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泯灭人性的毁堤淹田背后,揭示已经烂到根子的大明官场

发布时间:2021-11-27 发表于话题:明朝是最垃圾的朝代 点击:156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综合 > 中国古代史 > 大明王朝:泯灭人性的毁堤淹田背后,揭示已经烂到根子的大明官场 手机阅读

《大明王朝1566》目前豆瓣评分已经牢牢占据第一位,也是杨角风比较喜欢的电视剧之一。

在剧中有一件悬案,一直到全剧结束正义都没得到施展,反而是不了了之了,我们今天就讲一下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以及事件背后的众生相。


一、毁堤淹田

嘉靖四十年,嘉靖帝在精舍组织了一场御前财政会议,由于国库空虚,再加上年前的周云逸事件,清流和严党掐的厉害。但最终在嘉靖帝的授意下,双方达成了一致意见,那就是要在浙江改稻为桑,以增加税收,充实国库。

至此,拉开了整部剧的序幕,也埋下了众人争论的伏笔。

而浙江其实不太符合作为试验地,因为那里是七山一水二分田,老百姓自然就不肯改稻为桑,至于原因就不展开说了。杭州知府马宁远一心推行国策,甚至不惜调来军队镇压不配合的百姓,于是就有了戚继光跟他们的冲突。

浙直总督胡宗宪审时度势之后,觉得该国策过于草率,短时期不便推行,但他请求朝廷延缓改稻为桑的请求却被驳回。于是他决定采用拖延战术,一方面国策继续推行,另一方面则要顾及百姓的生死。

由于嘉靖帝态度不明确,且把这个皮球踢给了内阁,于是严世蕃下达了毁堤淹田的命令。这个命令是绕过胡宗宪的,到达一心想立功的郑泌昌、何茂才,以及江南织造局的杨金水身上。

他们的策略其实很简单,既然百姓不愿意卖田,那就逼着你们卖田,把你们的田全给淹了。淹了后的田也就不值钱了,再加上老百姓要吃饭,不得不卖田买粮。

这些大明官员确实丧心病狂,只想到要对上面负责,却没有一个怜惜老百姓的。一下子挖开了新安江沿途九个县的决口,大水一下子就漫了过来,这些大明官员却聚在一起庆功。

至此,毁堤淹田已经酿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下面就是这次事件后的众生相了。




二、赈灾现场众生相

自古至今,谁才是最可爱的人,又是最无奈的人,非士兵莫属。他们只简单听从军令,并不知道行为的背后藏着什么谋略。这次毁堤淹田,执行者是臬司衙门的士兵,赈灾者是戚继光军营的士兵。

但是决口根本堵不住,这时候在前线的胡宗宪和谭伦心里明白,要想最大限度的减小损失,只能放弃一两个县,保住其他的县。

但大堤上眼巴巴看着的淳安百姓怎么办?

要想不失去民心,要想对他们有所交代,就得向他们表明,官兵已经拼尽全力了。而拼尽全力的方法,就是得死几个人,这对于大明朝的官员来讲,几乎轻车熟路了:

“这些弟兄的名字都记住了吗?”

明知道跳下去是死,但是还得往下跳,能留下的不过是几个名字,却能感动周边的老百姓,心甘情愿看着自己的田地被淹,呜呼哀哉。

在赈灾现场,浙直总督胡宗宪叹息:

“几百万生民,千秋之罪呀!”

谭伦叹息:

“如此伤天害理,翻遍史书,亘古未有!”

现场的老百姓:

“那边有我们的父母和妻儿,要跳也应该由我们跳!”

戚继光下令:

“一、二、跳!”

胡宗宪总结:

“我,胡宗宪,愧对父老乡亲了!”

就这样,在因人引发的大灾难面前,浙直总督胡宗宪下令,彻底挖开淳安和建德的决口,让洪水冲向了无辜的淳安和建德百姓,从而保住了其他五个县。




三、大明朝浙江官场众生相

先说执行者杭州知府马宁远,他只想这件事不死人,而且不能让部堂大人下不了台:

“天下事有许多本是,知不可为而为之。”

河道监管太监李玄连夜跑到杨金水那里,下跪求助,直接点名有人想害自己,想害干爹,但是杨金水给的回复却是:

“这世上哪有金汤一般的河堤,哪有金汤一般的堰口?”

末了还开导李玄,让他好好休息,没什么大不了:

“有些事儿不上秤没有四两重,可要上了秤一千斤都打不住!”

而其他知情官员却在摆庆功宴,杨金水毕竟是朝廷的人,以后还要甩锅呢,自然不会参加。而浙江布政使,也就是在场的最大官员郑泌昌,笑嘻嘻地把“功劳”甩给了杭州知府马宁远:

“马大人,今天你是第一功臣,你坐上首。”

马宁远已经意识到了,自己马上就要背锅了,成为整件事情的第一替罪羊,临走前甩下一句:

“什么功臣,天下第一罪人罢了!”

而被淹的建德和淳安两个县的知县,常伯熙和张知良死到临头,还傻呵呵地问郑泌昌:

“我们要不要去呀?”




四、大明朝浙江官员之结局

难题就这样踢给了胡宗宪,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这件事是小阁老严世蕃指使的,却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牵扯。

事情搞大了,郑泌昌和何茂才也必须给胡宗宪一个交代,他们想到的是报天灾,是由于上天突降暴雨,才决的口。但胡宗宪立马给驳回去了,临近省份也有江,也是刚修的,只花了我们一半的钱,他们怎么安然无恙?

“这个慌,你们得扯圆了!”

郑泌昌和何茂才又想暗示胡宗宪此举是小阁老严世蕃授意的,又不能明说,以免留下把柄。眼看胡宗宪不买账,他们又搬出了皇上,兹事体大,胡宗宪不得不冲手下开刀了。最终只能把这场灾难归结于人祸,而人祸的原因却成了修河堤时偷工减料,酿成大祸,咳,真为那些河工难过……

马宁远当上个官不容易,也确实想替朝廷办事,只不过忘记了初衷,忘记了百姓,却只想尽忠,自然会为了胡宗宪而去顶罪。

另外两个二傻子知县,常伯熙和张知良,自己的立足之本建德和淳安县都没了,还想脱身而退,做梦吧,杀!

再有就是李玄,毕竟他是河道监管,修河的每一笔开销都是从他那里出去的。杨金水要想不被牵扯,也必须把他拉出来垫背,于是以芸娘陪一晚为代价,献出了李玄的命。

就这样,毁堤淹田,胡宗宪做主干掉了这四个人,甚至都没报朝廷,玩了先斩后奏。

至于郑泌昌和何茂才最终结局,那已经是后续海瑞力争的结局了,本次,他们俩安然无恙。




五、大明京城官员众生相

第一个不高兴的就是严世蕃,生气胡宗宪没有按照计划报天灾,偏偏报的是河堤失修。说着能扶起胡宗宪,也能踩死他,还要要发动御史弹劾他。

严嵩:

“毁堤淹田是怎么回事?”

严世蕃:

“改稻为桑国策推不动……不淹田改不动,淹了田就改动了,就这么回事!”

嘉靖帝得知消息后,火速把胡宗宪、杨金水、谭伦,也就是分别代表严党、宫里、清流三派都召进了京。

吕芳安慰杨金水,你也是为了宫里好,而且难得没有隐瞒,这便是忠心:

“一两个县嘛,皇上心里装的是九州万方!”

嘉靖帝:

“吕芳,你用的这个杨金水还是得力的,明里不要赏他点什么,暗里奖他点什么吧!”

裕王府内,张居正对裕王说:

“反正是剜的老百姓的肉……王爷,长痛不如短痛,这次干脆就让浙江乱了……”

徐阁老和高拱也是同样的看法,谭伦叹息了一句:

“苦了浙江的百姓!”

反而是裕王妃,出来说了句公道话:

“哪有看着子民受难,君父却袖手旁观的?”

愧疚之下的裕王吃着西瓜,听着谭伦的建议,决定派海瑞和王用汲去。目的也仅仅是争一下,不能让那两个县的百姓认为朝廷没有做事,而派去的这两个人,说到底,就是裕王的遮羞布,替死鬼,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

“这个时候去,就得有一条准备,把命舍在那里!”




六、写在最后:

毁堤淹田,这么断子绝孙的恶毒手段,都能被人使用,不,他们不配称人!即使这么证据确凿,人人皆知的罪行,却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来主持公道,甚至还有一些大明官员用来论功行赏。

皇上、严党、清流、地方官……想到的全部是那点利益,就为了夺得百姓手中的土地,不惜挖开河道,把百姓逼上绝路。

甚至于,唯一还算正派的胡宗宪,在未经建德、淳安两县百姓同意的前提下,彻底毁了这两个县。对于旁观者来讲,会为他竖大拇指,但是在洪水中呼救的两县百姓来讲,这就是噩梦。

都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近在咫尺的江苏,粮食充足,就是不肯借粮,就是要眼睁睁的看着,赵贞吉甚至说了这么一句话: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死一万人是一个数字,死十万人、百万人也是个数字!”

最后还算是有点良心的清流派,派出了海瑞去收拾烂摊子,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县令。要人没人,要权力没权力,要资源没资源,摆明了就是让他去送死的,让他去消除清流自身的那一点愧疚心。

在这种恶劣环境下,海瑞硬是凭借自己的智慧,一步步把真相展现在了皇上面前。或许是愧疚,或许是不屑,或许是不满,当海瑞的供词到了嘉靖帝的案前,他却选择了一把火烧掉。



而毁堤淹田的真相,也就再也不被世人知道了,当淳安百姓感谢海青天的时候,必然会加上一句皇上圣明。因为海瑞代表的就是朝廷,不仅仅是他,还有更多的大明朝官员。

其实大明朝的老百姓,很容易满足的……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8259.html

标签组:[历史] [明朝] [明朝历史] [大明] [人性] [大明王朝1566] [胡宗宪] [严世蕃] [杨金水] [淳安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综合推荐文章

综合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