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皇帝杨坚为什么怕老婆?是独孤皇后太厉害?主角其实躲在背后

发布时间:2022-06-30 发表于话题:中国十大废物皇帝 点击: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时事 > 开国皇帝杨坚为什么怕老婆?是独孤皇后太厉害?主角其实躲在背后 手机阅读

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女人、英雄、战争、政治似乎是几颗永不褪色的明珠,即便是沧海桑田、世事变迁之后,它们却依然闪耀着历史的天空。

人们对历史上的政治女性通常都会充满好奇感,因为中国历史上成功的女政治家本来就屈指可数,这很符合大家的猎奇心理。但事实上,解读历史上的女性政治人物,却是一件异常艰难的事情,她们在政治权力的道路上,所需要的智慧、所具备的基础、所遭受的曲折、所承受的风险、所坚持的毅力、所付出的代价……通常都是超越常人的。在封建男权社会,女性在权力游戏中的每一步都不同寻常。

宣太后、吕雉、武则天、慈禧等众所周知的女王级的政治人物,她们所经历的人生莫不是如上所说的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对待她们,我们应该心怀敬畏地去认真研读,而不应该把关注点停留在那些桃色插曲上。

所以对待历史,我们需要有更严谨的探索精神和更细致的逻辑分析,能透过现象去看本质,综合因素来梳理逻辑,才能真正让我们在历史的故纸堆中找到那些浓缩的精华和价值的源泉。

本文的主人公独孤皇后(独孤伽罗)同样是一个在历史上大放异彩的女人,但是人们对她的称奇大多停留在她争风吃醋的善妒上或者和隋文帝杨坚并称“二圣”的笼统光环上,而并没有深刻去思考和挖掘为什么独孤皇后在那样的封建社会,在皇权至高无上的时代,能够隋文帝这样雄才伟略的大丈夫与她相敬如宾、敬畏有加。本文就旨在逐一展开这些历史逻辑。

独孤伽罗有一个牛人爸爸

参与政治由来都是门槛很高的,尤其是对女性来说,基本上只能在门外自嗨或者打点擦边球。

一个古代女性,要么投了个好胎,要么嫁了个好人家,才有可能在政治序列之中占有一席之地。因为没有好家世和好机会,她们通常连参加政治盛宴的那张入场券都拿不到。在大家约定俗成的意识里,根本就不允许你们女性参与政治。这就跟网吧门口贴的“禁止未成年人上网”一样,虽然总有漏网之鱼,但是万一有人跟你较真,你还真没办法往里面挤。

在中国古代,女性参与政治从来都不是以直接方式参与,她们只能走曲线,借助她们身边的政治人物去发挥她们的影响力。

所以,要读懂独孤伽罗,首先就要读懂她的家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世能让她参与到顶级政治活动之中去,能认识到顶级的核心政治人物?

有些事情,不是你有天赋有能力,能吃苦愿拼搏,就一定拥有参与的资格的。封建政治中的权力游戏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达官贵人的内部游戏,而且人家还是关起门来玩,普通人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你得有人带你入圈或者你本身就出生在那个圈子里才行!

独孤伽罗是幸运的,因为她拥有了一个牛逼得不要不要的父亲。她的父亲叫独孤信,这个人在中国历史上算是一个大众偶像,几乎没有什么人有理由不羡慕他、不喜欢他,因为他身上的闪光点实在太多了,总有一点能够吸引你。

首先,独孤信是中国古代十大美男之一,帅到没边,走到哪里都能引起怀春少女的尖叫,穿啥都能引领时代潮流。据说,他有一次骑马太急,被风把帽子给吹歪了,未曾注意而忘记整理,结果帽子歪歪带却因他成为了一种衣帽潮流,还美其名曰“侧帽风流”。可见这个人的魅力有多大。

其次,这个人可不是一个奶油小生,人家虽然帅出天际,满足了女性同胞的幻想,同时还驰骋沙场、战功赫赫,让所有热血男儿也对他顶礼膜拜。他是中国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关陇贵族的台柱之一,还参与设计了影响中国历史几百年的府兵制。

然后,这个长得又帅又军功显赫的风一样的男子,还特别会生孩子,他生了六个儿子,个个身居要位;还筹集了“七仙女”,生了七个女儿,这七个女儿之中,有三个女儿当上了皇后,还特么属于不同的朝代,所以他又被称为“天下第一岳父”。

最后,独孤信的女儿们也继承了他的优点,特别会生。独孤信有两个外孙都当上了皇帝,又给他加冕成了“最牛外公”。这两个外孙一个叫杨广,一个叫李渊。所以隋唐为什么不分家?人家本就是一脉相承的,甚至压根就从来没分开过,我们看到隋唐年间那些荡气回肠的烽火四起,不过是人家内部玩游戏玩得有点过火了而已。

独孤信这个活了55岁的美男子原名独孤如愿,史书上对他的直接描述是“风度弘雅,有奇谋大略”。寥寥数字,却高度地概括了这是一个内外兼修的牛人。那么,这么拉风的独孤信究竟是怎么炼成的呢?难道他生下来就直接被拉到了满级状态?显然不大可能

独孤信本是匈奴人,但是在南北朝那段相生相杀的历史之中,匈奴慢慢被分化吞并了。独孤信一脉正是被如日中天的鲜卑族给吸收了。独孤信的父亲也曾是一个部落的首领,也算是一个小公司的老板吧。但是一个小公司被一个比它体量大上成百上千倍的大公司吞并了,原来的老板估计连人家公司的一个中层干部都不如,人家只会把你当编外人士看。

独孤家的尴尬就在于他们北魏的政权之中没有什么存在感,因为你那点不够看的实力实在支撑不住你太强的影响力。

但是,时势造英雄,而英雄也往往是善于把握时势的,独孤信的时代悄然而至!

这一切都要从北魏末年的六镇之乱说起。这次北魏的内乱本来就是北魏迁都之后引起的“狗咬狗,一嘴毛”,北魏迁都洛阳后,洛阳成了北魏政治浓度最高的地方了,这里成了政治利益最集中的地方,从而形成了新的贵族圈。但是,鲜卑族刚刚从游牧文明向农耕文明过渡,中原几千年的政治文化,他们还消化不了,北魏皇族照着葫芦画瓢搞汉化,一时片刻根本改变不了那些草原汉子的意识形态。

套马的汉子一般都比较信奉自然法则,我套到的马就应该优先属于我,我抢到的女人就应该优先给我生孩子。结果,你们换了一个都城,就形成了一套新的分配方案,你们在京城的高楼大厦里围起来吃火锅,我们这些曾经出生入死、快意恩仇的边镇将领就变成了在外围喝西北风了。你们城里人可真会玩,但是我们这些边镇的草原汉子还就不吃你那一套。实在不行,咱就各玩各的。

因此,北魏想学习中原文化把草原分散的部落政权改编成高度统一的集中政权,但却弄巧成拙地引发了北魏的分裂之乱——六镇之乱。

但凡这种重新洗牌的乱局,往往都是英雄登场的最佳时机,因为这个时候有更多机会留给他们去拼实力、拼格局、拼眼光、拼手段了。

独孤信这个人很有眼光,他知道在这样烽烟四起的乱局中,在这种形势不清的环境下,是很难站准队的,因为你掌握的信息量不够,是很难让你判断出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的!若是站队失败,势必会遭到彻底的清洗,这种投资不好做。所以,我们也要学习独孤信,越是在做人生重大的投资选择时,越要小心谨慎。

当然,政治漩涡之中,是很难独善其身的,你想谁都不得罪地摸鱼?很有可能就提前被人给清场了。那么,形势又有点看不清还不得不做出自己的选择的情况下,该怎么办呢?学学独孤信,就四个字:跟紧主流。这玩意永远是风险最小的选择,毕竟再怎么说,你在道义和名分上是占据优势的。

六镇之乱中,独孤信与武川军官贺拔度和贺拔岳等人,斩杀了起义军将领卫可孤,一战成名。他也因此得以率领家族进驻中原贵族圈的资格,用时髦一点话来说,就是他入圈了。

后来,独孤信又先后成为葛荣、尔朱荣的部下,凭借战功慢慢升任了武威将军,并出任于荆州,相当于拥有了自己的实力地盘,算是真正跻身于北魏的核心政治圈了。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独孤信也并不是一个纯臣,他也是在乱世之中不断地盘算着自己家族和前途利益最大化的人。他也曾在起义军和官府之间来回摇摆过,只不过是最后以一个很好的状态回归了官府而已。

再后来,北魏孝武帝不甘权臣高欢操纵,一路西逃。独孤信又展现了他极其敏锐的政治嗅觉,他竟然舍家弃子,单骑追随北魏孝武帝而去。

礼崩乐坏的时代,其实并不是不需要什么仁义礼智信,而是因为大多数人蝇营狗苟、战战兢兢,变得不敢、也不愿意相信那些仁义礼智信了。相反,在大多数人心中是更加呼唤那些光明、正面的形象的。所以,独孤信的这种忠义之举恰如黑暗之中的一盏明灯,一时传为美谈、广为人知。

魏孝武帝寄人篱下,也算是见识了世态炎凉,人在这样不得意的环境之中,是特别容易感动的。所以对独孤信这样的“忠臣”,恨不得对他掏心窝子,来收买人心、形成合力,他说“世乱识忠良”,独孤信这样的忠良怎么重用都不为过,便封独孤信为浮阳郡公。独孤信因此解决了很多人几辈子都解决不了的身份问题。

就像有时候你攒够了足够多的财富,但是通常在别人眼里顶多就是一个暴发户,因为你根本没有得到主流社会的顶层机构的认可。政治权力的顶层结构之中尤其注重身份名分,你得不到皇权的钦定,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是不受保护的,也是不被认可的。

魏孝武帝离开自己的大本营,想依靠外围势力来实现权力上的反包围,显然是很难取得良好效果的。原因很简单,你的总部都已经失控了,你还能指望某个分公司以下克上帮你重新来一次重返巅峰吗?在历史上,有几个从权力巅峰掉下来的人能够重整旗鼓、重返巅峰?

魏孝武帝投奔的大将军、雍州刺史宇文泰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情实在太美,几百年前的曹操早就示范过了。宇文泰现学现用,对于魏孝武帝送上门来的“一番好意”却之不恭了。

才脱离虎口又掉进了狼窝的魏孝武帝很是郁闷,也很是生气。但是弱者的愤怒是通常得不到强者的在乎的,只会对其产生更大的刺激。后来,宇文泰见魏孝武帝老是摆正不了自己的位置,自己敷衍起来都觉得碍事,就干脆毒死了魏孝武帝,另立魏孝文帝之孙元宝炬为帝,是为“西魏”。在此之前,高欢也已扶植傀儡,建立了“东魏”。北魏遂一分为二。

按照正常的逻辑,从京城一路跟过来表忠心的独孤信也会因为魏孝武帝的彻底沉沦而遭到清算,但是,独孤信很幸运,因为宇文泰是他的发小,两人从穿开裆裤时就玩得好,同在一个圈子内,同心又同德。一点也不像曹操和袁绍那种貌合神离的假兄弟。

所以,本来应该给独孤信带来极大伤害的政局动荡,反而让独孤信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分享红利的人,他备受西魏实际掌权者宇文泰的信任,一路加官进爵。当然,机会永远是留给有能力的人的,独孤信在西魏越来越位高权重,与他自己能征善战、屡立战功也是分不开的。

感情归感情,利益归利益,宇文泰和他关系再好,如果独孤信是一个庸才,宇文泰也不会对他委以重任的。历史上的枭雄一般都把感情和利益的差别拎得门儿清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成功企业家的公司里从来不养废物。

独孤信先后担任过西魏的大都督、荆州刺史等要职,还曾率兵夺取过被东魏占据的荆州,一时风头无两。

东西魏之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国战一度成了拉锯战的形势,荆州这个地方成了双方来回登场大舞台,独孤信夺取荆州之后,又因寡不敌众,被东魏抢回去了。兵败的独孤信逼不得已跑到了南梁躲了三年。

三年后才重新回到西魏的祖国大怀抱,一个败军之将,还是一个藏身于他国三年之久的败军之将,独孤信的政治风险可想而知。所以,他以进为退,自认有损国威,上书请求治罪。

但是,独孤信在宇文泰心目中的分量就是这么经得起考验,他啥事也没有,宇文泰表示欢迎兄弟回家,一切待遇不变,照样上班。不久还升任骠骑大将军。你说气人不气人,有些人命一好,踩了狗屎都能变成黄金,独孤信就是这样的人!

后来,独孤信又升任陇右十州大都督、秦州刺史。他到了秦州后,很务实,办事从来不拖拉,也很讲道理,以礼义教化百姓,还善于带动经济,劝老百姓耕田养蚕。这种务实又讲道理,亲民又富有头脑的领导历来都是很受老百姓拥戴的,秦州在上下一心的发展中,很快就成了“行业”标杆。数年之中,秦州公私皆富贵,流民愿附者数万家。

宇文泰看到自己的得力干将成了政治明星了,也十分高兴,以其“信名遐迩”,故赐名为“信”,这就是独孤信名字的由来。在古代,能被皇帝赐名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性质虽然和现在的领导给你做媒一样,含金量却高了很多。冠名权,是彻底把你当自己人才会行使的权力,一般父母对孩子、老师对学生才会赐名的。可见,独孤信在宇文泰心目中的分量是多么的厚重。

但上述种种,尚且不能充分说明独孤信有多么牛。因为评价一个人的能力,不能光看他的位置,还要看他所处的平台。比如同样是一个部门经理,是在一个半死不活的小公司还是一个风生水起的大公司就不可同日而语。被牛人重用的牛人才是真正的牛人。因此,我们还要了解一下宇文泰这个人,才能更加立体地认识到独孤信的过人之处。

宇文泰在历史上,是一个类似于曹操的乱世枭雄。他把持西魏政局的22年间,建立府兵制,设置八柱国,从而衍生了中国历史上最牛的军功贵族集团——关陇集团。限于篇幅,就不展开介绍宇文泰和其背后的府兵制、关陇贵族了。

独孤信经过25年的打拼,于548年进位为柱国大将军,成为西魏的“八柱国”(分别为宇文泰、元欣、李虎、李弼、于谨、独孤信、赵贵、侯莫陈崇)之一,独孤家族也因此成为西魏最显赫的八大家族之一。

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独孤伽罗能够高居庙堂和隋文帝并称“二圣”,是离不开她父亲独孤信用自己传奇的一生给她和整个独孤家族打下的坚实的政治基础的。我们在看待独孤伽罗这个人物时,是绕不开独孤信这个核心人物的。

独孤伽罗背后的独孤家族

前面花了很多笔墨介绍了独孤信这个十分拉风的牛人,主要就是为了引出他所奠基的独孤家族究竟有多牛,也是为了最终引出独孤伽罗的人生起点有多高!

先来看看,独孤信当时担任的“柱国”是一个啥职位吧!据考证,“柱国”为春秋战国时楚国所设立,意为军队的高级统帅,顾名思义,也就是被视为国家的柱梁的意思。宇文泰掌权西魏时重新设立府兵制,在府兵的顶端设置柱国,独孤信成为八柱国之一,实际上就是西魏政权八根柱梁之一了。

这么解释,可能很多朋友很难形成直观的印象。那就这么说吧,这个柱国就相当于满清八旗的一个旗主!懂了吗?人家是整个西魏八大董事会成员之一了。

这八大柱国,由于总设计师宇文泰总领诸军,而元欣为西魏皇族,宇文泰不想让他染指兵权,所以当时西魏府兵制中的“十二大将军”便由独孤信等六大柱国每人统领两大将军。也就是说独孤信当时掌握了西魏六分之一的兵力。

当然,这些表面实力其实并不能说明独孤家族的厉害之处,毕竟权力游戏之中,一个人、一个家族的过山车式的起起落落也是很常见的。独孤信位极人臣其实只是独孤家族变得深不可测的起点或者基础。

这八大柱国、十二大将军手握实权,左右着西魏的国运,也瓜分着西魏的资源,他们的家族都因迅速得到了诸多优势资源的注入而变成名副其实的豪门大族,也就是后来所说的关陇贵族。

这些贵族集中在陇右那个圈子里,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他们开枝散叶、招兵买马,家族势力就像细胞分裂式在发展。更可怕的是,他们还强强联合,互相通婚。都是权力枢纽的核心成员,今天我到你家喝喝茶,明天你到我家聚聚餐;我家闺女嫁给你家侄儿,你家小子娶了我家外甥女……要不了多少年,一个强大无比、铁板一块的权力集团就形成了。

关陇贵族的阶级壁垒为什么这么牢不可破?就是在于他们长期浓缩在陇右这个地方,相互融合、渗透的时间太长了,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共生体。这背后的逻辑和汉初的军功集团是一样的。若不是政治天才贾谊向汉文帝提出了“列侯之国”和“众建诸侯少其力”的天才建议,类似于关陇贵族这样的难以动摇的权力集团或许会在历史上提前大几百年。

关陇集团是由八柱国、十二大将军为基础形成的政治、文化家族网络。根据陈寅恪先生的说法,此集团有两大特征:一是融治关陇胡汉民族之有武力才智者,比如八柱国家族成员;二是此集团中人“入则为相,出则为将,自无文武分途之事”。啥意思呢?就是说当时的政治核心资源基本上都只在关陇集团内部流通。他们对人才、权力、官职、财富、文化形成了全面的垄断,其他人怎么玩?

我们可以看到,从西魏到北周、隋、唐,这几个朝代的皇室、后族大多出自这些家族:宇文泰的子孙为北周皇族,“八柱国”之一李虎的子孙为唐朝皇族,“十二大将军”之一杨忠的子孙为隋朝皇族。

至于本文的主人公独孤伽罗所处的独孤家族,则是后族中的最大输出者,独孤信的长女,嫁给了宇文泰的庶长子宇文毓,当了皇后;四女,许配给了李虎的儿子李昞,也就是李渊的父亲,最后也被封为皇后;小女儿独孤伽罗,嫁给了杨忠的儿子杨坚,最后也是皇后。

相信这个时候,慢慢会有人认识到了独孤家族的深不可测了。但对于独孤家族来说,七个女儿出了三个皇后,这还只是这个家族辉煌史中显性的一部分。

例如,独孤信本人就把政治联姻扎得根深蒂固了。史载,独孤信有三个妻妾,共育有七子七女。其中两个妻子是进入中原后娶的,有一个是崔氏,即独孤伽罗的生母,出自中古大族清河崔氏,这个清河崔氏有多牛,大家可以参考一下唐朝“五姓七望”的相关资料,简单一点来说,如果他们看不上你,你就算是出身皇族,他们也不爱搭理你,就是这么豪横。

独孤信作为“胡汉混血”的后代,能和汉族大姓清河崔氏联姻,这背后的政治资本雄厚得已经超越了一般人的想象。

到独孤信的下一代,关陇集团之间的政治联姻发展得更为成熟和全面,世家大族比如弘农杨氏、陇西李氏等之间的内部通婚简直就是约定俗成了。一件事物,一旦大面积形成默契之后,没有巨大的外力作用是很难打破它的。这种默契,大家都不会公开说,但都会心照不宣地去执行它,比那些歃血为盟的誓言还管用。

独孤信晚年见到杨忠的儿子杨坚,一见之下,就决定将小女儿独孤伽罗许配给他。当时,独孤伽罗才14岁,杨坚17岁。史书对这门婚事没多说,仅说独孤信见杨坚“有奇表”,即相貌非凡,就把婚事定了。

这种描述很艺术,大家既可以理解成独孤信目光如炬,慧眼识人;也可以理解成关陇贵族之间的政治默契。你家有儿子,我家有闺女,只要相互确认过眼神,大体上过得去,就可以联姻了。

聪明的投资者从来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独孤信就是一个老道的政治投资者,他的女儿被他嫁到了不同的豪门,势力的触角无处不在。

这种无比深厚的权力基础和面面俱到的势力分布,才是包括独孤家族在内的关陇贵族的可怕之处。这种家族就像巨无霸一样,很难真正让它倒下;即便有时候,它表面上倒下了,但却又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很容易死灰复燃。

独孤伽罗的权力信心和逻辑

独孤家族的命运转折点发生在独孤信被赐死的时候,像独孤家族这样的庞然大物通常只会倒在内部厮杀,外部攻击是很难攻破他们的壁垒的。独孤家族正是倒在关陇集团的内斗中,而且是遇到了比他们更有优势的对手。

宇文泰这个人和曹操的人生轨迹是高度相似的,他到晚年也想自立,但也想把临门一脚留给自己的儿子。而且也像曹操一样纠结过要选哪个儿子来踢这一脚。他当时考虑的人选主要有两个:庶长子宇文毓和年纪尚幼的嫡子宇文觉。

其实宇文泰内心是倾向于宇文觉的,但宇文觉年纪尚小,又怕他稳不住局面。而且,他又有点担心宇文毓的背后势力不太服气。曾跟亲信密语,说他想立嫡子为接班人,但怕“大司马有疑”。这个大司马就是独孤信,时为三公之一,且是宇文毓的岳父。

宇文泰对独孤信的忧惧与怀疑,其实已经决定了独孤信和他的独孤家族要面临一片腥风血雨,这是权力游戏的血腥本质所决定的。

宇文泰死后,他的侄子宇文护迅速掌握了宇文家族的实权,并干脆利落地拥立宇文觉取代西魏,建立北周。这看起来顺理成章,但实际上矛盾重重。

怎么说呢?原来你宇文家虽然实力最强,但大家都是西魏的臣子,你顶多是其他关陇贵族的大哥;可现在,你摇身一变,把国家改姓宇文了,你成了老板,你成了其他关陇贵族的大爷了。大哥和大爷在权力本质上差别其实并不大,但在伦理上差别就大得去了。

而且,你拥立的还不是与其他关陇贵族利益关联最深的宇文毓,而是一个啥都是你宇文家说了算的宇文觉。关键是这一切还没有一个缓冲和协调的过程,没有一个类似于刘邦的“白马之盟”的约定,全特么是你宇文护一厢情愿、自作主张,其他人心里能痛快吗?

权力斗争往往是简单粗暴的,不服就干!于是,关陇集团内部最高层的“八柱国家”矛盾公开化了,两大阵营就此形成了,一方以河内郡开国公独孤信为首;一方以宇文护为首。

这场明争暗斗本来注定是要以鱼死网破而告终的。但是,由于关陇集团长期以来形成的政治默契,反而以一种十分默契的方式而告终。史载,宇文护鉴于独孤信“名望素重,不欲显其罪过,逼令自尽于家”,失败一方的独孤信以自杀的方式宣布退场,从而避免了关陇集团的支离破碎。

独孤信的死,对于独孤家族的伤害是致命的。因为他的儿子之中并没有什么抗大旗的人才,只能老老实实地享受着依靠父功封爵。一个家族在遭遇巨大变故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能撑得住场面的人才,这是门阀政治的通病,没有主心骨,你的权力份额就会被稀释,就会慢慢被边缘化。

但好在独孤家族的女儿们都很优秀。前面也说了,她的三个女儿后来都成了皇后,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重点说说本文的主人公独孤伽罗。

独孤伽罗是独孤信的小女儿,小女儿这个身份是有优势的,首先,她出生时,是独孤家族发展最成熟的时间,也就是说她在成长过程中享受到资源和教育是更有优势的;其次,小女儿一般都是更受父母宠爱的;然后,她的人生发展模板也有前面的哥哥姐姐给她探好路了。

独孤伽罗正是一个在顶级家族中享受着顶级资源的天之骄女,所以很多人看到独孤伽罗在很多时候十分任性、霸道,觉得那是人家的天性烂漫。其实,那是人家与生俱来的优势,有条件你才能任性,没条件你只能认命。她信佛,提倡“一夫一妻”,直接参与政事等等,就没有一件事是平常人能够做的。学习佛教文化,在那个时代还未普及,还是个贵族文化;提倡“一夫一妻”更是直接挑战男权,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直接参与政事,更是出格的事,一般人没那个机会……

在历史上,杨坚和独孤伽罗被塑造成了一对模范夫妻,杨坚被描绘成一个乖宝宝,而独孤伽罗被抬高成一个女权觉醒主义者。大家仔细推敲一下,就会发现,哪有那么高大上,都是一种妥协与默契而已。

刚嫁到杨家时,独孤伽罗的父亲还没死,她的霸道、自信、任性的基础还在,她爸是柱国,你杨坚的爸是将军,她任性一点你也只能说她可爱,你还能咋滴?打她?骂她?休了她?所以,传说新婚之夜,独孤伽罗直接按住比她大三岁的杨坚说:“你以后要是胆敢跟别的女人生孩子,我就一个一个掐死他们!”杨坚只能情深深意切切地说:“哪能呢?我的眼里只有你!”

事实上,杨坚这个同志能是一只想不偷腥的猫吗?他是有贼心没贼胆而已!他当上皇帝之后,没少动过换换口味的心思,但是,每次才有所行动,就被独孤伽罗断了后路,把那些和他欢好的女子彻底给处理了。有一次,杨坚又和尉迟迥的小孙女好上了,结果独孤伽罗也是直接把那个妙龄女子给处死了,丝毫不在乎、不顾忌杨坚这个皇帝的权威。杨坚气得连夜出走,罢工,以不想当皇上了来表示自己的不满。结果独孤伽罗云淡风轻地翻篇了,还是手下的臣子会来事,把他给接回去了。

没有实力支撑的嚣张跋扈,往往是只有傻子才会去干的事情。独孤伽罗显然不是一个傻子,她敢于把自己的位置抬得这么高,恰恰是因为她有底气、有自信、有能力,这些资本所产生的气场,对杨坚的心理产生了极强的震慑感。

她的父亲、她的家族带给了她与生俱来的一种骄傲!她骄傲到认为自己才是天下第一,所有人都要执行她的意愿。丈夫、儿子都必须如此,臣子就更不用说了。

那么,杨坚为什么就心甘情愿地听任独孤伽罗的使唤呢?以前独孤信在世的时候,还勉强可以理解,怕惹他那个牛人岳父生气!后来,独孤信自杀了,独孤家族也逐渐式微了,杨坚为什么还那么没有底气?

因为他的权力来得没有底气,一个人的成功并不是通过一些让自己心里踏实的方式而获取的,他注定会变得畏首畏尾,而且他得到的越重越多,他心里的不安就会严重,越是得到越是害怕失去!

杨坚对独孤伽罗一直敬畏有加,是因为独孤伽罗在他夺权之路的关键节点上,发挥了比他更为重要的作用。比如他们的女儿杨丽华被他们的女婿当成突破口来打压弘农杨氏的权势时,女儿命危、家族有难,恰是独孤伽罗毅然闯入皇宫,反复向宇文赟求情,叩头直到血流不止,才最终使得他们的女婿宇文赟放了他们一马。

再后来,宇文赟早逝,他们的小外孙宇文阐登上皇位,也是独孤伽罗在杨坚犹豫不决是否要篡位的时候,一锤定音:“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再磨磨唧唧我们自己就要倒霉了!”最后,杨坚才下定决心都了中国历史上最熟悉的权臣篡位之路,建立隋朝。

但是,这种篡位得来的政权一般都具备一个典型特点——得有同伙,得是联合行动;否则,哪怕你再强大,也会成为众矢之的,最后被慢慢耗死(跟夺宝游戏一样)。所以,这种联合创业的政权的基础通常都是不稳定的,十分讲究平衡,否则就容易引起内斗。

纵观隋朝几十年,隋文帝、隋炀帝这爷俩都是特别有能力、有想法的皇帝,为什么轻而易举就被自己亲戚李渊给取而代之了呢?

搞懂了隋朝亡在哪里,就真正明白了杨坚父子在害怕什么,也就真正能理解他们那些极具开创性的政策背后的目的!开科举、建立东都、清理功臣宿将……无不是指向关陇贵族,这些都说明隋朝杨坚父子一辈子都在解决他们的权力漏洞问题。

独孤家族本就是关陇贵族的代表,是大隋公司的董事,杨坚必须要拉拢独孤家族的股份才能保住他董事长的位置,所以他能对独孤伽罗怎么样呢?江山重要还是赌气重要?

独孤伽罗去世后,杨坚把那么多年的憋屈全部发泄出来,大面积地、加倍地补偿自己在女色方面的缺失,就足以说明他并甘心做个乖宝宝。

总之,杨坚之所以对孤独伽罗俯首帖耳,绝不是我们世俗中说看到的恩爱,把政治夫妻树立成道德模范,本身就不太科学!而独孤伽罗之所以能有这样大的震慑力,也并不是因为她生来就是追求平等独立的时代先进女性,而是人一旦口袋里厚实了,一般都想嘚瑟一下自己的不一样。

尾声

文章写得很长,其实还有很多东西并没有完整地表达出来,这就需要大家自己去扩充了。也还有很多生活、职业的道理没有充分地延伸出来,也希望大家自行去思考和总结。

花了几天时间写了这一万多字,其实本意就在于帮助大家树立一个良好的历史阅读习惯——任何历史都不是孤立的,我们对于一个历史印象,一定要学会延伸和挖掘,要找到它的因果逻辑源头去步步推进,而不能断章取义、望文生义。

东晋的门阀政治和北朝的关陇集团在那个时代是南北呼应的,其本质上是一样的。其源头正是在司马家篡位玷污了皇权的权威性和纯粹性,原来皇帝并不是天子,君权并不是神授的,只要谁的拳头够硬,谁就可以染指……这是一次民族文化的变革,看起来很乱,实际上很精彩。

像独孤伽罗这样的历史人物,她终究是活在这种大的历史背景下,她不过是一抹点缀,很美、很绚丽,但也只是浮在表面上的一个符号罢了。读不懂关陇贵族,其实很难读懂隋唐历史的,包括其中的人物。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28327.html

标签组:[历史] [突厥] [鲜卑族] [武帝] [历史政治] [隋朝] [贵族精神] [北魏] [杨坚] [西魏] [独孤信] [宇文泰] [独孤皇后] [伽罗] [关陇贵族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时事推荐文章

时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