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世界大战会在近50年内爆发么?

发布时间:2022-03-23 发表于话题: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表 点击:338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军事 > 第三次世界大战会在近50年内爆发么? 手机阅读

首先申明,在写这个回答前,我确认自己不是段子里那个住在地下室吃着泡面戴着眼镜抽着廉价烟一身疲惫还熬夜对着破旧的电脑狂热敲打键盘的“爱国青年”。

战争是人类永恒不可回避的话题,两次世界大战是人类战争史上的“集萃”,武器也通过科技进化到了毁灭全人类的核武器,并形成了之后的冷战和各种代理人战争。但是21世纪初的变局恐怕从人类历史上的经验借鉴上未必具有预测性的参照性,通俗些说就是今天的变量实在太多了,信息对称和流速也改变很大,偏执狂热固然在局部或者社群中依然广泛,但绝对的中心均处于融化碎片的解构洪流中。此外,我们对历史的思维定式也受教科书总结性的训练影响很大,毕竟目前包括00后,接受教育的主要模式还是工业革命形成的集体学习。上世纪初,虽然电报电话电影都有了,可毕竟没有互联网、智能手机和各种翻译神器,更别提把千年围棋都打废了的AI,还有全球人类空前的主动流动性(旅游,留学,移民等,不算难民)。。所以从历史出发预言下一个50年的世界大战的可能性也许和预测美国总统选希拉里和川普的意义差不多:从人选上,这是一个老鼠一个耗子的区别,从形式上,还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驴象之争,但从结果和效果上,和之前的美国总统选举完全是不一样的。我以为,要预测世界大战,还是要先从什么是战争和战争要什么聊起。

2018年5月摄于夏威夷珍珠港 密苏里号战列舰的巨炮指向的是“亚利桑那”号纪念馆

维基百科里的定义:战争是动物界普遍的行为,在人类社会,战争则与政治紧密关联,是多个组织和组织之间的有组织性的武装冲突。克劳塞维茨认为“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以武力为手段,目的是迫使一方服从另一方的意志(通常是政治意图),通过多次大规模对决使敌人失去抵抗的力量,这样的行为就是战争,没有战争的情形称为和平。

一些学者不认同战争一定和政治有关,有些战争出现时间比政治、国家还要早。所以约翰·基根认为克劳塞维茨的定义有局限性,只适用于文明社会,他给出的定义是:“战争一向是文化的表现,往往是文化形态的一个决定因素,在某些社会是文化本身”。

百度百科的定义中:战争是一种集体、集团、组织、民族、派别、国家、政府互相使用暴力、攻击、杀戮等行为,使敌对双方为了达到一定的政治、经济、领土的完整性等目的而进行的武装战斗。由于触发战争的往往是政治家而非军人,因此战争亦被视为政治和外交的极端手段。

广义来说,并不是只有人类才有战争。蚂蚁和黑猩猩等等生物都有战争行为。战争是政治集团之间、民族(部落)之间、国家(联盟)之间的矛盾最高的斗争表现形式,是解决纠纷的最暴力的手段,是在自然界解决问题的办法手段之一,通常被认为是原始社会才会使用的方法,由于其造成生命的消失,在现代人类社会不被认可。

战争是极端的行为,战争的产生是由主导者为了自己或者集团的利益而发起的行为,这种获取利益的行为不惜以牺牲生命为代价获得。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的作者萨缪尔·亨廷顿的观点是冷战后世界冲突的基本根源不再是意识形态,而是文化方面的差异,主宰全球的将是“文明的冲突”。人们正在寻求并迫切地需要一个关于世界政治的思维框架。冷战期间,人们很容易把全球政治理解为包含了美国及其盟国、苏联及其盟国,以及在其中发生了大量冷战斗争的不结盟国家组成的第三世界。这些集团之间的差别在很大程度上是根据政治意识形态和经济意识形态来界定的。随着冷战的结束,意识形态不再重要,各国开始发展新的对抗和协调模式。为此,人们需要一个新的框架来理解世界政治,而“文明的冲突”模式似乎满足了这一需要。这一模式强调文化在塑造全球政治中的主要作用,它唤起了人们对文化因素的注意,而它长期以来曾一直为西方的国际关系学者所忽视;同时在全世界,人们正在根据文化来重新界定自己的认同。文明的分析框架因此提供了一个对正在呈现的现实的洞见。它也提出了一个全世界许多人们认为似乎可能和合意的论点,即:在未来的岁月里,世界上将不会出现一个单一的普世文化,而是将有许多不同的文化和文明相互并存。那些最大的文明也拥有世界上的主要权力。它们的领导国家或是核心国家——美国、欧洲联盟、中国、俄罗斯、日本和印度,或许再加上某个伊斯兰国家,将是世界舞台的主要活动者。在人类历史上,全球政治首次成了多极的和多文化的。

所以,50年内世界大战的爆发可能性,常规的思路是对这种文明冲突的趋势的研判,最典型莫过于诸如对欧洲绿化、中国崛起的各种担忧和感同身受,再加上两次世界大战的各种反思与回顾,特别是对社会矛盾和阶层固化感同身受内心渴望改变的各色人等。比如网上可以搜索到百年前就有一位神人预言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Albert Pike(阿尔伯特派克)是一位律师,士兵,作家和共济会员。他是唯一的盟国军官或人物,在华盛顿首都外获授勋一座室外雕像。派克写出世界将如何经历世界三战,目的是引领新世界秩序。其中他的预言都灵准应验,而更让人害怕的是,提到将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派克曾接收到一个异像,那被他描述在一封他写给义大利统一之父马志尼(Mazzini)的信中,日期是1871年8月15日。这封信生动地概述三次世界大战的数项计划,那被认为要实现一个世界秩序是需要的,其中的两次世界大战已与过去相应验。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它被认为是一个谬论,据说派克给马志尼的信被展示在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图书馆,然而大英图书馆却一直否认,他们拥有过这样的文件。此外,在加拿大海军前情报主任卡尔(William Guy Carr)的著作《撒旦,这世界的王子》中,有以下注脚:“手稿的持有者近日通知作者,这封信并不被归类在大英博物馆图书馆。它看似乎很奇怪,一个枢机主教的人说,它已在1925年被收藏”。派克在19世纪对于三次世界大战的预言已流传多年了,预告今日的世界的“经济”及“军事”的灾难,令人不寒而栗。更重要的是,这和流传的“盎格鲁·撒克逊使命: 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内容也是吻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光明会推翻沙皇在俄罗斯的权力,使俄国成为无神论的共产主义堡垒】
这则神奇的预言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战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光明会为了推翻沙皇在俄罗斯的权力,和使该国成为无神论共产主义的堡垒。由光明会的“新社”(代理人)在英国和日尔曼帝国之间造成的分歧,将用来挑起这场战争。在战争结束时,共产主义将被建立和使用,目的是破坏其他政府和另一目的是削弱宗教。【第二次世界大战──法西斯主义和犹太复国主义者之间的争战】
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发生在法西斯主义者和政治犹太复国主义者之间。这场战争是为了摧毁纳粹主义,和政治犹太复国主义足够强大,以在巴勒斯坦创立一个主权国家以色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国际共产主义必须变得足够强大,目的是抗衡基督教;随后它将被条款遏制和夹住,直到我们为最后的社会灾难需要它的时候。【第三次世界大战──由回教恐怖主义引发】
最可怕的在后面,派克预言会有第三次世界大战:那将是“西方世界”跟“伊斯兰领导者”之间的战争。他写下,第三次世界大战必须被煽动,由光明会的“新社”在政治犹太复国主义者和伊斯兰世界的领导人之间,造成的分歧中提取利益。战争必须以这样一种方式进行,伊斯兰教(穆斯林阿拉伯世界)和政治犹太复国主义(以色列国)共同地毁灭对方。与此同时,其它国家再一次在这个议题上分裂,将被迫使去斗争,直至一点在物质、道德、精神和经济上完全精疲力竭。
人类将解除虚无主义者和无神论者的束缚,将引发可怕的社会灾难,它的恐怖将完全地清楚显示绝对无神论、野蛮起源和最血腥的骚动对国家的影响,随即在每一个地方的市民,不得不防卫他们。

今天围绕战争和冲突的一切似乎是很符合这位神人的预言的。特别是科技发达如此的今天,文化和文明的冲突居然可以让普世价值和全球化运动,包括上世纪形成的环保革命都相形失色,远远超出了很多政治家和社会学家对于未来的预计。说话玩笑话,人类的未来如果没有外星人入侵或者外星文明发现的话(如电影《超时空接触》),恐怕很难形成共识。虽然如今在互联网升级和金融科技领域的区块链技术,用唯有造物主才能拥有的完美的数学语言,在试图为我们构建一个新的价值世界。

2017年国庆假期的喀纳斯景区

萨缪尔·亨廷顿认为,在这样一个多元化的世界上,任何国家之间的关系都没有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那样至关重要。如果中国经济在未来的10年或20年中仍以现在的速度发展,那么中国将有能力重建其1842年以前在东亚的霸权地位。另一方面,美国一贯反对由另一个强国来主宰欧洲或东亚,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美国在本世纪参加了两次世界大战和一次冷战。因此,未来的世界和平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依赖于中国和美国的领导人协调两国各自的利益的能力,及避免紧张状态和对抗升级为更为激烈的冲突甚至暴力冲突的能力,而这些紧张状态和对抗将不可避免地存在。

2018年5月途经夏威夷珍珠港内的美军现役航母

所以,与其分析50年内世界大战会不会爆发,不如好好设想下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核心冲突和表现形式,特别是在21世纪科技技术的发展和迭代已出现了明显区别或者超越于人类历史的战争形式,而其对生命和社会的损害方式,这恐怕是大多数人关心这个话题的潜在出发点、恐惧点或者兴奋点。

比如电子战争,无人战争,空天战争,是否能够逐步取代常规战争,而发动世界大战的主角是否会从政治家,变成跨国公司、极端组织甚至个人?

比如以黑客凯文为原型的电影《战争游戏》(1983年)开黑客影片先河。电影讲述的故事发生在里根总统任期,当时正值冷战高峰。苹果Mac机尚未诞生,电脑还只是科学怪才专属玩具,影片用大众对核战争和未知新科技的恐惧好好地把观众吓了一把。影片主角是名叫大卫·莱特曼的电脑天才,可自由进入学校电脑系统改动考试分数,因此全无学业之忧,整日将时间耗在电子游戏上。一日误撞上了“北美空防系统”(NORAD)的一台超级电脑,大卫用它玩起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模拟游戏,他不知道的是,这个游戏比他想象的要来得真实:当大卫退出,游戏并没有结束,NORAD的电脑仍然认为苏联人发动了核战争,对两个超级大国的电脑而言,战争游戏并没有结束…… 

2018年8月摄于美国DefCon黑客大会一角(诞生于1992年,又称电脑黑客秘密大派对,每年7月底8月初前后在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举行,参会者除来自世界各地黑客,还有全球许多大公司的代表以及美国国防部、联邦调查局、国家安全局等政府机构的官员。近年来中国安全从业者参加者也日益增多)2015年带孩子在美国圣地亚哥参观中途岛号航空母舰

我个人以为,科技的发展历史一直围绕着三条主线进行,1、信息从不对称到对称,所以从造纸、印刷到报纸、无线电、电话、电视、互联网和智能手机,使教育权成本降低,知识不再被少数人拥有;2、肉身的限制不断被突破人类得以无限扩展自己的空间和速度,所以从指南针、马车、帆船到GPS、汽车、飞机、轮船、人造卫星和太空远航;3、安全感和安全能力的空前提升,所以从弓箭、火药到机关枪、军舰、坦克、战机、导弹和核武器。近现代的国家和秩序,其实也是两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其实彻底消灭了旧国家的国王和贵族,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以希特勒为代表的屌丝与资本结合,以及日本为代表的东方封建君主与军国主义的结合,最终在与美苏这样的两种自由主义和专政主义新兴大国的较量中一败涂地,但同时彻底颠覆了一战之前形成的全球殖民主义格局,从而在科技得到更大的赋权和刺激下,让经济发展和全球化为互联网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第三次世界大战,从文化的冲突风险来看,战争的策源和区域其实已经形成了,就好像历史学里,二战从1939年德波战争开始计算,但在我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战场的抗日战争从1931年9月18日就已开始。也许未来百年后,人类历史也标记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话,今天的叙利亚战争、之前的海湾战争,也许就是序幕。

但是,任何预测都不是自我实现的或非自我实现的。预测能否实现依赖于人们如何作出反应。50年代和60年代,许多严肃的和信息灵通的人士认为苏美之间的核战争实际上不可避免,包括我国在珍宝岛事件后也曾做了空前的战备动员,直接影响到无数家庭和今天的城市和经济布局。但是这场核战争并未发生,因为人们意识到了它的可能性和毁灭性,并推动了武器控制和其他安排来确保它不发生。

预测和幻想的直接效益都是唤起人们对战争威胁、文明冲突的危险性的注意,将有助于促进整个世界上再出现一战或二战那样的局部战争冲突或者社会政治事件后不会让更多国家如多米诺骨牌一样的卷入崩塌。但预测和幻想世界大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意义就是战争教育和生命教育,以及各种战争准备(生存技能、安全知识、身体对抗能力等)。就像前不久央视《开学第一课》遭遇的“娘炮”吐槽,其实反映了当下众多父母对娱乐至死的反感和厌恶,相比美国影视中战争冲突幻想和英雄主义教育的无限植入。我的孩子三岁就开始接触XBOX的CS类战争游戏,从战地、反恐战争中学习军事历史知识,平时参观航空、科技、军事博物馆和线下的CS游戏。没有特别目的和期望,如果有一点私心的话,就是希望万一未来发生任何意外,包括地震等自然灾害,家人和孩子不至于面对《世界之战》那样的场景而惊慌失措茫然无助。

XBOX ONE的战争游戏场景已经非常逼真了,战争的残酷和体验感很强

电影《头号玩家》同样也给我们展现了一个未来虚拟对抗世界的浩瀚场景,今天我们在游戏中体验战争,未来战争来临时我们才有可能如游戏里一样学会更长时间和高质量的生存。

上面穿越古今现实虚幻其实一直是在绕着说,以下是我对于五十年内会否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观点总结:

1、心理驱动:经过二战后相对的区域和平(欧洲、北美、南美、东亚除朝鲜)和经济发展,社会阶层和财富的相对固化在许多国家和地区内部对年轻人产生了客观的快速变革心理需求;

2、文化/文明冲突:仇恨并没有因全球化而消弱,相反融合的恐惧开始在互联网上蔓延,并随着中东难民潮从局部走向全球;

3、技术准备: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技术和无人驾驶/无人机等应用在军事中的运用,会为降低战争代价和罪责提供不同形式的预期准备,一旦产生技术优势的绝对超越,发动战争如同欧洲殖民者踏上美洲大陆面对土著居民“威胁”的话,历史课本包括维基百科里都没有把美洲殖民作为人类大规模战争予以记录;

4、商业崛起:两次世界舞台的中央和指挥棒都聚集在政治家的权柄,二战后到今天跨国公司和互联网巨头包括非政府组织的力量已经空前强大,私人团体富可敌国的时代真正到来了,他们不会满足在单一国家框架下的束缚,他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5、大国角逐:大国划定安全边界,历史上从不会局限在自己国土空间,二战后这个过程也从没有停止,在国家没有消亡前,在冷战建立的秩序瓦解后,川普发起的贸易战和前面4点共舞的伴奏下,中国的一带一路,也似乎呈现出两线作战开疆拓土的破局之象;

6 经济/金融巨变:科技特别是互联网经济的潮水还在继续浸漫改变工业革命建立的一切经济和金融模型,财富的流速和流向以及分配方式,会在国家边缘化和国家强控化的不同纬度不同方向改变世界,传统城市和地区的衰落以及一些行业职业的消失,去中心化带来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

7、科技多样性的普及:生物技术等新兴科技产业的发展,都在促进我们对科技对人伦的再认知,并改变我们的信仰,使我们前所未有的渴望认知更大的世界,在欣赏文化历史的同时,年轻人和富豪以及各种势力,都越来越多的希望摆脱传统束缚,如果流血可以控制短暂快速的战争可以促成,无论是超限战海是再次将全世界卷入的战争肯定是有拥戴者的;

8、50年并不漫长,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在上半世纪就完成了。世界大战也是一种人类共识,正如今天全球范围内都建立了各色的司法体系,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原始行为依然随处随时可见,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当动物园的观众不再满足围着笼子欣赏野兽,战争就随时可能因为我们内心渴望的自由而以各种名目悄然而至。

当然,对于年少时也曾无数次幻想过的世界大战,现在的我相对更喜欢马云在瑞士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达沃斯会议)里世界IT企业经营者针对科技的未来展开讨论时的表达。马云表示,只要是年轻人喜欢的事情那就是未来,第三次世界大战,那将会是和疾病、环境污染和贫穷做抗争的战争,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一场战争。


最后,用南京大屠杀80周年祭刷屏朋友圈的图片来做结尾吧:我们今天可以喝着茶在键盘上讨论世界大战的时候,应该不会希望我们的子孙在未来再用这样的图片纪念我们;我想参加讨论的大多数网友,也不会希望未来50年内我们也会向自己的子孙发出这样的祝福:那年乱世如麻,愿你们来世拥有锦绣年华。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10567.html

标签组:[军事历史] [战争] [世界政治] [政治文化] [第三次世界大战] [文化冲突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军事推荐文章

军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