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要毒品合法荼毒子孙,也不要特朗普?美国禁毒失败了

发布时间:2022-07-28 发表于话题:毒品合法 点击: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国际 > 国际社会 > 宁要毒品合法荼毒子孙,也不要特朗普?美国禁毒失败了 手机阅读

美国俄勒冈11月在大选战况激烈之际,悄然的通过了两项法案法案,正式宣布在该州持有少量硬性毒品非罪化。其中109法案规定,民众可以合法持有软毒品“迷幻药”(psilocybin)。而110法案则更为激进的规定,民众持有摇头丸、海洛因和可卡因等硬性毒品,只不要超过规定数量,同样也不算犯罪,被执法部门发现只需要缴纳100美金即可。在俄州之外,华盛顿州同样迈出了硬性毒品持有非罪化的步伐。而两州之外。2020年里,亚利桑那、蒙大拿亚、南达科他、新泽西跟密西西比等州也在“毒品合法进程”上大步迈进,相继宣布持有大麻合法化。


这也就意味着,迄今为止美国只剩下十五州仍坚持规定持有大麻为非法,堪称是自尼克松向毒品宣战以来,美国再一度“禁毒战争的失败之年”。此距2018年,特朗普发布最严厉“缉毒行政令”不过两年——根据该行政令,走私毒贩最高可以被判处死刑,这在当时被视为美国“禁毒战争”的又一高潮时刻,一改2012年奥巴马时期的“缉毒宽松”氛围。而多个由民主党执政的州份,推出“毒品非罪化”法案,恐怕也离不开借此在大选中讨好占到人口近10%的瘾君子们——非洲裔作为民主党的铁票仓,基础选民,其人口也不过3890万人(不过两者有重合)。


| 美国毒品历史泛滥已久 | 墨西哥堪称是“毒枭王国”——当街枪杀记者,绑架议员,威胁市长都已经算是老生常谈,而收买整个警察局,街头巷尾遍布“暗哨”,也都不算是什么大新闻。而之所以堂堂中美洲大国沦落至此,则是因为墨西哥“距离天堂太远,距离美国太近”——美国有超过3500万人口是瘾君子,毒品市场的规模高达八百亿美金!


美国庞大的毒品需求,让墨西哥深陷“毒金泥沼”之中,那么美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吸毒呢?墨西哥输入美国的毒品中,以大麻最为大宗,一度占到了全美大麻市场份额的96%。而美国的大麻历史,则是今日美国“禁毒战争接近失败”的根源。在北美十三州还是英国的殖民地时期,北美十三州就是英国大麻的主要供应地,这也导致种植大麻成了美国农场的“传统技艺”——从开国总统华盛顿到一代雄勋罗斯福,不少美国先贤的农场里都曾种植过大麻。不过就像英国人虽然贩卖鸦片,但国内却将鸦片售卖定为非法一样,二十世纪之前,在美国吸食大麻仍然是被人看不起的“瘾君子”。


但随着热衷吸食大麻的移民涌入和二十世纪初的经济危机导致美国底层白人失业破落,陷入颓丧之中,大麻很快就在美国底层社会中风行起来,无数失业者在“虚幻满足之中寻求安慰”。此后,美国又先后经历二战、越战等“血肉泥沼”般的战争之中,美国青年忧虑战歿,发起反战运动之余,同时也热衷于吸食大麻以求醉生梦死,及时行乐。

二十世纪,可谓是“大麻依赖”在美国生根发芽的时期,大麻的泛滥也引起了美国政府的警觉,先是小罗斯福总统签署了《大麻税法》,然后又是尼克松“向毒品宣战”,美国正式进入“禁毒战争”时期。但所谓时势所趋,非人力可抗。到了新世纪,随着冷战结束,西方世界迎来巅峰时刻,“自由主义”大行其道,享乐主义更成为一种广泛共识,再加上“美国梦”越来越遥远,贫富差距越来越悬殊,这又加剧了大麻的风行程度。

在二十一世纪前后,虽然“禁毒战争”进行的越来越艰难,可吸食大麻还是不上台面的事情,但到了2012年先是加州批准了《同情者用药法案》,使大麻用药合法化。再是科罗拉多州和华盛顿州批准了大麻的休闲疗养使用合法化。不过至少在当时,三州的立法举措引来了广泛的批评。然而到了短短七年之后,全美的社会共识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根据皮尤调查显示,1969年赞成大麻合法化的人只有12%,反对的人高达84%。而在2019年却有67%的美国成人对此赞同,反对者则下降到了32%。 | 为什么美国毒品会逐渐合法化?| 2020年美国多州推动毒品非罪化乃至合法化进程,关键在于三处。美国禁毒战争自上世纪以来已经持续数十年,但严厉的毒品打击却看起来见效甚微,毒品仍然在美国泛滥,甚至引发了“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在2016年,有超过6万美国人死于阿片类用物使用过量。因此禁毒政策在美国遭到了不少人质疑,导致了美国民意在禁毒问题的翻转。

在过去八年里,全美多州推动的“大麻合法化”立法措施中,只有极少数州份是由州议会直接立法的,其他的州份都是在大选中的“公投选项”中,由选民自决——此次俄勒冈州的109法案和110法案,就是公投通过。冒险改变“缉毒思路”,除了“禁毒战争”成效不彰以外,更为重要的是“葡萄牙抑毒模式”的成功,让美国人有心效仿。所谓葡萄牙模式,就是对所有的毒品进行“非罪化”,并在基于治疗和减少成瘾方面投入大量资金,此举这使得该国的毒品使用者的终身用药量有所增加,但在毒品伤害方面却大为下降,并且成瘾者从10万人下降到了2.5万人,死于吸毒过量的瘾君子也下降了85%。

西方世界的“社区自治”,是其政治基础,但这带来的一大问题,就是富有的社区,治安良好,严厉的政策也能得到很好的实行。但贫穷的社区,则治安败坏,沦为黑帮天堂,如“禁毒”等事,自然是流于表面,禁无可禁。这也是为何同为民主发达国家,但日韩却不存在毒品泛滥乃至于发生阿片类药物危机的原因。说到底,“葡萄牙抑毒模式”是西方社会在“缉毒问题”上,在“严禁”接近失败后,不得不采取的折中之法,所谓“好转云云”,并非是“真好”,更不值得他国效仿。

除了“禁毒策略”的愈发无力,导致美国多州改换路线“由禁趋控”,更为重要的是由于民主党推行“高福利策略”,导致该党治下的州市财政压力巨大。而大麻等软毒品乃至硬毒品的合法化或非罪化,则能让地方政府正大光明的征收大额税金,弥补财政的不足——而这在新冠大流行,民主党州市采取了严厉的社会隔离措施,经济萎靡不振的当下,更为亟需。
这就是为什么一下数州推动大麻合法化,而已经推动了大麻合法化的俄州和华州不得不在“硬毒品”上打主意的原因。

此外,美国大选也让很多民主党高层,乐意推动一些毒品的合法化或非罪化。瘾君子群体,大部分都是低收入群体(或曾经是中高收入者),其中有色族裔更是占到大头——而这部分族群中,除了少部分人,同样也是民主党的主要拥趸。美国毒品使用者,人数超过了3500万,民主党人推动毒品合法化或非罪化,无疑能够极大讨好瘾君子们,哪怕无法将瘾君子群体转为黑人那样的铁票仓,也足以在“攸关生死”的2020年大选中,争取他们成为“关键人群”。至于放纵毒品之后,设想中的“毒品合法非罪化,政府管制抑毒减害”会否偏离预期轨道,以至于美国未来沦为“北美病夫”,则这个问题明显不是“病急要投医”的美国人和民主党所关心的——毕竟先将抗疫不利的特朗普赶下台,才是很多美国人心中的第一大愿。而葡萄牙是一个小国,美国能否依照该国的模式“抑毒成功”,真的是天知。至于美国的国运,未来如何,更是堪忧。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29621.html

标签组:[特朗普] [民主党] [大麻] [禁毒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国际推荐文章

国际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