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三河大捷,这段凄美的爱情,也发生在三河古镇

发布时间:2022-01-09 发表于话题:三河镇大捷 点击:60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情感 > 恋爱 > 除了三河大捷,这段凄美的爱情,也发生在三河古镇 手机阅读

七岁那年,正月的一天,村里个子高挑、身材瘦削的二叔,一面远远说着话,一面挨家挨户地送磁带,等散到我家时,他送过一盘磁带,我才听清他口里说的是,给你们每家发一盘磁带,没事放着听听啊,不然搁在家里时间长了,就坏了,放不出来了。他送给我家的,正是一盘叫作《小辞店》的磁带,还是(上),(下)他又顺手送给我们隔壁家了。从此后,大正月里,有事没事,我们两家,便听磁带里,一男一女,一递一声,在那里凄凄切切地唱,大人们听得一往情深,我们小孩子就只听个热闹,因为不知道唱的什么。后来断断续续听大人们说剧情,不久又看电视剧,才知道原来说的是个爱情故事,故事发生地竟然就在我们县城隔壁的三河镇,离我们这里,也就半小时的车程。故事说的是,在清末民初,家住三河镇二龙街一个叫柳凤英的卖饭女,开了一家客店,名唤小辞店。柳凤英的丈夫好赌成性,没日没夜地在赌场厮混,夜不归家。这柳凤英倒是个勤劳美丽的女子,许多来店的客人,都觊觎她的美貌,他却独独看上进店投宿的忠厚老实的蔡鸣凤。这蔡鸣凤原是湖北黄冈浠水县人,因夫妻感情不和,负气外出做生意,“江湖上贩翠花带卖丝绸”。


后来又因病,在客店便长住了下来,这柳凤英一见他,便心生欢喜,为他延医诊脉,抓药熬药,细心照料,一来二去,情愫暗生。这蔡鸣凤又扯谎,说自己是父母双亡,孤身一人未成家,实际情况是,他早已是别人的上门女婿,岳父叫朱茂卿,妻子叫朱莲。想来,彼时的他,对这个贤惠貌美的卖饭女,亦心生爱慕,所以才不愿实情相告,然后他们在这小辞店,便暗地里做了三年露水夫妻。这期间,当然少不了公婆邻里的喧嚣吵骂、指指点点。那一日,岳父托人带信来,说自己病重,要求蔡鸣凤速回黄州,不得已,他才把真相向柳凤英和盘托出。一霎时,柳凤英只觉五雷掣顶、天昏地暗,她一直天真地以为,他们可以就这么偷偷摸摸,天长地久,却怎知,三年日月浓如酒,如今到底是水月镜花一场空。她呼天抢地,悲恸欲绝:蔡郎哥哥他要走,绝了妹妹的路。听一言不由我珠泪洒,好一似万把刀,把我的心挖。你这一走,我从此人生的路,便也走到了尽头,我泪落如雨,心如刀绞,而你却,归心似箭,再不回头。


她又思量,不如就狠心跟着他去浠水县,他却说名不正言不顺人口如刀;她又说愿意跟定他,由大做小,他说,我的妻怎肯将你轻饶,何况我还是个上门女婿。所有她想到的路,他都狠心一一亲手把它们堵死了,她终于绝望地看到,他们这三年情缘,注定再不会有未来。临行时,他又劝她:穿红的来戴绿的去,比我更好。她便哭道:穿红的来戴绿的去,没有我的哥哥好。是啊,纵这世间有千好万好,在我眼里心里,却只有哥哥你最好。任这世间有弱水三千,我只要得你这一瓢,便心满意足,此生再无可求。他到底不忍心,临别之际,又给她留个盼头道:到来年春三月,再来妹家。原以为与你分别,只是小辞数十日,或者长至三五月,彼时,蔡鸣凤再不会想到,这世间,那些我们爱过的人,这匆匆一转身,便是一辈子,从此,死生不复相见。


他带了三百两雪花银,一路坐船坐车,山高路远回黄州去,半道上又被小偷盯上,夜半归家,竟又被妻子朱莲伙同其奸夫陈大雷杀害,那把杀人刀的刀柄处赫然刻着一个“朱”字,于是闹到衙门,便说是岳父朱茂卿所杀,真正的凶手陈大雷早已逃之夭夭。朱茂卿明知是女儿和奸夫所为,他写信给女婿,说病重是假,不过是要他归家,和女儿过安稳日子,再不愿看到女儿日日这般胡作非为、丢人现眼,却怎知,徒然害女婿一命归阴。为替女儿遮羞,他主动承担下罪责,说自己贪图金银,杀了女婿,当然于情理不合,先前那小偷实在看不下去,主动上堂,把自己亲眼所见 ,一一和盘托出,这时,陈大雷早已逃得无影无踪。谁成想,因为蔡鸣凤托梦,预感不祥的柳凤英,不顾路远山遥,匆匆赶至湖北浠水县,要替她的蔡郎伸冤,却在大堂之上,被迫说出自己和蔡鸣凤三年露水夫妻之情,又被当地官衙以有伤风化为由,直接判以卖为官妓。在押解途中,路过蔡鸣凤之墓,柳凤英肝肠寸断,最终一头撞死在墓碑之上。情色、凶杀、断案,所有人都可以从这出戏里,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点,于是这故事,由最初的民间艺人,搬上舞台后,从此便盛演不衰。但是在安徽的三河镇,还有湖北的浠水县,不论是庐剧、黄梅戏,还是楚剧,当地人都长期抵制搬演该剧。


在三河镇,柳凤英的真名其实叫胡翠莲,胡姓在当地是大姓,据说,当地有人因与胡家有隙,特意将此事编演成戏,借此嘲笑胡氏姑娘不守妇道,但是胡氏家族在三河户大势强,因此,此戏不但在三河镇被禁演,剧中女主人公也被迫改了名。而在湖北浠水县,不但戏被长期禁演,甚至直到百年后的2002年6月,因为当地要在一个叫太平寨村的山区修路,无意中在半山处的灌木丛中,发现了一座古墓,却无人认领,最后正准备要当作无主坟墓被迁走的时候,当地朱蔡氏家族几位老人,才迫不得已站出来,承认是他们祖辈蔡鸣凤的坟墓,因为名声不好羞于承认。时光遥遥已过百年,早已换了人间,可是人们根深蒂固的某些传统观念,似乎从未改变。遥想当初,若他们,一个伴着不贞之妇,一个守着赌棍之夫,含垢忍辱,了此残生,世人一定要赞美他们的坚忍与伟大,在内心深处,默默给他们树一座孝义贞洁牌坊,可是有一天,他们决计要挣脱这世俗牢笼,主动寻觅属于自己人生爱情的幸福与自由,所有的脏水污水,便齐齐向他们泼来。戏中人曲折悲惨的人生经历,那如泣如诉、无限哀婉的唱段,让无数听者唏嘘不已,在戏外,那些和《小辞店》有关的人和事,同样让人感慨系之。解放前,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凭着一曲《小辞店》,红遍大江南北;文革时,这出戏却被诬为毒草,被禁演,严凤英惨遭迫害,最终被逼自杀,年仅38岁,死后还被当时的军代表刘万泉开膛破肚。同样让人扼腕叹息的,还有后来黄梅戏电视剧《小辞店》中蔡鸣凤的扮演者,著名黄梅戏演员韩军,竟于1996年跳楼自杀,年仅28岁,而柳凤英的扮演者韩再芬,则终身未嫁。


一曲《小辞店》,他们声情并茂、唱演俱佳,声声哭诉断人肠,可是他们终是戏外人,却怎知,有一天,他们演着演着,竟不觉中了《小辞店》的蛊,他们也成了戏中人。有一次,和一个朋友去三河镇买米饺,又一路陪着他在古镇漫步,踏着细雨后的青石板路,穿过熙攘的人群,沿着一座白色拱桥拾级而上,过了石桥,一抬眼,二龙街的指示牌赫然映入眼帘,一下子便让我想起小时候,二叔送来的的那盘《小辞店》磁带,可是当地老人告诉我们,这个二龙街是后建的,真正的二龙街,早已在1979年,修杭埠河时,永远沉入河底了。当年身材高挑的二叔,因为患肝癌,已去世多年,那盘磁带,也已找不到了。当年的二龙街,连同柳凤英的无数爱恨情仇,早已无声无息沉入河底,可是这人间,终究是热闹的。作为太平天国抗清战争中,著名的三河大捷战争发生地的三河镇,正在积极利用《小辞店》品牌,大力发展当地旅游业,而在遥远的湖北浠水县,也已于2008年,把蔡鸣凤传说列为该县民间文学类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有人提议将三河古镇和湖北浠水县连成一条旅游线,唱楚剧、庐剧、黄梅戏的《小辞店》,大力发展两地爱情文化旅游线。如今的当地人,纷纷赞美说,卖饭女柳凤英敢于冲破封建礼教束缚,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她是三河镇女子的骄傲和自豪。又有人写文章考证说,真实的故事发生地是在安庆市望江县华阳镇,理由是从湖北浠水到苏杭二州做生意,华阳镇是必经之地。争得那叫一个热闹。可是,在柳凤英凄然决然撞向蔡鸣凤墓碑那一刻,这喧嚷无情人间,便从此再与他们无关。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05201.html

标签组:[三河古镇] [小辞店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情感推荐文章

情感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