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什么一定要“搞死”伊朗?

发布时间:2021-10-22 发表于话题:西方文化入侵的例子 点击:237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国际 > 美国为什么一定要“搞死”伊朗? 手机阅读

自打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美伊关系便发生重大转折,伊朗从美国在中东的最大盟友,变为美国必欲除之而后快的死敌。之后几十年,美国对伊朗一直竭力打压,虽然最近因为中东战略调整,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稍有放松,但整体上伊美关系仍处于对立,伊朗对美国的戒心也并未因此消解。

美国之所以打压伊朗,表面上是当年革命中,新生的伊斯兰共和国推翻了亲美的巴列维王朝。但实际原因远没有这么简单。在上一节《地缘政治64:美伊为何反目成仇》中,云石君已经说过:美伊同盟建立在单纯的共同国家利益之上,这种关系不受政权更迭影响;而沙特的例子也证明了,保守意识形态也不是导致新生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与美国决裂的根本因素。美伊之所以分道扬镳,乃是沙特、伊拉克等海湾阿拉伯国家因石油暴富,又与美国缔盟,使伊朗不得不同时面临苏联和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双重压力,地缘政治环境空前恶化。

鉴于美国不可能帮助伊朗打压海湾阿拉伯国家,伊朗更愿意解除美伊同盟,换来与苏和解,集中精力搞定阿拉伯。鉴于巴列维王朝执意亲美,遂被推翻,而新生的伊斯兰政权,旋即解除了美伊同盟。

但解除美伊同盟,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要和美国反目。事实上,伊朗打出的口号是“不要东方,不要西方,只要伊斯兰”——这也就是说,它并不想倒向苏联。

而事实上,伊朗也确实没有转向苏联的战略基础:

从苏联的角度出发,石油美元的形成,使美国获得了操纵油价的能力,依靠资源输出维生的苏联,国家命根子从此系于美国之手。为了打破石油美元,苏联必须夺取中东主导权,所以必须对伊朗实现彻底掌控。

伊朗虽然不愿继续亲美,但更不愿意成为苏联的马仔——地缘关系决定了,亲美,伊朗至少还能维持独立,亲苏,那山水相连的苏联,可能趁此机会将伊朗变为东欧那样的卫星国。既然苏联的胃口超出了伊朗的支付能力,苏伊联盟自然也就不可能形成。

当然,伊朗好不容易才跟美国决裂,苏联也不敢直接逼它,否则它又重回美国怀抱那就坏了。但是,苏联却可以从侧面逼伊朗就犯。几乎就在伊斯兰革命爆发的同时,苏联入侵阿富汗。如果苏联在阿富汗站稳脚跟,那便意味着将从北、东两个方向对伊朗实现包夹,在这种情况下,伊朗就算有美国撑腰,都不是苏联对手,到时候想对苏联妥协都不行。因此,阿富汗问题,就成了横在伊朗与苏联之间的梗阻。

从伊朗“不要东方,不要西方,只要伊斯兰”的口号可知,伊朗的国家战略,其实是想以意识形态为准绳,将伊斯兰世界联合起来,使中东摆脱美苏钳制,形成独立一极——这实际上与美苏的利益同时构成冲突。美苏虽然在中东争的热火朝天,但其目的都是为了让自己获得主导权,可不是要为伊斯兰大一统做嫁衣裳。


咋一看,伊朗这种做法还真是大胆——毕竟这可是要在美苏两强的夹缝中夺食。但实际上,由于地缘的关系,美苏在中东的影响力都相当有限,所以对当地代理人的依赖程度过重——再加上伊朗好歹也是中东第一大国,所以他完全有能力穿梭于美苏之间,利用美苏对峙的空子,来达成自己的目标——就算美苏知道伊朗没安好心,但出于彼此顾忌,不仅奈何不了它,还得争相拉拢。在这种局面下,只要伊朗一鼓作气,收服阿拉伯半岛,在中东形成绝对优势,美苏还真只能承认它的地位。中东伊斯兰世界的大一统也就水到渠成。

而收服阿拉伯,最重要的就是收服伊拉克。阿拉伯世界中,埃及业已没落,叙利亚是什叶派掌权,与自己颇有渊源,沙特虽然有石油,但全境多为荒漠,完全不具备大规模工业化的能力,地缘实力和战争潜力都十分有限。所以,只要把伊拉克收服,伊朗整合伊斯兰的构想也就完成大半。

而且,伊朗也确实有自己的优势:在国力上,当时的伊朗强于伊拉克;地缘上,伊朗高原对伊拉克的核心——两河流域形成压制;文化上,伊拉克虽是逊尼派的萨达姆政权在位,但民众大多信奉什叶派;而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后,已经占据了伊斯兰世界大一统的意识形态高地,获得了道义优势;国际形势上,放弃亲美立场后,伊苏虽然并未因此走到一起,但也较之前大幅缓和,而随后苏联深陷阿富汗战争不能自拔,也使它更加无力逼迫伊朗,伊朗在北线的压力骤减;最后,萨达姆也是个有一统中东抱负的野心家,虽然他与美国十分亲密,但与苏联也同样关系不错——既然这家伙同样无法彻底控制,而且坐大后同样会推动中东整合,那么美苏就算支持他,力度同样是有限的。

在这种情况下,伊朗与伊拉克,这两个占据中东两大最强地缘板块,同时又都有整合伊斯兰野心的国家,矛盾迅速激化。甚至,伊拉克还率先出手,趁着伊朗爆发革命,国内动荡之机,对伊朗展开攻击。两伊战争爆发。

按照冷战惯例,这种区域战争,很容易演变成交战双方在东西方两大阵营之间站队——就像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一样。

但两伊战争却打破了这个惯例。因为美苏在中东的影响力都相对有限,交战的伊朗、伊拉克又是中东最强的两个地缘大国,这也就是说,不管谁最终获胜,它都会强大到摆脱美苏钳制,获得中东主导权——而这是美苏都不愿看到的。所以两伊战争出现了一种奇葩现象,就是美苏在二者间轮流下注,甚至同时投向某一弱势方——说白了,既然两伊绝不会真心倒向任何一方,那就让他们互相消耗,但谁又灭不了谁,以确保他们都别坐大,以免危及自身在中东的利益。

在这种思路下,美国对伊朗的政策呈现为表里不一的奇葩状态——首先,他必须制裁伊朗。毕竟伊斯兰政权独立自主的思路,让自己在伊朗的前期投入打了水漂,对苏联的制衡也大受影响。但出于现实考虑,当伊拉克取得优势后,美国甚至还偷偷卖给伊朗武器——此事被媒体披露后,甚至引发里根政府的严重政治危机,是为“伊朗门事件“。

不过总的说来,美国打压伊朗的战略方向并没有改变——毕竟伊朗是中东第一地缘大国,这样一个国家,只要不掌控在手中,那即便它不亲苏,对美国对中东秩序的主导依然构成巨大威胁。只不过由于伊拉克的存在,美国必须适当限制打压力度,甚至稍加帮助,使它们的两虎相争得以持续,互相消耗,这样美国的相对优势才能够保持。

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本世纪初。从80年代末开始,苏联急剧衰落,并最终解体,而美国又发动了两次伊拉克战争,这一阶段,美国依然保持对伊朗的制裁。

这看上去有些奇怪。毕竟两伊是仇敌,既然美国要搞萨达姆,那么伊朗完全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而对伊朗而言,随着美国与伊拉克翻脸,阿拉伯的威胁大幅减弱,相反,北线苏联的没落,又给了它重启中亚传统地缘政治战略的契机。在这种情况下,美伊关系完全有缓和的空间——二者重归就好,不仅可以打压伊拉克,还可以一起合伙去撬苏联的中亚故土。

实际上伊朗应也有此意。在拉夫桑贾尼(1989-1997)和哈塔米担任伊朗总统期间(1997-2005)伊朗确实有意改善与西方的关系,政治立场也趋于温和。

但对伊朗释放的善意,美国并未接招。之所以如此,与中东地缘政治形势变化密不可分。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大幅萎缩。而中东内部,经过两伊战争,伊朗和伊拉克均元气大伤,美国的长期制裁,更使伊朗经济发展限于停滞,而伊拉克方面,又因海湾战争直接沉沦。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在中东呈现出一家独大之势。

以前美国和巴列维王朝结盟,是需要应对苏联的强大威胁。现在苏联没了,中东土著势力也被整的稀里哗啦,既然如此,美国何必要再跟伊朗恢复当年关系?

打压伊拉克?以美国现在的实力,有没有伊朗,打压伊拉克都不是难事(萨达姆覆没的事实也证明了,美国的确不需要伊朗的帮助)

撬俄罗斯的后院?这个伊朗确实能发挥作用。但伊朗毕竟是中东第一大国,虽然现实国力受压,但地缘实力犹在,一旦跟他和解,那犹如猛虎下山。而且地缘关系决定了,真要二者合作,把阿富汗甚至俄罗斯的中亚后院拿下,受益最大的也是伊郎而非美国——而且这些亚欧大陆内陆地区,美国很难直接控制,必须假伊朗之手。这也就是说,如果到时候伊朗跟美国翻脸,那美国将鸡飞蛋打!

得到中亚的伊朗,那可就不是区域大国的地缘实力了,几乎已具备了准世界大国的体量。而且,在俄罗斯认清阿富汗和中亚南部丢失的现实后(北部的哈萨克斯坦在地缘属性上是西伯利亚的一部分,又与中国地缘关系紧密,所以基本不可能被美伊撬动),那它完全可以通过与伊朗和解,将这股祸水引向中东。

从地缘政治角度出发,得到中亚南部和阿富汗后,伊朗向东北方向的拓展也就到了尽头。毕竟再往前走,与自己的核心区越来越远,与俄罗斯核心区甚至中国越来越近,地缘格局决定了,伊朗很难再在这些远端板块取得突破。而且,得到中亚南部和阿富汗后,伊朗也有了足够的地缘实力,可以向中东方向发起攻击。

中东的地缘价值远高于亚欧大陆内部;而且中东都是伊斯兰国家,文化相近便于经营;政治上,中东四分五裂,更加容易对付。而且拿下中东,意味着统一伊斯兰的抱负得以实现。这种种因素,足以让伊朗改弦易辙。

当然,伊朗这么做,会颠覆美国对中东的主导,所以会招来美国的疯狂报复。

虽然美国会反对,但伊朗已非吴下阿蒙,而是一个准世界级地缘大国,已经有了充足的实力。而美国毕竟与中东地缘关系疏离,在该地实力相对有限——再加上伊朗一路向西,会使美国丧失在中东的主导,进而导致全球其霸权崩盘,所以中俄在这一阶段肯定会对伊朗大力支持。

有准大国的实力,加上中俄的鼎力支持,再加上伊朗高原的地缘优势,届时的伊朗,完全有可能压制住地缘关系疏离的美国和四分五裂的阿拉伯国家,完成对中东的整合。

综上所述,当年美伊联盟的基础,是构建在应对苏联进逼压力之上的,是一种防御性联盟。当苏联衰落后,伊朗的地缘实力和战略区位决定了,如果美国恢复当年与伊朗的秦灭,将它作为一种攻击性联盟,那发展到最后,反而会使伊朗由此做大,最终将自己反噬。

基于这种恐惧,美国即便是在打击伊拉克,甚至跳进亚欧大陆内部发动阿富汗战争时,都宁愿亲力亲为,绝不能为图一时之快而拉拢伊朗,给它趁机做大的机会。

既然在伊朗最有用处的时候,美国都不愿意与伊和解。那美伊对抗的基调也就此注定。

总而言之。伊朗中东地缘大国的地位,使它天生具备主导中东秩序的可能,这与美国对中东的控制形成不可调和的冲突。

即便当下,出于中东乃至全球战略的调整,美国放松了对伊朗的制裁,但这只是阶段性的调整,只要美国腾出手来,必然会重新加大对伊压制。

而伊朗对此也心知肚明,故在伊核协议达成后,仍反复重申反美立场不变。

所以,只要中东地缘政治格局不发生根本性变化,美伊的对抗还会长时期维持下去,中间或有缓和,但整体趋势难以逆转。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4142.html

标签组:[军事] [中东局势] [苏联] [伊朗政治] [伊朗革命] [伊朗伊斯兰革命] [伊朗经济] [中东] [伊朗石油] [伊斯兰文化] [伊拉克战争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国际推荐文章

国际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