察不长眼,居然抓了著名的贩毒企业家矮子古兹曼的儿子。毒贩包围警察局,双方大打出手。最后,13 个路人被打死,警察扛不住交人了事。更恶心的是,总统评论道:「警察做得对,这样是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淡定得一比。

新闻一出,大家纷纷表示美洲果然盛产魔幻现实主义,小说都不带这么写的。同时也纷纷好奇,好歹也是个 GDP 排名全球 15,人口 1.23 亿的大国,怎么能怂成这个样子。即便像大清一样虚,也没见鸦片商人敢这么欺负政府的。所以我们一起聊一下墨西哥和美国怎么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01

美国往事

谈墨西哥就少不了谈美国,这也是没办法,毕竟墨西哥混成这样,大家都知道是因为「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我们当然不会就用这么一句话来应付大家,不过两个国家的确始终纠缠不清。

首先就是领土问题。现在美国对领土基本没啥兴趣,20 年的时候川大统领还传言说要把美属波多黎各这个赔钱货甩出去。不过美国刚立国那会儿可不是这样,那时美国 13 个州 80 万平方公里,跟智利差不多大,对土地有着狂热的兴趣,就跟俄熊差不多。

就是上面蟾蜍身上那个白色的部分

这些玩法一开始都没啥太大的问题,毒品毕竟不是毒药,致幻也不是致命,毒品的问题,大部分是滥用的问题。以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你想滥用也没机会滥用。就好像世界上如果只有茅台这么一个品种的酒,那酗酒问题肯定少很多,3000 块钱一瓶穷人喝不起嘛。

然而,现代化的特点就是大规模生产,只有你不想要,没有他们搞不出来的。比如说我们最熟悉的鸦片,这玩意儿很早就在埃及出现了,存在了几千年,都是被当做高端药物用来麻醉、治疗头疼啥的。

实际上,丝绸之路,从张骞那会儿,鸦片就已经传入中国了。

不用说,这玩意儿比黄金还贵,那一点体量能用来入药保命就不错了,普通人根本没机会见到。

慢慢的,大家发现这玩意儿不仅能做麻醉,而且让人很爽,于是换了个名字,叫做「福寿膏」,给有钱人家过瘾,这就是作死第二步。

比如说万历,现在就有说他不上朝是躲在后宫抽鸦片的;也有说「红丸案」里的红丸其实就是裹了鸦片的。

当然,是不是这样现在已经很难还原了,但明朝有钱人家就开始玩这个上瘾应该是的确发生过的。

之后满清的鸦片故事,大家应该很熟了,英国人贩鸦片,虎门销烟,打仗,东印度公司的鸦片长驱直入。

大家不熟悉的是后面的故事:鸦片战争之后没几年,清政府发现这玩意儿不难种啊,结果搞了个国产替代,成功在中国普及罂粟种植,把西方鸦片打出国门,甚至做到了全球出口。

后果当然也很严重,以四川为例,民国时整个四川一半成年人抽大烟,产量全球第一,真正做到了贩夫走卒都能来两口的全民大烟时代。男的骨瘦如柴,小孩当街出售。土地不是拿去种大烟了嘛,粮食生产一塌糊涂,一场饥荒就能在天府之国饿死几百万人。

这种情况一直到建国前都没啥改善,甚至愈演愈烈。

有人问委员长咋不管管?

管个屁,委员长的自留地上海都满大街的大烟馆,一帮小兄弟靠着这玩意儿混饭吃,管啥管。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刘德华的一部老片《天与地》,讲的就是委员长的禁烟特派员被坑的故事,对当时环境刻画非常到位。

这事儿也同样发生在西方国家,不过玩法不太一样。

中国的全面普及靠的是种地,西方的普及靠的是工业化。

其中,把工业化这个技能推向逆天的就是德意志民族。

作为一个厨房都要用砝码的国家,德国人对鸦片这种药性不稳定且副作用明显的玩意儿非常不满意。

作为后起之秀,德国药剂师在短短几十年里先后搞出了吗啡,催生了默克制药;搞出了海洛因,催生了德国拜耳,你吃的 VC 泡腾片很可能就是他们家的;搞出了冰毒,催生了泰姆勒制药;默克、勃林格殷格翰和诺尔三家制药公司还顺便成为当时全球最大的可卡因生产商。可以说是在毒品历史上留下了闪光的一笔。

跟抽鸦片情况不一样的是,大家当时对这些工业化产品的副作用不是很了解,商家也拍胸脯保证副作用部分已经被消除。

既没有副作用,喝一管还让人精神百倍,这种好东西哪里找去?于是各种毒品纷纷成为居家旅行的必备良药。

作为一个 1920 年的西方公民,你稍微花点钱就可以在药房买到止咳的海洛因,提神的可卡因,如果有幸参加了德意志或者日本帝国的军队,还能拿到标准军用物资:冰毒。可以说选择多样包你满意。

随着大规模的推广,各种毒品的副作用逐渐开始显示出来,神药也一项项露出了自己狰狞的面目。到了二战前后,几乎所有正常的国家都知道这些玩意儿很容易就会造成滥用,纷纷开始出台各种禁令。

虽说起了个坏头,其实事情也扔算可控。以磕药最疯狂的德国为例,二战期间陆军的柏飞丁(就是冰毒)订单一下就是 3000 万片,磕着药的德国士兵几天几夜不睡觉的打闪电战,或者几天几夜不睡觉的从斯大林格勒往回跑;帝国元首带头每天往血管里打七八十种药,可以说全民都 high 到极点了。即便如此上头,二战之后的德国也慢慢恢复了正常。就在大家普遍觉得对压制毒品比较乐观的时候,美利坚出乎意料地上头了。

我说美国上头的意思并不是说他之前就洁身自好了,作为弄潮儿,西方流行的那些玩意儿美国一个都没落下,比如法国人搞了一个马里亚尼葡萄酒,其实就是可卡因加波尔多葡萄酒,美国人就搞了个可口可乐,就是带可卡因的气泡水,可口可乐的 Coca,就是可卡因的简写;德国人喂飞行员吃柏飞丁,美国人就让当兵的吃安非他命,大家的玩法都差不多。

然而到了二战之后,事情起了变化。

1945 年后,全世界都被打成了废墟忙着生产自救,只有美国屁事没有,经济增长突飞猛进。就在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的时候,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垮掉的一代出现了。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29635.html

标签组:[阿芙蓉] [大麻] [墨西哥毒贩] [可卡因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综合推荐文章

综合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