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军队会招收女兵,有哪些国家没有女兵么?

发布时间:2022-04-25 发表于话题:明朝女性平民肖像图片 点击:164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军事 > 陆军 > 为什么军队会招收女兵,有哪些国家没有女兵么? 手机阅读

说道女性参军入伍的问题,就肯定绕不开这么一个国家和这么一支军队——苏联与工农红军。

苏联是最早开始大规模、成系统地培养和训练女性战斗人员和辅助人员的国家。

而在1941-1945年的伟大卫国战争期间,苏联军队的女性官兵无论从规模、质量还是参与范围上都属世界之最。

1936年的“斯大林宪法”首开世界之先例,规定女性拥有与男性完全同等的政治经济地位(包括选举与被选举权)。

而在三十年代的苏联,妇女解放之风盛行,政府通过宣传和专门政策鼓励和支持女性读书识字、反抗家庭暴力、自由婚姻,参与工业和农业生产并接受更高等的教育以及参与各种政治、文化活动。

而在中亚西亚的穆斯林地区,当地的苏维埃政权则鼓励和支持她们反抗家庭暴力和虐待,抛掉并烧毁黑色的面纱和大袍,为她们专门开办工厂与学校。并组建特别法庭来审理买卖、杀害和虐待妇女的案件。(在以前的俄国穆斯林地区,由毛拉组成的伊斯兰法庭不认为买卖、杀害和虐待、强奸妇女是犯罪行为。)

“我并不指望工厂在一个长时期内会赚钱,我们正在把农村妇女训练成新的工作人员,以便建设将来的图尔克斯丝织厂。我们的工厂是有意识地运用来废除妇女的面纱的力量;我们要求妇女在工厂里不戴面纱!”

借此东风,五年计划的各个行业和领域中女性都发挥着重要作用。包括女性拖拉机手与驾驶员、女性技术工人、女性飞行员和冒险家、女性跳伞运动员,女性医生与医学专家等等。而毫无疑问,在和平时期能够接触到相关技术领域的妇女劳动者,在战争时期也能够迅速的转换到相应的军队工作当中。

(与此同时,西方还在要女性老老实实安安分分的做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在三十年代,他们攻击布尔什维克妇女政策的套路大致如下:“建立幼儿园协助教育与看护儿童——斯大林正在把孩子从母亲手中夺走”“女性的生活乐趣在于保养皮肤,享受生活。而布尔什维克残忍的驱赶她们去工作”。巴拉巴拉)

从政治上,女性拥有了与男性同等地位的政治经济权利。

在文化上,男性能做的,女性也能做(“妇女能顶半边天”)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

在政策上,男女平等,妇女解放是雷打不动的苏维埃普世价值观。

在宣传上,各类“巾帼不让须眉”的报道几乎每天都在滚屏播出;而在瓦伦蒂娜·格里卓杜波娃、波林娜·奥西宾柯和玛琳娜·拉斯科娃挑战不着陆飞行世界纪录的时候,几乎全苏联都在“万人空巷听直播”。而当三人回到莫斯科时,上万热情的莫斯科市民夹道欢迎三位女英雄。

理所应当,参加军队这种“每个公民应享的权利与应尽的职责”自然少不了女性们。

在30年代早期设立的“国防及航空化学促进建设会”旨在为了下一场“帝国主义世界大战”训练和扩充后备兵员,向公众普及爱国精神和军事知识。这个在苏联民间以文化体育娱乐运动形式培养飞行员、精确射手、骑兵、护理员、防空辅助人员的组织遍布工厂、学校和集体农庄。对报名参加的学员在性别、家庭贫富与出身、学历等没有特殊要求。所以普及率很广。也培养了大批女性飞行员、女狙击手和军医。

例如柳德米拉·帕夫柳琴科,她在基辅国立大学就读期间就参加了射击训练,并且成为“一级伏罗希诺夫射手”。(“二级伏罗希诺夫射手”就等同于工农红军中的“一级射手”,柳德米拉的水平则达到了红军的最高标准——“特级射手”。)

而参加苏联空军驾驶Yak-1战斗机的莉莉娅·利特瓦克等人,也在战前的飞行俱乐部接受了飞行员培训。

莉莉娅·利特瓦克

人类头号女性王牌飞行员(12架个人战绩),苏联英雄,近卫军上尉。

日本动漫《强袭魔女》中的桑妮娅原型,日本轻小说《天空的莉莉娅》则根据她的事迹改编。

莉莉娅·利特瓦克 1921年8月18日生于莫斯科市,父亲是火车司机,母亲是城市职工。16岁几经软磨硬泡得以参加苏联“国防及航空化学促进建设会”下辖的飞行俱乐部。而她在一接触到飞机的时候就展现出了惊人的飞行天赋——教官只带了她4个小时,莉莉娅就可以一个人放单飞。

由于其技术精湛,莉莉娅很快就从飞行学员阶段毕业;当上了飞行指导员。

1941年5月,《飞机》杂志称她为莫斯科飞行俱乐部的最佳指导员。和她相识的人都知道莉莉娅·利特维亚克喜爱诗歌,她仔细地将喜爱的诗歌抄在笔记本上。她在天空中歌唱,即使歌声淹没在引擎的噪音中。在飞行中,她感受到无尽的快乐。

然而,希特勒不宣而战,入侵了苏联;莉莉娅纯真和浪漫的飞行人生被德国坦克碾了个稀巴烂。飞行俱乐部的学员们与航空的关系被拴在了最实际的层面——保卫祖国。

“抒情的真诚与工作的毅力——在她的性格中自然而然地结合”

女机械师,伊娜·帕斯波特尼科娃回忆道:“当您第一眼看到莉莉娅时,很难想象她是一名勇敢的战斗机飞行员。那位美丽的姑娘看起来很娇弱、纤细,很女性化。她的金发总是卷曲的。我记得给我们分发毛皮靴子。夜里莉莉娅就在修整靴子,还使得飞行夹克的领子看起来更时尚。到了早上,玛利亚·拉斯科娃批评了莉莉娅,但她更清楚这个姑娘的倔强性格。”

“您应当看到——她学习新飞机时的坚忍不拔!她很快适应了过载,与战斗机连为一体……”

她在给家人的信中丝毫没有流露疲劳或动摇。她对母亲和弟弟写道:“你们可以祝贺我了——独自飞行,而且得了‘优秀’。实现了我一生的梦想。我觉得自己是个天生的战斗机驾驶员,非常高兴……”

然而莉莉娅不仅是拿了个“优秀”这么简单——在模拟空战中她数次把自己的教官花样吊打,其中包括一名在1941年取得数个战绩的王牌飞行员。

来到斯大林格勒最初的日子令莉莉娅·利特维亚克惊奇不已。她很快就击落了德国飞机。前飞行员Б.А.Губин回忆那场莉莉娅参加的、1942年9月的战斗时说:

“团长Михаил Хвостиков少校与他的僚机莉莉娅·利特维亚克中士共同起飞,他们与其他的战斗机一起去攻击敌人的轰炸机群。敌机正要去轰炸斯大林格勒拖拉机厂。少校的飞机被击中,退出了战斗。莉莉娅·利特维亚克继续攻击轰炸机,追击到距离敌机三十米的距离。后来,与加入进来的贝列耶娃[Беляева]一道,两人同敌战斗机交火。她们咬住了一架敌机的六点钟,开火,敌机着火了。”

战斗结束后,莉莉娅·利特维亚克被团长叫去。她看到屋子里坐着德国飞行员,胸前别着三枚铁十字勋章。当团长通过翻译告诉他,他的飞机被一位女飞行员击落,他简直拒绝相信。

“莉莉娅·利特维亚克描述了天空中战斗的细节,以及如何击中他的座机。德国飞行员低下了头,他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事实。”

后来的苏联英雄Б.Н.Еремин写道:“莉莉娅·利特维亚克是天生的女飞行员。她坚强、勇敢,富于创造力,同时又小心谨慎。她可以穿透原子,看到一切。”

德国人畏惧的称莉莉娅为“斯大林格勒的白玫瑰”,有的德国飞行员一听到无线电里“注意,注意,苏联的白玫瑰出现了”就选择加大马力俯冲脱离,保命要紧。偏有些不信邪的,在单对单的缠斗中也被统统的教做人。

尽管飞行和战斗中危险层出不穷,年轻人仍渴望爱与被爱。莉莉娅·利特维亚克给母亲和弟弟的信中提到了她的感想:

“什么将在新的一年里发生?在前线,快乐与惊奇并存。或许,一件非常伟大、重要的事情将要发生……”她的预感没有欺骗她。莉莉娅·利特维亚克坠入爱河,而这份爱也带来了悲剧。在战斗中,莉莉娅·利特维亚克与阿列克谢·索洛马丁渐渐接近,他们经常结对飞行。阿列克谢在空中发出指令:“掩护!进攻!”当他们降落,阿列克谢捧着花跑到利特维亚克的座机前:“莉莉娅,你真是一个奇迹!”

阿列克谢·索洛马丁于1941年参军。他是斯大林格勒最优秀的飞行员之一,一个活着的传奇。在斯大林格勒,七名飞行员在Бориса Еремин上尉的带领下,向一群二十五架、有战斗机护航的德国轰炸机发起攻击。这场不对等的战斗中,苏联飞行员获得了胜利,而且一架飞机都没有损失!一些敌机被击落,另一些被冲散。阿列克谢·索洛马丁参加了此次战斗。这次战斗的细节供整个飞行团学习。

“他们两个——阿列克谢和莉莉娅,有一种惊人的美。”ИннаПаспортникова –Плешивцева回忆,“当他们微笑着,并排走着,他们的眼睛里流露出温柔的神情。他们丝毫不掩饰彼此相爱的事实。”

然而,发觉了他们在恋爱的指挥官决定将他们分开。有种看法认为恋爱关系会妨碍战斗。得知要被分开,莉莉娅和阿列克谢一起去找指挥官。莉莉娅哭了,坚持要和阿列克谢在一起。命令最终被取消。

但天空对这对恋人并不温柔,天空中充斥着战争的威胁,每一秒钟,生命都可能骤然终止。他们关注彼此的战斗。

不幸发生在1943年5月。彼时,斯大林格勒战役已经胜利,苏联正在为解放顿巴斯而战。报纸刊登了授予阿列克谢·索洛马丁苏联英雄称号的消息:他击落了十七架德国飞机。全航空团都祝贺勇敢的阿列克谢得到了如此之高的荣誉。那时,阿列克谢与莉莉娅结为夫妻。然而幸福的生活竟是如此短暂,5月21日,阿列克谢·索洛马丁在莉莉娅面前坠机身亡。

1943年7月19日,莉莉娅再度遭遇打击,她的好友卡佳·布达诺娃牺牲。一次为轰炸机护航的任务中,她与德机‘梅塞施密特’交战,她打下一架敌机,但自己也遭遇机枪扫射、身受重伤。她的Yak-1在靠近Ново-Красновка村的田野里着陆,着陆滑跑时,飞机遇上弹坑,翻了过去。最后,村里的农民在死去的飞行员身上找到血迹斑斑的文件,并将它们上交。

“短暂的浪漫撞上残酷的现实。曾在斯大林格勒的天空作战的战友们一个接一个死去。”

1943年8月1日,莉莉娅·利特维亚克没有从战场上归来。悲剧发生在靠近卢甘斯克州的地方。苏联英雄И.И.Борисенко回忆道:

“我们飞出去八架Yak-1。在敌占区领空,我们看到一群轰炸机正在飞向前线,并出其不意地袭击了它们。可是在战斗中,‘梅塞施密特’忽然朝着我们的一对飞机冲去。战斗在云层后面展开。一架雅克式战斗机喷着烟,朝地面坠落。回到机场后,我们发现利特维亚克没有回来。所有人都为此非常伤心。她是一个完美的飞行员。这片地区解放后,我们曾试着去找她牺牲的地方,但从未找到。”


另一种说法是,莉莉娅和一个新兵驾驶的僚机搭档攻击德国飞机,10架Bf 109战斗机发现了莉莉娅座机显眼的百合花图案;于是仗着自己有数量优势开始围攻,而莉莉娅在掩护僚机撤退之后与德国战斗机进行缠斗并击落两架BF 109。但最终还是不幸牺牲,此时距离她的22岁生日只有17天。


此后莉莉娅一直被判定为“失踪”

(此事可能和一个逃到苏军这边来的德国劳工有关。此人在1941年被德军俘虏,由于不堪忍受极其恶劣的死亡集中营而给德国人当起了“俄国辅助人员”,根据他的供述,他目击到莉莉娅被德国人俘虏且精神状态不错,和她一同坐在德国轿车里的还有一个德国空军的高级军官。)

直至1979年莉莉娅的遗体以及座机残骸才被几个玩耍的小男孩们发现,1990年5月5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签署总统令追授其苏联英雄称号以及列宁勋章。

附带一提,她的同团战友们对这个纪念碑也是颇有微词:上面的莉莉娅太老、太成熟了,仿佛老了将近十岁,一个洋娃娃一般,仿佛闪耀着金色光辉的女孩儿。怎么会像纪念碑上的那么老成,那么严肃呢?

——————————————————————————————————————

“伟大的卫国战争”中所有参军入伍的女性都是志愿报名参军。不存在楼上一些答复中所谓的“兵临城下”、“兵源不足”才将女性编入军队的情况。

这里可以再举个例子,1941年6月22日德国不宣而战偷袭苏联后,有不少女性志愿参加战斗部队却被一口回绝:“现在的战况虽然很糟糕,但苏联军队还不至于要把女人送到纳粹的枪口下,所以你们快回家帮妈妈干活吧。”


而她们实现自己心愿的方式却各不相同。

女飞行员方面

苏联英雄、女性飞行冒险家玛琳娜·拉斯科娃决意要为几千报国无门的女飞行员出头。所以她干脆在最高统帅部软磨硬泡,终于在1941年10月8日,斯大林签署了0099号命令,下令组建完全由女性组成的三个航空团。

586团装备Yak-1战斗机

587团,装备双引擎俯冲轰炸机

588团,装备夜间轰炸机

玛琳娜随即发表广播讲话呼吁

“接受过飞行训练的,并且志愿参加神圣的卫国战争的女同志们,到我身边来吧!”

在一个月内她接收了上千名女性志愿者,并带领她们来到“恩格斯”空军基地接受训练。

跑个题,介绍一下其中一位女飞行员,苏联英雄。

达琳娜.玛丽亚.伊万诺娃 空军大尉

近卫第125轰炸航空兵团(也就是当初的第587航空团)航空大队(中队)副指挥员(该部队隶属于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第3空军集团军近卫第1轰炸航空兵军近卫第4轰炸航空兵师)

1922年12月18日出生于鄂木斯克州一农民家庭,1941年参军,1942年于斯大林格勒会战期间首次执行飞行任务,之后参加了北高加索空战,库班空战,库尔斯克空战以及红军收复白俄罗斯和波罗的海沿岸的攻势。

卫国战争期间,达琳娜驾驶佩-2轰炸机向敌军投下了总计45000公斤的炸弹,在6次大规模空战中有3架集体击坠战绩(库班空战期达琳娜所在的机组打下1架FW-190和一架ME 109)。

1945年8月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奖章编号7926)和列宁勋章。战后成为预备役人员,居住在里加,1983年迁居至乌克兰基辅,2010年去世。

而面对“你个基辅国立大学的优等生去做个文书多好,去步兵那儿摸爬滚打受洋罪干嘛?”的征兵官。柳德米拉女神就高冷得多了:“我是一级伏罗希诺夫射手,基辅射击比赛全项冠军,你们敢把我扔到后方吃闲饭试试?”

然后表演了五发全中100靶的绝技。

——————柳德米拉篇、莉莉娅篇待更新中,请大家持续关注以便获得更新——————


2012年秋季番里有一部题材颇为脑洞(大雾)的番剧:《少女与战车》

(知乎图片上传速度感人至深,先给张低分辨率图凑合吧- w -)


描写的是一群舰女人.....啊不,战车烧酒们和谐愉快地用战车道增进友谊促进交流的美好故事。


不过这些战车烧酒们在70年前的现实原型,面对的可是实实在在的敌人、炮弹、爆炸、流血与牺牲。


而这些真正的“坦克姑娘”,并没能像动画那样迎来一个美满团圆的大结局——她们得不到动画里的和平生活、下午茶点和快乐友情。德国的入侵留给她们的只有——逝去的亲人,残缺的身体,以及——她们的安息之地:T-34坦克的残骸。


在每年的3月份,俄罗斯”T-34坦克的历史“博物馆都会进行一个专门活动和展览来纪念她们。

玛丽亚·奥特斯卡雅,苏联英雄,列宁勋章和一级卫国战争勋章获得者。

工农红军

第206步兵师的团政委,依·斯·奥克卡布里斯基的妻子

伟大的

卫国战争

开始后不久,奥克卡里斯基政委就在前线英勇牺牲了。

她满怀悲痛,决意要为丈夫报仇。

所以她倾家荡产,捐献了一辆坦克,并给

斯大林

写信,请求批准她自己驾驶这辆坦克到前线去。


“敬爱的斯大林:
我的丈夫,团政委依·斯·奥克卡布斯基在保卫祖国的战斗中牺牲了,为了他的死,为了那许许多多的饱受法西斯野兽摧残的苏联人民的死,我要向法西斯匪徒们复仇!
为了这个,我把自已所有的积蓄——五万卢布送到国家银行去购买一辆坦克。我请求把这辆坦克的名字叫作“女战友”,并且把我也派到前线去,当这辆坦克的驾驶员。
我有汽车驾驶员的专门技术,我能卓越地使用机枪,而且我是“伏罗希洛夫射手”。

信发出后,等待了一段时间.....


“谢谢您,玛丽亚,谢谢您对红军装甲部队的关心。您的愿望就要实现。请接受我的敬礼。”  

斯大林


玛琳娜为自己购置的T-34坦克


随即,玛丽娅进入坦克训练营服役。

不过,一位少校替本答案评论中,质疑女性体力的同志开口了。

“这是男人干的事,玛丽亚同志,一种很劳苦的工作。你想想看,拉动(T-34坦克的)操纵杆。就得要用三十公斤的力气。这差不多有两普特(俄国重量单位,多用于称量粮食)重。假若您考虑到操纵杆的动作一次需要坚持许多小时的话,那就会更明白,这不是女人干得了的事情。我劝您还是学习无线电通讯员兼机枪手的技术吧。这也是乘员……”不过玛丽娅断然回应道:

“我不愿意当无线电通讯员兼机枪手!我要驾驶坦克。您很了解驾驶员在乘员中起着什么样的作用,我坚决相信,我是能够担负起驾驶员的职责的。”

经过一个星期的训练,玛丽娅可以“灵活自如地变换档了,她能够很有信心地来驾驶车辆,踏启离合器,变换排挡,加油。”


事实证明,被编入近卫军的玛丽娅所驾驶的“女战士”号T-34坦克往往是最玩命的那一辆——面对射击中的德国火炮,一油门碾过去.....

“女战士”号T-34坦克全体成员合影

但不幸的是,1944年3月15日玛丽娅还是牺牲了——被命中眼睛和头部,抢救无效。



俄罗斯的孩子们为了纪念她,画了一幅儿童画。

在俄罗斯,一些参加卫国战争并牺牲的女官兵们成为了俄罗斯儿童故事里的主角。在美丽的故事中,她们都是为了孩子们的安宁与美梦,勇敢的与邪恶怪物进行战斗的潇洒女骑士和神秘知性的魔女们。例如战斗机王牌飞行员莉莉娅·利特瓦克,她的形象就是一个骑着魔法笤帚保护斯大林格勒所有孩子们的魔女。

——————————“坦克女孩"的故事,未完待更——————————

先在这里挖个坑,待填

“还有一对夫妇,战前丈夫是司机,妻子是会计。打仗之后几经波折,丈夫当了坦克驾驶员,妻子当了坦克车长——而他们被分到了同一辆斯大林式重型坦克上。”(据我看过的俄文介绍则是:原本妻子应该是驾驶员,丈夫是车长。但丈夫担心妻子驾驶重型坦克体力吃不消,所以申请了对调。)


不过我个人倒是认为,隐藏在“体力吃不消”里面的真正原因是,他不愿意让她在“斯大林”式坦克最危险的位置上。

缘由?看看斯大林式坦克最初参战的几份战报就明白了。

#40255号遭到了虎式坦克在1000-1100m处的直射,左侧前部的的油箱被击中,驾驶员被破片击伤。其余乘员轻微烧伤。坦克被烧毁。

#40244号正面的车体右侧遭到了虎式从800-1000m外的打击。驾驶员阵亡,右侧柴油被引燃。车组弃车后,工兵组引爆了坦克。

#40260号被虎式坦克从500m外的左侧面打中发动机,击毁后燃烧。车长和驾驶员受伤。

IS的重甲得以保护大多数成员毫发无损,然而驾驶员正对着唯一一块正面装甲板、再加上两旁的油箱,基本上封打必挂彩。

嗯,这是一位好丈夫呢。

————————————————————————

奇特的“少女车组”

T-70式轻型坦克,一名炮手和一名驾驶员即可驾驶.....

————————————————————————

这里可以再介绍几位具有非凡勇气的苏联女兵

瓦列莉亚.奥西波夫娜.格纳罗夫斯卡娅

生于1923年10月18日,俄罗斯人

她生前最为杰出的一次表现是——一人用冲锋枪打死28个德军士兵

牺牲于1943年9月23日,那天她抱着一捆反坦克手榴弹冲到一辆虎式坦克下面,炸毁了这辆坦克,1944年6月3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追授其苏联英雄称号。


曼乔克.玛美托娃,女机枪手,联共(布)预备党员,苏联英雄

1922年10月23日出生在苏维埃哈萨克斯坦

1942年8月参军

同年的1943年10月15日,玛美托娃在涅维尔的一个小高地上,以一人一机枪独自对抗“潮水般涌来的德国步兵”。德国人调动了机枪、大炮、喷火器,组织了一次又一次攻击,都没能把她的机枪阵地摧毁或者将她吓跑。

最后,这位哈萨克女勇士牺牲在她的马克西姆机枪旁。

1944年3月1日,曼乔克.玛美托娃被追授苏联英雄称号。

塔季扬娜.尼古拉耶夫娜.巴拉姆季娜,生于1919年12月19日,俄罗斯人,女狙击手

两次战斗中分别打死16名和20名敌军士兵

在保护伤员的过程中被俘,经受折磨但没有屈服,恼羞成怒的德国人挖掉了她的两只眼睛

2017.1.11:前进!女政委!

志愿报名参加炮兵的女战士,1941年

志愿兵们正在进行持枪训练。


为T-28多炮塔神教拍照的军队摄影师

此处应@多炮塔神教教宗@杨爱红

互相关照的报名参军者,1941年

一位炮兵部队的医疗士官

一位近卫军骑兵战士

在柏林指挥交通的苏联女兵

1945年5月1日 国际劳动节

在柏林的大路上 马队奔向小河道

顿河战马饮罢河水 抖一抖鬃毛

骑兵连长高声唱 我亲爱的朋友们

哥萨克骑兵饮马柏林不是头一遭!

哥萨克!哥萨克!纵马奔驰在那柏林 我们哥萨克。


前面一个女战士 乌黑秀发戴军帽

手中挥动一面小旗 站在拐弯角

俊俏身材杨柳腰 眼睛像宝石在闪耀

你别站着冲我发呆 姑娘她喊道

哥萨克!哥萨克!纵马奔驰在那柏林 我们哥萨克。


骑兵还想看一眼 一见姑娘板着脸

马上出发!骑兵喊着,心中不情愿

骑兵队伍奔向前 女兵笑得多灿烂

谜一样的温柔目光 送着他走远


哥萨克!哥萨克!纵马奔驰在那柏林 我们哥萨克。


在柏林的大路上 骑兵队伍奔前方

想起那位美丽姑娘 他对战友讲

等我胜利回家乡 回到静静顿河旁

——我一定会遇到 那哥萨克好姑娘!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14976.html

标签组:[战斗机] [空军] [飞行员] [轰炸机] [斯大林] [苏联英雄] [哥萨克] [莉莉娅·利特维亚克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军事推荐文章

军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