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称,大禹铸九鼎,传于夏商周三代,如今它们又在哪里呢?

发布时间:2021-12-15 发表于话题:西周的九鼎为什么在洛阳 点击:124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社会 > 《史记》称,大禹铸九鼎,传于夏商周三代,如今它们又在哪里呢? 手机阅读

在古老的中华文明中,鼎是最重要的象征性器物,从中华文明启蒙开始就伴随着中国历史一路同行。《史记·孝武本纪》记载:“黄帝作宝鼎三,象天地人也。”当黄帝战胜炎帝后,《史记•五帝本纪》又这样记载,“获宝鼎,迎日推筴”,《史记•封禅书》记载:“黄帝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鼎成而升仙。”可见,在人文初祖时代,鼎已经是被赋予了超自然色彩的重要器物,并与部落首领有了神秘的联系。

中国自西周以来,就进入了礼法社会,礼制是人们一切行为的规范,上自天子下至庶民都必须遵循这一规范。而青铜鼎,就是这个礼法体系中最重要的礼器,它被用来沟通人神,是一个王朝不可或缺的传国重器。

纹饰精美典雅,造型古朴端庄,气势雄伟沉稳的青铜大鼎,是国家统一、政权集中的象征,是抽象的王权威严物质化的具体形象。一个中国古代政权可以没有庙宇宫殿,却绝对不能没有镇国宝鼎。所以在中国古代,一个政权的建立称为“定鼎”,而政权的更替叫做“鼎革”。



宋朝在靖康之乱后,宗庙颠覆,逃到南方的残山剩水间苟延残喘。这个小朝廷为了偷生,一切都可以苟且,哪怕是忍辱含羞地对金人称臣称侄,可唯独对鼎这一礼器不敢苟且。由于宋朝原来的祭祀礼器被金人掳去,而国家残破,财力凋敝,刚刚安顿下来的赵宋朝廷无力重新熔铸青铜鼎簋等大型礼器。可是正如国家不可一日无君,朝廷也不可一日无鼎,金兵的铁蹄虽然可怕,但没了鼎,政权便失去了精神上的凭恃,这令他们更加惶恐。情急之下,他们想出了变通之法,用陶瓷模仿青铜质地,精心烧制了一套大鼎,聊以自慰。

鼎除了是一种礼器外,还是一件神器,在华夏礼乐文明中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古人认为,鼎上附着了各种神怪,拥有超自然力量,上天以这种力量来护佑王权。

当年周王室衰微,诸侯对王权起了觊觎之心。楚庄王在伐绒班师途中经过洛阳时,有意打听九鼎的大小和重量,显露了其野心。于是,周的宗室王孙满出来犒军时,对楚王说了这样一番话:“在德,不在鼎。昔夏之方有德也,远方图物,贡金九牧,铸鼎象物,百物而为之备,使民知神、奸。故民入川泽、山林,不逢不若。螭魅罔两,莫能逢之。

用能协于上下,以承天休。桀有昏德,鼎迁于商,载祀六百。商纣暴虐,鼎迁于周。德之休明,虽小,重也。其奸回昏乱,虽大,轻也,天祚明德,有所厎止,成王定鼎于郏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



总而言之,王孙满认为,王如果失了德,就有违天命,鼎上的神怪就不会再为他效力,上天将收回政权、另授有德者,但在天命未变时,政权不能更替。

王孙满这段话虽然强调“在德不在鼎”,其实却把鼎与道德人心以及神怪护佑紧密联系在了一起。王如果有德,则能得到被鼎所承载的民心和神力的支持,否则,王权将被颠覆,这种观念贯穿了整个中国古代。宋太祖立国后,因开封无险可守,就想把国都迁往洛阳,赵光义不同意,就对他说:“在德不在险”,也是这种思想的体现。

王孙满对楚王义正辞严的说教,强调了君权神授思想和天命不可违的观念,向楚王宣示了周室政权的神圣与合法。以后人们就将那些谋夺政权的想法和行为称作“问鼎”。据《尚书•禹贡》记载,禹完成治水后,“九州攸同”、“四海会同”,受到天下万民的敬仰,凭着立下的万世之功,禹建立了夏朝。又征发大量人力进入山林开采金属,熔铸了象征华夏九洲的九鼎,成了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国宝。九鼎在历经夏商周三代,传承了两千年后,突然消失了。其后两千多年,人们一直在寻找九鼎的下落,却始终没有找到,成了历史上的一桩悬案。

九鼎的失踪,导致了后世对它的去向以及它们是否存在过的争论,一种观点认为夏初铸九鼎肯定是真实的历史事件,但九鼎后来在战乱中被毁或者散佚了;另一种观点则反对这种说法,认为九鼎根本不存在,纯属后人出于政治目的凭空编造。

持肯定观点的人认为,九鼎之事在《史记》《左传》以及其它典籍上都有记载,可以相互印证,是无可置疑的史实。当代著名学者李泽厚先生说:“传说中的夏铸九鼎,大概是打开青铜时代第一页的标记。”虽然他承认夏铸九鼎是传说,但没有否定此事,而且同意中国青铜时代肇始于九鼎。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200894.html

标签组:[历史] [中国历史] [文化] [西汉] [史记] [宋朝] [二十四史] [离骚] [后汉书] [汉书] [大禹] [王权] [王孙满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社会推荐文章

社会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