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esa Luisa Casati到底是谁 有没有海量图片以供欣赏?

发布时间:2021-11-11 发表于话题:埃及艳后原型 点击:103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时尚 > Marchesa Luisa Casati到底是谁 有没有海量图片以供欣赏? 手机阅读
嘿嘿~我来八一八我所喜爱和知晓的奇葩Marchesa了。

如今的人们会提到Marchesa,多半不是因为她本人,而是下面这几种情况:
Cartier的豹图腾

礼服品牌Marchesa

Alberta ferreti的新装发布

John Galliano的旧作怀念(在Dior工作期间)

⬇️大大的眼睛很呆萌

受爵八年后,伯爵和妻子相继去世,留下了巨额的财富和正值花季、炙手可热的一对继承人————年仅15岁的Marchesa和妹妹Francesca。

话说Marchesa确实比妹妹漂亮很多呢⬇️从小到大的合影“呵呵我比你美”系列。

离开了父母约束、初入上流社会的Marchesa开始展现自己高雅体面、多面玲珑的特质。1900年,19岁的她顺利嫁入豪门,嫁给了Camillo伯爵,并在一年后诞下他们的女儿:Cristina(关于后裔的奇闻以后再讲吧)

夫妇合影:

新婚初期的画风(这一时期的她颇具高贵娴静,传记里形容为“小母鹿一般的美”~)

新婚之初,Marchesa是个虽然个性分明、但还算循规蹈矩的贵妇人,和伯爵终日穿行于罗马、威尼斯、伦敦的上流社交场所。

直到她邂逅诗人Gabriele d’Annunzio。

Gabriele D'Annunzio,中文译作邓南遮,在欧洲上流社会虏获无数芳心的风流登徒子,也是意大利历史上的跨界概念股:文坛的唯美派文学巨匠、政坛上可与墨索里尼并驾齐驱的人物。挂了一身毁誉参半的标签:文采高雅却声名狼籍;雄韬伟略又骄奢淫逸;卓尔不凡却负债累累。

邓南遮虽然情人无数,却始终未遇到一人能真正对上他的level,走进他的内心。可见无敌是多么寂寞~对高处不胜寒的天才而言,在茫茫人海中,能够和某人对得上眼已经难得,何况还一拍即合?

传记里说,Marchesa是唯一震惊邓南遮的女性。所以,一纸婚书没能挡住这位强攻的soul mate……天雷勾地火,两人在互通的书信中称对方为阿利亚(莎士比亚《暴风雨》主人公)和贝瑟芬妮(希腊神话中冥界的王后)。有些迟钝的Camillo伯爵忽略了他们的绯闻——直到离婚还一脸懵逼。

邓南遮玩世不恭、才华横溢,像一面魔镜倒映着、催化着、引诱着Marchesa骨子里的那幽灵般的天赋,她不再满足于千篇一律的舞会、大同小异的沙龙,她要进化成蛇蝎美人,从此走上用绳命创造行为艺术、天天占据头条的风云人物之路。


用她自己的话说:“I want be a living work of art”

上流贵妇身份、高颜值的脸、前卫超凡的审美、对艺术的天赋、口袋里满满的金币,种种加持很快将她带上巅峰。

她曾经还穿过一条缀满了灯泡的裙子,为了闪亮登场,后面还带了一台发电机

王菲2012巡唱造型里有这条裙子的创意拷贝


这身据说是印第安主题,金属渔网、星星图案、高腰内裤都是时尚界生生不息的素材

天黑以后,她时常穿着丝绒外套和珍珠贝母做的高跟鞋,牵着她的猎豹漫步威尼斯街头,见下图,画面美得如梦似幻~

Marchesa的皮氅下面常常一丝不挂~她喜欢裸身穿皮草——这个细节后来出现在福尔摩斯小说里——不过美丽又无知的笔者不确定两者有没有联系。


又比如:

再比如:

三、怪癖贵族

外形上,Marchesa又高又瘦,火红色的头发犹如加冕的皇冠,雪白的皮肤和朱砂色的红唇形成奇异的对比;然而,最独一无二的是她翠绿色的大眼睛。她为它们滴上颠茄,使眼色更为翠绿(虽然有点极端,不过估计是最早的美瞳了),眼睑上覆上浓厚的眼影,以及她用黑色天鹅绒织成的、羽扇般的假睫毛。

她让寓所里的仆人们不穿衣服,浑身漆满金箔。

据说她曾经和自己的蜡像一起——蜡像用真人骨灰做成——坐在烛光摇曳的昏暗房间里一起用餐,恐怖的混淆令人难以辨别,而她以此取乐。

有一年夏天,在卡普里,她浑身一丝不挂,将头发染成绿色,让仆人不断往火里扔铜屑,以产生美丽的绿色火光来匹配她的头发。

她还向罗马动物园借了一头狮子,栓在她为自己定制的宝座上。

白孔雀栖于她窗户旁的柏树荫下。她采摘它的羽毛,做成沾着鲜血的霓裳羽衣。

突然觉得LadyGaga黯淡无光…

上述种种奇闻轶事,构成了Marchesa的日常~当然,身为行走的艺术品,不能光行走,还要出版艺术品。

于是,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艺术家的笔成了Marchesa最有力的工具。她对自己创作的视觉艺术极度自信和自恋,每次创作时,都要请上Giovanni Boldini(19世纪意大利著名的肖像画家), Augustus John(英国著名肖像画家),Kees Van Dongen(荷兰,野兽派画家的著名人物),Romaine Brooks(意大利,哥特画家)和伊格 Ignacio Zuloaga(西班牙画家)轮流来为她作画;还请Drian, Alberto Martini and Alastair; sculpted by Giacomo Balla, Catherine Barjansky和Jacob Epstein来雕像。也于是乎,她成为继玛丽女王和埃及艳后之后,最具多面艺术形象的女性,她的画像、雕塑和照片能够摆满整个画廊。


Marchesa和这些艺术家的关系颇为耐人寻味。她寻找艺术家来实践她的想法,无论能工巧匠还是艺界新星,只要合她胃口都能为她所用,他们则以多种多样五光十色的方式来表现这位缪斯女神,艺术家的笔触活灵活现地表达了她的生活、思想、行为和数不胜数的惊鸿一瞥,许多人的职业生涯和一举成名离不开她的艺术形象和她的慷慨相助,其中不乏传为佳话的友谊和风花雪月的故事。

Marchesa对先锋艺术的不懈追求,为艺术史留下了宝贵财富,也为后来者提供了取之不竭的灵感,更留下了艺术家对她的永恒思念。


除了绘画和雕塑,Marchesa对音乐也颇有心得。她曾以精心制作的提线木偶来表演拉威尔(印象派作曲家,风格迷离魔幻,以神鬼题材卓著)的音乐。

此外,1920时代,她旅居美国好莱坞一段时间,也毫无意外的引发了轰动。她奇幻独特的人格耐人寻味,好莱坞流传着她的传说,费雯丽,瓦伦蒂娜科蒂斯,伊丽莎白·泰勒和英格丽·褒曼都曾饰演她的形象。

最近饰演过她的是冰雪女王、同样神秘的贵族女演员TildaSwiton

后面的故事就不那么美妙了。

一战后的欧洲经济危机严重,许多人无家可归,为温饱而奔波。与此同时,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将Marchesa的财产消耗殆尽。到1930年代,她负债总额已达到350W英镑。她曾写信给邓南遮求助,回应她的唯有沉默。于是,她离开了自己深爱、给予她灵感和声望的欧洲大陆,为了避债前往伦敦。

当然,给她带来最沉重打击的,也许是战后整个社会审美走向的变化,她眷恋的奢靡和繁复为人所诟病,低调的极简主义开始流行,连她最好的朋友——《芭莎》杂志,也开始大篇幅渲染简约风潮。

Marchesa开始淡出社交生活,命运的急转直下使她开始依赖和笃信灵修。她和仅有的几个朋友,在她位于骑士桥附近的公寓里时不时召开“通灵会议”。据拜访过她的人描述,这一时期的Marchesa生活十分潦倒,已经到了要去垃圾堆里找面料、用报纸做围巾的窘境(没错,也包含着她的怪癖)。她无法直面镜中自己逐渐衰老的容颜,从黎明到日暮都用用蕾丝面纱包裹着自己的脸。

这种状况持续到1957年她去世。在她生命的最后那几年,仅有“书架上鳞次节比、漆着金边的诗集,和墙上破旧的布谷鸟钟还能倒映出昔日的一点繁华。”她死后,人们在骑士桥附近的教堂为她举行了葬礼,值得一提的是,她的亲人并没有出现太多,而她曾经的私人船夫、当初在威尼斯为她撑船运送她那些千奇百怪的衣服和道具的先生,特地从威尼斯赶来参加了葬礼。最后陪伴她入墓的,是她的京巴犬标本,和她保留完好的一副天鹅绒假睫毛。

她的墓志铭上,刻着莎士比亚描绘埃及艳后的名句:“Age can not wither her,nor custom stale her infinite variety(年龄无法使她的容颜失色,世俗不能湮没她的多姿多彩)

对于一个终身以展示为己任、让世人见证了无数拍案惊奇的美好、且留下了不竭灵感源泉的Icon,这也许是最好的结语。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6937.html

标签组:[艺术] [时装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时尚推荐文章

时尚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