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简史

发布时间:2021-10-22 发表于话题:人类的本质是掠夺 点击:95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综合 > 人类文明简史 手机阅读

250万年前的东非,住着一种“南方古猿”。

200万年前,有一部分开始离开东非。

至于为什么离开,年代久远已经不可考证。

或许是因为倦了,或许是因为被排挤,或许是因为活不下去了,或许是因为想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尼安德特人

到了东方的亚洲,则成为了“直立人”。直立人一共存续了将近200万年。实际上,我们智人都不一定能存在这么久。

在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则住着梭罗人。而同样在印度尼西亚的另一个小岛弗洛里斯,这里的人类则都是侏儒。可能是因为岛内的资源比较紧张,高个子在当地很不好娶媳妇。

所以,考古学和基因分析技术真的让我们能对人类的历史了解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

曾经有很多人类,他们都灭绝了。

只有智人一个人种存活。

我们一直以为人是万物之灵。

灵不灵,还得看我们的脑子。我们的脑子一直都很灵,但也是一个代价。比如说,人类的所有婴儿都是“早产儿”,因为婴儿的脑子如果发育完全,就不可能通过母亲的产道了。

人类的大脑,在休息时,能量消耗占用为25%。那么,这个大脑一定非常有用吧。

事实并不是那么简单。

直到40万年以前,人类都是处于食物链的中间。之后,才有几种人种开始固定捕捉大型猎物。10万年前,智人崛起,人类才稳稳的站上了食物链顶端。

似乎有什么东西,比脑子更管用。

人类的第一项高科技——火

到30万年前,直立人、尼安德特人、智人的祖先都已经学会了使用火。

火可以防御猛兽。

火可以大面积改造森林。

火可以烹饪。

有人觉得烹饪只是一件小事。但其实是一件大事。

首先,小麦、水稻、马铃薯等的淀粉在煮熟后更容易吸收。

其次,高温可以杀菌,进而减少疾病的发生。

最后,咀嚼和消化时间大幅度减少,因为可以一个人做饭3个人吃,省下来的时间就可以聊天、思考、游戏和做科学实验(后两者之间的界限或许没那么明显)。

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几个人种的消失

大概7万年以前,非洲的智人开始往各地迁徙。

至于为什么要走,大概还是厌倦了吧,又或者是活不下去了。

这似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神奇般的,尼安德特人,直立人,等等等等,都开始大规模的灭绝。

这两件事情,有什么关系,我不说,你也可以猜得到。

哦,顺便说一句,欧洲、亚洲、美洲和澳洲的很多大型动物也在同一时期灭绝了。

智人为什么能够所向披靡?

有很多的猜想。

同时,这也是一个根本性问题:人和其他动物相比,独特性何在?

古典马克思主义认为:人可以使用工具,可以使用语言。

可是。大猩猩或者乌鸦也会使用工具。比如大猩猩会使用木棍掏白蚁,乌鸦会用小石子喝水(真实发生的)。

青猴会使用简单的语言,蜜蜂的语言还能描述方向。

或许人类更聪明吧。但“聪明”总是一个难以量化的概念。

那么很快我们就直接找到人与其他动物最大的不同:人是社会成员最多的大型动物。

狮子和狼也有群体,但是,都不能超过100个。

蜜蜂白蚁也有社会,但是,它们的体型太小。

而人类的社会,现在有70亿个个体。即使是在古代,几千人的集体,也是随处可见。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一个智人和一个尼安德特人在西欧的平原上见面了。他们厮打了起来。尼安德特人整体高大威猛,但是这个智人靠着灵活的而幸运的身法躲过了好几次致命攻击。气喘吁吁的双方都回去摇人。

尼安德特人摇回来150人。

智人摇回来500人。

可怜的尼安德特人就这么灭绝了。

到底是什么,可以让人类的社会成员的数量可以扩大到500甚至一万人呢?

不是工具,因为黑猩猩还是超不过200。

不是语言,因为尼安德特人也有语言。

是想象力。是说谎的能力,是虚构的能力。

这500个人之所以能一起来打架,或许只是因为他们信仰同一个神:一个虚构的概念。

一个虚构的概念当然是虚幻的,不存在的。

但是这个虚构的概念反过来,给予了智人远超尼安德特人的集体力量。

正如马克思说的那样:物质决定意识,但是意识可以反作用于物质。

所以人类之所以有别于黑猩猩,在于他们的社会关系远比黑猩猩复杂。

正如马克思说的那样:人是其社会关系的总和。

人显然也有血肉,所有其他动物都有,血肉并不是人类的本质。人类的本质是社会。

我刚才提到了祭祀。这似乎是不言自明的:人类的宗教在很久之前就存在了。

当然,我们也有坚实的考古基础。1955年的松希尔,发现了一个墓穴,里面有一对男孩女孩,身上覆盖着一万多颗象牙珠子。这是三万年前的一个墓穴。三万年前何等身份尊贵的少男少女能值得1万颗象牙珠子陪葬?这似乎只能用圣男圣女来解释。

三万年前的转世灵童?

很巧,尼安德特人也是在三万年前灭亡的。或许,这真的不是巧合。

我们要讲的是人类文明的历史,但是,人类历史上发生过太多的事情,我们要只能挑选出重要的事情来讲。

什么最重要呢?和文明相关的最重要。

人类的文明是从亚洲的中心开始的。

人类文明的两条母亲河,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孕育了美索不达米亚冲积平原。

历史,通常并不以人类的个人意志为转移。

水网密集的地区,一定会被农业文明所占领。不论是中亚的两河,还是东亚的两河。都是种田的好地方。

而放牧文明,也永远不会温良恭俭让,他们一定会掠夺。

好办法,通常是修要塞。

谁会笨到想不到这个办法呢?天底下或许有笨人,但一个文明不可能全部都是笨蛋。

总之,英明神武的亚历山大一路征战,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

32岁那年,他死去了。

随着亚历山大的征战,他的母文化——希腊文化,也逐渐传播开来。古印度的孔雀王朝颁布法令的时候,都会附有希腊文翻译,以便照顾到当地说希腊语的人群。这些人或许是亚历山大大帝的士兵的后裔吧。不知他们是否还记得自己的皇帝。

欧亚文化的交流还产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印度西部产生了阿波罗崇拜。于是佛教徒也被迫改变,他们也给佛祖塑像。在此之前,佛教徒可是不愿意进行偶像(木偶和塑像)崇拜的。

宗教教徒:
别人有,我们也得有。

公元前202年,汉朝开始登上历史舞台。

汉初实行黄老之治。

对北方的游牧民族,也就是“匈奴”的政策也是如此。多以进贡和和亲为主。汉向匈奴进贡很多的丝绸。而匈奴的统治阶层非常喜欢这种奢侈品。

汉代的官员据此判断匈奴终将一事无成。到了汉武帝时期,帝国花费十年时间,将匈奴驱逐,赶往更北的地方。河西走廊,被打通了。

这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全球化。

河西走廊的咽喉之地,设置有汉朝的关卡。进入中国的客商必须按照规定路线行走,那时已经有了通关文牒。

于此同时,西方也在发生着缓慢的变化。

坐落在意大利西海岸线正中央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镇,经过慢慢的努力发展,从一个闭塞之地,变成了一个强大的势力。这就是罗马。

公元前1世纪,罗马已经成为了一个大国。

罗马重视军事力量,崇尚暴力和杀戮。他们会定期举办角斗比赛。角斗场上,市民疯狂喝彩。

罗马的军队高标准严要求。士兵必须能在5小时内走完20英里的路程,同时还要负重50磅以上。士兵禁止娶妻。或者换句话说,必须先当兵,再娶妻。

罗马很快征服了埃及(公元前30年),他们获得了大量庄稼。粮食价格急剧下跌,家庭购买力大幅提升。贷款利率开始下滑。伴随着大量廉价资本的涌现,一个司空见惯的繁荣场景出现了:地价飙升。

当然,财富永远不可能凭空得来,来自于帝国的新税制。在埃及各地,16岁到60岁的男子都要缴税。

有了财富,就需要交易来带来更多的财富。罗马的军队向东开拓,而贸易商们沿着开拓的路线飞速延伸。

帝国一片蒸蒸日上的景象,然而保守人士总是有话说。因为贸易,中国丝绸在地中海随处可见。保守派人士说:“丝绸做的衣服根本不能叫衣服。因为男人可以透过裹在女人身上的薄丝看到裸体。”也有一些经济学家(当然,当时还没有经济学家这个名词)说:“丝绸的价格比实际成本高出100倍。而我们每年的造币,有一半都从罗马帝国流出,进入到东方。”(这个事情竟然基本真实,只是略有夸张)

繁荣的罗马影响了很多地方。在塔里木盆地,月氏国被中国驱逐,最后他们在波斯东部立足,并建立了一个富裕的帝国:贵霜。贵霜的钱币造型就深受罗马的影响。

古罗马钱币

罗马的军事力量也非常强大。公元113年,皇帝图拉真亲征波斯。波斯无力抵抗,迅速发行刻着“波斯已被征服(PERSIA CAPT)”的钱币。一场又一场的胜仗之后,图拉真颇为惆怅。虽然那时候还没有凡尔赛,但是已经有了凡尔赛文学。皇帝图拉真颇为精通此道。他站在港口上,感叹:“要是我像亚历山大一样年轻,可能已经渡过了印度河。”他或许不知道,不久之后,他在中国的同行也会说类似的话:“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罗马与东方的货物交流,富裕了中转站波斯。他的强大也刺激到了波斯。公元220年前后,波斯出现了新的执政王朝——萨珊。它收回独立的省级总督的决策权,推行中央集权制。他们也大量使用了印章(中国的秦朝就开始使用)。他们给商人和市场指定了有效的纳税体系。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公元260年,皇帝瓦莱里安成为囚犯,给波斯国王充当上马凳。繁荣的帝国,似乎总有几个皇帝要被敌国抓去。

接下来的一千多年,似乎很枯燥。不过就是一个王朝打败了另一个王朝。

当然,还有更枯燥的,遥远的东方似乎陷入了治乱循环。

人们用着相同的技术,重复着相同的故事。

这种无聊的重复,到底是因为什么?是宗教吗?我们还不知道。

但是我不厌其烦讲解这些历史的原因就是,如果没有转机,人类就会陷入这样的治乱循环。不过是一个王朝征服另一个王朝而已。

在公元1500年之后,渐渐有了转机。

当然,你肯定能猜到我要讲工业革命、资本主义。

但这个世界没这么简单。

蒸汽机并不仅仅是烧水喷出白气,还需要精密的机械构造,因此我们会发现瑞士的钟表,是蒸汽机的前置科技。

资本主义的前置是什么?是精英阶层对科学技术的信任。

1678年,牛顿发表《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他发明了一种新数学,并且,精确表达了牛顿第二定律:

蒸汽火车和铁矿更配哦

这也就是我刚刚要讲科学的原因,因为只有科技,才有可能跟得上资本的扩张,其他任何东西,都跟不上资本的速度。

在只有农业的古代,却不能这样无限扩张。

固然,在古代我们可以不断开垦荒地。

但是,以人作为劳动力,是非常危险的行为,不仅仅是人要吃喝拉撒,更重要的是,人有独立的思想。你要用什么,将人类团结在一起呢?蒙古帝国盛极一时,然后一分为四,就是低生产能力不能支撑过度复杂的生产关系的铁证。

在现代,中美人口加起来超过17亿,但是曾经一度在生产上的联系非常紧密,甚至达到了一国两制的地步。这就是资本主义的伟大之处。

正如一位哲学家曾说过的那样:资本主义,所发挥的生产力,是过去所有生产力的总和还要多。

在我们以上的叙述中,资本好像是一个通过科技进步的神奇小子,但事实远非如此简单。资本的最本质特征是增殖,为了增殖,它什么都可以做。

远在蒸汽机发明之前,1484年,著名的哥伦布说服了西班牙的伊莎贝拉女王,得到了一笔风险投资。(说女人目光短浅的人,都来让女王打打脸)

他发现了新大陆,这笔投资的回报率是历史上回报率最高的一笔投资,没有之一。

哥伦布大交换

新大陆上有金银,有土地,有特产。唯一的缺点是有几亿土著非常碍事,不过,资本不是什么圣母,他们简简单单的对土著实行了种族灭绝,解决了问题,和提出问题的人。顺带从非洲运点劳动力去美洲种植棉花。

从此,人们习惯了风险投资。

投资能带来如此的利益,如此多的财富,以至于制度必须为此而改变。谁保证投资,谁就强大。

荷兰政府,司法独立,保障你的私有财产。于是独裁者们的国土上的资本就都长腿跑到了荷兰。

荷兰人还发明了股份制公司,从此,资本家们可以合体。荷兰东印度公司,成立了。他们的商船,从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带来了特产。当然,只要有钱赚,他们不介意扮演一下海盗或者征服者。这事儿印度尼西亚深有体会。一个地区,被一个公司统治近200年。似乎没有什么不对。(考虑到接下来的150年它又被荷兰政府统治,似乎也没什么反抗的必要)

至于公司兴衰的背后几个帝国的兴衰——什么无敌舰队,什么日不落帝国,只是无足说道的背景板。

众所周知,有荷兰东印度公司,就有荷兰的西印度公司。(正如有购物平台用猫做商标,就有购物平台用狗做商标一样)

西印度公司主要在大西洋上做生意,他们在美洲的殖民地曾经筑起一道墙,用来抵御英国人,后来没抵御住,英国人占领了这个地区,并把它改名为“纽约”。那道墙,现在变成了一条街道,名字就叫墙街(Wall Street 华尔街)。

资本主义一直运行良好,虽不是完全没有缺点,但那些不过是纤芥之疾,不足挂齿。

直到18世纪,发生了一次金融危机。

1717年,密西西比公司在密西西比开拓,为了让自己的股价上涨,于是他们撒了弥天大谎,把一个只有沼泽和鳄鱼的河谷说成是遍地黄金的地方。为了资本的增殖他们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说谎,只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每个资本家都说谎,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资本永远不低估人类的贪欲和愚蠢。

但是,这件小事,却发展成了一件大事。

这是一家法国公司,法国的贵族、商人和城市里的那些冷漠的中产阶级都相信了。于是密西西比公司的股价一飞冲天,涨了20倍。每个人都沉浸在幸福里,觉得自己就要发大财了。

但是没人还记得,资本根植于未来的信心,美好的未来必须变成现实,这才叫信用,没有信用的资本,就是个屁。

很快,市场就崩盘了。

法国央行行长采取了我们现在也会采取的办法:他大量买进股票,想要稳住股价。

但是他很快花光了所有的钞票。他也有办法,那就是印钞票。但是,印钞票的速度永远不可能弥补之前那个快速吹出的肥皂泡的亏空。很快,行长可耻的失败了。密西西比的股价一跌到底,行长手里只有废纸一样的股票,再也没有任何现金。

1719年,法国的天台,风很大,天很冷,太阳有点炫目,排队的人有点多。

当然,死几个小资产阶级,大资产阶级,不是什么大事。最重要的是,法国人民对资本的信心破产了。各种借贷计划再难推行。资本永动机的链条断裂了。

可怜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为了钱,召开了三级会议。这项会议已经一个半世纪未曾召开了。

果然,以前的那些国王不敢召开这个会议,是有原因的。法国大革命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这种大泡沫不是个例。在之后的日子里,金融危机一次又一次的发生。这是资本主义的痼疾,不可根除。

如果你稍微有点金融学常识,你就知道,在金融市场,最赚钱的方式,就是想办法拥有更多的钱,你的钱越多,你的增长率越能保持在大盘上。

资本市场不欢迎自由的资本家,他最偏爱垄断的资本家。而资本的贪婪本性,又会让资本家们做两件事:

给员工开出最低的工资,让他们工作尽量多的时间。将赚到的钱投入到再生产而不是个人享受上。

这样就导致一个简单的结果:生产的多,消费的少。

有出息的资本家都不偏爱消费,偏爱赚钱。而打工人又没钱没时间去消费。那么,对资本最重要的市场,就会需求不足。

资本可以变着花样自救,但是他的阵痛却永远不会停止。

每个资本家都在赌,未来科学家可以找出什么新的赚钱方法。只要有科学家的新花样,就有信心,就有信用,就有更多的借贷,更多的资本。

过去的资本家赌的是更快的火车,更大的货轮,更强力的机器,更便捷的能源,更多的油井,更快的计算机。

他们都赌赢了。

他们会一直赢下去吗?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4020.html

标签组:[人类文明] [尼安特人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综合推荐文章

综合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