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日本战国和明朝同期双方老百姓的平均生活水平差异如何?

发布时间:2021-12-21 发表于话题:日本战国与中国明朝 点击: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美食 > 请问日本战国和明朝同期双方老百姓的平均生活水平差异如何? 手机阅读

题者提到的日本战国时期,在日本历史中,被称为安土桃山时代(1573年-1603年),对应的中国是明朝中后期。题者这个题目要了解所有的生活水平范围应该是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去分析,鉴于篇幅限制,我就从饮食这件事情来聊一下两国的差异。

日本战国“食”

如今的日本料理,精致典雅,色、香、味、器”俱佳。在给人味觉体验的同时,还让人得到视觉享受,是高端餐饮的代表,那么战国日本人吃什么呢?

在黑泽明的电影《七武士》里,讲述了日本战国时期的一个故事。山上的强盗打算在秋收的时候下山抢米。农民们为了保卫他们艰辛劳作的果实,就去招募浪人来保卫村子,他们没有钱,他们能给武士的报酬就是大米饭管够。


贫穷的农民们靠着顿顿有大米饭吃的条件,果然招来了七名武功高强武士。这七名武士声称他们是为除恶扬善而来,所以并不计报酬。其实他们确实被吃大米饭的条件打动了,因为那时的日本能吃饱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况是顿顿大米饭呢,这种诱惑很难抵御。

然而,当武士们发现村民们将大米都给他们吃,自己吃的却是小米饭和野菜时,感到于心不忍,于是便将自己得到的大米饭都给了村里的老幼妇孺吃。最后这七名武士为了保卫大米与强盗英勇战斗,牺牲了四位。

这个故事说明大米在日本古代是何等珍贵的,人们为了得到大米可以不惜代价地去拼命。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古代的日本人是可以为了一口大米饭而亡的。

日本的战国时期,由于受战争破坏,农业产出更少,要吃饱愈加困难,连有钱人吃饭也很节俭。当时普通百姓每顿饭只有小米搭配两块腌萝卜。领主大名的饭食也只是大米饭、两指宽小鱼一条、腌萝卜一小碟、白水煮野菜一盅、酱汤一小碗。

战国时期,普通士兵们吃的都是些麦、粟、稗、芋等粗粮;武士们的伙食要好些,他们可以吃由糙米和蔬菜一起煮出来的菜饭,有时能够吃到白米;最奢华的饭菜是由白米、蔬菜、鱼、贝、鸡肉等做成的,但也只有领主或高级武士偶尔才能吃到。

为了便于携带,节约进餐时间,因此武士们在行军时普遍是以茶泡饭或饭团为主食的。



茶泡饭的大致做法,就是把米饭烧熟放凉,吃的时候用热茶冲下去,再加一点盐,并佐以梅干、海苔等配料。有些富裕的武士,在吃茶泡饭时还会加上一些鱼肉来佐餐。泡饭所用的茶一般是绿茶,压紧之后切成条状,和饭一起冲泡。织田信长在桶狭间决战前,先跳了一支村敦舞,然后吟诵了著名的诗句,“人生五十年,如梦也如幻。有生方有死,壮士何所憾”,最后又喝了一碗茶泡饭就出战了。可见连织田信长这种立志“布武天下”的超级大名,在大战前也只是用一碗泡饭充饥。



日本国土狭小,脚下地震不断,四周白浪滔天,物产十分贫乏。由于耕地不足,土地贫瘠,粮食产量很低,但人口却不少,所以日本一直缺少食物。日本人一般只吃早饭和午饭,早上到下午要干活,所以一定要吃饭维持体力,晚上是休息时间,而且那时候人们也没什么夜生活,只要早早睡觉肚子就不饿了,如此便能省下一顿饭的粮食。这样的习惯不光农民在遵守,上至天皇下至武士,几乎是不成文的规矩。

战国时代,战事频仍,青壮劳力都去打仗了,农田无人耕作,粮食收成就更少了。日本虽然是个水稻生产国,几乎全国的农田都在种植水稻,可是因为大米产量很低,而军队又需要大量军粮,所以大米就成了各地大名们征收的主要战略物资。农民辛苦劳作一年,收下来的大米几乎全都要作为年贡送进领主的城堡,自己只能吃小米饭,啃萝卜吃野菜。有的农民甚至一辈子都没尝过自己种的大米是什么味道,大米对一般百姓来讲,是真正的奢侈品。

当年,武田和今川两家合力攻打北条家位于武藏国的松山城,两军苦战多日,北条军水源被切断,眼看陷入绝境了,武田和今川正得意地等着对方投降。可是他们突然发现松山城的守城官兵居然在城头最显眼的地方用水洗马,本来以为饮水都没有了的松山城守军,居然还有富裕的水去洗马,这令他们非常沮丧。只能坐下来与对方谈判,最终达成了和平。后来才知道,其实当时城里确实已经没有水了,士兵在城头用来洗马的是大米。他们将用盆装着的大米从马身上倒下去,远远看起来就和用水在冲洗一样。当时的士兵大都是普通农民,他们在生活里很少见到大量的大米倾倒下来的样子,所以远远望去,就算有所怀疑,却做梦也不会想到那是大米!

说完了主食,我们再来说说肉。

自从圣德太子(公元6世纪)从中国引入了佛教后,到孝德天皇时,搞了大化革新,索性将佛教定为国教。根据佛法,吃什么变什么,吃猪肉会变成猪,总之吃肉会堕入畜生道。 后来盛行的神道教也认为吃四条腿动物的肉不仅是一种污秽行为,更是一种罪恶。织田信长因为痛恨比睿寺的僧人支持他的敌人,就放火少了比睿山,还杀了三千多人,其中一项罪名就是吃肉。

到公元 8世纪时,笃信佛教的嵯峨天皇首发“肉食禁令”,此后历任天皇又多次下诏禁止吃肉,在一道道禁令之下,日本贵族们都远离了肉食,养成了食素的习惯。

(Jean Crasset) 的《日本西教史》中称日本人如同西洋人忌讳马肉一样,对牛、家猪、羊的肉几乎不吃,牛奶也不喝。只吃猎获的动物的肉,而不吃家畜肉。

传教士(路易斯・弗罗伊斯)的《日欧文化比较》中写到,欧洲人喜欢牝鸡、鹌鹑、派等,而日本人喜欢野狗、鹤、猴子、猫、生的海藻等食物。欧洲人不吃狗肉,但喜欢牛肉。而日本人不吃牛肉,而作为家庭药膻,狗肉司空见惯。

另一位传教士(弗郎西斯科・萨维耶)向信徒们推广牛肉。弘治3年(公元1557年)的复活节,买了一头牛款待信徒们。

战国末期,阿波等商业捕鲸开始。阿波的三好氏的据点腾瑞城的馆迹地出土了许多牛、马、猪、猫、犬、鸡以及鲸的骨头。不仅仅用于食用,也常作为鹰等等宠物的饲料。可以分析出,这时期,肉类应该在市场上大量流通。

德岛县蓝住町教育委员会专门研究了当时的饮食,并重现了「三好义兴」在京都款待将军时的本膳料理。那时使用食材有「鶉」(鹌鹑)、「軍鶏」(斗鸡)、「鮭」、「鯨」等。

但不能说京都已经开放兽肉食材了,比如,「丰臣秀吉」在「聚乐第」招待「后阳成天皇」的时候就没有兽肉菜单。特别是牛、马的肉食,在当时还是绝对禁止的。



说完肉再说说菜

在粮食严重不足的日本,让他们勉强能吃饱肚子的东西,就是是萝卜。

萝卜刚被引进日本时只能长到指头粗细,后来经过日本农民的辛勤培育,萝卜终于长成了胳膊粗细。萝卜营养丰富又易于生长,很快就成了农民的主要食物。萝卜还受到贵族的青睐,被摆上了他们的餐桌,厨师们也想出了不少料理萝卜的花样,后来几乎到了无萝卜不成宴的地步。

因为不能吃肉,所以有钱人只能在鱼和贝类上想办法,这是他们能吃到的最奢侈的食品。虽然日本是岛国,海产丰富,但无论贵族还是武士,都不会放开了任意吃海鲜。他们正餐的荤菜一般只会有一条小鱼,或者几片腌渍的贝类。而且鱼和贝类基本上不会同时出现,一餐的荤菜只能出现一种。 这与日本人严守禅宗“不妄食”的戒喻有关,他们鄙视贪吃者。当然日本古代也没有丰富的食物供人们饕餮,所以也只能遵守这一戒喻并以此为荣。

在中国,公务餐的标准是四菜一汤,自古以来就是如此。但日本古代,即使是豪华宴会,也是三菜一汤,织田信长第一次会见德川家康的宴会,就是三菜一汤。

日本贵族始终维持着一荤两素一碗汤的饮食规格,即便是几百年后统一天下的德川家康将军,一顿饭也只会吃一道荤菜。

德川家康饮食很节俭,连鱼都很少吃,每天就吃些腌萝卜就米饭。有一次他听到几个侍女在抱怨说:“现在的伙食实在是太不象话了,小菜只有腌萝卜。”

素以待人温和著称的德川家康微笑着说:“好吧,既然你们不爱吃,那就不要吃了。”从此以后,侍女们作为小菜的腌萝卜就被撤销了,侍女们只能干吃白米饭。


中国明朝“食”

大明王朝一桩曾惹来“国际影响”的话题,正是“吃什么”。

比如在十六至十七世纪,诸多欧洲传教士的笔记里,明朝百姓“吃什么”的话题,就把多少欧洲读者看得流口水:葡萄牙人克鲁士的《中国志》形容明朝老百姓“极好吃喝”,除了大米小麦之类的主食以及蔬菜外,还有丰富多彩的肉食,包括猪肉牛肉以及大量水产。城市里到处都有摊贩,随处可以买到食物,所以“中国人是大食客”。

西班牙人拉达的作品《记大明的中国事情》里,明代福建沿海的老百姓,肉食也很多样,不但有烧肉熏鸡咸肉等各种常见肉食,还有鸽子和斑鸠,做法也有好多种,精细的记录,看得多少欧洲人流口水。


而在“中国通”利玛窦笔下的《利玛窦中国札记》里,当时的明朝南方土地肥沃,生产高度发达,所以“人们都很爱好吃喝声色之乐”。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米麦鱼肉水果的价格都很便宜,特别是大米的种植与生产,简直“远比欧洲富裕得多”。

那么真实的大明百姓饮食,真有这些外国人写得那样?对照下历史背景就知道,这些外国人记录的明代生活,主要集中在明代嘉靖至万历年间的东南沿海地区。倘若参考中国史料的话,陈舜系《乱离见闻录》里回忆,万历年间的广东地区,斗米只要二十钱,一斤肉不过六七钱,一斤鱼一二钱。确实像利玛窦说的那样“价格便宜”。所以普通老百姓生活也“百般平易”,吃得很丰富。

那是不是在明朝所有时代,各个地区的普通百姓,都能如这些外国人记录的那样,能“爱好吃喝”甚至“做大食客”?

明朝弘治年间的《温州府志》记载,当时温州的普通农民,每年春分起开始劳作,到冬初收割了晚稻,才算稍有农闲。家中的女人却还闲不下来,贫民家即使六七十岁的老妪,也要替人纺织挣钱。就这样辛苦,每天一日三餐,早晚两顿都是喝粥,中午才吃得上干饭。下饭的菜肴,也基本是水产品居多。同时代的《嘉兴府志》,描述的农家生活也差不多,不过端阳节时,大家可以凑钱喝酒,名曰“赛乐会”,小小奢侈一把。

当然,这样的生活,也是建立在风调雨顺的前提下。也由此可见,即使老天爷照应,农民的生活,依然是几多辛苦在其中。

而比起农家饮食来,城市平民的饮食,则相对丰富一些。《明朝的居家必用食类》全集里统计,明代“一线城市”的普通百姓饮食,包括了“槽鱼”“腊肉”“风鸡”“酸笋”“泡白菜”“腌萝卜”等各种食物。比起当时奢靡成风,号称“食不厌精”的士大夫饮食,着实简陋得多。

就以北京老百姓的“吃菜”来说,到了缺菜的冬季,当时北京的官宦人家,家里都有自己的火炕温室,哪怕外面天寒地冻,都能优哉游哉种菜。甚至还能吃到鲜嫩的黄瓜。普通老百姓家呢?只能吃自家地窖储藏的大白菜,或是腌制的咸菜。有钱没钱,就看能不能吃口新鲜菜。



不过,明朝老百姓的饮食种类,比起之前历代来,那也是丰富得多。不同地区的食材甚至蔬菜,都常见在异地流通。《如梦录》记载,在明代的开封,就有许多售卖“希奇”蔬菜的店铺,不止有南方来的“干菜”,甚至也有一些新鲜的蔬菜,价格也不贵。

而明朝人谢肇淛的《五杂俎》里的记载,更生动见证了明朝人的“餐饮消费”:当谢肇淛二十岁那年(1587)来到北京时,想在京城买点肉食,却也就只能买到鸡鸭牛羊,买条鱼简直是万分困难。但到了谢肇淛四十岁(1607)时,北京的集市上,却充斥着大量的银鱼甲鱼螃蟹等南方特产,价格竟还比江南便宜得多。普通的北京市民家庭,有俩闲钱都能打打牙祭。明代的商品经济发展,乃至“资本主义”萌芽,几样食材就已缩影。

但别看明朝普通百姓日常饮食“简陋”,明朝老百姓特别是城镇百姓,“做大食客”的热情,确实如利玛窦形容得那样高。从十六世纪中叶起,明代城市奢靡之风大起,餐饮消费也不能“免俗”。比如江南民间普通家庭,办宴席都常用“簇盘”,桌上食物能堆到一丈高,不止有肉食蔬菜,还有各类珍奇果品糖果,甚至还有斑鸠马奶等珍奇。以至于“一会之费,常耗数月之食”。办顿大餐,几个月生活费没了。

这越演越烈的奢靡风气,也让餐饮行业在明朝,变得十分有前途。万历年间官至内阁大学士的申时行,就在笔记里感叹说“.今都城如卖酱、屠沽有千万之资”。也就是从事屠宰甚至盐酱的小商人,都有上千万资产,比他这个“阁老”还肥。

综合以上的分析,对比日本战国时期和中国明朝的饮食,由于国土面积的局限,中国的饮食情况还是比日本好出几个档次的。最简单的例子,日本有名的战国武将根据史料与现在单位与古代单位换算后,身高:德川家康156cm、织田信长166cm、丰臣秀吉140cm、石田三成156cm、真田幸村163cm、武田信玄162cm、上杉谦信156cm、伊达政宗159.4cm、池田辉政130cm、山县昌景130cm、德川纲吉124cm……身高就是一个衡量地区或者民族的营养情况的重要指标。



以上,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02104.html

标签组:[历史] [军事历史] [明朝] [明朝历史] [专门史] [日本战国] [织田信长] [德川家康] [日本大米] [日本饮食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美食推荐文章

美食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