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为什么只有人类一种文明?

发布时间:2021-11-18 发表于话题:人类的本质是掠夺 点击:77 当前位置:黄埔网 > 体育 > 地球上为什么只有人类一种文明? 手机阅读

首先,能够进化出文明的物种,有几个必备的先天条件:

1.必须是群居动物。离群索居的动物,比如大多数猫科动物,就算个体实力再强,处在食物链的最顶端,也不可能进化出文明,这个无需多言了吧。

2.足够的脑容量,才能够发展出复杂的功能。蚂蚁也是群居动物,但是它们充其量只能是一截长着腿的神经元,脑容量太小,无法为文明的产生提供足够的智力支持。

3,要有足够灵活的肢体,才能够制造并使用工具。海豚是群居动物,脑容量也很大。但是它们根本没有可用的肢体,所以也就不能制造和使用任何的工具,更别说文明。

那为什么这么多满足条件的群居动物,只有猿猴进化出了文明呢?

很简单,环境逼的。

按照目前最主流的观点,人类的祖先起源于非洲。我们的祖先和今天亚马逊丛林里的近亲们一样,每天摘果子抓小动物吃,热带雨林丰富的物种多样性让我们过得很安逸。

可是距今大约1200万年前,由于地壳板块的运动,东非大裂谷形成,原来的热带雨林变成了稀树草原。祖先们在树上的生活再也无法继续,被逼无奈,只能到草原上谋求生路。

但是祖先们原来适合攀爬树枝的身体构造无法在平地上生存,于是一部分有上进心的祖先解锁了第一个技能点:直立行走

直立行走的好处有很多:

1,提供了比大部分动物更高的视野,能够更好地发现猎物,也能够更早地发现逼近的危险。这让初来乍到的祖先们没有被原来的地头蛇团灭。

2,直立行走是一种更节省能量,更经济的运动方式。如今被现代生活惯坏了的人类,连跑个马拉松都视作壮举。可是对于我们的祖先来说,一天追赶猎物几十公里根本不是个事儿。虽然直立行走让我们的爆发力不行,但是却给了我们最强的耐力。你看豹子,虽然速度快,可是一次出击不能超过60秒钟,不然大量积攒的体热就会烧坏它们的大脑。而我们人类的猎手,可以在猎物后面追上一整天。我追不上你,但我一直这么追下去,直到你先累死为止,哼哼。
(有人质疑直立行走更节能这一点,贴一个论据:据英国《独立报》2007年7月17日报道,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等机构的人类学家选取了4名人类志愿者以及5只黑猩猩作为研究对象。通过测量他们在跑步机上行进过程中消耗的氧气和运用的力量,计算他们各自所耗费的能量。结果发现人靠两足行走的步法比黑猩猩四肢行走的步法要节省75%的能量。)

3,直立行走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好处,是解放了我们原本因为攀爬树枝就很灵活的上肢。上肢不再参与运动,那总得给它们找点别的事情做吧?(不准想歪)

于是祖先们解锁了第二个技能点:工具的制造和使用

这个就牛逼了。

工具的掌握,直接让祖先们爆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按照某位传播学大牛的观点,所有的工具,本质上都是人类现有器官和肢体的延伸。哪怕只是用最简单的石头和木棍制作的工具,也能让最锋利的牙齿和利爪甘拜下风。当然,这一时期人类掌握的最重要的工具还是火。

但是制造和使用工具,是一件极其费脑子的事情,思考如何把现有的材料组合起来,需要消耗大量的智力,这对脑容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于是我们上进的祖先们,开始进化出更大的脑容量,大脑能够支撑更复杂的活动,能够制造更复杂的工具,能够采用更复杂的交流方式,于是——

我们的祖先解锁了第三个技能点:语言。

动物之间本来就有交流方式,这不是什么独门秘籍。但是人类发达的大脑,让祖先们能够表达复杂的抽象概念,比如表达情绪,让祖先们更好地巩固群居关系。比如表达时间和位置,让祖先们能够制定更复杂的行动计划。凡此种种,不再一一列举。

语言最重要的作用还在于,能够让知识在代际间大规模传播。木棍+石头=锤子,这种重要的知识不再是随着个体的死亡而消失的一次性用品。当知识可以在代际间传播,引发的累积效应是可怕的。一个幼体在成长的过程中,可以学习之前无数代祖先用生命换来的宝贵经验,这也是文明诞生的重要前提。

当然,工具和语言的掌握,也进一步催大了人类的脑容量,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直到如今人类的脑容量已经达到了女性盆骨的极限。威胁到正常分娩为止。

从此,人类开始了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史诗之路。

祖先们发现捕猎太危险,不如直接控制一群温顺的动物来得安全方便,于是游牧部落诞生了。(有一部分野狼开始把人类吃剩的动物残渣作为稳定的食物来源,拉近了和人类的关系,后来被驯化成一种看管牲畜的动物,被我们称作汪星人)

与此同时,有一批四处迁徙的游牧民族来到了现在的两河流域,发现了这些地方的一种野草可以吃,不用四处逐水草而居,于是农耕部落诞生了。(后来这种野草被我们命名为小麦)

农业的出现,让人类从食物采集者升级为食物生产者。空前稳定的食物来源,让大规模的人口爆炸成为可能,超越了邓巴数限制(150人)的大型部落开始出现。

当一地的环境承载力突破了上限,无法养育这么多人口以后,多余的人口从部落中分离出去,到别的地方自谋生路,人类的分支踏遍了亚欧大陆,沿着冰河世纪封冻的海面来到了美洲。这一过程中,逐渐演化出不同的文化和生理特征,开始有了人种的区别。

再后来,祖先们学会了制陶,能够更久地保存食物;学会了磨制石器,让生产力再一次爆发;生产力的发展产生了富裕的食物,私有制开始萌芽;基于私有财产,复杂的社会结构开始诞生;独木舟的出现让太平洋上星罗棋布的岛屿升起了篝火;不同的部落为了争夺资源爆发战争,有的被吞并,有的被消灭,人类的基因库更加复杂,国家和民族的雏形开始出现……





直到三天前,第21届世界杯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盛大开幕。

=======================================================


而这一切,都源自于550万年前的一个夜晚。

在东非草原的一棵树上,一只南方古猿已经好几天没有找到足以果腹的食物,它饿得饥肠辘辘,辗转难眠。

犹豫了很久,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它小心翼翼地攀下树枝,四只脚掌第一次踏上了坚实的地面,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它非常不习惯。

他惶恐地四处张望,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直到他抬起头,漫天的星辰大海映入眼眸。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4055.html

标签组:[动物] [人类文明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体育推荐文章

体育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