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六千年文明史实际上是一部动物式野蛮生存史,真正的人类文明时代尚未到来

发布时间:2021-10-22 发表于话题:西方的文明是一部掠夺史 点击:97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综合 > 人类六千年文明史实际上是一部动物式野蛮生存史,真正的人类文明时代尚未到来 手机阅读

什么是文明,什么是文明生活,什么是文明社会,对此无论是学术界还是民间都没有形成共识,也没有人真正深究过。但是文明一词却被人们常用,大家都认同人在言行举止上应该文明礼貌,而不应该举止粗鲁,蛮横无礼。

从汉语来讲,文明指一种社会进步状态,与“野蛮”一词相对立,其内在含义是说人的举止要有明确的规则,不要像动物一样不知规矩、粗鲁野蛮。进一步探究,文明就是一方面要有“文”,也就是发明了语言文字,这是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另一方面要“明”,就是人的活动不是像动物那样凭本能活动,而要有明确的大家都能清楚规范、规则,这也是人与动物的不同之处。而要制定和让人群中每一个人都明白规则,就必然需要有文字,以便记录和传递大家都明白的规则。

英文中的文明(Civilization)一词源于拉丁文'Civis',意思是城市的居民,其本质含义为人民生活于城市和社会集团中的能力。其含义就是只有居住在城镇的人,才是文明的人,分散居住在山野的就是和动物一般没有文明的野蛮人。

结合东西方文明一词在字面上的含义,以及在考古历史领域对各类文明的定义,人类生活进入文明阶段,至少需要这样三个基本条件:一是发明了文字,可以交流传递思想,可以记录人类获得的经验和知识;二是实现了定居生活,建立了房屋和城镇,而不是像动物那样居无定所,不断迁移变换环境,或者逐水草而居,只是被动地适应自然环境而生存;三是制定了明确的行为规则,也就在一个族群、城市或国家内部,形成了明确的行为规则、制度或法律,以作为人的行为规范。

只有具备了上述三个必备条件,我们才能说一个人群创造形成了一种与动物式生存状态不同的文明社会。历史教科书上说的世界上埃及、巴比伦、印度、中国四大文明古国,都具备了这三个必要条件,有自己的文字,建立了较大规模的城市,制定了明确的国家制度和法律。历史学界常常把有开始有文字记载的历史称为人类文明历史,而将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称为史前历史,可见文字的发明对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意义。所以,当今历史学界通常把一种比较成熟、能记事传递语言的文字的出现,作为一个古代文明形成的主要标志。

为了显示自己文明历史悠久,我们通常说中国有5000年的文明史,是从夏朝开始的,但夏朝只是在中国历史典籍里有一些如传说般的记载,并无考古遗迹发现的证明,更重要的是中国成熟文字甲骨文是在商朝出现的,所以国际史学界都认为没有证据证明中国有个夏朝,中国的文明历史只能从商朝算起,那样中国文明历史就只有3600多年。为此,中国有的学者将浙江的良渚文化作为中国夏文明的一个佐证,良渚文化距今约5000年,建立了一座290万平方米的古城,也有一些文字符号。不过,有文字符号与系统成熟的文字完全是两回事,这当然没法证明夏朝的存在。按照欧美历史学界的标准,文明的标志是具备城市、政权、等级、文字、宗教祭祀等要素,否则只能是原始部落文化。

历史学关于文明的定义主要是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说的,按照这个标准,古埃及人、苏美尔人约在公元前3000年发明形成了比较成熟的文字。而出现财产私有制、等级制度和建立了国家早于系统文字的形成,所以按这种标准,现在人们通常认为人类文明历史大约形成与公元前4000年,也即距今约6000年。这是当今人们对人类文明历史的基本认识。

现在我们要进一步思考的是,人类这6000年来的文明史是真的文明的历史,还是并非真文明,而依旧是野蛮的历史。从表面看来,人类开始了定居生活,依靠农业种植和畜牧业维持生存,可以通过文字记事和交流思想,建立了政府机构和法律制度,人们的言行举止都有一定的礼仪规范,人不再赤身裸体,而是穿上了可以御寒遮挡风雨眼光的服装,等等。从外在形象看,人确实与禽兽等普通动物有了根本区别,看起来不再野蛮,有了文明的气息,似乎是与动物茹毛饮血的生存状况不同的文明的生存状态。

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成果上看,人类近代以前确实也有一些不错的成绩:如古埃及人建起了金字塔、狮身人面像等出色的建筑;巴比伦人也建立了空中花园;古希腊罗马人的成果更丰富,有一些杰出的神庙、剧场建筑,出现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得、修昔底德等思想家、科学家,创造出了一批哲学、文艺、科学作品;欧洲中世纪也有一些神学哲学著作;而中国在春秋战国时代出现了诸子并起、百家争鸣的思想盛况,产生了许多思想流派和著作,不同朝代都修建有大型奢华的皇陵、宫廷、寺庙建筑,留下了长城、大运河等宏大工程,也有造纸术、印刷术、火药等技术发明。细数起来,人类6000年来创造的物质精神成果可以说相当丰富灿烂,所以现在不同民族国家都有不少可供游览参观的名胜古迹,旅游也成为一大产业。

但我们认真检视一下人类19世纪以前6000年来的整体生活状况,便会发现,人类表面看来创造了不少文明成果,过上了与动物不同的生活,但实质上一点没有摆脱人人为生存而残酷竞争的状态,人类6000年来的生活与依靠生物遗传本能支配的普通动物一样,都奉行一个共同的法则:弱肉强食、你死我活的丛林竞争。所以人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了与动物生存状态不同的文明的色彩,实质上仍然处于一种弱肉强食、残酷野蛮生存状态,几千年来一直处于生活环境不稳定、相互竞争残杀、战乱不断、朝不保夕、生存无保障的状态,多数人一直处于食不果腹、衣不保暖的贫穷金饥饿生活状态。在经过19世纪以来100多年工业和科技革命大发展后的今天,而今在全球还有8亿以上的饥饿人口。人类这样的生活状况能叫文明吗?与动物天天为生存相互打斗厮杀的野蛮状态有本质区别吗?

显然,人类自称有了6000年文明历史,其实并没有真正进入文明的轨道,并没有建立起文明的生活秩序,并没有过上安定文明的生活,仍然处于为生存而你死我活地恶性竞争动物式野蛮生存状态。

一是从社会运行规则来看,人类并未实行文明规则,而是奉行暴力竞争、弱肉强食的动物式丛林竞争法则。古今中外6000年来的历史,不同的民族、国家建立了不同的政权体制,如古希腊罗马的奴隶制民主政体、共和政体、贵族政体、寡头政体、君主政体,古代埃及的中央集权奴隶制君主专制政体,欧洲中世纪的封建君主专制政体,近代的王权专制政体,中国商朝的神权君主制、周朝的封建君主制,以及秦朝以后的中央集权皇权专制体制。这些社会的运行的规则和动物界的生存竞争法则一样,就是暴力竞争、武力制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夺得了政权,这个政权就归谁占有,谁就可以依靠暴力手段统治民众,霸占整个社会的资源,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城”。于是就产生了民族专制,如希腊雅典人对外族人的奴役(奴隶制民主制);贵族专制,如罗马帝国早期的贵族阶层对一般平民的统治和对外族的奴役,即奴隶制共和制;家族专制,如中国的中央集权皇权专制,帝王家族对民众的统治;政党专制,如苏联布尔什维克党对民众的统治。

这种暴力专制的规则就是只要能夺取政权,就能称为支配整个社会的统治者。正如狮子、猴子谁在暴力打斗中获胜,就会成为王,而统治整个组群一样。所以相互残杀、争权夺利就成为几千年来社会运行的主线,通过政变、兵变或造反起义夺取政权成为社会不断变化的主题,父子、夫妻、兄弟姐妹反目相残成为常事,一个个君主、王朝被推翻取代。如中国历史上最贤明的皇帝唐太宗李世民就是通过杀兄逼父上位的,中国历史上唯一到女皇帝武则天也是通过杀子逼夫上位的。争权夺利没有尽头,社会处于经常性战乱之中,所以任何一个民众都过不上安定的日子,常常不是在战乱中伤亡,就是在战乱中逃难。

暴力强权专制统治,实质是少数人统治剥削压迫多数人,通常实行等级专制制度,少数人获得统治特权,如帝王家族、贵族家族和官僚阶层处于剥削压迫民众的统治地位,占社会多数的平民处于受剥削压迫的被统治地位,有的甚至不被当然看,如奴隶制社会的奴隶,只是被视为会说话的工具和主人的私人财产,会被任意打骂、买卖甚至屠杀,过着牲畜都不如的生活。这种弱肉强食、武力竞争的暴力统治规则,显然是狮群丛林法则竞争规则的翻版,根本没有任何文明性可言。

二是从行为的文明程度来看,人类六千年来的行为并不文明,其野蛮血腥程度远超一般动物。我们说动物的行为不文明,主要是指动物常常通过暴力竞争,特别是食肉动物,是以猎杀食草动物、吞食其血肉为食。如今在非洲大草原的动物生态系统里,几乎每天都能见到狮子、豹子、鬣狗、野狗的等食肉动物追杀羚羊、鹿、野猪等食草动物的血腥场面。而与动物出于生存遗传本能的野蛮血腥行为相比,人类六千年来的行为的野蛮血腥甚至变态的程度,远远超过食肉动物。

与食肉动物只是为了维持生存杀死吃了食草动物的肉不同,人类的统治者和政府为了维持其对多数人的统治秩序和权力,专门设计了各种让人身体痛苦和心理恐惧,以折磨摧毁人意志为目的的野蛮残暴的酷刑,以处死不服从其专制的人。如五马分尸、千刀万剐、开膛破肚、烙刑、火刑、碎身刑、挤压刑 砍刺刑、桎梏刑、示众耻辱刑、拉肢刑与吊刑、水刑、鞭刑等,近代以前中外各国发明的各种酷刑有成百上千种,其残忍程度超出人们的想象,这些酷刑都是进入文明社会的专制政权建立后发明的。而古代中外各文明国家都建立了殉葬制度,让为主人服务的人或其他人为失去的主人或君主、贵族陪葬;有活埋的制度;有一人对君主不忠,杀一儆百、斩草除根、株连九族的制度等。如给秦穆公陪葬的人就有177人。

在中国历史上,以好杀、吃人肉为乐的暴君不少,南北朝时期尤其多。十六国时期的后赵皇帝石虎就是一个心理变态的杀人狂魔。他每次带兵打仗故意不带粮食,而是打一座城就在将那座城里的女人抓来,晚上欢愉之后,第二天就杀掉当做粮食分给所有将士吃掉。石弘主动将皇位让给石虎,但石虎不同意,反而废黜石弘,不久杀害了石弘和太后程氏。他篡位之后变本加厉,将自己的政治反对者全部处以极刑,对于自己的老婆,只要看中更漂亮的也立刻杀掉。因为自己儿子冲撞了自己,他就命人将其一刀一刀地割掉至死。石虎大量从各地征集美女,下令从民间强行掠夺13岁至20岁的女子3万余人,不忍受夺妻之辱而反抗的男人均遭残杀,逼得3000多女人自杀,一大批家庭家破人亡。而朝廷的苛捐杂税,迫使缺衣少食的农民卖儿卖女,卖完后仍然凑不够,只好全家自缢而死,道路两侧树上到处悬挂着尸体。

北齐皇帝高洋是为一位著名暴君。高洋酗杀成性,他在院子里特别制造了大锅、长锯、锉刀、石锥等刑具,每次醉酒后都要亲手杀人,杀了之后,还要割下四肢,或投到火中焚烧,或投到水里喂鱼。有时兴起,他会到百官中随意叫出一人当场斩首。一次酒后把他的亲生母亲娄太后摔个半死,还有一次酒后一箭穿透他岳母的腮帮子,并用马鞭抽打一百多下。他经常在和一群美貌僧尼交媾之后,就把她们杀得一个不剩,让厨子把人肉和羊肉、牛肉一起炖着吃,在宴客时大家还以打赌哪块是人肉哪块是羊肉、牛肉为乐!

三是从人们的生活水平来看,人类20世纪以前的总体生活状况还不如食肉和食草动物,至今尚未从根本上解决温饱问题。以人类的聪明才智,只要相互合作,解决温饱问题应该没有多大问题,每一个人都能过上吃饱穿暖的生活。但悲催的是,人类几千年来并没有选择相互合作,共同生产更多的食物和生活品以提高生活水平,而是靠生存竞争的动物性直觉奉行弱肉强食的野蛮暴力竞争方式,结果导致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争夺资源、相互残杀,最终建立起来都是少数人统治奴役多数人的强权专制体制,出现的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严重贫富分化现象。由于争权夺利从未停息,夺取了统治地位的少数人的好日子也无法长久保持,随时都可能被推翻,最终是大家都生活在不时兴起的战乱之中,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根据著名经济史家安格斯·麦迪森《世纪经济千年史》的研究数据,在公元第一个1000年,世界人口仅增长1/6,人均收入没有提高。公元1000~1820年,世界人口增长4倍,经济增长是粗放的,人均收入增长缓慢,800多年只增长50%。即使有了近200年来的工业革命、科技革命和经济的飞速增长,如今全球仍然有超过8亿人口即(超过世界总人口的10%)没有解决温饱问题,贫困人口更多,而目前世界人均粮食产量约为每年400公斤,本来足以保证每个人的温饱。更严重的是,如今全球贫富分化比过去更严重,不到5%的人口占有的95%以上的财富。

我们再来看看六千年来人均寿命状况。根据学者林万孝在《我国历代人平均寿命和预期寿命》一文的研究,中国古人平均寿命是:先秦 18 岁,汉朝 22 岁,唐朝 27 岁,宋朝 30 岁,清朝 33 岁,民国时期35岁。1957年中国人民平均寿命已提高到57岁,1981年为68岁,2019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达77岁。另据有关研究,公元前人类平均寿命仅20岁,到古代也只有25岁,1700平均寿命35岁,1800年平均寿命37岁,1900年平均寿命40岁。20世纪初人类寿命出现飞跃,1985年全世界平均期望寿命达到62岁。此后以每5年延长一岁左右的速度增长,从2000年的66.8岁增加到2019年全球人均预期寿命为73.3岁。 由此可见,在20世纪以前,人类平均寿命在40岁以下,与人类约120岁的理论寿命相比差距甚远,还不如在野外生存的普通动物。如大象的寿命通常可以达70岁,狮子可以活15岁,羚羊可以活15岁,超过理论寿命的50%以上。

其中的原因,一则是小动物的生存能力比人类强,生病夭折的少;二则是动物受到猎食者攻击伤亡的概率远不如人类战争造成的频繁大规模的伤亡和对社会财富的毁灭。人类文明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据不完全统计,在有记载的5000多年的人类历史上,共发生过大小战争14531次,平均每年2.6次。也就是说,人类每四个多月就会发生一次大规模相互残杀同类的战争,在这样生命每年都遭到威胁的环境下,人类的普遍短寿就并不令人意外。而人类的战争并不只是肉食动物为了食物而进行的个别搏杀,而是为了争权夺利而进行的大规模摧毁对方生命和财产的残酷屠杀,由于人类的相互残杀会使用各种计谋、工具和武器,并成立了以杀人为职业的军队,并常常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所以其对人类生命财产的巨大破坏力是动物无法比的。如战国时期250年的诸侯国之间接连不断的战争,造成2/3的人口死亡,秦国与赵国的长平之战,秦国坑杀活埋了赵国40万投降的士兵;东汉末年到三国时期近100年的战乱,全国死亡人口更是超过80%;唐朝安史之乱8年内战死了3000多万人,超过全国人口的3/5。6000年来频繁的战争屠杀,最突出地体现了人类特有的与文明背道而驰的野蛮残暴。

四是从生产力和经济发展水平看,人类六千年农业文明史,基本处于主要依靠体力耕作的停滞不前的低水平状态。人在体力上无法与许多动物相比,人作为灵长类动物,最大的特长和优势是头脑的创造力,有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能力。但人的创造力优势的发挥,需要自由宽松安定和人与人之间相互合作的社会环境,而在20世纪前的农业文明历史中,人类主要实行的是暴力专制的社会政治制度,统治集团为维护其统治地位,只让民众服从统治和指挥,禁止人们自由思想和行动,限制人们发展工商业,限制人们进行科学研究和创造发明,只让人们种地、交税、服劳役和兵役。结果,人们的认识能力和创造能力被严重束缚,社会生产力几千年来没有实质性提高,只是发明了金属冶炼技术,从原始的石器时代进入了铁器时代,一直处于依靠人的体力和畜力进行农业耕作的自然农业状态,农业一直处于靠天吃饭的低水平。

根据安格斯·麦迪森的历史经济数据统计,人类在公元第一个千年时间里,人均收入没有一点提高;在1000—1800年长达800年时间里,人均收入只提高了50%。实际上,从历史数据看,人类社会从史前开始一直到工业革命开始的1810年,整个社会生产力和人们的生活水平都没有显著变化和提高。

分析了人类六千年农业文明的历史就会发现,人类实际上并没有走上和平文明发展的道路,仍然停留在弱肉强食的暴力生存竞争的野蛮状态,人类的生产力还停留在注意依靠体力的原始自然状态,人类的生存状况和预期寿命甚至还不如一般动物,人类至今连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所以人类六千年的文明史实质上是一个如动物般为生存而竞争的野蛮历史,看不到和平文明的色彩,人类还没有真正跨入文明的门槛。

人类要跨越动物式的野蛮生存状态,进入文明发展状态,过上真正人的生活,就必须超越暴力竞争、强权专制的丛林法则,确立不同于动物式生存竞争的,人与人之间平等、和平、互利合作共赢的新型文明社会运行法则,人类才能由动物式野蛮生存状态进入和平共处、团结合作、共同发展的文明发展的人的生活状态。

近代自由平等人权思想的确立和民主宪政制度的建立,人类才拉开了摆脱动物式生存、进入人类文明的序幕。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4153.html

标签组:[华夏文明] [人类文明] [文明史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综合推荐文章

综合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