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在海兰泡纪念《瑷珲条约》:164年前的历史该不该忘记?

发布时间:2022-06-22 发表于话题:瑷珲条约 点击: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其它 > 俄罗斯在海兰泡纪念《瑷珲条约》:164年前的历史该不该忘记? 手机阅读

2022年5月28日,在俄罗斯阿穆尔州首府、远东第三大城市海兰泡(布拉戈维申斯克)举行《瑷珲条约》签订164周年庆祝活动。这本是当地一年一度例行的庆祝活动,但因为现在正处于十分特殊的时期(俄乌战争),这场活动更加引起大家的关注。


我查阅了相关资料,发现该庆祝活动每年都会进行,按照俄罗斯每5年大庆的传统,想必到了明年165周年的时候,庆祝的规模肯定更隆重一些。


俄罗斯号称“战斗民族”,有着浓厚的尚武传统,对历史上那些开疆拓土的功勋们和标志性的事件,都会进行纪念。比如在外东北众多的城市中,到处都能见到远东征服者——哈巴罗夫和穆拉维约夫的雕像。尤其是穆拉维约夫,作为俄罗斯历史上最卓越的“远东土地收集者”,他的形象被印制在俄罗斯面值最大的5000卢布纸币上。


通过图片我们会看到,穆拉维约夫昂首挺胸,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显得踌躇满志,两只眼睛逼视着东方——俄罗斯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对人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


谈起穆拉维约夫,我们就不得不提到《瑷珲条约》。正是那个条约,让他有了睥睨一切的丰功伟绩。也正是那个条约,让太多的国人不堪回首那段往事。历史,难道真的可以选择性的忘记?下面,我们就穿越历史的迷雾,重温164年前那令人揪心的一幕。


01壹


打开东北亚地图,在贝加尔湖到鞑靼海峡之间,流淌着一条无比宽广的大河——黑龙江。如果以西源克鲁伦河为源头,全长超过5498公里,比黄河稍微长一些;年均径流量有3465亿立方米,比珠江稍多一些,是黄河的7倍;流域面积185.6万平方公里,甚至比长江还要稍大一些,它是名副其实的太平洋第一大水系。


这片辽阔的土地有数不清的山川河流、资源宝藏、珍禽异兽。自古以来,黑龙江流域就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历史上曾先后生活着扶余、室韦、黑水靺鞨、契丹、女真等民族,他们与中原王朝存在着直接或间接的联系。长期以来,他们与关内的汉民族互相影响、互相融合,共同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华夏文明。


黑龙江流域在元朝时隶属岭北行省和辽阳行省,明朝为奴儿干都司管辖。到了明朝中期的万历年间(1573-1620年),奴儿干都司增加到384个卫所,管辖范围囊括整个黑龙江流域、库页岛和东西伯利亚的部分地区。后来,由于明王朝的衰落,以努尔哈赤为首的建州女真兴起,到了1616年,正式建立后金,黑龙江流域全部纳入后金版图。


与此同时,与中国八杆子打不着的沙皇俄国开始了征服西伯利亚的历程。1581年,哥萨克叶尔马克率领840人越过乌拉尔山,开始入侵西伯利亚汗国。1598年,西伯利亚汗国正式灭亡,鄂毕河中下游落入俄罗斯手里。


17世纪20年代,俄国人在叶尼塞河流域站稳了脚跟。然后继续东进,在30年代兼并了整个勒拿河流域。1632年,沙皇俄国在勒拿河中游修建了雅库茨克,成为俄国在东北亚扩张的中心。1639年,哥萨克抵达鄂霍次克海,标志着西伯利亚全部落入俄国手中。


随后,沙皇俄国把目光瞄准了贝加尔湖和黑龙江,中俄之间开始起了接触。


02贰


1643年,一支哥萨克抵达贝加尔湖。同一年,波雅尔科夫率领132名哥萨克,远征黑龙江,当年冬抵达精奇里江(结雅河),这是第一批侵入我国东北的俄罗斯人。这帮匪徒在中国境内烧杀抢劫,无恶不作,这年冬天吃掉了50个当地中国居民,当地人惊呼吃人的“罗刹”来了。


1649年,哈巴罗夫率领70名哥萨克,对我国黑龙江流域再次进行武装入侵。


这时中国内地正在经历改朝换代的历史风云,无暇北顾。1644年,清军入关。为了弥补人力上的不足,雍正帝把绝大部分的东北人口都带走了,由此造成了关外空虚,让俄国人有了可趁之机。


等清朝把江山坐稳之后,沙俄已经在黑龙江流域盘踞了几十年。年轻的康熙帝锐意要清除俄国人对大清龙兴之地的侵略,经过两次雅克萨之战,俄国侵略者被打得大败,被迫同意和清朝在尼布楚进行边界谈判。


1689年,中俄双方签署《尼布楚条约》。除了有争议的待议地区,中国同意把黑龙江上游的石勒喀河流域让给俄罗斯,但从法理上肯定了外兴安岭以南的整个黑龙江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地区都属于中国领土。


《尼布楚条约》的签订,保障了中俄东段边界将近200年的稳定。大清王朝先后在东北设置了三个将军辖区:黑龙江将军、吉林将军和盛京将军,著名的瑷珲城就是这个时期建城的。


瑷珲位于黑龙江与精奇里江(结雅河)的汇流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结雅河的中国名字叫精奇里江,“精奇里”在鄂温克语的意思是“黄色”,精奇里江就是“黄色的河”。它全长1242公里,流域面积23.3万平方公里,多年平均年径流量为590亿立方米,甚至超过了黄河的水量。在黑龙江各大支流中,它的水量仅次于松花江而成为第二大支流,同时也是黑龙江左岸最大的支流。


精奇里江中下游平原有8-9万平方公里,物产极其丰富。当年波雅尔科夫殖民者就是通过精奇里江进入黑龙江的,而瑷珲就位于这个咽喉要道上。


康熙22年(1683年),康熙帝命萨布素在瑷珲(在江东64屯)建城永戍,并在此置黑龙江将军。康熙24年,清政府鉴于旧瑷珲僻处江东,联系不便,迁黑龙江将军驻地于下游右岸(今天的黑河市),原处留副都统镇守,又被称为“新瑷珲”。康熙29年,黑龙江将军移驻墨尔根(今黑龙江嫩江)后,该城留副都统镇守。


黑龙江将军辖区建立后,设置将军1人,副都统4人,副都统衔总管2人,总管9人,协领20人,参领1人,副总管23人,佐领246人,防御28人,骁骑校250人,护军校2人,水师营总管8人。


黑龙江将军辖区的士兵人数不详,考虑到整个东北驻防士兵的总数为35361人,清政府又把重兵布置在盛京方向,驻防黑龙江的兵力至多几千人。如果再加上吉林将军辖区的兵力,估计两地不会超过1万人,这点兵力相对于大约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确实也太单薄了。


更加严重的是,清政府为了保护自己的“龙兴之地”,严禁关内汉人进入关东。清廷设置了柳条边,对擅自闯入者,“枷两月,鞭一百。”这就造成了一个严重的后果,东北各地的人口稀少,和无人区差不多。这就为以后的沙俄再次入侵埋下了隐患。


03叁


条约只能保一时,不能保一世,历史上撕毁条约的例子比比皆是。随着清俄双方实力的此消彼长,到了19世纪中期,中国已经风雨飘摇了,中国的边疆出现了新的危机。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中国的国门被坚船利炮轰开了。


1851年,在中国南方爆发了太平天国运动。1856年,大清南方半壁江山尽失,大清已处在最危险的时候。


屋漏偏逢连夜雨。大清在命悬一线之际,英法联军于1856年又对中国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


内忧外患之下,清政府不得不把边疆的军队往内地调运,从而造成了边疆空虚,俄国人的机会到了。


1847年,沙皇任命年轻干练的穆拉维约夫担任伊尔库茨克和东西伯利亚代总督。他到任后,在黑龙江流域进行了一系列的违反《尼布楚条约》的军事探险活动,从而探听到有关清军的可靠情报。


穆拉维约夫打探到清军在东北不仅人数很少,并且训练和装备极差,他们缺乏火器,主要装备是弓箭之类的冷兵器。在他看来,清军非常孱弱,完全不是俄军的对手。


由于清朝南方战事不断,清朝的正规军——八旗军和绿营都羸弱不堪,朝廷想起了东北驻防军队。于是,东北的少量兵力不断被内调。


1841年,为了抵御英军入侵,朝廷从黑龙江辖区调兵1000人,驻防山海关。1842年,朝廷再次从黑龙江将军辖区挑选1000名士兵,驻防天津。与此同时,吉林将军辖区也分2批往关内调兵2000人。


到了太平天国运动时期,咸丰帝于1852年命令吉林将军和黑龙江将军辖区,一共调兵4000人参加南方战事。这支部队驻防江南和江北大营,屡立战功。


1853年2月,朝廷再次从吉林和黑龙江调兵4000赶赴南方;5月,又从吉林调兵2000人。


1854年,朝廷从吉林调兵1000人。


1855年,咸丰帝希望吉林再次调兵2000人,但吉林将军汇报说辖区内兵额不足,只能调动500人。


1856年,朝廷从吉林、黑龙江各调兵100人。


1858-1859年间,从黑龙江分两次共调出350人。


1859年,从黑龙江调出1000人。


1861年,从黑吉两地调兵800人。到了1862年,朝廷最后一次从黑吉两地调兵500人。


期间黑吉两地虽然也有士兵补充,但数量很少,而且新兵战斗力低下,不堪重用。


04肆


与清朝在黑龙江和吉林两地驻防兵力逐渐被掏空相比,俄国哥萨克部队虽然人数不多,但装备精良,战斗力凶悍。当时的俄国虽然在1853年爆发的克里米亚战争中被英法联军暴揍,但它的军队已经基本实现了近代化,火枪火炮虽然不及英法先进,但对付落后的清军还是绰绰有余。


于是,穆拉维约夫开始两手准备。一方面利用英法联军入侵北京的机会,对清政府连哄带吓,以调停人的身份火中取栗,另一方面,对黑龙江将军弈山采取炮舰政策,逼迫他就范。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下弈山这位仁兄。他是根正苗红的皇室宗亲,是康熙皇帝十四子胤禵的后代,是道光皇帝的族侄。按理说,像他这样有身份的人必然要以大清的利益为重,应该成为国家的中流砥柱才行。但很可惜,他把祖辈脸面丢尽了,他只是个软骨头,他的能耐就是卖国,而且还不是卖了一次。


1841年,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奕山就私自与与英国代表义律签订《广州和约》,赔款600万两白银,准备息事宁人。清廷追究责任时,奕山竟然谎称赔款600万两银子是“作为追交商欠完案”,企图蒙混过关。道光皇帝勃然大怒,将其停职治罪,一度圈禁在宗人府。


其实像弈山这样的人杀头也不为过,但大清是一个十分神奇的国度。几年后,弈山居然换了个马甲闪电复出了。


1855年,奕山被任命为黑龙江将军,成为清朝在黑龙江地区的最高官员,直接对皇帝负责。作为封疆大吏,他的对手换成了更加难以对付的穆拉维约夫,这一次,他又能做出怎样的举措呢?


05伍


穆拉维约夫先是任命海军大尉涅维尔斯科伊为“考察队”队长,并以“俄美公司”的名义,对黑龙江口和库页岛进行所谓“考察”。同时,还派遣以阿赫杰中校为队长的陆上“考察队”,装扮成猎人前往外兴安岭南麓的中国领土进行“考察”,限定3年内完成。


1849年7月,涅维尔斯科伊乘新建造的“贝加尔”号运输船,闯入黑龙江口,并在江口的北岸找到了巨大的港湾,命名为幸福湾和圣尼古拉湾。这次考察的结果发现:库页岛不是半岛,而是个岛屿,黑龙江口可以通航,而且海船从南北两方都能进入黑龙江口。这是俄国有史以来对黑龙江口一带,包括库页岛在内所作的比较接近事实的描述。


1850年7月,涅维尔斯科伊奉命第二次闯入黑龙江口,在附近海岸建立了第一个俄国寨堡:彼得冬营。同年8月,“考察队”又强占了庙街,改称“尼古拉耶夫斯克”。


就这样,在穆拉维约夫的努力下,俄国人搜集了大量有关居民、物产、交通、贸易以及自然气候等情报,又建立了一系列的哨所和据点,从而为以后鲸吞外东北地区,以及攫取黑龙江航行权奠定了基础。


1854年5月30日,穆拉维约夫亲率由一艘蒸汽轮拖带75艘驳船组成的补给船队,搭载着800名军人、100名哥萨克及1支炮兵分队,拉开了大补给的序幕。


1855年5月,穆拉维约夫无视中国清朝政府的严正抗议,第二次武装航行黑龙江。这次共出动哥萨克军2500余人,分乘125艘船只,分3批陆续出发。和上一次不太一样,随行的还有51户共计480人的武装移民。


1856年5月,在穆拉维约夫的精心策划下,卡尔萨科夫率领1600多名官兵,分乘118艘各种类型的船只,第三次武装航行黑龙江。以后,沙俄不顾中国清朝政府的多次抗议,在黑龙江中下游地区建立了多个军事哨所。


就这样,在穆拉维约夫的精心布局下,到1857年,俄国武装移民已经达到6000多人,外东北的俄国哨所和移民定居点已经沿着黑龙江形成了完整的军事占领体系。


面对沙俄殖民者明目张胆的侵吞行为,黑龙江将军弈山除了发表口头抗议,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抵制措施。于是,穆拉维约夫的胆子越来越肥,下一步,他准备把整个外东北收入囊中。


06陆


1858年5月,英法联军进犯天津,开始威胁北京。穆拉维约夫趁机率领俄国兵船驶至瑷珲,向清朝黑龙江将军奕山提出俄方拟定的条约草案,宣称以黑龙江为边界,如果不从,俄国将联合英国对华作战。


面对沙俄提出的无理要求,奕山最初还能有理有据地进行了反驳。他说,中俄两国的边界早就根据《尼布楚条约》进行划定,“议定遵行,百数十年从无更改。今若照尔等所议,断难迁就允准。”


穆拉维约夫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他在几次谈判无果的情况下,命令俄国兵船鸣枪放炮,以武力相威胁。


此时的奕山早就成了惊弓之鸟,5月28日,奕山与穆拉维约夫签订《瑷珲条约》。该条约以黑龙江为边界,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划归俄国,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4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划为中俄两国共管。


而在1860年签订的《中俄北京条约》中,又把整个外东北划归俄国,中国只保留了对黑龙江左岸江东六十四屯的管辖权。


就这样,沙俄不费一枪一弹就获得了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欣喜若狂,为了表扬穆拉维约夫的历史功绩,晋封穆拉维约夫为阿穆尔(即黑龙江)斯基伯爵。沙皇把黑龙江左岸的海兰泡改名为布拉戈维申斯克,意思是“报喜城”。


而我们的这位弈山将军,因为守土失责,咸丰皇帝也只是将他革职处理,召回北京。没过多久,弈山又重新起用,简直就是个政坛不死鸟。


07结束语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当时中国之所以积贫积弱,备受欺凌,主要是因为有无数个弈山们在作祟。而沙皇俄国很幸运,它有无数个像穆拉维约夫这样“万里觅封侯”的人,甘愿为国家开疆拓土。因此,从这意义上说,历史是不应该被忘记的,以史为鉴,可以让后人少走弯路。


另一方面,很多人一直以“唇亡齿寒”为借口,反对重提这方面的历史,认为这是在“炒历史冷饭”。要知道,在164年以前,当中国面临内忧外患生死存亡之际,他们想过“唇亡齿寒”吗?清廷本来想指望着他们与英法斡旋,让清朝摆脱困境,结果又是谁在趁火打劫?


既然俄罗斯不忘记这段历史,我们又有何理由忘记呢?弈山们,该醒醒了!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28027.html

标签组:[历史] [清朝] [中国近代史] [清朝历史] [世界大战] [一战] [苏联解体] [俄罗斯历史] [尼布楚条约] [库页岛] [前将军] [瑷珲条约] [哥萨克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其它推荐文章

其它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