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门两王侯,位列南宋七王,到了孙子辈,居然还做了四十天皇帝!

发布时间:2022-06-02 发表于话题:南宋一共有多少位皇帝 点击: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综合 > 中国古代史 > 一门两王侯,位列南宋七王,到了孙子辈,居然还做了四十天皇帝! 手机阅读

南宋高宗绍兴四年(1134年)二月。时任南宋川陕京湖宣抚处置使的张浚,带着对川陕之地的不甘与无奈,被高宗赵构召回临安。历时五年的张浚经略关陕,以无功而返的结局宣告结束。

但是张浚在川陕的五年并非是毫无作用,至少在一个人看来,张浚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和整个家族的未来。而张浚即使在举步维艰的情况下,依然给危如累卵的川陕之地挑选了一位很不错的“守门人”。

而这位位居西南的“守门人”,并没有随着张浚的离去而黯淡,他的人生似乎则更长更复杂……

张浚▲

建炎三年(1129年),张浚因在苗刘之变中勤王有功,颇受高宗青睐,入知枢密院事。高宗任命他为川陕京湖宣抚处置使,赋予便宜处置之权,全力经略关陕。同年十月,张浚置司秦州(今甘肃天水),宣布节制永兴、环庆、熙河、秦凤、泾原五路军马。成为南宋朝廷在川陕之地的第一负责人。

建炎四年(1130年)九月,为减轻东线宋军压力,张浚集结永兴、环庆、熙河、秦凤、泾原五路军马,共计四十万人,战马达七万匹,移师富平(今陕西富平),与金军决战。打算一举解决金军在关陕之地的人马。

刚刚履新的张浚,显然有些小看了,这些曾把宋高宗追到海上的金军。他没有趁机收拾拾势单力孤的金兀术,而是数次致函金帅要求约日决战。然而,张浚等来等去,却没想到等来了金军的大部队。

九月十四日,双方决战富平,从清晨恶战至中午,金军有备而战,攻击最薄弱的环庆军,宋军五路皆溃,辎重尽失。金军顺势占据关陇六路,宋军只得退守大散关、和尚原一带。

于是,吴玠所驻守的和尚原(今陕西宝鸡西南),就成为了抵御金军的第一道防线。而吴玠就是张浚为川陕之地选的“守门人”。

右—吴玠▲

吴玠算得上是“根红苗正”的普通人,未及冠的年龄,便以“良家子”的身份入泾原军。相继参与征讨方腊、剿灭宋江余部。到张浚经略关陕时,被人举荐,提拔为统制,军事生涯由此转折。次年,擢升为泾原路马步军副总管,跨入南宋高级军官阶层。

富平之战中,吴玠向张浚提出过防守的建议,但不被张浚采纳,遂有富平之败。绍兴元年(1130年)十月,金军为了夺取汉中,进窥川蜀,发兵进攻吴玠所驻守的和尚原。金军分两路合围和尚原,但吴玠自富平战败以来,早就积粟练兵,列栅死守,因而两支金军虽各自轮番进攻,却无法实现合围的计划。

合围和尚原不成,金兀术引为奇耻,再次调集十万大军,发誓夺下和尚原。双方激战三日,吴玠先命“驻队矢”持强弓劲弩轮番怒射,击退金军;同时派出奇兵,断敌粮道;最后设伏大败金人,敌军死伤以万计。金兀术也身中两箭,逃回燕山。

和尚原一战,吴玠巩固了宋军的西部防线,被朝廷授予镇西军节度使,全权掌管川陕军务。成为南宋立朝以来第四位建节的将领。与著名的抗金将领岳飞、韩世忠、张俊等齐名。

绍兴三年(1133年),正月,金军攻克了金州(今陕西安康),直逼宋军在川陕的桥头堡兴元府(今陕西汉中)。知兴元府刘子羽遣使告急,同时派兵扼守兴元的屏障饶风关(在今陕西石泉西)。吴玠亲率数千精骑,由河池(今甘肃徽县)日驰三百里救援饶风关。

宋金双方鏖战六昼夜,金军尸积如山,不能得逞。金将撒离喝募集死士,从险道绕至饶风关之上,居高临下,打败了宋军,夺得了饶风关。

饶风关一失,兴元府门户大开。撒离喝虽一度占领汉中,打开了进入川蜀的关口,但孤军深入,补给困难,更兼瘟疫流行,加之背后的金州已被宋军收复。形成关门打狗之势,金军只得被迫放弃汉中。

饶风关之战以后,吴玠调整防御策略,把防守的重点放在仙人关(今甘肃徽县东南)。以便在和尚原失守的情况下,另有一道阻挡金兵入蜀的铜墙铁壁。他在仙人关修筑了名为“杀金坪”的营垒,并采纳其弟吴璘的建议,在其后再建一道隘砦。

战事果然如吴玠所预想的一样,不到半年的时间,和尚原就被金军攻克。吴玠只好退守最后一道防线仙人关。

绍兴四年(1134年),二月,金兀术率十万金军直扑仙人关,吴玠仅以一万军队阻击,恰好吴璘援军赶到,双方激战三日。金军果然突破了杀金坪,但在第二道隘砦前被吴璘的部队击退。第三天,宋军大举反攻,金兵全线溃退。仙人关之战让金朝认识到进攻川蜀时机远未成熟,史称金军从此“乃不敢窥蜀”。

吴玠主导的和尚原、饶风关、仙人关三大战役,在南宋初年的西线战场有着极为关键的地位。也就此奠定了吴玠家族在川陕一带的地位。

绍兴初年,一心求和的宋高宗,接二连三地向金国派去求和的使臣和书信,但都石沉大海,杳无音信。眼看求和无果的宋高宗,只好下旨令诸将“各竭忠力,以图大计”。武将的军事、经济和政治权力在南宋达到了最高峰。

宋高宗赵构▲

这一时期的武将获得了空前的发展自由,行兵作战不再受到“更戍法”、“将从中御”、“阵图”、“监军”等政策的束缚。在各地出现了武将自行扩军,并拥有相对固定的军事地盘的普遍现象,如当时出现的岳家军”、韩家军”、吴家军”等。

吴玠在这一时期,快速扩张军队,招募两淮、关陕地区的流民和将士,兼并原关陕之地的兵士,人马扩充至十万。张浚被召回后,吴玠任宣抚副使,直至绍兴九年逝世。宣抚使是辖区内最高的军事民政长官,川陕十万兵力由吴玠全权掌管,吴玠的军事权力达到最高峰。

然而,就在吴玠的权力逐渐接近顶峰时,一个人的突然倒台,使他的晋升之路突然充满了不确定性。而他,也不得不直面皇帝赵构的审视……

绍兴七年,张浚被罢相,贬谪出京。一时之间,与张浚有关的人,人人自危,吴玠也不例外。而吴玠与张浚之间的臣属之情,又格外的特殊。所以在张浚被贬谪后不久,吴玠出于试探高宗的目的,派人前往临安来了一次“讨薪”活动。

电视剧《精忠岳飞》中的赵构▲

其实在此之前,吴玠与高宗之间一直隔着一个张浚,倒不是张浚刻意离间二人,只是吴、张二人既有同僚之情,兼有提携之恩,所以两人走得近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作为皇帝,特别是对吴玠这样手握重兵,镇守一方的封疆大吏,始终希望能和自己的关系更近一些。毕竟一个握有重权的地方官总是和京城的宰执眉来眼去,这种感觉在皇帝看来,终归是不舒服的。

所以在这次的“讨薪”活动中,高宗就让人捎给吴玠了一番语重心长的话……

高宗言道:你吴玠从微末小官提拔到如今宣抚使的位置,不是张浚的功劳,皆是出于朕之所封……身为地方官,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告诉朕,何必要依托其他人呢……你要的军资,朕先给你一百五十万缗,但是你要记得,朕并没有因为张浚的进退而厚此薄彼……

这番话,可谓是滴水不漏,即警告了吴玠,但你要的工钱还不忘给你。临了,还不忘再叮嘱你一句。足见高宗对吴玠之重视。

张浚的倒台,并没有影响到吴玠,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其所处的战略要地。例如朝廷派往当地,负责一路财政大权的转运使,身为宣抚使的吴玠因为军饷和物资等问题,经常和转运使发生矛盾。而在朝廷,宁可不断的换掉转运使,来回护吴玠,也不愿和其关系闹僵。

在仙人关大捷后,朝廷为吴玠拟的升迁报告中,更是极尽吹捧之能事,诏书中一句话“陆海神皋,既失秦川之利;铜梁剑阁,敢言蜀道之难”,由于当时四川还没有被金人占据,为了避免吴玠多想,特意将其中的“秦川”改为“秦中”。可见当时朝廷对类似吴玠一样的方面大员,是何等小心的维护。

吴玠也很识趣,没有恃宠而骄。而是在绍兴五年,特意派遣儿子赴临安述职边防事务。高宗对吴玠此举很欣慰,言道:吴玠来赴京述职,如今再派遣其子述职,可谓是懂得待君之体,吴玠在外手握重兵多年,还能考虑如此周全,其心可嘉……这种君臣互为体贴的情况,一直维持到绍兴九年吴玠病故。

吴玠病故后,高宗为其辍朝两日,特赠少师。后谥号“武安”。高宗下诏在仙人关为吴玠立庙。宋孝宗淳熙三年,追封吴玠为涪王,位列南宋异姓七王之一。

绍兴九年,吴玠卒后,其弟吴璘得到重用。在绍兴十年的宋金之战中,吴璘遣将率兵在翔、扶风、清溪岭等地连败金军,遏制了金人由陕入蜀的势头。吴璘以此功建节,被授予镇西军节度使,声名鹤起。绍兴十一年,在郯家湾大破金军,一举收复秦州。后加太尉,加开府仪同三司,加少保,恩宠甚崇。

宋孝宗乾道三年(1167年)五月,吴璘病逝,宋孝宗为其辍朝两日,追赠太师、信王,位列南宋异姓七王之一。

至此,吴玠、吴璘兄弟与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岳飞、杨沂中,同列南宋异姓七王!

吴玠吴璘纪念馆▲

事实上,由于吴氏一族长期驻守在川陕一带,当地的军事、财政等诸多方面,已经为其所把持,并渐渐转化为其私人的势力。时人称四川人“只知有吴氏,不知有赵氏”。吴氏家族在蜀势力日益壮大,引起了宋廷的不安。为了防止吴氏势力进一步扩大,南宋政府就四川地区的统兵体制,进行了针对性的改革。

绍兴合议签订后,宋金迎来了长达二十年的和平期,南宋对武将的政策和态度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随着韩世忠、岳飞、张俊三大将的兵权被剥夺。朝廷在四川设立三都统制,宣抚使开始由文臣担任,虽然没有直接夺权,但是分化吴氏兵权的目的不言而喻。

吴璘继任后,权力被一分为三,吴璘屯兴州、杨政屯兴元府、郭浩屯金州,三人的官阶、权责相同,没有隶属关系,吴氏的军政权被彻底分化。尽管如此,鉴于宋金关系尚不稳固,宋廷在处理与吴璘的关系时仍十分谨慎。

绍兴十一年宋金和议成,对于吴璘的赏赐,高宗曾曰:赏赐要正合适,如今的边防还需要将士协力驻守,赏赐需合乎其心意,以免被奸人挑拨动摇军情。

到了孝宗朝,隆兴合议后,南宋的边境更加趋于稳定,对武将的依赖大大降低,对吴璘的戒心也日益明显。最明显的例子,吴璘与四川安抚制置使沈介不和,吴璘请罢宣抚使并致仕,不被孝宗允许,沈介在这一事件中也未受到降责。对比高宗朝吴玠与转运使矛盾的处理方式,可以看出,孝宗对吴璘己是冷眼旁观的态度。

宋孝宗赵昚(shèn)▲

吴璘病危时,为了避免由吴氏后人继承其兵权。朝廷马上派虞允文为四川宣抚使,四川地区重新回到了以文抑武的政治局面。而吴璘的儿子吴挺,则被调离四川。直到光宗绍熙元年,虞允文去世后,四川无将可用,才将吴挺调回四川。但其时,宋金之间已无大战,吴挺无用武之地,在蜀地的影响力也远不及吴玠、吴璘。

到了吴挺病危时,分割吴氏的情形,再次上演。朝廷任命张诏为兴州都统制,李世广为副,吴氏在蜀势力再次被分化。吴挺的儿子吴曦被调离四川,留在东南,吴曦“久蓄归蜀之志向,朝廷不许”,如此压制和分割吴氏,最终酿成了吴曦叛宋的公案。

时间到了宋宁宗绍熙四年(1193年),吴挺病逝,此时距离第一代吴玠病逝,已经过去了五十年。吴挺死后,蜀地半年不设主帅。吴氏三世主川蜀,早已被当时的主政大臣所忌惮。吴挺之死,恰好给了一个架空吴氏的机会。

枢密院事赵汝愚建议,召吴曦入朝迁任殿前副都指挥,夺了吴家军世袭的兵权,将其禁困在东南。但吴曦总想回去当土皇帝,先是走陈自强的门路,嘉泰元年终于被任命为兴州都统制兼知兴州。其后他向苏师旦纳贿,恰逢韩侂胄物色西线统帅,吴曦成了副帅。

吴曦任西线副主帅后,金朝把他列为策反的目标,送去了一封由金章宗亲笔写的诱降书。吴曦即派密使赴金,表示只要封其为王,他就可以献出阶、成、和、凤(分别治今甘肃武都、成县、西和,陕西凤县)等关外四州。金人与吴曦一拍即合,双方约定,在金军进攻之时,便是吴曦封王之日。

吴曦旋即派兵夺取设在益昌(今四川广元西南)的四川总领所仓库,驱逐主帅程松。开禧三年正月,吴曦正式在兴州(今陕西汉中)即位,继张邦昌、刘豫后当上了金国第三个儿皇帝。

但在兴州军中,依然有人不服吴曦。杨巨源、李好义等人推举吴曦的伪丞相长史,安丙为主事人。在二月下旬的一个黎明,李好义率七十四个敢死之士突入伪蜀王宫,大呼:“奉密诏诛反贼,违抗者灭其族!”吴曦僭位仅四十一日即被诛杀。

吴曦之乱,在排除外来因素,也就是金国方面的主动招降,和吴曦的主观因素外。南宋政府内部所产生的客观因素,恰恰是逼反吴曦的最后一棵稻草。

在军事方面,宋朝始终遵循的是以文抑武的老路,历任四川宣抚使、制置使都是由“不能骑马、不能射弓、不知敌情、不谙边事”的文臣担任。久而久之,实际打仗的将领与主政的文官必然会发生矛盾。这种矛盾一旦扩大,往往是激反武将的重要因素之一。

而且,南宋朝廷对待武将,历来是且用且疑,往往是前方将领浴血奋战,朝廷还要把他们的子孙扣押在东南作为人质,以防在外的将领有变。甚至吴挺病逝之时,朝廷都不许吴曦回四川奔丧,在外的将领自然会感到寒心。

类似吴氏这样的军事家族,在战争缓和期,不可避免的会被不断的分割、分化,最后直至被彻底架空。吴挺死后,朝廷坚决不让吴曦继承父职,而且避免使用吴氏的旧部人员,不断分解重组四川地区的行政机构和军事区域,其目的就是为了彻底消除吴氏在地方上的影响力。

而吴曦之乱的一个最重要的人,就是时任宰相韩侂胄。吴曦被困居东南期间,就不断的向韩侂胄行贿,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重回四川。而最终吴曦也如愿被韩侂胄任命为兴州都统制、利州西路安抚使,侥幸离开东南。吴曦甚至兴奋的言道:且得脱身去!

韩侂胄自认为和吴曦关系不错,有借吴曦之手,掌握兵权之意。其次打算重启北伐,建立万世功勋,吴曦回四川重新率领吴家军即是为此作准备。所以当吴曦回蜀后,韩侂胄不断的给吴曦加官进爵,先是升任四川宣抚副使,紧接着,又兼任陕西、河东招抚使。就连主财政的四川总领所也被划归吴曦的宣抚司。

如此一来,四川一地的军事、财政大权皆为吴曦一人所掌握,权柄甚至超过了当年的吴玠。所以在后来吴曦叛乱过程中,整个四川地区都没有能够节制吴曦的势力。

而唯一一个被韩侂胄派去牵制吴曦的四川宣抚使程松,在四年前,还只是钱塘县的一个县令,仅用了四年时间,便官居宣抚使,各中原由,恐怕也无需细说。这等人又如何能牵制吴曦。

吴曦叛宋时,遭到伯母赵氏“怒绝”,叔母刘氏更是“昼夜号泣,骂不绝口”。吴氏旧部苦口忠告:“如此,相公八十年忠孝门户将一朝扫地!”而吴曦则回以“吾意已决,万难更改”!

吴曦三代忠良之后,致满门忠烈于不顾,以如此决绝之态度叛宋,想来不是简单的“忠奸”二字所能说清楚的。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21925.html

标签组: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综合推荐文章

综合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