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公投大麻合法化是拨乱反正,还是追逐经济利益下的畸形产物

发布时间:2022-07-28 发表于话题:毒品合法 点击: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国际 > 美国公投大麻合法化是拨乱反正,还是追逐经济利益下的畸形产物 手机阅读
昨日美国总统大选落下帷幕,让美国精英们惊呼的是,作为政治绝对正确,尊重自由包容的代表希拉里居然被一位政治看不上去那么正确,且不尊重女性和人权的地产商人特朗普击败,这界美国人民不行。

这段话并不是出自我的臆想,而是出自昨日来我单位交流的美国戒毒医院同行,一位六十二岁的美国精英人士,一家价值三十亿美金的上市医疗公司的副董事长可爱老头。

这几日还有一则新闻也吸引了我的目光,美国大选同时进行多项公投:多州或实现吸大麻合法化,这标志着美国禁止大麻的时代即将正式结束。相信大麻的飞行员们要这几天要在天空多飞翔一下来庆祝欢呼,毕竟“这是自由的胜利,是法律的拨乱反正,是灯塔国人民正确的选择”,就如同相信民主党的权贵精英竞选宣传一样,从此走向自由自在抽大麻的幸福飞翔的大道上。

与这位来自美国戒毒行业的可爱老头亲切的交流了几个小时,期间他还参观了我们医院的规模和环境,相互讨论交流近几十年来中美两国的禁毒与戒毒的趋势,借此机会我也向他咨询和了解美国的毒品、禁毒和戒毒的历年发展,以及学习他们的一些管理和治疗理念,作为全世界毒品最为泛滥的国家之一,美国同仁确实有这方面的经验。

美国的毒品泛滥从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蓬勃起来,起初美国对待吸毒人员是零容忍状态,社会大众对于吸毒瘾君子的态度就如同我们现在的民众,吸毒人员受到民众的唾弃、鄙视和边缘化。但这并不能解决吸毒人群的日益增多,直到医学专家通过研究,将吸毒者定义为是疾病患者,即慢性、复发性脑疾病患者,才改观民众对吸毒人群的态度。

从90年代开始美国政府大力宣传吸毒者是疾病患者,人们才开始慢慢接受的观念。既然吸毒是患病,那么就不存在从道德和法律的角度去批判他们,更应该是一种悲天悯人的心态去看待这些疾病患者。

这种宣传带来的政治正确,确实给吸毒人员带来春天般的温暖,他们在工作、家庭以及社会上不再受明目张胆的歧视和唾弃。美国的戒毒医院由此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在顶峰期间全美的戒毒医院高达六千多家,极速的扩张当然就意味着会有洗牌的阵痛,经过多次拼杀选择,目前还剩有三千多家戒毒医院。

因此在美国的戒毒,大多数选择去专业的戒毒医院进行专业治疗,如小甜甜·布兰妮、林赛·罗韩、小罗伯特.唐尼等都是选择去顶级戒毒医院进行治疗。这点与我国截然相反,在我国民众和公安机关视吸毒人为社会的潜在危害人群,并且吸毒者本人也并没意识到这是一种疾病,大多数是被公安机关强制戒毒,仅有少数人员意识到这是疾病去自愿戒毒医院进行戒毒治疗。

多年来的宣传,为美国人民扫除了对吸毒人员的道德和法律的高要求观念,至此推动公投大麻这种本身的危害小于其它的毒品合法化并不会太多的阻碍。而政府和一些资本家看中了大麻的巨大市场,就如同当年香烟一样,巨大的利润让他们趋之若鹜。特别是当一个地区的政府经济濒临破产时,即使明知道这种物品会引发更多社会问题,为了利益他们依然会饮鸩止渴。加州正是这种基础上,一次又一次的提议公投大麻合法化,并于今年最终获得成功。

其实开始公投就意味着大麻合法化只是时间问题,近些年来美国的年轻选民的投票率大大增加,他们成为投票的主体人群。美国的年轻人,一直在追寻着他们的前辈嬉皮士脚步,沉醉于致幻剂或大麻。

在这些年轻人群中,认为吸大麻和致幻剂一种时尚潮流,更是反抗习俗和权威的表现。这点颇像我国年轻人的吸烟史,相信每个经历青春逆反期的人,并不陌生青春年少的抽烟行为,年幼的我们认为抽烟是一种时尚潮流,用来装逼泡妞的神器,更加是是对家庭和学校里的大人权威的一种逆反表现。

因此,随着年轻选民的投票率日益增加,美国各州大麻合法化的公投只会越来越频繁,最终全面合法化也是指日可待。

对于美国这位戒毒同仁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好事,占全美人口8%的吸毒人群养活着全美三千多家戒毒医院,且活得有滋有润,甚至像这位可爱老头还将公司打包上市,目前市值30亿美金。

但是美国同仁也不得不承认,美国毒品泛滥依然是严重社会问题,吸毒人群并没有因为社会民众的“政治正确”而减少。他手上的三百多家医院床位基本难有空位,主要问题是其戒毒治疗效果却非常有限,特别是针对海洛因治疗可以说完败,合成毒品也仅有百分之二十的人能保持较久的操守期。

欧美的精英以及被高福利惯养着青年群体,在他们看来吸大麻仅是个人自由,尽管他们知道大麻对身体有一定危害,尽管他们知道合法化也意味着会有更多人去尝试,但是他们想到的是合法化后高税收,禁毒成本的减少,更主要的是能光明正大的合理种植和吸食大麻,所以大部分人即使不去支持大麻合法化,也不会去反对合法化。

不过在这里有一段美国戒毒同仁的一番话值得让人深思,在其戒毒医院进行戒毒治疗人群中,鲜有戒大麻者,但是通过大麻而沾染其它毒品的比比皆是,其中占比不小,当然具体数据他并没明说。

据这位美国同仁介绍在美国的吸毒主体也是社会底层人物居多,他们有限的知识和价值观,极大的影响着他们自控力。而如今美国社会大众对吸毒人群的宽容,毒品的详细分类,使得他们对大麻和其它毒品的区分态度并不鲜明。

这点与我国类似,吸毒人群的整体文化程度并不高,且多是社会底层人员为主。在对待大麻与其它毒品态度上,即使像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这类社会精英人士也是因从小抽大麻,发展到沾染可待因、海洛因等毒品。

另外美国的戒毒治疗是可以医保报销的,一个疗程大概三万美金左右,其中政府承担百分之八十左右。窥一斑而知全豹,从这方面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政府的医保负担的沉重,如果计算全美国的瘾君子治疗费用相信应该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是这又如何看待纳税人的公平?

这位美国戒毒同仁兴高采烈的聊起大麻全面合法化,他认为这意味着自己的戒毒生意又能提升一个等级。所以即使他支持的希拉里输了,脸上却依然神采奕奕,喜笑颜开。而他此次来亚洲,一是为交流,二是为了投资与收购,目前他已经在亚洲、欧洲等地计划收购多家戒毒医疗机构。

大麻在美国合法化运动,这并不能说明是法律的拨乱反正,回顾人类历史发展,社会的进步是呈螺旋上升的,人类在某些利益短视下,是选择退步的。

如今在美国政治上的正确,民众信奉绝对的自由,经济利益的追逐是推动公投大麻全面合法化的强大动力。加州的合法化后,多米诺骨牌效应将会持续发力,全美国的大麻合法化的成功之日指日可待。未来的美国吸毒问题将走向何方,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在之前来看一看早已经合法化的毒品-香烟,自从香烟公然在市场上随意销售,政府在制作和销售上获得了丰厚的税收利益,如今却不得不面临日益庞大的吸烟瘾君子。我国目前吸烟人数达到3亿左右,占总人口的25%,因吸烟带来的个体危害和对民众二手烟的侵害也日益频繁。

政府又开始对香烟进行有限的限制和管控,如是我们看到曾经疯狂的香烟广告再也不见踪影,公共场所吸烟成了违法,烟厂必须在产品上标明有害健康等系列打补丁措施,但依然阻挡不住人们对香烟的趋之若鹜,且越来越低龄化。这充分说明香烟的口子即开,想挽回却成了极其困难之事。

目前在中国对毒品的高压态度是从上而下的,政府不容忍毒品对国家的侵害,民间更是视毒品与吸毒者如洪水猛兽,这种状态会继续持续下去。现在一些在欧美的留学生接受了这种绝对的“政治正确”,绝对的“自由精神”,以及颠覆多年来的毒品恐怖认识,加上对多年来对权威的逆反,网络上频繁发言鼓吹中国要对大麻合法化,毒品要进行分类等,这是完全罔顾国民素质水平,整体人口国情下的不负责任的言论。

尽管我并不否认大麻在医学上有其正面作用,甚至可以适当做医学上的研究治疗,但我还是态度鲜明的反对大麻全面合法化,可以加强对毒品的宣教和科普,让更多人对毒品有一个全面的、彻底的认知,了解毒品,才能更好的拒绝毒品

网络上吸食大麻的飞行员,往往以自身的经历来证明,即使抽大麻也不会沾染其它毒品,并以此来论证大麻合化法也不会有社会危害和影响,这可以说完全是建立在自己的臆想上的判断与论证,是缺乏对毒品以及吸毒人群的了解,是极为不严谨的。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29619.html

标签组:[大麻] [毒品] [毒品的危害] [戒毒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国际推荐文章

国际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