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视日本?

发布时间:2021-11-16 发表于话题:日本历代首都变化 点击:126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国际 > 如何正视日本? 手机阅读

说到日本,不妨从较据代表性的两个方面来理性看待:人口老龄化与经济停滞论、安倍晋三。

全文较长,大家可以直接看结论,有耐心读完的评论留爪印呀√

两个方面两个结论:

人口老龄化与经济停滞论:日本经济停滞理论名过其实,“安倍经济学”失败的原因在于安倍没有弄清日本经济的根本问题,日本正面临一场前无古人的社会新变革。

安倍晋三:安倍执政全赖“三座靠山”,被迫辞职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且至少在五年内,日本政坛很难出现能够挑战安倍权威的竞争对手。

先分析人口老龄化与经济停滞论:

日本的崛起与繁荣

得益于朝鲜战争带来的军工红利和冷战时期美国的大量输血,日本凭借战前积攒的熟练工人与工业技术成功实现了经济上的复兴。到1970年中期,日本便已实现了养老、医疗保险全覆盖,同时贫富差距与地区发展差距在数据上更是世界最低的。当时有种说法叫“日本一亿总中流”,意思是日本有一亿人为中产阶级


当然,过快的发展速度与经济跃升也导致环境污染、公害泛滥、产能过剩和经济结构不均衡等问题,同时期的阿根提、巴西、马来西亚等国家也面临着上述困境。与他国不同的是,日本忍受着增速放缓的经济阵痛,以淘汰高能耗产业、治理环境、调整经济结构、发展高附加值产业的方式开始了漫漫转型之旅。

(当时日本的经济状况与如今中国面临的转型困境极为相似,尽管国际局势大有不同,但仍有许多值得参考之处)


经过12年的忍耐与培育,日本人均GDP达到 10,000美元,一举迈入世界最富国行列,成为亚洲地区第一个跨过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日本的腾飞使其不仅成为资本主义“模范国”,更是成为令人津津乐道的经济奇迹。

日本“失去的二十年”

眼见他起高楼、宴宾客、夜夜笙歌,1985年《广场协议》的签署令日元大幅升值,银行利率降低,政府将大量资金用于公共投资和民生福利。民众与企业看着上涨60%的地价和38000点的日本股指,纷纷将积蓄用于金融投机房地产。当时的日本醉心金融与地产,一个东京的地价甚至可以买下整个美国,而实业则无人问津

(看着眼熟吗?)


但人终有一死,楼终有一垮,日本政府为防止经济过热而采取的紧急刹车措施反而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提高银行利率、缩减公共投资、限制房地产贷款,一系列财政紧缩政策让日本股市暴跌至15000点、大量企业与银行陷入债务危机,民众积蓄在一夜间化为乌有。


此后二十年,日本经济停滞,GDP增长率始终在1%以下,企业遭受重创,民众生活水平再难提升。经济停滞不前甚至持续衰退的日本似乎已一蹶不振,失去了往日的活力,这二十年的沉寂被国际社会称之为“日本失去的二十年”。

“安倍经济学”近乎失败

自2012年安倍晋三重登首相之位后,其以所谓“安倍经济学”为理念核心,提出了超宽松货币政策、扩大财政支出和经济改革组成的“三支箭”政策。但这些政策早在1999年便被提出并实施了,区别在于如今安倍采取了更激进彻底的政策。


“安倍经济学”的核心在于超发货币从而使日元贬值,然后政府利用超发获得的资金来购买国债、商业债券、涉及债务危机的企业股份,同时鼓励银行放贷,呼吁企业提升雇员薪酬。在安倍的设想中,政府输血与日元贬值等措施将如一针强心剂,在刺激居民消费、盘活企业资金链的同时为社会发展注入新活力。

(这种超宽松货币政策有着鲜明的凯恩斯主义色彩,是自1933年罗斯福新政以来各国屡试不爽的经济重启之良方,像08年我国4万亿救市计划便是此类政策的典型例子)


然而,凯恩斯主义并非万金油,小编认为安倍重振经济的方向出现了问题,其错误地将日本经济停滞归咎于资金干涸与民众消费信心不足,寄希望于用爱发电,让民众加大消费以刺激社会生产力,却忽略了当前日本的根本问题


1.实际收入停滞不前

“安倍经济学”说起来也简单粗暴,无外乎提振消费信心、刺激企业生产和提高就业率,但他忽略了民众消费的根本前提是实际收入水平的提高!尽管在日本政府的“恳求”下,诸多大企业纷纷上调了员工薪酬标准,但吸纳劳动力总量70%以上的中小企业在艰难维持的同时并不买安倍的账。


同时,由于正式员工的平均基本工资在1.7万元,而计时工等非正式员工则只有5600元,可以说同样的工作量,正式员工薪酬是非正式员工的三倍!因此各企业为降低成本而更倾向招收大量非正式员工,这拉低了社会总收入水平,且政府提高薪酬的政策无法覆盖到非正式员工身上。

(各企业出于经济因素的考虑雇佣了大量非正式员工,目前占就业总人口的38%!其年增幅达0.8%,同时其正式员工增幅只有0.2%,换句话说就是5个日本人里有2个是临时工!


与收入低、不稳定的临时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企业高层与股东年收入的持续上涨。据统计,2013年日本企业利润达3.4万亿元,是2001年的2.11倍。但劳动者收入为21.8万亿元,仅为2001年的83%!可见大量企业利润被用于内部留存或高层分红上了,员工收入并没有随之提高。


尽管在安倍政府不计成本的金融刺激政策下,日本人均固定工资上涨了0.4%。但同时期核心CPI(消费价格指数)也上涨了2.9%。可见工资涨幅远低于物价涨幅,也意味着民众实际收入仍在下降!小编认为正是收入水平的下降导致民众消费能力无法提高,安倍的经济刺激计划也正是因为人民收入的萎靡而始终难以奏效。

2.人口老龄化

日本人口负增长和老年化的现象是众所周知的,但其实根据国际通行标准,65岁及以上群体超过总人口7%时便是“老龄化社会”,达到14%为“老龄社会”,超过21%则为“超老龄社会”。日本早在1970年便是“老龄化社会”了,如今其比例已超过26.2%,是实打实的“超老龄社会”,换句话说,10人中便有接近4人是老年人


像西欧众多发达国家,他们的生育率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也在下降,但外来劳动力与移民的补充延缓了人口老龄化的进程。与之相比,坚持单一民族、排斥外来移民的日本很难套用这一模式,以大量外来移民对冲老龄化影响。


人口老龄化造成的劳动力缺失是日本经济难以好转的一大原因,制造业自动化水平再高也需要大量年轻劳动力进入企业工作。仅是2011—2014年间,日本劳动力便减少了341万,许多企业由于劳动力供给不足而出现业务收缩甚至停工等现象。


另外,老龄人的消费水平与需求是远低于年轻劳动力的,因此社会老龄化必然会抑制企业生产与经济活力。国内消费不振的局面将迫使企业外逃、降低本土雇佣率,从而导致就业率下降、民众购买力减弱,形成恶性循环。也正是如此,安倍晋三刺激消费的财政政策难以见效。


3.政府财政危机

最后,日本在“安倍经济学”的主导下实施了20多次财政紧急投资计划,但在上述原因的拖累下不仅未能重振实体经济、刺激民众消费,反而形成了巨大的财政亏空!简单而言,政府借钱投资给企业的行动不仅失败了,而且还把自己也搭上了,如今政府债务余额占日本GDP比重高达234%。


政府高额负债会给其财政体系带来巨大压力,如今日本政府每年光是偿还债务利息的费用便已超过财政预算的25%!且这个比例随着安倍持续的货币宽松政策还会不断提高,可以说财政支出的严重刚性化将令日本政府举步维艰,甚至会影响到社会保障体系的运转及面对突发事件的处理能力。

(如果是中国突然失去了29%的发电量,经济生产与国民生活会受到多大影响?)


此外,GDP论的一大缺陷在于仅统计一个国家或地区内的生产总值,却忽略了该国国民及企业在境外的生产总值,而GNP是以某国所有国民在境内外的生产总值来进行计算的,显然更为全面。我们在审视日本的经济总量与GDP时,往往忽略了日本庞大的海外资产与持续上升的GNP。


以2014年为例,该年日本海外制造业为9201家,企业在境外营业额达15.8兆亿元,GDP规模为本土GDP的1.5倍。试想一下,倘若我们将日本海外生产总值纳入到国家GDP同级中,或者以GNP为经济衡量标准,中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二的宝座还能安稳如山吗?


2.家底丰厚

抛开GDP等经济数据不谈,日本至今无论是89.8万亿元的个人金融资产,亦或是17.1万亿元的海外净资产,都位居世界之首,且每年增长幅度都近1%。同时,日本作为少有的对外债权国已经连续27年保持着全球最大债权国的位置,每年都有大量群体以信托或购买债券等方式向海外投资,可以说是家底丰厚。


因此尽管日本本土生产带来的经济价值出于低迷状态,但海外企业与境外投资项目每年都会给日本带来十分丰厚的回报。经济学家们将国民人均用电量作为判断一国实际经济状况的可靠依据,而小编发现自1990年日本经济萧条以来,其人均用电量反而比美国增长了一倍有余,这与长期低迷的GDP增长率相比显得尤为矛盾。

(这种矛盾甚至让小编一度认为,日本政府是通过人为操作刻意弱化本国经济数据,以起到战略欺骗的效果)


3.社会发展瓶颈期

最后,经过近半世纪的发展,日本当前基础设施完善、公共服务成熟、工业体系相对齐备,此种情况下政府很难再通过基建或转变生产方式来提升经济发展空间。简单而言,就是日本已达到当前发展的巅峰时期,国土面积与人口基数决定了其很难再有突破。此时拿转型期的中国经济增速来与日本的瓶颈期作对比并得出日本失败的结论,岂非可笑?


总而言之,小编认为日本人口老龄化发展的不可逆正使其形成一个以老龄人口为主、社会高度发达、生活水平高的新社会结构。这在历史上是从未出现过的,我们不能片面武断地用西方经验或中国思维来评判日本当前的处境。


因此安倍晋三的经济政策之所以屡屡失败,其原因在于他没有正确认识到当前日本的根本问题与转型。小编认为在经历了经济跃升与量变后,日本正再度面临新的社会转型期!这场前无古人的转型将从根本上改变日本的社会结构与经济结构,而目前其发展的停滞与老龄化带来的迷茫正是新社会模式的雏形。

小编认为日本若想完成转型、成功过渡至下一个社会模式,则必须实现制造业、农业及部分服务业的全自动化、智能化生产,同时出台机器人纳税制度企业股份部分国有化制度。从而维持人口老龄化下,一个养老型社会所需要的物质需求与财政支出。这种转型需要高新技术的突破与海外资产的富裕,同时日本财阀及政治家的通力合作亦是关键。


综上所述,小编认为倘若转型成功,日本将过渡到一个以老龄人口为主、社会生产高度自动化、以对外金融投资和高精尖技术研发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养老型”新社会模式。这种社会变革亦将成为历史大书特书的一个阶段,但能否得以实现还要看日本政治家的觉悟,至少目前安倍晋三还没这个资格。

再看安倍晋三的政治影响和趋势:

安倍再临危机?

似乎在安倍从政的生涯中,受贿丑闻始终伴随在他的身边。但与2007年排着队被爆受贿的大臣们不同,这次是安倍夫妇撸袖子亲自上阵:2017年,森友学园以1.34亿日元超低价买下一块市值9.56亿的国有土地建起了“安倍晋三纪念小学”,安倍的妻子昭惠则捐款100万并担任名誉校长。


措手不及的安倍晋三还来不及喊冤呢,其心腹加计孝太郎更是被爆出利用大学建设项目免费掠取了大片国有土地,甚至从地方政府领取了将近200亿日元的建设补助金。有趣的是,安倍昭惠同样是该旗下幼儿园的名誉园长。

(面对猪队友的暴露与出卖,安倍晋三选择嘴硬到底:“若本人或妻子与此事相关,将辞去国会议员和首相”,“若其有问题,我来负责”)


但嘴硬不等于没发生过,被压制数年,原本就蠢蠢欲动的一众政敌们在民众的抗议声中纷纷开始展露头角。比如原任地方创生大臣的石破茂,作为自民党内“非主流派”的中心,他一向与安倍保持明确距离,并在“加计学园”等丑闻中对安倍口诛笔伐,被誉为“安倍晋三最强的竞争者”。


此外还有同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关系密切的总务大臣野田圣子,以及公开与安倍唱反调的前外相岸田文雄,他不仅高调参加了原行政改革大臣村上诚一郎举办的“脱安倍经济学”学习会,更是公然挑战安倍自民党党首的位置。


不仅仅是党内竞争者意欲取而代之的挑衅,安倍在党外面临的压力也在日渐增大。4月23日,日本希望之党与民进党决定合并改名为“国民党”,并坚持撤回安倍“违宪”的相关宪法修正案,同时全盘否定其现行政策。据统计,至少有61名民进党和希望之党议员将加入国民党,使其成为日本众院第二、参院第一大在野党。


从政治局势上看,此时内外起火、众人声讨的安倍政府可以说快要凉了,但几个月来,其内阁支持率的变化却显得令人捉摸不透。

无视支持率的安倍政权

2017年7月,日本政坛风云突变,安倍支持率突然呈断崖式下跌,最惨的时候甚至跌破30%,创其执政新低。多数主流媒体都将支持率的下跌归咎于“森友、加计学园事件”造成的影响,但上述丑闻在2月份就已被日媒曝光了。如果将5个月前的丑闻归结为安倍支持率暴跌的原因,显然太过牵强。


再看2月份丑闻曝光时,其内阁支持率仅下跌了几个百分点,执政党支持率甚至从36.9%升至3月的38.1%。尽管略有浮动,但自8月安倍晋三改组内阁后,其内阁支持率就稳定在35%,自民党支持率则基本恢复到丑闻发生前的水平。可见“森友学园”等政治丑闻对安倍政权的影响并没有媒体鼓吹的那么大。

(借着逐步回升的支持率,安倍于9月28日解散众议院并提前举行大选,为其执政至2021年开路)


姑且不论支持率暴跌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但长期以来,安倍内阁因修宪、政治丑闻、经济疲软等因素不断受到媒体和国民的口诛笔伐,支持率屡破新低也早已是家常便饭。可令人惊讶的是,每当外界看衰安倍,推测他将要辞职或放弃连任时,安倍的支持率总会触底反弹,其执政权力也愈发显得不可撼动。


这并非说内阁支持率对首相执政毫无影响,且不提1989年时任首相宇野宗佑被爆包养艺妓后支持率暴跌,仅执政69天便黯然下台。光是2007年安倍晋三首次上台后,便因为养老金数据丢失和层出不穷的受贿丑闻而导致支持率一路走低,最终也只能辞职走人。

有意思的是,尽管民众对安倍的经济、外交、安保政策持不满态度,但却并不影响他们对安倍政权的支持。这种矛盾尤其体现在2016年日本《产经新闻》做的调查:有63.7%的人反对安倍的社会保障政策,反对经济政策的占55.9%,同时对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却高达55.6%!


此种反差恰恰说明在日本,内阁支持率与政策支持率无关,民众反对内阁实行的政策并不影响他们对该政府的支持。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修宪问题上,不少民众在高声反对安倍修宪的同时,却赞成安倍晋三连任首相、继续执政。

(根据2015年《读卖新闻》的民调,58%的民众反对通过安保法案,但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却升至 51%。)


从正常逻辑上看,民选内阁为了确保执政权力的存续,在推行政策时必然要顾及民众的感受,而民众亦会通过是否支持该届政府的连任来表达其对现行政策的态度。但在日本,民众嘴上反对安倍的专权独裁,对丑闻也表示不爽,但最后却仍选择支持安倍,为什么呢?

乌合之众

其实日本选民曾也是拥有强烈政治参与热情的“三好公民”,为改变经济发展停滞的局面,大批选民在07年倒戈帮助民主党控制了参议院,并于09年击败了长期执政的自民党。当时的民众对新政府满怀期待,希望新首相能力挽狂澜,引领日本重新走向繁荣。


然而在民主党执政的3年里,日本不仅经济上犹如一潭死水,在社会管理与人口结构等方面更是出现了许多难以解决的新问题。渴求变革的理想在现实面前化为泡影,“玻璃心”的民众难以承受这种落差与挫败感,甚至对“用选票改变国家”的作用产生了怀疑,可以说其政治参与热情在一次次挫败中已经跌至谷底。

(01年小泉纯一郎上台时支持率超 80%,09年鸠山由纪夫的支持率也有70%,而2012 年安倍上台时仅52%,可见民众不再热衷于政治互动)


这在社会心理学上被称为“习得性无助”,即群体在经历过某些无法控制的有害事件后,容易习得一种被动和无助感,使得他们在面对同类事件时更容易消极应对。“习得性无助”不仅让日本民众对政府能否改善现状缺乏信心,对国家政策的关心度更是大幅下降,俨然成为只顾眼前利益、不问世事的短视群体。


因此不少民众对安倍的支持其实并非出自真心,而只是“随口支持”或“无奈的支持”。同样的,很多对安倍的反对也并非出自心底的“恨意”,而是认为其做法客观上“不恰当”,故而在接受民调时“随口反对下”。在支持与反对的群体中,有不少人真正想表达的其实是“无所谓”。

(对于选民来说,如果选票无法带来实质性的改变,那么支持与反对的意义在哪里呢?国家大事又有什么值得认真思考的价值呢?


因此在安倍执政期间,民众对于重大问题常常是“嘴上反对,实际无视”。比如解禁集体自卫权、安保法案和修宪,多数人出于日本长期遵循的和平主义原则选择了反对,但此类“重大问题”并不涉及民众的直接利益,故而这种肤浅、随意的反对并不会影响安倍的内阁支持率。


至于为何在“懒得投票”的情况下还是会选择支持安倍晋三,原因很简单:没人可选。要知道最大竞争对手民主党因其糟糕的执政表现,早已被主流舆论排除出“候选人”行列。可以说在占据多数的中间选民面前,只有两个选择:支持安倍晋三,或者放弃投票。


那依据什么来判断才更为可靠?小编认为,与其看虚无缥缈的民调数据,不如先思考安倍晋三凭什么二次出任首相,通过观察他的优势因素是否依旧存在来判断该政府是否能够连任。

安倍的“三座靠山”

1.一切离不开钱

小编在《前世|“政坛常青树”安倍晋三也曾沦为傀儡?》曾介绍过,经济低迷与民生困顿是安倍上任不到一年便黯然下台的重要原因,特别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日本经济复苏的前景显得越发渺茫起来。


因此二次上台的安倍晋三深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赢得国民信任、确保政府稳定的首要条件,他为通过修订法案强制要求央行购买巨额国债以压低日元汇率,从而刺激出口贸易、提升跨国企业的账面利润。

一系列改革措施让日本的财政收入明显增加,荷包鼓鼓的安倍晋三也有了充足的底气提出一些“惠民措施”来安抚民众。自安倍上台执政后,日本各政府部门预算要求的总额连续4年突破100万亿日元大关,与此前历届内阁的捉襟见肘形成了鲜明对比。粗俗点说,安倍利用源源不断的惠民政策换来了国民对他的支持。


2.“求贤若渴”的美爸爸

2012年也是中日美三国关系发生重大变化的一年:9月10日,日本政府正式以20.5亿日元收购钓鱼岛及附属岛屿南小岛、北小岛,两国海警船只在日本海喊话对峙,民众示威此起彼伏。同年11月,奥巴马成功连任总统,并宣布美国“重返太平洋”战略,其联通周边多国实现对华全面包围的企图昭然若揭。


从“中日蜜月”到全面冻结,日本外交政策的转变需要一个强硬的、有魄力引领民众的领袖,同样的,在中东耗费过多国力的美国也需要一个有实力的、听话的盟友来分担其在东亚布局的压力。毫无疑问,经历过失败后懂得识时务、且始终主张强化日本军力的安倍晋三是最佳人选。

(因此对美国来说,安倍把持政权更有利于白宫对日本的掌控及预测)


3.一个成功的首相背后总有一堆男人

尽管安倍第一次出任首相不到一年便匆忙辞职,但他依靠长辈人脉以及个人魅力拉拢了众多精英人士,并以他为核心建立了日本最大的右翼精英团体——“日本会议”。这是一个坐拥3.8万名成员,47个都道府县均设有分部的组织。


“日本会议”的成员多为日本政界、商界、文化界、军方等各领域的上层精英,其中包括了1700名地方议员,且在现任安倍内阁中,光是“日本会议”的成员就占了七成。总而言之,正是有了“日本会议”在财政、舆论、政治等各方面全力提供的支持,才有了安倍晋三对日本参议两院、主流舆论、金融商企等多数领域的“强势把控”。

(“森友学园事件”中出卖安倍晋三的“猪队友”笼池泰典就是“日本会议”的大阪分部负责人)


综上,我们在观察并推演日本的政治局势时,过于重视民调支持率或媒体舆论反而容易失去正确的判断。

那么问题来了,深陷丑闻的安倍晋三是否会辞职?他还能续写连任传奇吗?日本政坛将会走向何方?

溯其根本,小编认为安倍能否继续执政,关键在于看他的“三座靠山”是否动摇:


1.一盘散沙

首先是今年的政坛焦点:即将合并成为日本最大在野党的“国民党”,其中参与合并的民进党因为党内分裂,导致有不少左倾党员出走另外创建了立宪民主党,同时还有希望之党的议员出走创建了“新希望之党”。


如此一来,反对安倍执政的在野党看似声势浩大,但实际上却如一盘散沙般,无法真正形成一股足以挑战安倍权威的政治力量。实质上,各在野党不仅浪费了自己占有的原本就为数不多的两院议席,更是难以推出一个令多数人信服的领袖候选人。由此反而导致能接替安倍的始终只有安倍这一令人无奈的现象。


3.史上最大贿赂

最后是民众,小编在《日本经济真的停滞不前了吗?》曾介绍过“安倍经济学”带来的正向效益:资产价格上涨,中上层资产者账面获利。得益于日元贬值带来的出口增加和股市回暖,不少民众因股价上涨获利,哪怕不炒股的人也把股市的复苏视为经济好转的标志,甚至把“安倍经济学”奉为真理。

(安倍刚上台时东京股指仅10000点左右,数年后,东京股指于2017年突破2万点)


此外,对处于社会弱势地位的年轻人来说,“能提供就业的首相”就是好领袖,至于他是否廉洁、是否遵守政治纪律则并不重要。因此,能提供触手可及的短期利益、并积极描绘美好前景的安倍在年轻人群体中拥有超过60%的支持率,他们不关心安倍是否深陷丑闻、历史观是否正确,只关心他能否提供就业岗位和惠民政策。


综上所述,小编认为安倍晋三赖以执政的“三座靠山”并没有被彻底动摇,因此安倍辞职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且至少在五年内,日本政坛很难出现能够挑战安倍权威的竞争对手。这意味着除非安倍受限于身体原因自己退休,否则我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要看着安倍在眼前晃悠了。

回答选自文章今生|“政坛天皇”安倍晋三,日本经济真的停滞不前了吗?

更多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浮世兿語”

如何正视,理性与感性该如何平衡,相信各位都有自己的把握。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7299.html

标签组:[经济] [经济学] [日本政治] [安倍内阁] [日本内阁] [日本安倍晋三] [安倍昭惠] [安倍经济学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国际推荐文章

国际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