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剑风传奇》里格里菲斯夜会公主的第二天会被抓,他是没能力反抗吗?

发布时间:2022-04-07 发表于话题:真实的中世纪欧洲被黑化 点击:237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动漫 > 为什么《剑风传奇》里格里菲斯夜会公主的第二天会被抓,他是没能力反抗吗? 手机阅读

第一,他没拿武器,打不了那么多人,物理上赢不了,为什么没拿武器?因为他和嘎子对战时嘎子把他的剑砍成两半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去摸剑,但发现没剑

第二.他性格里包含着极其强烈的自毁倾向,别人伤口疼的不行会给自己抹药,会跟别人说自己多疼。他是用更痛的手段来掩盖自己的伤口。简单来说,就是他想自残。

肉体上的创伤能抹药,精神上的不能抹药,找人倾诉的前提是你有倾诉的对象,他的表达感情的能力几乎是无限接近零,除了嘎子以外他没有见过一个可以让他倾吐真心的人。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早就把自己强行塑造成了一个神,用着如神一样的坚韧支撑着自己的精神和鹰之团的梦想。

他若是在部下面前倾诉自己的痛苦,那自然就不是神了,神怎么可能因为感情而痛苦呢。这对于鹰之团也是致命的,因为他们是被蛤蜊宛如神一样的姿态吸引。当他们发现自己一直敬仰的神,不是无所不能的,与他们无异,一样会哭一样会笑的时候,就是信仰崩塌的时候,在中世纪这种严酷的环境下,信仰崩塌几乎等同于死亡。

格里菲斯知道这个后果,所以才不会选择倾诉。

他之所以选择公主,完全就是脑子一团乱麻,下意识摸过去的。因为公主(梦想)和嘎子是他最重要的两个东西,没了嘎子,自然就去找公主了。

他去找公主,是潜意识里对梦想的渴望,但这份渴望的背后却没有逻辑和计划,是本能的渴求,而不是理智的有计划的实现自己的目的。

说他是有计划的通过和公主发生点什么获得权力,这我不同意。漫画可以看出来,他和嘎子掐架的时候是在黎明,晚上他才跑到公主卧室,还被雨淋了个透湿。

冷静谋划上位的人,是绝对不可能不拿防身武器,在外面逛一天被雨浇透才实行自己计划的。他这时候就是彻底崩溃了,脑子不清醒而已,不用想太多。

他和公主发生关系也不是因为shou性大发,shou性大发的前提是能从x中获得快乐能爽到,但格里菲斯不是这样的

他从小从妓院林立的地方长大,看惯了皮肉交易,xing对他来说不是接受爱的行为,不是爱的表现,xing对他来说就是个工具,也是一种自虐方式

他从来就没有为爱鼓掌里获得快乐,只是通过牺牲自己的身体获得一些他想要的东西,例如和老头发生关系是为了钱,在蚀那一次是为了刺激嘎子,公主这里更多是排解痛苦自虐,外加更接近自己诊视的东西(下面会讲),变相的卖shen赚钱。

他和公主发生关系的时候,公主说了一句话,“总是发生一些恐怖与悲伤的事,而我却自己一个人”。

这句话放在格里菲斯身上也同样适用。因为他同样是痛苦的,同样是孤独一人。

那句“恐怖的事和悲伤的事,燃起火来就可以...”,是对公主说的,同时也是对自己说的。他想通过x来消融这种痛苦。

公主的恐怖与悲伤百分之八十都是因为蛤蜊(百分之二十是因为继母),蛤蜊这几天被人不停暗杀,甚至当场在皇宫撅过去,公主见证了这一切,怕失去他才会恐惧。这时蛤蜊出现让相当于给公主吃了定心丸,反而填补了这种恐惧和寂寞。

但蛤蜊的恐怖与悲伤来自与哪里?是来自公主么?不是,是来自于嘎子的出走,他和公主发生关系能在根本上填补嘎子带给他的心灵空洞么?自然不能。这种行为反而是扩大了他内心的空洞。

他认为接近公主(梦想)能够填补自己的因为嘎子离去所造成的内心空洞,但发现并没有什么用,解铃还须系铃人,胡乱修复身体会发生排异反应的。

所以结局是公主抱着蛤蜊送的小花和挂饰幸福的笑(内心通过和蛤蜊再次见面获得了满足),蛤蜊捂着嘎子给他带来的伤口哭了半天(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满足感)。

这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点,就是蛤蜊在和公主干好事的时候脑子浮现出嘎子时,嘎子说的两句话

你是相信是那样吧

再见

“你相信是那样的吧?”这句话并不是完整的,是蛤蜊经过大脑下意识切割下产生的结果,蛤蜊和公主哪啥时想起了这句话,其中没有“梦想”,但这句话又是和梦想有关的,这是为什么呢?

“你相信是那样的吧?”为什么和“再见”联系在了一起呢?

回到火焰墓碑章重新梳理一遍

“我设下了这样卑鄙的阴谋,却没有弄污自己的手,将所有危险的工作都交给你,你觉得我是个卑鄙的家伙吗”

他这时比起在乎梦想,更在乎的是嘎子对他的看法,可能是他对嘎子的愧疚感和对自己的自我厌恶太过于强烈让他内心不安,所以对嘎子做出了询问,希望知道最重要的人面对这一切是怎么看待自己的,是讨厌他假意奉承?还是真的有觉悟和他面对这一切?他从来就没有在乎过别人的看法,这是他第一次希望从别人那里获得点什么。

我们看看嘎子怎么回答的

“这是连接你梦想的道路吧,你相信是那样的吧,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

这里的矛盾点是,蛤蜊想要知道嘎子怎么看他的,嘎子却没有正面回答,把答案引导到了梦想上“这是你说相信的吧,事到如今还在说什么”

就如我所说的,蛤蜊拐了这那么大的弯就是想知道嘎子怎么看待他。结果嘎子没有说他坏也没有说他好,蛤蜊没有得到确切的回应,但同时也因为嘎子没有否定他,给了他一种“嘎子会一直和他在一同一个地方”的错觉,所以露出了又欣慰又苦涩的笑容

但问题是,嘎子所认为的“连接你梦想的道路”,和这时候蛤蜊“连接你梦想的道路”是一条道路吗?

“我设下了这样卑鄙的阴谋,却没有弄污自己的手,将所有危险的工作都交给你,你觉得我是个卑鄙的家伙吗”

两个关键词“设下卑鄙的阴谋”,“把所有危险的工作交给你”

“设下卑鄙的阴谋”是到达梦想的必备的功利性条件,平民上位可谓难上加难,更何况蛤蜊没事就被人暗杀下毒,他要真是只啥脏事不沾的小白兔,坟头草估计五米高了。但和嘎子一起不是梦想必备的功利性条件,很简单,嘎子就算再强也顶不上好几千万人的军队,对于军队来讲,失去他是损失,但又不是什么大损失。

但对蛤蜊本人来说,失去嘎子可不是损失不损失的问题。

所以蛤蜊这时真正的愿望是“我想要追梦,我也要你在我身边”

但嘎子所设想的蛤蜊的道路是“你自己先去追梦,我离开鹰之团找到自己的路,之后会和你并肩站在一起”

蛤蜊压根没想着嘎子有一天会离开,嘎子却想走人,但俩人的愿望都是对方在身边

这就来狗血了

问蛤蜊为什么不放开了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依赖上了嘎子,他进了监狱也不懂这种心情是什么,你怎么让他说他自己都不明白的东西?

问嘎子为什么不把话说开了,很简单,蛤蜊希望和嘎子在他身边,嘎子也希望在并排他旁边,蛤蜊不想被嘎子否认,嘎子也不想被他否认。

更何况嘎子已经在义父那里被结结实实的否定了一次,有这个心理阴影外加蛤蜊的梦想论在,他于心于里肯定不能轻易在格里菲斯面前掏心窝子,付出了真心却被人家不当回事这种事他经历过一次

这样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和梦想有关的话“这是你所相信的道路吧”,和嘎子的诀别“再见”,为什么在同时出现了蛤蜊的脑海中。

因为他所期望的道路就是“和嘎子在一起追梦”

“陪我干到最后”,是他凭着直觉和经验定下的答案,是他自己的答案。但他误认为这是两人共同的约定

他付出一点真心就能把人把到手中,更何况把所有的真心都给了嘎子呢?鹰之团现在蒸蒸日上,嘎子到底有什么不满的呢?他虽然没有从对嘎子的试探中得到最标准的答案,但嘎子又对他很好,他骨子里的自信和他的理性判断和经验又让他单方面的认为嘎子不会离开,相信嘎子不会离开。

但几个月之后,嘎子还真就是出走了,还是瞒着他大半夜跑的,所以蛤蜊一上来就是一张臭脸

在他眼里嘎子背叛了他,背叛了他的期望,嘎子把那个约定给否定了(其实是单方面的想法),自己掏心窝子掏了半天换了的却是对方的离开,甚至还是他带着嘎子干了脏事之后……站在蛤蜊的角度,无论如何都无法用正面的理由解释嘎子的离开

在他眼里嘎子的离开是对他感情的背叛,或者是对他自己干脏事的厌恶,是撕破脸是恩断义绝,所以他才会生气,连谈都不谈直接开打,以至于诞生出了对他的恨,甚至一瞬间想动杀心

但嘎子真的想和蛤蜊恩断义绝吗?在嘎子眼里追寻自我这条路是更加接近格里菲斯的路,在嘎子眼里,他的离开是“连”不是“断”

嘎子真的讨厌蛤蜊吗?是因为受不了蛤蜊的手段才离家出走的吗



“但很奇怪,越是那样,那家伙在我眼中便越显得耀眼”

这要是讨厌,那天底下就没有讨厌这个词了

这俩人都相中对方了,都想和对方在一个地方,但都不知道对方早就相中了自己,都怕对方看不起自己,所以一个选择拐着弯去试探对方,一个选择闭口不言,这就导致嘎子全程没get到蛤蜊的小心思,蛤蜊全程不知道嘎子真正想的什么,俩人从此分道扬镳

以上解释了蛤蜊为什么发疯,但他为什么在知道国王是个鬼父的时候还这么做呢?他可能是潜意识已经知道与公主发生关系解决不了核心问题,但心里还留着一丝希望,认为公主(梦想)能够让他脱离悲伤的泥潭。退一万步讲,公主填补不了自己的心也没关系,因为国王恋女倾向严重,嫉妒心会激怒国王。

他就是抱着这么一个走破旧钢丝绳的心态,走过去就过去了,摔死了也没事。

他变相求安慰不行,便用了自己最常用的方法,自残

嘎子的出走已经超出了他的忍受极限,所以他才会不反抗,因为他知道国王是个不正常的人,一定会折磨自己,这种肉体的折磨会让他忘掉精神上的折磨。他戳破国王的心思是嘲讽也是一种激将。从他的话中可以看出来,蛤蜊对老国王的某些行为早就看不惯了,一是他对战争的态度,二是他对女儿的态度,只是平常没必要说而已



我的内心已经崩溃到了极限,我就破罐子破摔去激怒你,去撕开你的你的心,你内心的恶魔会来践踏我、吞噬我,而这种痛苦正是我想要的。

大概就是这个心态

另外提个小细节,故事里蛤蜊入狱后,对话中出了两次“无聊”

第一次是老国王说的“真是可惜呢,想不到竟然为了这样无聊的事而毁了前途,并承担后果”,第二次是格里菲斯在监狱里自言自语

老国王认为的“无聊的事”是夜袭公主,格里菲斯认为的“无聊的事”是为爱动摇,为爱发疯

在蛤蜊耳中,这段话的真正含义如下

你竟然为了一份得不到的爱而动摇并且发疯,自毁前程承担后果,真是无聊

但老国王何尝不是一样呢,他跑到女儿房间里,为了一份永远得不到的爱而疯狂,最后毁掉了自己,进而害了整个米特兰王国(其实老国王的心态变化也很有聊头,现在暂时不提)

你竟然为了一份得不到的爱而动摇并且发疯,自毁前程承担后果,真是无聊

“是很无聊,是很无聊呢,弄成这样”



再谈一点嘎子提出的问题“去哪里,要去哪里?”

其实嘎子分析起来也很困难,复杂程度丝毫不亚于格里菲斯,包括他对剑的执念和他对卡思嘉的爱和他对蛤蜊的爱,写起来能10000字起步,我只谈格斯提出的问题和他选择的答案,为了方便所以尽量概括一下

我现在只谈格斯的一部分,不是全部

谈这个问题,首先讲嘎子的爹

嘎子在此之前想要得到义父的认同,但因为他爸一会对他好一会对他差,一会在乎一会不重视,导致嘎子心里一直没有底

嘎子想要获得义父承认获得义父的爱,最初用的什么手段是什么?是为了他战斗

这时候小嘎子的逻辑是,战斗→获得战利品→得到战利品的父亲会高兴→高兴的父亲会承认他会看着他

他把自己战斗挣来的东西给父亲


义父说完让他好好干便转身离开,他刚开始还很焦急,希望从义父那里得到更确切的回应,义父对他笑了,他很开心的笑了

结果接下来就是义父的背叛,他被义父卖了,之后甘比诺和平常一样瞒了过去,他也告诉自己这是事实,强迫自己不去相信自己被义父出卖的事实,甚至在杜诺班临死之前,只说出“甘……”这一个字的时候把剑插到他的嘴里,杀掉了他。我的理解是,嘎子这时候并不是想要真相,他想继续保持和义父之间的关系……要不他不会听到义父名字的一瞬间,就把剑插进了别人的嘴里

之后他还是那样打仗赚钱养家


他赚到钱就给义父,也告诉自己要赚很多金钱,为什么要赚钱呢?嘎子真的在乎钱吗,他为了甘比诺而挥剑,到底是想得到什么,估计大家都清楚

之后就是甘比诺的摊牌“你原本应该死掉的”,格斯因为被他背叛,意识到自己被义父当成杀死义母的凶手,他眼里始终没有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无法获得父亲对他承认,憎恨一瞬间代替了爱,他又被求生欲望所驱使,一刀杀掉父亲之后,心中的憎恨也消失转成了愧疚和丧失感


爱和恨同时从他的身体抽离,他最重要的人和他的一直以来的生活一瞬间便消失了,强烈的虚无感笼罩着他,以至于他在旷野中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要去哪里呢,去哪里”



然后他找到了格里菲斯

对于前期的嘎子来说,挥剑战斗是获得父亲承认的条件,在此之前没有人会看他战斗,没有人会在乎他

“你经常也看不起我”,这是对甘比诺说过的话,甘比诺眼里没有他。

嘎子始终在一个被所有人忽视看不起,无法获得爱和承认的状态下成长至今,久而久之,他自己也不再期待被人爱着和被人看着这种事了

直到他遇见了蛤蜊

后来嘎子是这样评价这次初见的

我找到了,我真正想回望的人

英文版的意思和中文版的略有不同,中文是有人关心我,英文版是看着我

中文是我想回望的人,英文是看我的人

日文版我看不懂但还是贴一下


tv的翻译是“能回头看我的话”,“我遇到了,真正回头望我的人”

翻译五花八门的,但不管是哪个翻译,都表现出了同一种意思

格斯找到了他一直想要找的人,他一直期望被人看着,而那个人在看着他

格里菲斯对他说“你战斗的样子,就像拿自己的生命来试探一样,你面对这些人,一步都没有后退,相反的主动的用剑拼命攻击,的确很勇敢……你特意不顾危险,相反会从危险中夺回生命,你真的很有趣,我喜欢你,我需要你,格斯”

之前小嘎子的逻辑是,战斗→获得战利品→得到战利品的父亲会高兴→高兴的父亲会承认他会看着他

但蛤蜊破坏了这一切,嘎子这时候就是流浪佣兵,没有为蛤蜊战斗,甚至杀了蛤蜊的同伴,他没有为蛤蜊干任何事,没有刻意让他高兴,也没有让他获得战利品。

他只是凭着战斗本身,仅仅是凭着努力活着本身,就能吸引面前这个漂亮男孩的目光,他仅凭着挥剑,就他露出纯真的笑容,并告诉他“我喜欢你”

刚开始就被人喜欢,没有为对方付出就被对方看着,这是嘎子从过去到现在都没有过的体验,包括小队成员和卡思嘉都有过厌恶害怕嘎子的情绪(后期真香了)

格里菲斯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上来不仅不讨厌他还喜欢他的人(义母也不讨厌他,但嘎子太小不知道)

作为一个八百年前就没被人承认过几次,没有打过如此直球的人,嘎子的反应也很真实,他一边为蛤蜊的话语和态度感到难以置信,一边又被蛤蜊一眼看透而感到不安局促,所以上来就是害臊加生气,下意识的把心墙给竖了起来“你懂啥啊……我看你真不爽”


后面就是蛤蜊和嘎子掐架,蛤蜊冒着险救嘎子以及打水仗了

格斯“不要乱来,又不是小孩子”

格斯没有童年,常年在战场上强行摸爬滚打,在年龄极小的时候被强行催熟,但无论心理怎么成熟,从年龄上来看他确实是个小孩子。鹰之团的融洽氛围让他放松,格里菲斯的宛如小孩一样的单纯影响着他,让他一瞬间从一个年轻佣兵变回了小男孩



短暂的敞开心扉以后,嘎子问蛤蜊“为什么要回来救我”

对于一个始终不被重视,始终被人讨厌的人而言,面对有人“我喜欢你”的时候,会做什么呢?当然是验证这份喜欢是不是真的,验证这份重视是不是真的。所以你会看到,蛤蜊一对嘎子好,嘎子就会问为什么你对我这样?

第一次蛤蜊的回答是“……好不容易得到优秀的棋子,我不想在没意义的战斗中失去”,这句话对于蛤蜊来说并不一定是他最真实的想法(后面会提),对于嘎子来说,这句话是意料之中,因为他被忽视习惯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第二次问蛤蜊的时候,则是蛤蜊嘎子第一次遇见老牛,蛤蜊直接窜出去救嘎子,要不是脖子上有个蛋挂着,估计人直接没了


这一段无论是动作还是表情都处理的很细腻,蛤蜊刚开始还很高兴的跟嘎子谈贝黑莱特的事情,嘎子则低着脑袋对蛤蜊表示了别扭的感谢“我又……欠了你人情呢”

“三年前,你说不能失去优秀的棋子,但是,你却为了一个棋子拼命,对沉着冷静的来说,太不精明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全程都没有看格里菲斯,只有在问“为什么?”的时候才转头去看他


格里菲斯的微表情动作不亚于嘎子,他本来是与格斯对视的,但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先是垂着眼纠结了几秒钟,之后选择背对着格斯不去看他

“……真没办法呢,连你也纠结三年前的事。”

这个“连”就用的很好,不光嘎子在纠结三年前为什么救自己的事,蛤蜊也同样纠结三年前救嘎子的事

他在纠结要怎么说的时候,嘎子还在看着他,等他的答案。

什么理由也……没有……,有必要……有理由吗?我……为了你而拼命……有必要逐一的……说出理由吗……?

格里菲斯变的如此结巴不是因为他傲娇,是因为格里菲斯本来就不擅长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他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感情推动着自己不要命的去救格斯,一边想一边说,整句话就磕磕巴巴的

他是非常聪明的人,对爱能所表现出的东西十分了解,也知道怎样做会能够抓住别人的心,但他对爱的理解仅仅是来自于观察和经验。由于他在此之前没有真正的爱过人,所以对爱本身引发的心理变化和带来的情绪可谓是一问三不知。这也是后期他能对其他人能巧舌如簧,不打哏的和别人说好几百字,却对格斯别别扭扭,不是说一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怪话就是干脆默不作声的原因(不是)

但这句话对于嘎子来说可算是个意想不到的直球,他先是一脸不可置信,蛤蜊也不再逃避他的目光,回过头去看他,嘎子却冒出来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不……我只是”

自我感觉这对话加上潜台词应该是这样的

嘎:“你为什么要救我呢,对你一点好处没有,有什么理由要救我呢?”

蛤:“……没有理由,为什么要有理由呢?我不能为你豁出命吗?”

蛤/嘎:“……”

蛤:“为什么要突然问这个问题呢?”(潜台词)

嘎:“不……我只是……”


之后嘎子就在屋顶上躺着看着月亮,和第四卷分镜很相似,三浦把感情的变化和嘎子处境的进行了微妙的对比,处理的十分优美

在故事中月亮出现了很多次,有关于月亮的隐喻也出现过很多



月亮代表什么呢,是更高更远东西,是无法触碰的东西

月亮代表什么呢,是美好的人,美好的事物,“月色真美”是日本有关于爱的名句之一

月亮代表的的什么呢,代表的是阴晴圆缺悲欢离合

月亮代表着永恒,代表的是梦幻,代表着命运

幼年格斯眼中的月亮

少年格斯眼里的月亮



那个时候,也是明月当空的晚上


对比起来非常明显,这是小时候的格斯和长大后的格斯对同一个问题的遥相呼应。

格斯小时候问自己:“要去哪儿呢,去哪里?”

成年格斯回答说“虽然不知道这是否是我要找寻的答案,但现在为了他,我要挥舞此剑”

但“我要为他挥舞剑”和“去哪里?”到底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把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了呢

我的看法是,“选择为了格里菲斯而挥剑”一是他对格里菲斯好意的回应,格里菲斯能为了他豁出命去,那格斯就可以为了他而挥剑

二是比较隐晦的,“选择为了格里菲斯而挥剑”是嘎子对自己小时候提出问题所答出的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正式公布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是在后面的雪夜),他虽然不太清楚,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真正的答案,但他的愿望已经初步成型。和他为了靠近义父而为他挥剑,为了义父赚钱一样,他这次也选择了为了靠近格里菲斯而挥剑,为了他的梦想而付出

但格里菲斯不是因为格斯为他付出才喜欢他的,是因为嘎子本身旺盛的生命力,而向死而生的勇气才喜欢他的

这种上司和属下的关系持续了很长时间,嘎子自己都觉得没问题,直到某一刻,嘎子在慌乱中一刀捅死了阿多尼斯,他的噩梦降临了,面前这个孩子和他一样,希望获得父亲承认,但无论做多少都无法获得回应。

这样的孩子被他杀了


在他的梦里,急于获得父亲认同而竭尽全能的格斯和父亲练剑,父亲被格斯心里的巨兽给杀死了,格斯自己也被这头巨兽杀死了,他自己也变成了猛兽。

阿多尼斯激起了他对“渴望被人看着的自己”的怀念,进而掀起了他对父亲死亡的心理阴影

格斯在和卡思嘉为爱鼓掌时说了这么一句话“当我察觉的时候,我的剑已经向着甘比诺的喉咙”

当他察觉时,他的剑已经贯穿了面前的孩子

回到嘎子小时候杀爸,他其实并不想让父亲死掉,但他是个求生欲很旺盛的小孩,他的憎恨一瞬间让他化为野兽,那头野兽杀掉了父亲,也杀掉了那个不想让父亲死的自己

他抱着同样的心态,用杀死父亲一样的手段杀死阿多尼斯,何尝不是再次杀掉父亲,杀死那个渴望爱渴望被认同的自己呢



他这时的心境和杀死父亲时没有很大的区别,懊悔,宛如杀掉自己一样的痛苦和虚无感再次笼罩了他

去哪里?要去那里呢?

这种虚无感和痛苦使他心里产生了唯一一个愿望,到达那个无所谓他付出与否依然一直看着他的人身边,到达那个可以为了他没有理由就可以拼上性命的人身边,到格里菲斯的身边去

从上图格斯的眼睛中可以看出来(蚀之刻之后他都没那么眼神死),他这时完全不清醒,谁都不理,满脑子里都是格里菲斯,卡思嘉的话和同伴的关怀他也没听见,直接摸到格里菲斯那里去了


他听到的是格里菲斯的那句话“因为生了下来,便没办法的,只管活下去,那样的生存方法我是不能忍受的”

但嘎子也没什么目标,只是为了不想死而活下去啊,蛤蜊为什么喜欢他呢?他和蛤蜊不能忍受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便没办法的,只管活下来”

蛤蜊讨厌的,是告诉自己“没办法”“就这样吧”,既不敢抱着巨大觉悟拥抱命运,也不敢激烈否认反抗命运的人,他讨厌的是毫无自我意志任命运摆布的人

嘎子显然不是这样的,他的生命力,他的向死而生的意志,无不显示着他不是这样的苟且之人

“人绝对不能依附着梦想,在没有被人强迫的情况下,自己的生存理由要靠自己决定,若有人阻碍你达成梦想,你就要全力与他对抗,即使那个人是自己也好,对我来说,所谓朋友就是那样的对等之人”

嘎子本不是这样的苟且之人,他却觉得自己是这样的苟且之人,因为他没有梦想,不仅没有现在还在鹰的羽翼下

他还没看到自己的闪光点,蛤蜊作为旁观者看见了,他尚处迷茫期还看不清自己,这可能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蛤蜊说这些话根本不是有意要背刺嘎子,因为他说的那类人里面根本不包括嘎子

他甚至不是说场面话,公主作为梦想的象征,是一个合格的倾听者,是仅次于格斯重要的人,但公主本人对于格里菲斯来说是远远比不上格斯的,以至于格里菲斯跟她说话时可以毫无顾忌,不必害怕被公主讨厌,不必在乎公主的想法(这套逻辑我上面讲过)

说白了,就是没几个人听他涛涛大论,碰见了一个倾听者,就激动的一股脑全说出来了,说投入的时候把公主说的发懵,说开心了就像小孩一样上蹿下跳



他是真的心情好,也是真的说嗨了,也是真的没注意到嘎子

之前嘎子的逻辑是,战斗→获得战利品→得到战利品的他重视的人会高兴→他重视的人会承认他会看着他

但格里菲斯间接的对他说,依附于我梦想的人是不可能不会和我对等的,只是一味的付出并不能获得格里菲斯的青睐,格斯之前走过那条道路对格里菲斯来说不适用,他走不通,他也不能以这个模样去见格里菲斯

他知道义父瞧不起自己,虽然不高兴但始终逆来顺受,依然照顾着义父。

蛤蜊这句话虽让他沮丧,但也是蛤蜊催生出了嘎子一直以来压抑着自尊心和骄傲,他说出了“我不能被他看不起”

想要和格里菲斯平等的期望促使着他去前进,他的自我开始觉醒了,他被蛤蜊影响,开始思考自己是什么人?要做什么事?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格里菲斯拯救了他的无意义,他开始寻找自身的价值

而格斯也让格里菲斯在情感上获得了成长,他第一次尝到爱人的感觉,也开始在乎别人的看法了,甚至想要出于爱去保护人

小格斯:“要去那里呢,去哪里?”

大格斯在雪夜出走时,决定离开鹰之团给了答案:“我要凭自己所获得的东西,希望并排在他的身边”

“到格里菲斯身边去”,一直是嘎子的目标之一(是之一),即便后期他恨透了格里菲斯,这个愿望也没有消失掉

蚀之刻结束,格斯再次失去了一切,再次回到了夜空之下的荒原中,月亮被云层遮蔽,他仰望着天空看到的不是月亮,天空中出现了费蒙特的脸




三浦处理的很暧昧,很少通过格斯的嘴说“杀掉格里菲斯”,用的大多是“到达他所在的地方”,比较有趣的点是,他爱格里菲斯的时候,他心愿是“希望并排在他身旁”,他恨格里菲斯的时候,他的心愿也是“我想到达那家伙所在的地方”

他对格里菲斯根本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恨





格斯有一部分始终没变,格里菲斯变了吗?

格里菲斯在和格斯恩断义绝的状况下,在格斯想对他抱有恨意的情况下,依然选择看着他







格斯:“我终于找到了,真正回头看我的人”

格里菲斯:“什么都没有改变”

嘎子说这句话的时候,估计也想不到这个人之后会成为这世上最爱他的人,会成为一脚把他推向地狱的人,想不到如今这个美丽崇高男人会成为他的梦魇

蛤蜊说这句话的时候,估计也想不到自己会在他面前落泪

爱与恨一线之隔,爱与恨纠缠不休

只可惜下面的故事看不到了……

但唯一一个结局是早就被定下来的,那就是背叛和互相伤害

在雪夜里,格斯受到格里菲斯影响,决定要追梦,他离开鹰之团,格里菲斯因此精神上受到伤害,在监狱里被人剥皮剔骨

在蚀之刻里,格里菲斯被格斯那句话感染,决定要追梦,于是他献祭鹰之团,格斯从此鬼魅相伴不能入眠。

格里菲斯:“我就是会那样做的男人,只有你知道”

格斯有杀心不假,恨蛤蜊也不假,但他也是真的理解格里菲斯,他太过了解格里菲斯,知道格里菲斯是什么样的人,知道他不愿意选择“没办法的只管活下去”的路,知道他是有一点希望就会不顾一切飞向天空的白鹰,他曾在黄金时代被白鹰的光芒给吸引,被白鹰郎心如铁的意志给感染,被白鹰追梦的姿态所折服。

但到了最后白鹰对梦想的执念害了格斯,白鹰的光芒灼伤了他的身体,曾经他所喜欢的白鹰的特质如今却转化为伤害自己以及身边人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不理解格里菲斯,怎么能不恨格里菲斯。

“为了憎恨与狂喜奋力疾走吧,把我烧炙的真之光,我要以我的牙把他咬碎”

他自己也曾经也为了追梦抛弃过格里菲斯,知道梦想对人的影响,知道梦想对人的诱惑。更何况做下这个决定的是已经废掉的格里菲斯,是因为爱他间接性变的不人不鬼的格里菲斯,是连死亡都没有办法选择的格里菲斯……


也正是这份理解,促使着他不断憎恨着格里菲斯,因为他作为受害者之一却和加害者共情,这本身就是一种罪,是一种对死者的背叛

三浦老师表示,格斯会和格里菲斯进行多次战斗,暗示着嘎子可能会离开小队,那么多美好的感情在他面前,他却仍旧离开他们,去向格里菲斯复仇

他绝对不会切断和格里菲斯的联系,一是因为恨,在这么多死者和如此过分的背叛的前提下,要怎么放弃这种恨,二是因为“到达格里菲斯所在的地方”是他小时提出问题的答案,格里菲斯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超越恨和爱成为了一种执念和渴望,这份执念在经过同伴温柔的感情洗涤下,仍然没有减弱半分


他俩绝对不是因为不爱才落到这种悲惨的境地,而是因为太爱对方,两个人少爱对方一点都不会那么导致那么悲惨的结局,格斯少爱格里菲斯一点,没有“不想被他看不起,到达他身边”的强烈愿望,便不会离开鹰之团。格里菲斯少爱格斯一点,便不会因为他忘记梦想。

爱和恨显示出的东西毫无差别,那爱和恨有什么区别呢?恨和爱又有什么区别呢?

在三浦老师的故事里,一切界限都在模糊,爱和恨被模糊了,有的只是强烈的感情,神和魔也被模糊了,有的只是超自然的力量,上升的通道和堕落被模糊了,有的只是无法醒觉的夜空,束缚和自由也被模糊了,只有冷酷的命运笼罩在世人的头上

爱不是恋爱的意思,我没有格斯爱格里菲斯就不爱卡思嘉的意思,也不是说这俩男的想谈恋爱的意思,也不是说三浦崆峒(求生欲)

因为三浦明确在访谈里说过,他还没在剑风中好好画过恋爱,他也无所谓双方的性别,他想从新作天地之间画恋爱

……

我真的很好奇,他没画恋爱都能把主角三人的关系搞得如此腻歪纠结,好好画恋爱会画成什么样啊?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12180.html

标签组:[嘎子] [格斯] [格里菲斯] [剑风传奇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动漫推荐文章

动漫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