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维新前的日本人,男女混浴,公开裸露完全“不必害羞”?

发布时间:2022-01-07 发表于话题:日本黑船 点击:97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文化 > 明治维新前的日本人,男女混浴,公开裸露完全“不必害羞”? 手机阅读

现代的日本人都具有共同的裸体观念,比如说在其他人面前露出裸体,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这是第一个的共同的观念。还有,被别人看见自己的裸体,也会感到羞愧。换句话说,自然而然产生了羞耻心,也是其中之一的例子。

再者,每当看到漂亮异性的裸体,脑中会产生有关于性的强烈想法,并很容易把异性的裸体跟性爱相互关联,这可以说是现代日本人对于裸体观念的共同特征。

那么,日本人的裸体观念有着怎么样的奇特历史,又是如何传承发展至今的呢?今天,让我们一起来探讨一下。

167年前的男女混浴图

前面说到了日本人共同的裸体观念,那么,当各位对于日本人的裸体观念有了共同的基本常识后,请看下图。

此画的画名为《下田的公共浴场》,这幅画诞生于1854年(安政元年),至今约167年前,是被经常拿来讨论的画作,相信很多人应该都看到过。

然而,仔细端详这幅画,越看越觉得有一点不可思议。

在公共浴室中,总共有22个洗澡的人,其中男性9个、女性10个,其他还有3人无法判定性别,通过画面可将他们大致分为4个群体。

首先,是画面右后方的5位女性团体,也许是木桶较宽的关系,5位女性中有4位女性蹲坐,只有1位抱着水盆站着,旁边的女性双腿半开,看着自己的小腹,右边的女性则是斜眼看着左边的女性,感觉正喃喃自语着。

再来看看画面中央,4位男性与5位女性,以汤沟为交界混坐在一起,右边的男性拿着水盆站起,往画面之外移动,旁边是把水盆放在地上准备蹲下的男性,以及把手放进水盆中、双脚半伸展开来的男性。在这个团体中,最为显眼的是坐在最前方的丰腴女性,她抱着双腿,看起来正在用浴巾擦拭外侧小腿,后方有一位女性与她背对背蹲坐着,还有跪坐的女性与半站立姿势的女性。

将视线移到后方,不知为何看到了名为“破风”的建筑样式,破风是日本建筑中装设于山形墙上的人字板或附属建筑物的总称。破风下侧设有通往建筑内部的入口,从画中可看到束有发髻的男性弯下身体往内侧走去,其他3位已进去入口,只能看到他们的臀部与腿部,因此无法判定性别。

最后的团体是看起来像在更衣间里的几位男性,右边的男性坐在地上,茫然地望着浴池,旁边的男性则是毫不遮掩地,以双臂交叉之姿看着前方。在置衣柜的前方,全裸的男性与身穿衣服的男性正在交谈,不知道是已经洗完澡,还是即将要入浴。

以上就是这幅画的概要,如同画名,这里是公共澡堂,以关东人的方式来形容,就是汤屋或钱汤,在关西则被称为风吕屋。

当大家联想起日本大街上的钱汤或是超级钱汤(除了各种功能浴池,还设有休息室、餐厅等设施的公共浴场)时,与这幅画所描述的情景,两者落差之大,令人惊讶。

首先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虽然是公共澡堂,却是男女混浴的形式,而且不分男女,在异性面前露出裸体,完全没感到羞耻。比如站在更衣间旁边的男性,采双臂交叉的姿势,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此外,提到现代的混浴温泉,只要能找到一窥女性裸体的机会,相信任何男性丝毫不会错过的下流心理,在这幅画中完全感受不到。而且,也没有女性会在意男性的视线,不会用若隐若现的方式来展露自身的裸体。相互交谈的人群除外,其他人看起来都十分专注于自身的世界中,并没有人会一直盯着对方的裸体,大家的视线是放空的。即便他人的裸体遮蔽视线,视线也不会停留在肉体上,而是穿越过肉体。

然而,他们对于裸体毫无兴趣的程度,以现代人的常识来看,完全无法想像。

尽管从当时到现在已167年前,还是让人感到怀疑,这样的世界真的曾在日本真实存在过吗?

唤醒日本太平美梦的黑船事件

前文提到过,这幅《下田公共浴场图》是在1854年(安政元年)所绘制的。提到1854年,相信很多人应该记忆犹新,因为在前两年的1852年,美国海军将领马修.卡尔布莱斯.培理(Matthew Calbraith Perry)带着米勒德·菲尔莫尔总统的亲笔信函,率领舰队来到日本,从久里滨上岸,紧接着在1854年2月,培理为了获得日本幕府对于亲笔信的回信,再次访问日本,结果日本与美国在该年签订《日美和亲条约》。

培理离开日本回到美国后,将远征日本的纪录撰写成正式文书,提交给美国政府,名为《美国海军司令 M.C Perry 亲身指挥,于1852年、1853年、1854年率领美国舰队远征中国海域与日本记》(Narrative of the Expedition of an American S to the China Seas and Japan.),报告书的标题相当长。

此报告书的篇幅与格式,并非只是A4尺寸的数十页,而是比A4大上一截的尺寸,总计3卷,各卷的页数超过400页。此外,这本报告书不光只有文字记载,内含许多插图,而其中的一张插图就是之前介绍的《下田公共浴场图》。

《下田公共浴场图》的作者则是德国画家威尔海姆.海涅(Peter Bernhard Wilhelm Heine)。海涅于1827年出生在德国德勒斯登,长年在德勒斯登艺术学院学习画画,他曾参与德勒斯登革命,革命失败后,于1849年移居美国。由于海涅具有优异的绘画天分,他曾担任外交官,被派遣到中美洲,描绘当地的风俗民情与原住民,之后作为培理的随行画家,一同远征日本。

为了纪录当地的风俗民情,当时的海外远征队都有带着画家同行的惯例,并且将他们称为随行画家。此外,海涅以随行画家的身份,三次来到日本,第一次与第二次为培理舰队的成员之一,第三次是1860年普鲁士王国向日本派出的使节团,海涅也是其中成员。

下图为描绘当时使节团成员的画作,中排左边留着络腮胡,歪着头感觉正在发呆的男子,就是海涅。

海涅身为培理舰队的主要随行画家,大为活跃。当时远征日本后所带回的素描画,多达400幅。

下田公共浴场的由来

接下来让我们再次审阅收录于培理官方报告书中,由海涅所描绘的《下田公共浴场图》。仔细地阅览这幅画,包含已经看过这幅画数次的人,相信都会产生一种奇特与某种不舒服的感觉,并且还会有以下强烈的感受:海涅的画,是否如实描绘幕末当时的公共浴场情景,也就是现在的钱汤呢?

浴场属于公共场所,但男男女女毫不遮掩地公然混浴的光景,完全跳脱现代的道德观念,这宛如是在另一个世界所发生的事情。换句话说,以现代的常识来推断,即便是距今160多前年的江户时代,男女在公共浴场混浴的行为,是不可能发生在日本。更直观地思考,之所以会有以上的结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么,可以再用逻辑性的方式来研究,在现代社会中,受限于公共浴场法以及日本各都道府县的法令规范,原则上是禁止男女在公共浴场有混浴的行为。因此,假使是现代的钱汤,如同海涅所描绘的情景,若钱汤内的男女有公然混浴的行为,钱汤的老板一定会马上报警处理。

此外,幕末时期的幕府,并没有颁布类似现代的法令。不过若提到江户时代,如同这句名言“男女从七岁开始,不得同坐于一张席子”(男女授受不亲)所述,从长大懂事直到结婚的期间,有很多武士甚至从未跟家人以外的女性说过话。简单来说,在江户时代,武士得恪守男女不得轻易交谈的习俗,更别说是混浴!

因此,日本是处于男女有别的保守时代。在这样的时代风气下,男女观念开放,在公共浴场混浴,根本是难以想像的事,于是得出上述的结论。

所以,对于《下田公共浴场图》来说,只要运用逻辑思考,相信都能获得共同的结论吧!

这幅画真的有反映日本现实?

如此看来,在脑海中顿时浮现以下的推测:《下田公共浴场图》是提交给美国政府的官方报告书之插图,因此海涅不可能全凭想像描绘这幅画,理应根据部分事实所绘制而成。仔细推敲,有可能是特殊浴场,例如是游廓(花街、红灯区)所设立的浴场,而被海涅当成公共浴场所描绘下来。

一旦对《下田公共浴场图》产生类似的疑问后,就会发现画中的景象有诸多不自然之处。仔细看这幅画,撇开混浴不谈,虽名为公共浴场,却不见公共浴场应有的设备,例如从画中完全找不到大浴槽,这可说是浴场最重要的设备。不得不说,若少了浴槽,就不能算是公共浴场的形式。此外,画面后方的破风建筑结构,到底有何含意呢?不确定是否为玄关,但在公共浴场里头,是否需要建造这类的建筑呢?

先退让一步,姑且不要深究这些细节,先当作海涅是在描绘一般的公共浴场吧!但就算下田的公共浴场是混浴的形式,也不代表全日本都是如此。

再退让一步,如果当时日本全社会都把混浴视为是日常行为,那么脑中又会开始浮现其他的想法……下田公共浴场的入浴者,完全不会在意异性的裸体,代表当时的日本人对于裸体的观念,就与现代社会完全不同!这是最大的疑问。然而,现实社会真的存在类似的情形吗?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06109.html

标签组:[浴场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文化推荐文章

文化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