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李云龙的独立团穿越到日本战国,能生擒天皇吗?

发布时间:2021-12-21 发表于话题:日本战国第一兵 点击:113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娱乐 > 影视 > 如果李云龙的独立团穿越到日本战国,能生擒天皇吗? 手机阅读

下面请欣赏十集一万六千字通便小说:《亮刀》。

李云龙召集兵力准备攻打平安县城,突然天空阴云密布,远吕智现身,将李云龙和他的部队传送至1569年的一支船队上。当时的日本局势大概是这样的:

李云龙和他的晋西北将士对突然传送到海上感到十分不适应,好在很快他们就看到了陆地,李云龙选在九州西北部肥前国的长崎一带登陆,说是要借原子弹的福。

李云龙:咦?为啥老子会知道长崎原子弹的事?不用说,老子他娘的肯定是穿越了!

上岸以后,李云龙发现当地住着不少中国人,但他是大老粗,沟通起来非常困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弄明白了这里的大致方位,并得知北边不远处就是倭寇的藏身据点,李云龙当即决定——反正来都来了,先把这帮倭寇剿灭了再说!

当时李云龙的兵力为:

独立团5000人,使用三八大盖、九二式重机枪、歪把子轻机枪、山炮、迫击炮等。

地方武装5000人,使用土炮、抬枪、鸟铳等。

  傍晚时分,李云龙猛地推开房门,大吼一声:通讯班集合。独立团分兵时有一千多人,全部分散在方圆几百里的区域中,:处于独立作战状态。其任务是协助建立基层抗日政权,发展壮大队伍。每个连甚至每个排都成了独立单位,你要有那个能耐,你一个连扩编成一个团的规模也行。不过你还得叫一个连队至于装备、弹药、被服、给养,对不起,上面什么也没有,你自己去从敌人手里夺。干得好,你天天吃肉,天天过年,干得不好,连汤也甭想喝。
  现在独立团有多少人,李云龙自己也不大清楚,全团撤出去时一千多人,现在按最保守的估计,也得扩编出两干多号人。李云龙把几个通讯员全部撤出去,命令各营、连、排迅速归建,有重要作战任务。

两天以后,独立团集结完毕。连李云龙自己都惊讶不已,才两年多工夫,独立团已发展五干多人了,两年前分兵时的连长,现在还是挺委屈的挂着连长的名,手下的部队人数都有六七百人了。
  李云龙乐得眼睛都没了,他照着一大群营连级干部胸前一通乱捶,嘴里说着:好小子,这些狗日的全他娘的发了大财啦。独立团各部这几年大仗没打,小仗几乎天天有,东边拔个炮楼,西边伏击个运输队,兵力损失不大,装备却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三八大盖、九二式重机枪、歪把子轻机枪,甚至还缴获了几门山炮,加上原有的迫击炮,愣是凑起个炮兵连。李云龙从带兵那天起就没过过富裕日子,穷都穷怕了,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部队能拥有那么强大的火力。他乐得走道都不知道先迈哪条腿了。更让他高兴的是,在独立团游击区内的地方武装,县大队、区小队、各村的民兵一听说独立团要攻打县城,都争先恐后地来了,凑起来足有上万人。
  这是上天送给李云龙的一个机会,在他以往的军事生涯中,充其量只指挥过一个团的兵力,现在可不一样了,能指挥上万人作战,这已经是另外一个层次了,这叫大兵团作战。

土八路的武器五花八门,光绪年的土炮、大抬杆、鸟铳、火绳枪再加上装在铁皮桶里的鞭炮,劈里啪啦响个不停,土炮近距离内杀伤力也不小,几十斤火药裹着大量的铁砂碎犁片轰的一声呈扇面喷出,三四十米内的有生目标非死即伤。


第一集:统一肥前国。

肥前国的西南部没有什么大势力,李云龙这一万大军横跨肥前,就跟在自家院子里遛弯似的,道路两旁的日本军民无不跪拜叩首,秋风萧落的文章里说,万历援朝的时候,日本人管明朝军人叫“宰相”,当时的日本人见了李云龙的军队,大概就是这么叫的。李云龙兵分三路,几天功夫,就剿灭了肥前大部分倭寇,还救下了不少被倭寇从明朝或朝鲜绑来的人质。最后,仅存的一点倭寇逃上了平户岛,这座岛距离大陆也就五百来米,攻过去是很容易的。岛主松浦隆信很识相的打出了白旗。

“李团长!我松浦隆信,对着明人不说暗话,我们抢过明朝的,抢过朝鲜的,也抢过日本的,可我敢拍胸脯说,松浦党的兄弟惟独就是没有抢过你们八、八、八路的!”

“松浦小鬼子!你少说废话,快让我过去!我给你送指导员来了!”

“哎呀李团长!你别开玩笑了,兄弟我看见的是你的机枪,迫、迫击炮呀!”

李云龙不管那一套,命令司号员吹冲锋号,轻重机枪掩护,一营全营上刺刀,全部压上去。顷刻间,几十个倭寇小喽罗就被一营战士们的刺刀送了命。松浦隆信见李云龙来势凶猛,知道大势已去,从后山悬崖上用绳子荡出七八丈远,跳上对面的一艘小船,逃脱了,从此不知所踪。
号称“日本之家”的两个中国倭寇头目被抓住,绑在木桩上,一个叫“里敌”的,自知难逃一死,便闭上眼垂下脑袋听天由命了,李云龙根本没打算审问,他到这里是来讨命的,开口说话干什么?他拎着鬼头刀轻喝一声:“里敌!”里敌下意识地抬起头,眼睛还没睁开,李云龙的刀锋已经斜着飞出,刷地一声,里敌的脑袋连同背后碗口粗细的木桩被齐崭崭地砍断,嗖地飞出一丈多远,脖腔里的血喷起一尺多高。连惯使大刀的29军大刀队员张大彪都吓得一愣,乖乖,团长的刀法这么娴熟,八成是他妈的刽子手出身。转眼间,李云龙又砍掉了“疡耗”的脑袋,当时的情景很可怕,两个被砍断的木桩上还绑着两具没有脑袋的尸首,木桩上、地上到处溅满鲜血,活像个屠宰场。

打下了北肥前意义重大,李云龙在当地缴获了大量物资,金银财宝、倭刀倭甲、铁炮火药、应有尽有,但偏偏就是没有李云龙需要的弹药补给。李云龙把一部分财宝分给被虏到日本的明朝人,送他们回国,但大部分人还是愿意留在李云龙身边。有的人回国探亲之后,听说了李团长的好,反倒拖家带口、携五谷百工而来,投靠李云龙,李云龙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成人语言培训班,专教他们说些什么“老子”、“他娘的”之类的话,弄得后来近中岛的“官方语言”就是这。至于李云龙,他崇洋媚外、死乞白赖的找到几个洋人,好说歹说跟人家要了两箱发了芽的地瓜,让大伙种到田里,还说什么到了明年咱就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地瓜烧了。

不到半个月工夫,李云龙荡平倭寇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九州,对此最担心的,自然是位于肥前东部的龙造寺隆信。他跟松浦隆信同名,却并不是一个妈生的。龙造寺占据着肥前最肥沃的稻田地,但对位于山地的李云龙,明显缺少一个地理屏障,思前想后,他决定听从锅岛直茂的建议,带着领地向独立团投降。眼看着投降来的日本武士越来越多,李云龙手里正缺个武士头目,就接受了龙造寺的好意。这么一来,李云龙不费吹灰之力就平定了整个肥前国。但他对“肥前”这个难听的地名很不满意,认为“九州”指的是中国,日本不该叫这名字,于是便把“九州岛”改为“近中岛”,意思是“靠近中国的岛”,又把位于“近中岛”西北部的肥前改为“近西北”,那一刻,李云龙仿佛回到了晋西北的老窝,他想起孔捷、想起丁伟、想起腹部中弹的赵政委——也不知道他伤好了没有,想起了老家大别山,但他更想念自己的妻子秀芹,他十分确定山本那小子就在某座岛上猫着呢,一想到这,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加快了整顿步伐,没收了大户武士的大部分家产,却也留给他们一些够过日子的土地。收来的土地统统分给农民——各国的农民都有份。李云龙讨厌日本人,可这么多日本人也杀不完啊。作为交换,李云龙要求他们把地里产出的一成作物交到团指挥部,甭管种的是什么。但这对日本农民来说,已经是一个破天荒的极低税率,高兴还来不及呢!

李云龙让民兵们带领中日两国的农民开垦土地,把投靠而来的武士俘虏收编成炮灰队——有工资的炮灰队。对于武士而言,在李云龙这里虽然没有土地,但能直接拿到金银军饷,反倒比自己经营领地更省事了,不少武士都很欣赏他的做法。又过了半个月,“近西北”已经完全整合为独立团的大后方,李云龙不懂日本的度量衡制,他只知道换算下来,一年的粮食产量相当于一万万三千万市斤,收取其中的一成,就算每人每天吃两斤粮食,养活个一万七八千人也不在话下。李云龙招募了1500名骑马武士,编入了孙德胜手下,本来能给他提拔成骑兵团长,可孙德胜闹情绪,不愿意跟小鬼子混编在一起,只好让龙造寺隆信率领这支军队,3000名徒步武士交给锅岛直茂,足轻队全部解散,这么一来,李云龙的军队总数就上升到了14500人。


第二集:大败大友军。

独立团抵达“近中岛”的第二个月,第一个强大的敌手出现了。

李云龙的领地只跟大友宗麟接壤,当时的大友家十分强盛,不可能容忍李云龙的势力迅速壮大,于是集结了四个半国——相当于半个近中岛的兵力,向独立团开战。

这几个地方加起来足有一百四五十万石,不算后勤都能拉出三万军队,兵力是独立团的两倍。那时候的大友家还不知道什么是国崩,火枪装备率也就一两成的水平,而且火力比独立团差了不止三百年。但大友的军队都穿着铠甲,虽然这铠甲根本挡不住枪子,而且占总人数七成的足轻只有一件七斤左右的“铁马甲”,可以说有跟没有一样,但在近战的时候,没有防护的独立团会吃亏不少。李云龙可得想想办法干他一炮。

晋西北的平均海拔普遍高于一千米,且地形错综复杂,呆惯了晋西北的李云龙很快就适应了日本多山的地形。不过这次,他选在平原作战。他先向大友军摆出一副打算退守山地的姿态,吸引大友军向“近西北”移动,私底下把一万大军都埋伏在了周边的稻草丛里。大友宗麟兵分南北两路,南路一万人由大友亲贞率领,大摇大摆的往西前进。李云龙大老远就看到这帮五颜六色的日军,这一个个的身后还插着小旗,活像从京戏里走出来似的,只是这身行头就磕碜得多了。

李云龙早就摸透了日本那几件武器的性能,日本的铁炮连小半里地都打不上,而独立团的三八大盖用得好能打中一里开外的鬼子,就是汉阳造打不了那么远,也比他们的铁炮强得多。至于日本的弓箭,虽然力道很大,但射程不比手榴弹远多少,只是最不起眼的长枪,估摸着得有一丈半,相比之下,普通的步枪加上刺刀也就五尺左右,不过只要让他们无法近身,这些都不是事。想着想着,敌人的前锋已经走进一里地的有效射程之内,不过李云龙没急着开枪。前方两百米处有一条小河,等敌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过了河,又踩到了河边的地雷,劈啪作响,小鬼子慌了神。李云龙以地瓜烧作为奖赏,让迫击炮手瞄准敌人阵后旗子最多的地方,只听得轰隆一声,小鬼子的指挥官见了祖先,李云龙这才命令全体开火。顿时轻重机枪、三八大盖一顿乱射,好不热闹,李云龙和魏和尚,人手两把驳壳枪,冲在队伍最前头,一枪一个,好不痛快。日军的几千先头部队顷刻间没了性命,后军几千人还在犹豫要不要过河,锅岛直茂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孙德胜和龙造寺隆信率领的骑兵团朝他们飞驰而来,杀声震天。至于那些涉水半渡的,李云龙在确认了所有地雷都已经引爆之后,率队冲到河边:“这三十米,就是个娘们,也能把手榴弹扔过去!”在这日本战国时代,铜壳子弹是不可再生资源,但地雷手榴弹那是应有尽有。几分钟的功夫,大友军被毙的、被砍的、被炸的,到处都是,鬼子黑色的血把河水都给染成了墨色。

手榴弹一响,李云龙一屁股就坐在地下了,好像他有什么宝贝被炸了似的,这眼泪呀、鼻涕呀、全都流下来了。当时他心里就想着,这时候要是带着根毛笔,沾着这鬼子的黑血做他几幅字画,那得卖多少现大洋啊!李云龙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为自己的没文化感到遗憾过。


第三集:统一“近中岛”。

独立团的牌已经打完了,大友军还剩两万人没尝到苦头,李云龙挥师猛赶,打得鬼子抱头鼠窜。战国时期的日军哪见过这般阵仗?几天功夫,大友军死的死、降的降,完全组织不起一次像样的抵抗,大友家的立花道雪、高桥绍运两人为了活命,砍了主子大友宗麟的首级来“戴罪立功”,李云龙让这两人管理新收编的步兵、骑兵队,还是老样子,把所有足轻都解散。李云龙用这个办法整顿北半个“近中岛”,把武士的土地都分给农民,没人敢不服。南近中岛的农民也纷纷过来投靠,伊东、相良几个家族干脆学着独立团的做法,把自家的土地都给分了,只有岛津想趁乱捞一把。伊东、相良派人向李云龙求援,李云龙二话不说,挥师进军南九州,几乎给岛津家灭了族,只听说岛津家善使铁炮,留了岛津义弘一个人,率领一千铁炮武士随军行动。

不出三个月的功夫,李云龙就占领了整个近中岛,歼敌五万有余。他把岛分成近西北、近东北、近西南、近东南四个县,每县各留下五百民兵带领生产。此时的李云龙已经达到两万兵力,管辖的领地年产两百五十万石,按李云龙的税率,能收到六千五百万斤粮食,完全是绰绰有余。

打到这一步,李云龙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四国、本州岛,但当时已经到了冬天,李云龙便不急着出击。他对四国不感兴趣,派人传话给四国的河野、一条、长宗我部、三好等几家,让他们停战,把四国岛按现有的领地分为四个县,分别是四东南、四东北、四西南、四西北,每县要驻扎两百名民兵进行管理。四国以后也不能叫四国了,得改叫“四县岛”,可九州不也是四个县么?你忘了,九州已经改叫“近中岛”了。

几家大名收到李云龙的命令不敢怠慢,马上进行国改县。其中长宗我部家对李云龙的命令贯彻的最彻底,李云龙听说他家是中国秦氏的后裔,不知真假。四县岛不用像近中岛的武士一样被夺领地被砍头,这对四位县长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岂敢不从?只不过李云龙还有额外条件,要在李云龙攻打毛利氏的时候提供水军。


第四集:进攻毛利家。

1570年春天,近中岛这一带因为气候温暖不下雪,也就没有“冰雪消融”这一说。李云龙决定出兵攻打毛利氏。毛利早就做足了准备,屯了重兵在下关。下关海峡宽度不足一公里。但李云龙不打算按套路出牌,他知道自己没玩过水,不想冒这个险。他派人让四县岛全体水军进攻毛利家的港口,毛利元就看到船只铺天盖地从南边驶过来,猜想四县岛的日军已经跟李云龙达成合作了,这些艘船怎么也能运几万大军,若是这几万大军上了岸,后果不堪设想啊。毛利元就把他们引到严岛,好一网打尽。四县岛的水军虽然不想出全力,但被毛利元就这么一折腾,也受了不小的损失。李云龙倒是无所谓,反正是狗咬狗一嘴毛,马上派出近中岛最大的舰队,装上山炮迫击炮,往下关的敌人阵地一顿狂轰滥炸。下关显然被分散了兵力,不出一刻钟就被攻陷,李云龙的一万七千二百大军得以成功登陆。

这一万七千二百人,具体说来是独立团5000人,民兵2200人。收编的日本军队也得给个番号,李云龙思前想后,决定管他们叫“伪军”。伪1队队长龙造寺隆信,骑兵1500人,伪2队队长锅岛直茂,步兵3000人,伪3队队长立花道雪,步兵3000人,伪4队队长高桥绍运,骑兵1500人,伪5队队长岛津义弘,铁炮武士1000人。而毛利此时能拿出的兵力,也只有两万人,连大友都不如,完全没得打。但毛利家也有个重大优势,那就是日本之家的残党。原来里敌、疡耗二人不仅自己加入倭寇,还在到处吸引其他人加入日本之家,现在日本之家全军覆没,但还有嫡系残党到处流窜,他们渗透到近中岛收集情报,然后跑到毛利家告诉毛利元就,李云龙的步枪大炮虽然打得又远又狠,但步枪只能容纳五发子弹,打完了就得重新装弹,而且弹药无法得到补充,这是个致命的弱点,只要派出小分队待在远距离消耗他们的弹药,时间一久他们就不得不近战了,那时候没有盔甲的独立团战士将会非常被动。

毛利元就采用了这个建议,让小早川隆景和吉川元春二人,一人防守山阴,一人防守山阳,李云龙也兵分两路,分别进攻两地。在实战中,小早川隆景发现李云龙的步枪子弹怎么打也打不完,非常奇怪。原来李云龙早就料到会出现弹药不足的情况,他让战士们把打完的弹壳都留着,用当地的火药铅芯重新做成能用的子弹,虽然兵工厂不在身边,但做出来的土制子弹到也能凑合用,反正比滑膛火绳枪是强得多了。

吉川元春没那个耐性,他决定率军与独立团近战,就在快要接近的时候,从独立团阵地里突然喷出大量的石弹,原来那是李云龙想出的新花样,用土炮装上一大堆小石子,一发能打一大片,吉川元春也被石子击中胸口,躺在地上嗷嗷待哺。毛利军没了主心骨,越战越怂,很快就溃败了。

毛利东边的尼子、宇喜多听说李云龙上岸了,主动依托四县岛的县长向李云龙取得联系,表示臣从,并向毛利家发起进攻。剩下的故事没了悬念,毛利元就杀了屎完、掏哥这两个日本之家的探子,然后便自杀了。1570年的五月,李云龙把分隔山阴、山阳的山命名为长条山,把这一带分为山西北、山北、山东北、山西南、山南、山东南六个县,每个县除了设置县长以外,照例留下二百人进行监管。占领长条山的最大好处有三个,一个是这里有丰富的银矿,李云龙把日本的丁银都融了,制成一枚半两重的银元,刻上独立团的番号,作为军饷发给士兵。武士和当地的商人尤其喜爱这种货币,弄得当时的人都流行在腰上绑着两个麻布口袋,一边是自己的军粮,另一边就是银元袋。第二个好处是这里有日本最大的牛牧场,独立团战士们终于可以吃上牛肉了。第三个好处是这里有非常著名的铁匠,日本人个子矮小,又不爱吃肉,以至于流行的刀长度都有三尺,但重量却只有两斤多,三斤重的都很少。李云龙让他们改做四五斤重的大刀片子,全包钢工艺,十五层折叠锻打,这刀发给战士们可就有意思了。日本造的三八大盖和日本工艺的抗战大刀教训日本武士的先人,真他娘的一个字,爽!

现在独立团手下又多出了伪6队队长小早川隆景,步兵2000人,伪7队队长吉川元春,步兵2000人,伪8队队长宇喜多直家,铁炮1000人,伪9队队长山中幸盛,骑兵1000人。加上原有的部属,军队已经达到两万两千人,直逼日本京都。


第六集:烧烤本能寺。

足利义昭听说李云龙已经逼近京都,马上派人敦促他上洛攻打织田信长,好扶持自己当征夷大将军、开幕府。李云龙没见过这种傻子,还有自己找人灭掉自己亲信的?真没见过。事态紧急,织田信长只能拨出两万人应战。织田信长把本阵设置在山上,在半山腰处设置了简单的防御工事,士兵偃旗息鼓埋伏在树林间,面向李云龙所在的西方。李云龙看织田信长既然这么布阵,就用大炮往山顶狂轰乱炸,自己带着独立团、民兵、和两支日本铁炮队这八千人绕到南边往山上摸,让其他部队佯攻正面。龙造寺隆信和高桥绍运立功心切,两队骑兵从正面冲上山坡,霎时间,织田军铁炮队突然从工事后方展开射击,在四千铁炮的攻击下,骑兵队伤亡惨重,龙造寺隆信当场毙命,躲在工事后方的六千织田军又冲下山地追击骑兵队,高桥绍运且战且退,还是被团团围住。李云龙爬上山顶,发现扑了个空,赶紧向山下支援,虽然消灭了这一部分织田军,但还是没能救下高桥绍运。战场的另一边,织田信长率一万军队从北边展开奇袭,与锅岛直茂、立花道雪两军展开交锋,小早川隆景、吉川元春、山中幸盛也赶来帮忙。织田信长的军队虽然比较精锐,但还是比不过这帮纯武士阵容的伪军,在仅仅杀死两千人之后,织田军就已经伤亡过半了,这时候李云龙的援军赶到,织田信长腹背受敌,只得单骑逃跑,丢下军队十分狼狈的消失在了树林中。

这场战役中,织田家的柴田胜家、丹羽长秀、泷川一益、明智光秀全部战死沙场,但伪军龙造寺隆信、高桥绍运阵亡,锅岛直茂、立花道雪各减员1000人,总共减员5000人,这是独立团在日本蒙受的第一场损失,只不过所有的损伤都出在伪军身上,李云龙一点不心疼。

听说织田信长逃进了本能寺,李云龙大喊敌在本能寺!让伪军将本能寺团团围住,自率独立团攻打足利义昭和正亲町天皇所在的地方。足利义昭听说李云龙来了,赶忙出来迎接,一口一个“御父大人”喊着,一个照面就被李云龙削去了脑袋。魏和尚抓了正亲町天皇一家,问李云龙如何处置,李云龙给他脖子上挂了个牌子,上面写着“亲腚舔黄”四个大字,让他们一家在六条河原从早站到中午,然后挨个斩首。李云龙恨透了这些奴隶主,尤其是自称“舔黄”的倭寇,被他抓住就是一个死!

至于织田信长那边,有人说他放火自杀了,也有人说他偷偷遛出了本能寺,换了个头像,投靠了独立团。李云龙对他的名字很不满意,要他给自己起个有中国风格的名字,织田信长想来想去,觉得“长安”这个地名很不错,从此自称“大久保长安”。

六月,魏和尚向李云龙报告,说一只猴子模样的人要给李云龙献策,李云龙让魏大勇带他进来,这人自称“秀吉”,说只要李云龙统一了日本,之后就可以攻打朝鲜,然后侵略明朝啦!李云龙一听,这不就是几百年后的侵华日军要做的事情吗?想不到日本人的这一计划在明朝就有了,李云龙气得一脚把他踢倒在地,拿出大刀一刀把秀吉从头劈到裤裆,屎尿混杂着黑色的血液流的满地都是。这一劈,就听见魏和尚又在那嘟嘟囔囔的抱怨了,可不是么,又得他给收拾。


第七集:围攻本愿寺。

不远处的本愿寺传来了确切消息,山本一木那小子就躲在石山御坊。石山御坊是净土真宗的根据地,这些人原本被称为“一向一揆”,但现在他们听说了李云龙的事迹,纷纷改信起了“龙神教”,不用说,这准是把李云龙当成活神仙了。本愿寺显如见到信众皈依“龙门”,他也赶忙自称“龙神宗”的传人,在各地掀起“龙神一揆”。表面上要消灭武士阶层的垄断地位,但他所做的只是把土地从武士手里夺来占为己用。李云龙早就看不惯这个封建迷信的家伙了,既然山本那小子也在这,那正好给他一锅端了。

说干就干,李云龙率领一万七千人由三面包围了石山御坊,西侧的水面则由四县岛水军把控,可说是围了个水泄不通。防守外城的大将铃木重秀早想投靠李云龙,没等李云龙发话,他就带领手下把城门打开,给独立团带路进攻内城。外城是开了,但内城依然险要,本愿寺显如和山本一木用冲锋枪向城下疯狂扫射,不分敌我,许多龙神一揆的信众都挨了枪子。李云龙赶紧派人往城里还击,但有城墙阻隔,也不知打中没有。日本这所谓的城墙,其实就是木头架子里面填了土,好的步枪往里打倒也能打得透,但敌人躲在墙后,也不知哪个洞口有人、哪个洞口没人。

这山本一木的特工队员,此时只剩二十多个,而且有一大半的人都受了伤,但城里还驻有日军一个步兵中队,一个日军宪兵队,伪军一个大队,加上守城的本愿寺显如,兵力有一万多人。面对敌人的枪林弹雨,李云龙干脆取消了军事会议,直接分派任务:一营挑上十几个身手好点的战士化装成伪军,先偷袭北门,偷袭不行就改强攻,用炸药炸开城墙,全部攻击部队分东西南北四个点,同时强攻,谁先打进去谁记大功。记住,先攻进去的部队不要急着往纵深插,先顺着城墙迂回渗透,把城墙上的敌人防守兵力干掉,打开城门,然后从四个方向往纵深打,把敌人压缩在中心,最后收拾掉。战斗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小部队偷袭几乎成功了却又功亏一篑。战斗先在北门打响,顷刻之间,其他三个方向也传来爆豆般的枪声。城上城下轻重机枪对射打得飞沙走石,几个梯次的爆破组冒着弹雨前仆后继,伤亡一开始就很大,负责北门攻击的李云龙看得手痒,推开机枪手,操起九二式重机枪亲自向城墙上射击,机枪打得又刁又狠,把城墙的守军压得抬不起头来。爆破手们不断地中弹倒下,新的爆破手又不顾死活地冲上去,这是场硬碰硬的战斗,双方都玩儿了命。一个爆破手抱着被重机枪打断的双腿,艰难地爬近城墙根,守军慌了,成串的手榴弹落下来,负伤的爆破手没等手榴弹爆炸就拉着了导火索——轰:地一声巨大的爆炸,城墙出现一个巨大的v字型缺口,攻击部队潮水般地冲上去,又一片片地倒下。

此时,以石山御坊为中心,方圆几百里内打成一锅粥。自织田氏灭亡以后,德川迅速吞并了尾张、伊势,武田占领了美浓,上杉吞并了朝仓浅井,三家的联军正准备从东边包抄过来。李云龙抽出了一千兵力带领一千地方武装及两千伪军铁炮手埋伏打援,将石山御坊以东五十公里内的道路全部封锁,光是土造地雷就埋了几千颗。这次没有楚云飞帮忙阻击敌人,恐怕会成一场恶战。

独立团派出的阻击队只有四千人,但东边的几家联军足有茫茫数万人,就算火力上占优,但长此以往怕也难以为继。三国联军发明了一种新式装备,在原有竹束的基础上,将竹竿从上到下打个通透,往里面灌满泥浆,用推车载着走在队伍前面。大股的竹束能拦下火绳枪,但拦不住步枪,而灌满泥浆的竹筒就不一样了,多多少少是个意思。阻击队眼瞅着轻火力对这防弹车没什么作用,待敌军推着竹束走到一两百米的距离,便开始发射铁炮,他们的工程队居然还学着八路的模样挖起了战壕。这个距离手榴弹扔不过去,只能等着他们过来。三国联军用土龙攻步步逼近,大概推进到距离阻击队一百米之内的地方突然挖到了地雷,天上顿时飞出了几百条胳膊。阻击队立刻冲出战壕,对准竹束车扔手榴弹,车后的铁炮、弓箭手向阻击队员进行还击,有的还扔出了类似手榴弹的“焙烙玉”,没了战壕的保护,不少战士纷纷倒下,敌人的近战部队马上又冲了上来,几个战士果断地拉响了集束手榴弹和冲上阵地的日军士兵同归于尽。剩下的战士拿着新式大刀与联军的近战部队展开肉搏,这新式大刀能一刀砍断敌人的枪杆,以往的大刀对阵日本刀,虽然重量上占优,但也会被对方砍出几个牙子,而现在的新式大刀居然一个牙子都没有,战士们都杀红了眼,冲进敌阵大开杀戒,但架不住敌人数量多,不穿甲的战士们往往在手刃几个敌军士兵之后,都会落得乱枪戳死的结局,伪军铁炮队赶忙向敌人射击,掩护我军撤下来。


第八集:意大利炮呢!

石山御坊那边,北门先被突破,没等北门攻击部队迂回攻击,南门又是一声巨响,南门也被突破了,敌守军慌了,连忙放弃城墙,收缩防御,攻城部队从两面呐喊着冲进城内。敌守军残部占据着城中心的一座天守阁内,被各路攻击部队围个水泄不通。
敌人据点里伸出一根竹竿,上面挑一条白手巾在不停地晃动,枪炮声嘎然而止,战场上变得静悄悄的。那边传来山本的喊话。
李云龙先生,久仰啦,鄙人山本一木,请耐心听我说几句话,你们中国有句话,叫:冤有头,债有主。是我山本一木和你结了仇,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我有个建议,阁下不妨听听,如果你给我的手下让开一条路,鄙人将感激不尽,作为答谢,你的夫人将完壁归赵,你的仇人——我,将留下,任凭你发落,请阁下考虑。李云龙回答:山本,这不可能,我不但想要你的命,你的特工队所有队员的命,都要留下,除非你无条件投降,我可以给你战俘待遇,从现在起,我停火三分钟,你可以考虑,三分钟以后,我的炮兵立即开火!

山本冷冷地笑了:李先生,从1937年始阁下和日本军队作战,到现在1570年,也有负367年了吧?就总体而言,阁下见过几个主动投降的日本军人?李云龙想了想,说:怎么没有啊?我手下这些归化武士,一口一个“宰相”叫着,人数比我们独立团还多,怎么能叫没有主动投降的?当然了,很多中国军人跟他们也半斤八两,为了保命,给人家当狗都行,比如你身边的那些日本之家出身的皇协军军官,他们的表现,确实让我这个中国军人感到很没面子,没办法,家出逆子,国出奸臣,自古难免呀。

李云龙一通夹枪带棒的损话激怒了据点内的伪军大队长,他狂喊道:李云龙,少废话,你老婆在这里,有种你就开炮打,要死老子也有垫背的。炮兵连已经把各种火炮瞄准了敌人据点,炮弹也上了膛,炮手们都铁青着脸,谁也不吭声,事情明摆着,全团人费这么大劲儿打县城,不就是为了救团长的老婆吗?这一开炮,人还有吗?和尚发现李云龙的面部肌肉在抽搐,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大家都明白,形势很严峻,虽然各路打援部队已有效地滞阻了援军,但毕竟战力有限,敌人增援部队马上会到,时间刻不容缓,否则会前功尽弃。

山本一木队长拔出指挥刀,马上要使出卍解——那是他祖先山本元柳斋传给他的技能,如此危急时刻,李云龙终于喊出了那句众人期盼已久的台词:

“二营长,你他娘的意大利炮呢!给我拉上来!”

魏和尚猛地跪倒在他身前,抓住他的衣角声泪俱下:不能开炮呀团长,秀芹嫂子还在里面,您给我十分钟,我带突击队冲进去。李云龙一脚端倒和尚,两眼冒火,大吼道:开炮!

整个天守阁被炸得稀烂,李云龙无力地坐下去,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浑身乏力。


第九集,关原屠宰场。

距离攻陷石山御坊已经过去一个月,各部队的伤亡人数早就清点完毕。负责阻击三国联军的四支军队各减员一半,负责围攻石山御坊的李云龙部和四支伪军各牺牲了五百人。此战以后,河内、和泉、纪伊、大和、伊贺、南近江等地相继归附,立了大功的铃木重秀如愿以偿的带着三千名铁炮好手加入了独立团,李云龙把剩下的五百民兵放在各地留守,他知道不远的将来肯定还有一战。

目前的兵力状况是这样的:

独立团本部:4000人。伪1队队长龙造寺隆信,全军覆没。伪2队队长锅岛直茂,步兵1500人。伪3队队长立花道雪,步兵1500人。伪4队队长高桥绍运,全军覆没。伪5队队长岛津义弘,铁炮武士500人。伪6队队长小早川隆景,步兵1500人。伪7队队长吉川元春,步兵1500人。伪8队队长宇喜多直家,铁炮500人。伪9队队长山中幸盛,骑兵1000人。伪10队队长铃木重秀,铁炮3000人。共计全军15000人。累计歼敌已经超过十万。

按日本人的标准,现在的李云龙已经算是占领了40个令制国,要不是他把日本天皇给灭了,这会朝廷早该派人请他当关白或征夷大将军了,日本之家的下线“晓瓶投”这时凑到李云龙跟前说道:云龙殿贵安,日本是唐宋文化的御电冰箱,您现在占领了这么多御领地,应该自立为王,既然您姓李,国号不如就叫唐朝,现在就派使者跟东边的大名御和谈吧!

李云龙一个回旋踢落在晓瓶投的面门上,当即踹掉了他十六颗大牙,连鼻子都凹进去了。还没等晓瓶投从地上爬起来,李云龙便掏出驳壳枪,把打他成了筛子,完事以后大声喊道:

不管老子在哪、带着多少弟兄,老子永远是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129师386旅独立团团长李云龙!

魏和尚从这具筛子身上搜出了几张日本外务省的支票,还发现了他跟同党“麦气关”的来信——也是位做“拉人”生意的主。怪不得这帮人万般阻拦咱们的抗日事业,原来都是收了钱的。

虽然山本已经死了,但日本这些旧势力不彻底铲除,三百年后他们照样会卷土重来。李云龙清楚的认识到,这些小鬼子吃过地雷的亏,是绝不会再主动送上门来了,只能自己攻过去。此时的东日本已经结成联盟,以武田信玄作为盟主,东边的北条、伊达、南部等大家族都向武田派出援军,上杉和德川两家也能从南北两边呼应作战,如此一来,武田军便达到六万人,上杉五万、德川四万,李云龙将要面对的是总兵力达我军十倍的敌人。

不光是人数有差距,李云龙的原装弹药在围攻石山御坊的时候也剩的不多了,现在的独立团只剩下大刀、手榴弹、换头子弹是用不完的,迫击炮弹已经没有几发可用了,这一次最好还是在平原,把敌人尽可能围住,短时间内只要能迅速消灭武田军主力,再对付另两家就还有希望。

李云龙把吉川、小早川部埋伏在南边的山地,把锅岛、立花埋伏在北边的山地,用来防止德川、上杉的援军从身后包围。自己带主力攻向美浓关原,逼使武田军应战。李云龙把铃木重秀安排在左翼,把岛津、宇喜多、山中安排在右翼,自己位于中央,三军快速向武田领地冲去。

冲在最前头的是孙德胜的骑兵连和山中幸盛的伪军骑兵队,道路前方出现一条大沟挡住了去路,两队人马想也没想就冲了下去,这时远处轰隆一声,武田信玄炸开了美浓信玄堤,原来他在战前早有准备,挖出这条沟,正是为了开闸放水之用,以便将独立团的主力挡在河对岸。转瞬间山中幸盛就被卷入洪水中,身穿重甲的骑兵武士来不及脱下盔甲,都被溺死在河里。只有孙德胜的骑兵连轻装简从,顺利跳上了河岸,却看到了对面严阵以待的武田骑兵队。日本东北地区的部分马匹足有将近五尺的肩高,武田信玄收了这些骑兵,把他们的铠甲都涂成红色,就算孙德胜再不识数,这一万人的赤备骑兵也比他的人多得多了,要不是为了对付独立团,日本永远也不会出现这么大规模的骑兵队。孙德胜想都没想,带着骑兵连对敌人发起进攻,一个回合下来,仅有百十人的骑兵连已经伤亡过半,孙德胜重组阵列:“骑兵连!进攻!”又一轮交锋过后,弟兄们已经一个都不剩了,武艺高强的孙德胜左臂也被砍下,他忍着剧痛,再次向武田赤备队发起最后的冲锋:“骑兵连!进攻!”

李云龙被隔在河对岸,气得直跺脚,这时的岛津义弘也临阵倒戈,原来他早就在等这个机会为自家报仇呢,宇喜多直家赶忙与其展开对射,但不是萨摩铁炮队的对手,很快就被打光了。这个时候,上杉谦信的军队从北近江赶到,落进了立花道雪等部的包围圈,被一顿猛打,上杉谦信使出了车轮战,尽量减少部队所受的损失,忽然东边传来一阵枪声,那是铃木重秀的铁炮队,上杉军顿时被打乱了阵脚,两军陷入混战。

三国联盟中最不善长打架的德川军有别的制敌手段,他暗中许诺给毛利家恢复领地,借此拉拢了吉川、小早川二人,使自己安然通过包围圈。这时的李云龙还在追杀岛津叛军,迎面突然冒出数万德川军,不能放岛津义弘这小老儿溜了,李云龙拿过一把带镜的三八大盖,一枪撂倒了岛津义弘这个叛徒,接着原地布防,机枪、迫击炮一顿乱炸,打光了最后几发炮弹,也把德川军杀得落花流水,吉川、小早川见这场景也慌了神,赶忙加入到冲锋队中,杀红了眼的李云龙不管那一套,扫倒了他看到的一切事物。

这德川家的三河武士原来都是王八成了精,一被打死就现了原形,李云龙让战士们捡起这些龟壳丢到河沟里,不一会就把沟给填满了。独立团踩着龟壳冲向武田军,武田信玄吓得赶紧命令赤备队发起冲锋,这次李云龙也玩命了,架起几挺重机枪就是一顿狂扫,一万骑兵顿时成了麻辣小龙虾。武田信玄慌忙逃窜,李云龙跨上一匹战马紧追不舍,一枪击毙了武田信玄本人,剩下的残兵败将四散而逃。此时上杉谦信已经打败了负责围堵他的军队,带着残部追了上来,独立团后方的几个战士没反应过来,丢了性命,两军混战一团,上杉谦信本人挥舞着太刀冲向李云龙,被李云龙一刀砍落马下,上杉谦信又挣扎着爬起来,三刀过后,上杉谦信的头颅飞出一丈远,军队也随之崩溃。


第十集,江户大图沙。

关原一役,李云龙打光了所有的原装弹药,歼敌十万余人,也折损了所有的伪军。军队没了可以再征,但李云龙已经看透了日本人背信弃义、好战嗜杀的本性了,这样的军队要再多也没有用。秋收之后,他带着独立团仅存的三千多弟兄继续东征,去了结他最后一个心愿。大久保长安跟在军队后面,捡起了武田信玄、上杉谦信的头盖骨和德川家康的龟壳,拿回家镀了一层金,有事没事就摆在桌上把玩,被路过的民兵看到,给扭送京都精神卫生中心接受治疗。

对李云龙而言,别人可以不杀,江户必须给屠了,小鬼子在中国杀了那么多人,也该教教他们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道理。他交给魏和尚一个艰巨的任务,让他拿着独立团的团旗,爬上富士山,把旗帜插在富士山顶。自己带着独立团沿东海道向日本的关东平原行进。一路上他没有留民兵,没有划县区,没有给山取新名,也没有把武士的地盘分给农民,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没有更多,他想快点抵达江户,好像打娘胎里一出来,他就想去那似的。过了小田原城,北条一家赶忙出来谢罪,李云龙没搭理,让手下把他们都毙了,继续向东,总算走到了江户,他向全军下达命令,每人必须杀够一千个才算,鬼子欠下的债,要让他们十倍奉还!话还没说完,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李云龙!你疯了吗!”

回过头来一看,这不是赵政委吗?他怎么也穿越过来了?再仔细一看,赵刚的身边都是苏军,大概是从库页岛、北海道那条线上南下过来的。

“老赵?你肚子上的伤好了?”

李云龙望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

“老李,我们的队伍抗日,抗的是日本侵略者,你这样跑到国外滥杀无辜,跟他们还有什么区别?”

李云龙觉得政委说的有道理,虽然满嘴的嘀咕,但还是羞愧的低下了头。“江户大图沙”这事,他到底还是没干,既然日本已经灭亡了,那他也没什么念想了,他现在只想回家。沉默了好一会,等他回过神来,发觉眼皮沉得要命,像是好百年没睡过觉。他睁开眼睛,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天花板、墙壁、被褥都白得刺眼,他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也没想明白自己怎么会躺在这鬼地方。一个叫武田的医生叭里咕噜说了一大串外国话,李云龙和日本人打了负367年仗,虽听不懂也知道这是日语,他一阵阵犯迷糊,他娘的,老子不是刚毙了一个叫武田的?哪儿又蹦出个日本鬼子来?他下意识想用手去摸腰,以为腰上还挂着手枪呢。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02088.html

标签组:[织田信长] [李云龙] [独立团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娱乐推荐文章

娱乐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