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菏泽与洛阳的牡丹之争?

发布时间:2022-04-19 发表于话题:唐朝武宗洛阳 点击:155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文化 > 如何看待菏泽与洛阳的牡丹之争? 手机阅读

每年四月看花时,洛阳城里挤满了看花人。赏牡丹,读牡丹诗,吃牡丹燕菜,是外地游客来洛阳的必选。但又有多少人知道牡丹的前世今生和昔日大唐赏花人的种种掌故?牡丹名闻天下,还要从唐朝的洛阳和长安二都说起。

最早把牡丹花引入宫廷的人是武则天,据唐代舒元舆《牡丹赋》记载:“天后之乡西河也,有众香精舍,下有牡丹,其花特异。”这里的西河,就是指武则天的老家,并州文水县。这地方出产牡丹,因为武则天长期在洛阳居住,所以武则天就先后把牡丹引种到了洛阳和长安。

牡丹的种植,在唐以前就有,东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中,还出现过牡丹花的形象。

传说隋炀帝在洛阳辟地二百里为西苑,诏天下进花卉,易州(今河北易县)进二十箱牡丹。这是隋朝栽培牡丹的传说,今人只能当做轶事来听。

不过在唐代以前,关于牡丹的文字记载非常少见,只在一些医药典籍上被当做药物记载,是活血散瘀的一种草药,可治疗月经不调。牡丹花和芍药花又有些相似,很多不了解的人两种花分不太清,但牡丹的茎是木质茎,所以牡丹还被称为“木芍药”。又因为牡丹知名于洛阳,所以牡丹又叫“洛阳花”。不过我们看“牡丹”这个名字,“牡”是雄性的意思,《本草纲目》里说:“牡丹虽结籽而根上生苗,故谓‘牡’,其花红谓‘丹’。”解释了“牡丹”名字的来历。

牡丹最初长在山野之中,并没有现在这么漂亮,也没有受到人们的重视。据欧阳修的记录,牡丹最早还被老百姓当成柴烧,这也从侧面说明,在成为观赏花卉之前,野生牡丹没有经过品种改良,花色单一,开的花远没有如今那么漂亮,所以被当成了“灰姑娘”。但是到了唐朝,因为宫廷的引种,牡丹开始被民间大量栽培,从默默无闻,摇身一变成了国色天香。

韦叡《松窗录》记载,开元中,长安宫中种植了牡丹花,得到了四个新品种,通红、通紫、浅红、通白的牡丹花。

于是玄宗命令移植到兴庆池东的沉香亭,花开后,玄宗骑着御马,邀杨贵妃一同赏花,当时名重天下的乐师李龟年带着乐队唱歌。玄宗兴起,说:“赏名花,对妃子,怎么能用旧歌词?”于是把喝醉酒还没睡醒的李白叫了过来,塞给他一支笔,让他快快写,李白晕乎乎地写就了流传千古的三首艳诗: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这诗即是写牡丹,又是用来指杨贵妃,花和人一同写,香艳却不浮夸。时至今日,这几首诗还被争相传颂。我们形容美女,说她“一枝红艳露凝香”,依然很贴切。

唐玄宗携贵妃赏花的故事,因李白的诗而传颂千古,不过我们从中也能看出,当时的牡丹花,已经有了人工栽培,并且培育出了不同的品种。

宫里好什么,民间就争相模仿,蔚然形成风尚,自古皆然。

李白还写道:“看花东上陌,惊动洛阳人。”

诗人崔湜也写洛阳人当时赏花的热闹:“春还上林苑,花满洛阳城。”

当年长安和洛阳二都热闹的看花景象,一点也不比如今的洛阳差。

白居易写道:“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

牡丹花开,宫里的皇帝领着妃子赏花,长安和洛阳市上,则车马若狂,人们以不赏花为耻。

《开元天宝遗事》记载,杨贵妃送了族兄杨国忠一些牡丹花,那时候牡丹刚开始引进,很稀有,杨国忠非常喜爱。杨国忠就以沉香打造了赏花的阁子,用檀香立栅栏,又用麝香、乳香筛土和为泥装饰牡丹花周围的墙壁。每年春天牡丹盛开之际,邀请宾友前来赏花。

开元末,官员裴士淹还在汾州众香寺无意中发现了一棵白牡丹,移植到长安的家中,引得不少人前来观看,“天宝中为都下奇赏。”当时从宫中到贵族私宅,牡丹得到了广泛栽培。

“长安侠少,每至春时,结朋联党,各置矮马,饰以锦鞍金络,并辔于花树下往来,使仆从执酒器而随之,遇好园则驻马而饮。”(《开元天宝遗事》)骑马赏花,花下饮酒,是当时的风尚,与今无异。

牡丹在当时受到热捧,贵族大户争相种植,坊间还流传着“王侯家为牡丹贫”的说法。

诗人张又新《牡丹》诗里写:“牡丹一朵值千金,将为从来色最深。今日满栏开似雪,一生辜负看花心。”

唐时,人们品评牡丹,以深色为佳,大红大紫的深色牡丹远比颜色素淡的白牡丹高贵,唐朝当时的官服颜色,三品以上穿紫袍,五品以上穿红袍。高官显爵、美貌女子、深色牡丹都是一个级别的,而白牡丹就像姿色平常的女子和下级官员的浅色官服,逊色不少。所以诗人写出了看花人的内心想法,赏花人爱看或红或紫的深色牡丹,也是图个吉利,希图升官发财,而见到丛生的白牡丹,自然会感叹:“一生辜负看花心”。

既然牡丹和升官发财挂钩,贵族阶级争着买深色的、稀有的红牡丹也就不稀奇。

徐崇思《牡丹蝴蝶图》


白居易非常喜爱牡丹,曾经秉烛夜游,只为看看阶前深红色的牡丹,但深红色牡丹当时很金贵,白居易买不起(或者不想流俗去买),就在自家的庭院里种植了一些自己培育的牡丹。他还专门写诗《秦中吟·买花》来描述当时牡丹花的昂贵:

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

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

贵贱无常价,酬直看花数。

灼灼百朵红,戋戋五束素。

上张幄幕庇,旁织巴篱护。

水洒复泥封,移来色如故。

家家习为俗,人人迷不悟。

有一田舍翁,偶来买花处。

低头独长叹,此叹无人喻。

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

诗中描写卖花人对牡丹极尽奢侈的“照顾”,用帷幕遮挡,用篱笆保护,浇水肥土,最后一句诗,我们可能觉得夸张,为什么说是十户中等人家的赋税呢?我们算算账,看当时牡丹花到底卖多少钱。

柳浑《牡丹》诗说:“数十千钱买一棵。”白居易上面的诗里写,一丛牡丹开花一百朵,价值“五尺素”,即25匹绢,顶得上“十户中人赋”。《新唐书》卷52《食货志二》说,中唐时期,“绢匹为钱三千二百,其后一匹为钱一千六百”。

我们若按最便宜的1600钱计算,100朵红牡丹,要价4万文钱,划一朵牡丹400文钱。这首诗写于唐宪宗元和五年(810年)前后,据史料记载,元和六年,是个大丰收,一石米(唐时为53千克)为20文(《资治通鉴》卷234《唐纪》载),元和元年,宣州大旱,当年的一石米卖到2000钱(《全唐文》卷640李翱《故东川节度使卢公传》),由于当时社会的米价因收成变化波动得比较厉害,我们就以一石米1000文钱的价格估算白居易写这首诗时的米价,一朵深红牡丹400文,至少能买到21千克的米,按照我们现在大米6元/千克的价格算,一朵深红色牡丹花,要价相当于如今的126元人民币,价格高到惊人。这还是比较保守的估算,难怪白居易如此感慨。

牡丹被炒作到如此高价,一方面是物以稀为贵,当时牡丹的培育还处于初级阶段,品种和数量都不比今天的广泛种植来得多,另一方面,牡丹的高价,也是贵族生活奢华攀比所致,牡丹只是贵族生活的一个管窥。

杜甫《丽人行》里写,杨贵妃族兄妹的出行和饮食:“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犀箸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杨氏兄妹出行,动用飞马接连送来玉盘珍馐,一顿饭的花费达到如此奢侈地步。

佛事花费在武宗灭佛之前(或者说安史之乱之前),也耗费甚剧。唐朝鼎盛时期,也是中国佛教发展的高峰,是佛教本土化的重要时期。

李唐王朝开国后有意扶植佛教,女皇武则天本人还曾捐脂粉钱两万贯助修建龙门石窟的卢舍那大佛。长安和洛阳当时修建了大量佛寺,其中一例便是洛阳龙门石窟,其开凿在武周时期达到了顶峰,当时建一座寺庙动辄数十万,乃至千万钱的费用,对政府和民间都是不小的开销。

既然有大量的寺庙,当然要种植名花牡丹,唐代众多的寺庙也成为了观赏牡丹的好去处。由于不少寺庙建在山上,山上与山下存在温差,所以牡丹的花期和次第开放的时间也不一,求佛寻芳,成了当时长安、洛阳二都人们的春季休闲。

除了竞相种植购买名贵牡丹、广兴佛寺,唐朝还盛行狎妓、斗鸡、饮酒等等。政府虽然也下令禁止这种奢靡之风,号召官员穿简朴的衣服,厉行节俭,却无法真正禁止,因为皇帝本人都难以做到,一不小心就犯了自己颁布的禁令。

贵族和社会富户的奢靡,一方面是唐朝社会高度繁荣的体现,一方面也是土地兼并,社会贫富悬殊的体现。正如杜甫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由于自上而下的赏花热,牡丹也就成了文人墨客的书写对象。文人的书写,使牡丹花渐渐有了性格和姿态,被赋予了丰富的文化内涵。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刘禹锡的诗,借牡丹花,写出了唐朝盛世的富贵大气和独立张扬。

牡丹在唐代开始兴盛,有其特殊的背景。

其一,牡丹栽培从隋代开始,到了唐朝,适逢中国历史上相对稳定和繁荣的时期,从“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正是唐代的鼎盛时期。牡丹花的欣赏和受到追捧,是社会稳定,人们富足闲暇的体现,唐代政治相对开明、社会繁荣、国家统一,提供牡丹文化得以发展的大环境。

仙萼长春图之牡丹


其二,牡丹花本身的明艳美丽,风姿绰约,经过花匠的品种改良,更是花开富贵,自然当之无愧被称为“花中之王”,加之洛阳和西安等都城地理环境也适合牡丹的生长。

其三,当时的社会崇尚富贵,“京城贵游尚牡丹三十余年矣,每春暮,车马若狂,以不耽玩为耻。”社会从上到下的追逐,使牡丹享有了“国色天香”的美誉。

唐诗中,直接描述牡丹的诗篇达到204首之多,仅诗名中出现牡丹的诗篇,就有130首。“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就是写当时长安赏花的盛景。很多人写牡丹,学李白从正面写,可是李白诗在上头,很难超越,于是李商隐有诗:“锦帏初卷卫夫人,绣被犹堆越鄂君。垂手乱翻雕玉佩,招腰争舞郁金裙。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用古代美女的神态,比喻牡丹花的美,用石崇的蜡烛,荀彧的香炉比喻花的明艳和芳香,堪称一绝。

汪承霈《三春韶牡丹图》


《独异志》讲过一个故事,唐朝的文学家、政治家裴度,卧病永乐里,暮春之月,路过南园,忽然想去游览看花,可惜园子里不见牡丹花开,就令家童走到牡丹植株旁边替他说:“我不见此花而死,可悲也。”怅然而返,谁知道第二天早上,家童来报南园里有一丛牡丹先发,裴度前去看了,很高兴,过了三天就去世了。

牡丹代表着富贵,大气磅礴,文人写牡丹,不管是如李白一样地夸赞,还是如白居易一样地讽喻,都是对盛世的描写。

随着唐朝社会陷入后期的动乱,牡丹花的栽培开始向南方移植,但是规模都不比上洛阳。北宋末,陈州牡丹开始兴起,有张邦基的《陈州牡丹记》。南宋时,四川天彭栽培的牡丹堪称天下第一。陆游作《天彭牡丹记》:“牡丹在中州,洛阳为第一,在蜀,天彭为第一。”元、明、清三代,牡丹花更是落得默默无闻。

从唐朝到现代,东都洛阳城几经兴废,牡丹花也经历了从举国若狂到花开花落无人问的起起伏伏。如今,牡丹再次开遍洛阳城,每年数以千万记的世界宾客来到洛阳赏花,不禁让人想起那句古诗: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据《洛阳市志》记载,1959年周总理在涧西工业区看到烟囱林立,忽然说:“郭老(郭沫若)一首诗里将这种工业生产场景描绘为‘黑色牡丹’,洛阳牡丹现在种植情况怎么样?”

当陪同的市领导汇报说,洛阳牡丹面临绝境,正在恢复时,周总理神色凝重地说:“牡丹花是我国的国花,它雍容华贵、富丽堂皇,是我们中华民族兴旺发达、美好幸福的象征。洛阳牡丹甲天下,要赶快抢救。”

周总理又说:“洛阳建了这么多大工厂,将来产业工人几十万,节假日要有些游玩的去处。要建几个公园,广植花卉,大力发展牡丹。”最后,周总理对洛阳市领导说:“我明年春天来看你们的牡丹。”

按照周总理的指示精神,洛阳牡丹得到迅速恢复发展。20世纪60年代中期,洛阳花农把一些牡丹品种移栽到了中南海,使北京开始有了洛阳牡丹的影子。

1973年10月14日,周总理陪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到洛阳访问,下榻当时的友谊宾馆。据《友谊宾馆志》记载,中午周总理宴请加拿大客人,上了几道洛阳水席菜,其中就有流传千年的“洛阳燕菜”。

当看到在“洛阳燕菜”和其他菜品上大厨精心雕刻的牡丹花时,周总理风趣地说:“洛阳牡丹怎么飞到桌子上来了?……洛阳牡丹甲天下,菜中也能生出牡丹花。应该叫‘牡丹燕菜’。”满座都鼓起了掌。自此,“洛阳燕菜”改名为“牡丹燕菜”。

周总理与牡丹的不解之缘,为洛阳又增添了一分厚重。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18005.html

标签组:[唐朝] [洛阳] [] [牡丹] [牡丹文化] [洛阳水席] [牡丹栽培] [牡丹传说] [菏泽] [赏花] [长安牡丹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文化推荐文章

文化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