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版的“癸酉靖难”,首阳大君李瑈是被逼无奈还是有意而为之?

发布时间:2022-06-01 发表于话题:朝鲜王朝历代君王 点击: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综合 > 中国历史 > 朝鲜版的“癸酉靖难”,首阳大君李瑈是被逼无奈还是有意而为之? 手机阅读

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七月癸酉,太祖高皇帝的第四子、燕王朱棣在成功诛杀张昺和谢贵后,愤然向惠帝朱允炆上疏,怒指齐泰和黄子澄是奸臣,并援引《明皇祖训》里“朝无正臣,内有奸恶,则亲王训兵待命,天子密诏诸王统领镇兵讨平之”的内容,竖起靖难旗帜,大举率兵南伐,正式拉开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靖难之役】。

公元1402年6月,燕王朱棣攻进南京城

大明太宗(成祖)孝文皇帝——朱棣

【靖难之役】整整历经四年,在军事天才朱棣的凶猛攻势下,朱允炆所派出的抵抗大军败多胜少,渐渐力不从心。终于,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六月乙丑,由于谷王朱橞和守将李景隆贪生怕死、心生反意,擅自打开金川门,南京城不幸沦陷,惠帝朱允炆下落不明。燕王朱棣在群臣的欢呼声中策马入城,在奉天殿即皇帝位,定年号为“永乐”,是为明成祖。明成祖朱棣的登台亮相,是明朝历史的重要转折点。在他的带领下,明朝焕发出勃勃生机,先后造就了郑和下西洋、《永乐大典》、迁都北平、疏通大运河、五征北蒙古等壮举,成为后世津津乐道的盛世景象,而明成祖本人也因此受到后人的一致称颂。

《明史·成祖本纪》

文皇少长习兵,据幽燕形胜之地,乘建文孱弱,长驱内向,奄有四海。即位以后,躬行节俭,水旱朝告夕振,无有壅蔽。知人善任,表里洞达,雄武之略,同符高祖。六师屡出,漠北尘清。至其季年,威德遐被,四方宾服,明命而入贡者殆三十国。幅陨之广,远迈汉、唐。成功骏烈,卓乎盛矣。

明朝国内的争权斗争,不可避免地波及到周边邻国,朝鲜王朝便是其中之一。凭借两次王室宫变登上王位的太宗大王李芳远,在得知明成祖朱棣登基的消息后,于次年正月派遣判恭安府事李贵龄出使北京,向成祖献上登基大礼,并且请求天朝颁赐珍贵药材,用于调理太上王李成桂的病体。朝鲜国的恭顺,让成祖大为喜悦,不仅赐给他们总计约82斤8两的药材,而且承认李芳远的王位合法性。李芳远通过及时靠拢明成祖朱棣,借此巩固了自己在国内的正统地位,开创了著名的【恭定盛世】。

朝鲜王朝第3代国君、靖安大君、太宗大王——李芳远

朝鲜使臣向明成祖朱棣献上登基大礼

永乐二十年(公元1422年)五月十日丙寅,太宗李芳远甍逝于泉达坊新宫,享年五十六岁,葬于献陵。世宗大王李裪接过太宗权柄,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独治国家。世宗李裪在位三十三年,极大推动了朝鲜社会的繁荣发展,特别是谚文的创造,成为朝鲜民族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增强了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加快了文化传播速度。正如《朝鲜王朝实录·世宗庄宪大王实录》里所言:“三十余年之间,民不见兵,按堵乐业,文教大兴。”折射出朝鲜王朝前期的欣欣向荣。

只是,随着世宗于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二月十七日甍逝,一场被后世称之为【小靖难】的权力斗争逐渐浮出水面,这场血腥无比的浩劫让朝鲜官民再次品尝到王位争夺的残酷性,而领导此次斗争的核心人物,就是世宗大王李裪的嫡次子、首阳大君李瑈。

朝鲜王朝第7代国君、首阳大君、世祖大王——李瑈

首阳大君李瑈在朝鲜王朝历史上是名气爆棚的大人物,原因在于他效仿明成祖朱棣的篡位之举,成功将王位从自己侄子手里抢过来。对于他的惊天忤逆行为,尤其是【癸酉靖难】爆发的真实原因,历来备受争议。韩国史学家李成茂在《朝鲜王朝史》里就提出“世祖李瑈的篡位,实际上是为了维护封建王权的强硬手段,理由是端宗的年幼无能。”李丙焘则在《韩国史大观》里以“背逆论”来论述【癸酉靖难】的前因后果,暗含指责李瑈本人无视伦理道德。总之,讨论之声不绝入耳。那么,到底李瑈一手主导的【癸酉靖难】是被逼无奈还是有意而为之呢?这就需要从李瑈的成长背景中去挖掘真相了。

首阳大君李瑈,一位充满野心与理想的厚黑学政治家

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九月二十九日,李瑈出生于汉阳城忠宁府邸,父亲是朝鲜王朝第四任国君、忠宁大君李裪,母亲是领议政府事沈温之女,他是家里的二儿子。李瑈自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就展现出异于常人的聪慧,年纪稍长他就开始捧着各种类型的书籍来看,5岁便能熟读《孝经》,让太宗和世宗非常惊异。与普通王子不同,李瑈虽然出生于王室,却成长在民间,所以他对世间百态十分了解,也深感朝鲜百姓们的不容易。

李瑈不仅饱读诗书,而且尤为喜爱弓马骑射,时常携带角弓奔走于田野乡间,跟熊孩子一起比试射艺。他晚年亲笔写给王世子李晄的《射禽之道》里就说道:“昔者予方年少,未识大道,与群英竞逐之时,气雄一时,才冠众中。”对青年时期的壮举十分骄傲。由此可见,李瑈的高超技艺绝非空穴来风。宣德三年(公元1428年)六月十六日,年仅11岁的李瑈被册封为【晋平大君】,开始拥有属于自己的尊号。六年后的六月二十七日,李瑈的尊号从【晋平大君】改为【咸平大君】,显示出世宗对他的重视。但是,由于“咸平”二字与李氏宗族的发祥地“咸兴”重合,所以世宗又将【咸平】改作【晋阳】,直到正统十年(公元1445年)二月十一日才正式确定下来【首阳大君】的尊号。

精于弓马骑射的李瑈

深受世宗器重的李瑈

自幼就聪明伶俐的李瑈,一直是世宗李裪重点培养的对象,这也是他充满自信心和理想抱负的主要来源。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二月,世宗就亲自给李瑈讲解《资治通鉴》,并且鼓励他不要害怕挫折,要励志做大事。李瑈当即向世宗许诺,倘若不能读尽天下的书籍,那么就永远不拿起弓箭。李瑈的决心,让世宗很满意,只要遇到国家大事,都会叫上李瑈一起参与讨论,而李瑈则用行动一次次向世宗和群臣证明自己的价值和实力,汇集古今军事知识的《历代兵要》一书,就是李瑈一手编写出来的。

《朝鲜王朝实录·世祖惠庄大王实录》

丙辰二月,世宗以世祖好文学,亲授《资治通鉴》。时世祖尽览古今书史,尤精于性理之学,每曰:“不尽读天下之书,则吾不复执弓。”

明代万民英曾写下流传千古的名作《星学大成》,当中以“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来形容那些英雄人物。李瑈文武双全、才能出众,自然不是池中之物。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二月十七日,操劳一生的世宗大王李裪闭上了双眼,王世子李珦即位,是为文宗大王。文宗是一位有能力的守成之君,很想巩固祖辈的基业,可惜身体不行,在位仅仅2年就不幸甍逝,享年39岁,时年11岁的李弘暐即位,是为端宗大王。主少国疑,这在历朝历代都是政权隐患,因为年幼的君王无法震慑野心家和群臣。

公元1453年10月10日黄昏,首阳大君召集人马包围金宗瑞的府邸

金宗瑞被铁锤砸死,李瑈除去心腹大患

首阳大君李瑈宣布摄政,年幼软弱的端宗只能允许叔父的请求

果然,景泰四年(公元1453年)十月十日,首阳大君李瑈在自家府邸内召集了权擥、韩明浍、洪达孙等心腹重臣,宣称王廷内有奸臣,举起靖难大旗,趁着黄昏突然锤杀顾命大臣金宗瑞,然后带着100名侍卫甲士迅速冲入景福宫,威胁端宗立刻下诏肃清奸臣。端宗年少懦弱,只能应允叔父的要求,将军国重事移交给他处理。掌握实权的李瑈随即制作《杀生簿》,将皇甫仁、李穰、赵克宽、尹处恭、李命敏、安平大君李瑢等人尽数抓捕处死,彻底控制朝局。四年后,受禅登基的李瑈以成三问、朴彭年、河纬地等人图谋不轨,企图拥立端宗复辟为由,将他们全部处斩,夺取端宗上王尊号,废为【鲁山君】,流放至江原道宁越郡。至此,轰轰烈烈的【癸酉靖难】宣布结束。

从【癸酉靖难】分析王权易柄,首阳大君李瑈是被逼无奈还是有意而为之

通过上文的阐述,可以发现首阳大君李瑈发起的【癸酉靖难】携带着强烈的主观意识,换句话说他是借着靖难的旗帜与自己侄子争夺王位,而这也是当今世人普遍的看法。但是,事实真的如此简单吗?其实不是,承旨在系统整理了《鲁山君日记》、《世祖实录》、《大东野乘》和李肯翊所撰写的《燃藜室记述》后,认为【癸酉靖难】是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的反噬结果,这个矛盾即是以李瑈为首的宗亲集团与以金宗瑞、皇甫仁为首的两班集团的权力争斗,而金宗瑞与皇甫仁则是挑起这场浩劫的罪魁祸首,促成了首阳大君李瑈决定铤而走险抢夺王位,以下是承旨整理出来的三个要点:

金宗瑞、皇甫仁等人推行“黄标政事”,意图渗透并完全掌握王廷政事的裁决大权。金宗瑞借助“落点政治”,不断排挤包括首阳大君李瑈、安平大君李瑢、锦城大君李瑜等王室宗亲在朝野的影响力,让首阳大君感到芒刺在背。假借李贤老被司谏院和司宪府批判一事,金宗瑞故意支持和拉拢安平大君李瑢,挑拨王室宗亲内部矛盾,有意分化和削弱首阳大君的势力。

1.推行黄标政事,掌握人事裁决大权

黄标政事,是指起源于朝鲜王朝端宗时期的一种推举人才的方式,即需要补充中央及地方的官员时,议政府会从三名候选人里挑出一位合格入围者,然后贴上黄标奏呈国君审阅,而国君则用红笔在待审核名单里点一点,表示同意此人当选,可以理解为走一个形式罢了,真正掌握权力的是议政府。

文宗大王托孤重臣——金宗瑞

黄标政事

黄标政事最早见于《实录》,是景泰三年(公元1452年)七月二日,也就是端宗李弘暐即位后不久。金宗瑞和皇甫仁之所以创建黄标政事,目的是想借此增强两班贵族的实力,透过紧紧抓住王廷核心官员的选拔大权,将王室宗亲完全排除出决策层。虽然这种形式效率高、速度快、便于及时补充急需人才,但是缺乏监督机制,容易导致任人唯亲、走关系、走后门,形成近亲小团体,故而有不少人反对黄标政事的推行,他们认为这不利于保证官僚队伍的健康运转。

《朝鲜王朝实录·鲁山君日记》

政府大臣每当除授,一望三人,以标欲用者名下以启,士论非之。

2.施展落点政治,排挤首阳大君及宗亲集团

金宗瑞和皇甫仁都是历经三朝的老臣(太宗+世宗+文宗),他们是太宗李芳远血腥夺位的见证者,故而在各自内心烙下了无法磨灭的阴影。金宗瑞很早就嗅出了首阳大君李瑈身上不寻常的气息。世宗曾经在平康举办讲武会,期间李瑈手持角弓连发16箭精准命中鹿身,令在场者很倾佩,就连老武人李元奇和金敢都当场痛哭流涕,说他们又看见太祖当年的风范了(复见太祖)。两位老人的说辞,让时任礼曹判书的金宗瑞忧虑重重,再加上此前太宗在潜邸召见自己的旧友元天锡时,元天锡指着年幼的李瑈说他长得很像太祖并且提醒他要爱护兄弟的传闻。结合这两种场面,金宗瑞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李瑈有可能会重演祖父太宗的夺位之举,是一个不得不防的危险人物。

《大东野乘·卷五》

天锡以白衣来谒,引入阙内,道故若平生欢,(太宗)仍召诸王子出见,问曰:“我孙如何?”天锡指光庙曰:“此儿酷似乃祖!”且曰“嗟!须爱兄弟。”

朝鲜王朝第5代国君、文宗大王——李珦

公元1452年5月14日,文宗大王李珦甍逝

金宗瑞向端宗进言,请求严惩首阳大君李瑈的僭越之举

当文宗大王李珦甍逝后,金宗瑞被任命为顾命大臣,掌握王廷大权的他果断推行“黄标政事”,然后大肆将两班亲信安置在各个政府机构中,用于分化王室宗亲们的势力。随后,金宗瑞又借首阳大君在出使明朝前的饯别宴上邀请六曹上将的违规做法,对其进行痛批,请求端宗依据司宪府的建议进行处罚。金宗瑞的一系列敌对手段,让首阳大君李瑈很不爽、很愤怒,但考虑到自己的羽翼尚未丰满,正面对抗两班集团的胜算不大,所以李瑈选择以退为进,只身前往北京请封,逃出权力争斗的漩涡,避免自己被金宗瑞抓捕。此时的李瑈已经被人逼上悬崖,两派之间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到底是该篡位称雄还是卑微求活?相信他的内心是十分煎熬的。

3.假借李贤老一事,故意拉拢安平大君李瑢,挑拨宗亲内部矛盾

纵使金宗瑞希望扳倒危险分子李瑈,但是无奈对方机智过人,屡屡逃脱制裁,遂颇令他感到郁闷。这时,安平大君李瑢意外地进入了他的视线,从而让金宗瑞找到了另一条打击宗亲集团的机会。李贤老,是世宗朝的儒士,以弘文馆副校理的身份步入仕途。早年政绩斐然、闻名乡里,他曾经在诸大君府邸选址的事宜上帮助【永膺大君李琰】找到合适的家,从而得到世宗的赏识。可是,李贤老的品德很差劲,喜欢贪污受贿,逐渐遭到世人的非议。为了保住乌纱帽,李贤老选择了安平大君李瑢作为政治靠山,不断谄媚、贡献金钱和杂术给对方,因此成为安平大君座下的首席门客,两人臭味相投、狼狈为奸、收受贿赂。

《朝鲜王朝实录·鲁山君日记》

台谏请李贤老附瑢之罪,皇甫仁、金宗瑞等庇护,只请罢职。

顾命三大臣——皇甫仁、金宗瑞、赵克宽

金宗瑞向端宗上疏,请求酌情处置李贤老和安平大君李瑢

对于李贤老和安平大君的丑事,司宪府和司谏院实在看不下去,就向端宗启奏,请求严惩二人。本来贪赃枉法的事情是证据确凿,依法处理合情合理,但是金宗瑞却提出异议,理由是李贤老事后向义禁府自首,承认自己犯下的过错,应该酌情处置。最后,李贤老被流放到南平,安平大君则遭到斥责。金宗瑞通过声援李贤老一事,博得了安平大君李瑢的好感,两人的关系日益密切,常常在夜晚秘密聚会。金宗瑞和安平大君的形迹,让一旁的首阳大君李瑈芒刺在背,自己的亲弟弟居然跟政敌有一腿,他想干嘛?祸起萧墙的道理并不难懂。此后,首阳大君李瑈与安平大君李瑢之间的关系每况愈下,甚至变成死对头,金宗瑞挑拨宗亲内部矛盾的目的得逞了,却也预示着自己死期将至。

总结【癸酉靖难】的意义以及明朝对朝鲜的态度

因为金宗瑞、皇甫仁等顾命大臣的玩火举动,不断打压和排斥首阳大君及宗亲集团,致使两派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终于,忍无可忍且孤注一掷的李瑈在景泰四年(公元1453年)十月十日黄昏发动政变,将皇甫仁、李穰、赵克宽、尹处恭、李命敏、安平大君李瑢等人一一处死,彻底将两班集团击垮,成功把王位从侄子端宗的手里抢了过来,成为朝鲜王朝第七代国君、世祖大王。

公元1455年6月11日,首阳大君李瑈接受端宗禅位,是为世祖大王

世祖李瑈和贞熹王后尹氏

诚然,【癸酉靖难】是一次翻版的明朝靖难之役,是一场残酷的王位争夺战,不少人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但是,从历史唯物主义辩证法的角度去分析,它又具有好的一面:

打击了两班贵族势力,维护了王权的至高无上。借政变肃清了反动势力,发现并整改政权运转过程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世祖李瑈的登基,进一步推动了朝鲜王朝的发展壮大,开创了建国以来最鼎盛的时代。彻底改变了朝鲜礼制格局,冲击了传统的儒家伦理思想,为新事物的诞生创造了条件。

那么,对于朝鲜半岛发生的靖难,明朝方面又是什么态度呢?总结起来就两个字,诡异。

景泰六年(公元1455年)六月十三日,接过端宗禅位的李瑈命令礼曹判书金何、刑曹判书禹孝刚为奏闻使,带着国书前往北京请求册封。朝鲜使臣向明代宗朱祁钰陈言,端宗年幼多病,不堪继承大统,无力主持国政,所以希望天朝能够认可世祖的即位。但是,代宗没有轻易相信使臣的鬼话,只是以“让尔叔父权署国事”来回应朝鲜方面的请求,第一次请封失败。李瑈明白,如果得不到明朝的册封,那么自己就是逆贼,随时可能被人反倒攻算。不甘心跌倒的李瑈于次年再次派人去北京,继续请封。

大明代宗皇帝——朱祁钰

土木堡之变后,兵部尚书于谦领导明朝兵民发起“北京保卫战”,击溃瓦剌人的入侵

然而,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明朝方面很爽快地批准了朝鲜的国书,并派出敕使尹凤、金兴携带册封诏书和赐给国王及王妃的冕服等赠品前往朝鲜。究竟明朝为什么会态度大变?至今仍扑朔迷离,要知道光海君李珲为了获得明朝认可自己王世子的身份,前后派遣了5次使臣请封,结果全部被对方拒绝。不过承旨认为,明朝之所以短时间内同意李瑈的请封,很大程度上是深受【土木堡之变】的影响。因为包括明英宗朱祁镇在内的文武群臣、京师三大营(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几乎被瓦剌人全歼,明朝元气大伤,对关外土地的控制大大削弱,北疆边防不再密不透风,所以更需要谋求朝鲜国的稳定,避免朝鲜局势因土木之变恶化。可以说,这是明朝一次有意识的拉拢政策。当然,对于世祖李瑈而言,明朝正式承认自己王位的合法性,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他随即命令左承旨具致宽准备好高规格的国宴前往开城府款待天朝敕使,以此表达自己对天朝恩典的感激。不得不说,李瑈的人生确实很幸运呀!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21531.html

标签组:[历史] [中国古代史] [明朝] [明朝历史] [专门史] [朝鲜历史] [朝鲜王朝] [大君] [首阳大君] [金宗瑞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综合推荐文章

综合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