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德对弈,战争的绞肉机有多可怕?

发布时间:2021-10-16 发表于话题:凡尔登绞肉机 点击:167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军事 > 陆军 > 法德对弈,战争的绞肉机有多可怕? 手机阅读

北纬49°,东经5.3°,这是法国东北部一个宁静而迷人的城市,海洋性气候下湿润的风吹面不寒,默兹河静静穿过,河边的绿地上有可爱的孩子无忧无虑地玩耍,白鸽在天空剪过一段洁白,这座城市有一个美丽的别称叫做“和平之城”,城里和谐的一切都和这个名字那么相称。谁能够相信,今天这样一个童话一般的地方,在一个世纪以前曾被叫做“地狱”,这片安静的土地曾经尸横遍野,吞噬了几百万鲜活的生命,非是天灾,而是人祸。提到一百年前的事情,似乎穿过城市的风也卷挟了浓烈的血腥气息。

这座城市叫凡尔登,在历史书上像标点符号一般出镜率极高,早在法兰克王国分裂的时候,德国法国意大利就是在这里意味着诞生,后来漫长的中世纪在这里也发生了数不清的故事。而20世纪初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将这个城市在史书上的名气推到了巅峰,这里发生了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一次战役。

究竟是怎样的前因后果呢?请读者朋友们跟着筠蛋继续看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故事。

上次我们讲到了西线德意志在马恩河遭遇了第一场失败,和英法正式进入到对峙阶段,双方为了防御自保,都开始在各自的阵地上挖沟,其实就是挖一条战壕让战士躲避炮弹的同时可以监视并且射击敌人,被称为堑壕战。

关于这种战术下的战争我们之后再讲,目前西线双方正在抓紧一切时间挖沟,我们先来看看东线的情况。

东线战场是德国加奥匈帝国对战俄国及巴尔干半岛民族国家,这条线上的战斗力明显要比西线下降一档次,俄国虽然也是当时一个大国,但是回想一下当时历史背景,我们可以知道 俄国就是一椽外强中干的破屋,刚刚进行了一番拖泥带水的农奴制改革,勉勉强强爬上了资本主义的轨道 ,旧贵族统治已是穷途末路,不过当时信心满满的俄国沙皇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准备好了65万大军一举西进打算直奔柏林。

然而沙皇的个人魅力无法改变俄军落后的事实,和西线的英法比,俄国的装备简直是冷兵器时代的古董,两个指挥官还不合,跟德国作战基本是毫无胜算。而德国方面指挥东线战役的是一战中大名鼎鼎的两位统帅,兴登堡和鲁登道夫。俄国两位指挥官有什么恩怨我也不知道,反正两个人别扭着不愿意配合,德军利用俄方两支队伍的矛盾,先给第二集团军步下口袋阵,通过伏击使俄军全军覆没,这场战役被称为坦能堡战役, (记得在考研的时候,不知道为啥筠蛋一直把这个战役记成坦熊堡战役,幸好考试的时候没遇到) 而俄国的另一支队伍在队友已经报废了之后才恍如隔世地准备逃跑,而此时德军已经黑云压城一般杀将过来,全歼俄国第一集团军,快如闪电,俄国在一战前集结的两支主力军就这样载入史册。兴登堡和鲁登道夫首战告捷,尤其在西线失利的状况下被全民当成功臣。

然而东线可不止德国一家对战俄国,还有一个一战的起点选手奥匈帝国。曾经的奥地利在德意志境内也是无可争议的老大,然而自从脱德与匈牙利结婚后,这个昔日的大国就一日不如一日,别看俄国被德国打得满地找牙,可还有一个奥匈能给自己找自信。奥地利之所以从德意志脱离出去,就是因为混杂了太多其他民族, 这些不同语言、不同习惯、不同信仰的人组成军队,连长官都不知道他的队伍里有几个人能听懂他说话,而这复杂民族的队伍中就不乏斯拉夫人,不愿意帮着日耳曼人打同胞,有很多士兵就此临阵倒戈。 这样一支七拼八凑的军队,使得奥匈帝国就连它最先欺负的小国塞尔维亚都打不过,后来靠着德国哥哥的力量才占领了贝尔格莱德,然而德军一走就又被塞尔维亚人轰出去了。而面对俄国的时候,两国军队都是败絮其中半斤八两,然而俄国毕竟是战斗民族,气势和人数就压倒奥匈一头,要不是仗着德国还在,也许俄国就把奥匈收拾掉了。事到如今,东线战场似乎形成一条食物链,德国所向披靡,干死俄国,俄国掉头欺负奥匈,奥匈想欺负塞尔维亚但是还有点打不过,别急,自然还有一位垫底的,那就是三国同盟的另一位选手,墙头草意大利,这个国家在战争期间“国品”评价就不太好,本来和德国它们是一伙的,但是后来发现对面阵营貌似更厉害,便放弃昔日旧友投诚,想靠出卖朋友捞油水,无奈力量太差,连奥匈帝国都打不过,成为东线战斗链的最底层——毕竟这个国家的军队,是曾输给过埃塞俄比亚、被大清国吓跑过的奇葩。扯远了拉回来,东线上德意志的作战非常顺利,而俄国的损失相当巨大,截止到1915年,俄国军队丧失的精壮劳力已达400万,也就是战斗民族,靠着地大物博人口数量庞大,全民的忍耐力又是那样无解,才在战场上坚持着没倒下。

说完东线,让我们回到西线,之前的堑壕战还是没有任何进展,两方都拿敌人的堑壕手足无措,所以想方设法要突破这个结界。战争对科技力量的催化作用很快爆发出来,五花八门的新式武器被英法德争先恐后地发明出来。比如德军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使用化学武器,用160吨氯气刷新了毒气弹的首页;再比如空战首先在战争中出现,1903年美国人发明的飞机被用作侦察和作战,德国更是利用飞艇、飞行器打开了陆海空全面作战的新大门;又比如英国人用在索姆河战役的新陆战武器坦克,终于打破了堑壕无解的神话……武器的竞争与硝烟同步蔓延,在胶着了一年之后,德国终于忍不住要将西线像东线那样解决掉了。1916年,德军代替了小毛奇的总参谋长法尔肯海恩决定速战速决,用最残忍但也最高效的方式逼迫法军投降,他说要在某个地方“流干法国人的血”,这个地方将是一战的处决地,他的这一作战计划便被称为“处决地计划”,而法尔肯海恩选定的处决地,就是文章开头讲到的凡尔登。

凡尔登位于法德交界阵地的一个突起部分,一直对德军威胁很大,为了将这个地方拿下直通巴黎,德军准备了15万的兵力,1000多门大炮,预备用密集的火力逼迫法军投降。1916年2月21日,那是清晨七点,天还没有完全亮,第一次世界大战拉锯最久的凡尔登大战已经打响了。

凡尔登战役弹壳遍地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个月,这期间发生了两件大事将战局慢慢扭转,一是某天法军一个炮手无意间巧合般击中了德军的弹药库,还有就是英法开辟了索姆河战场分散凡尔登的压力,索姆河战场的惨烈比凡尔登更为骇人,但是并不代表经历过这样人间地狱的就会痛恨战争,因为阿道夫 希特勒就在索姆河战场的死亡壕沟里,后来他又缔造了不胜枚举的“索姆河”。

凡尔登战役从冬天打到冬天,又到了雨点冰得扎人的时候,噩梦终于结束了,德国法尔肯海恩失败的战术被威廉二世撤职,换上了兴登堡,而法国的贝当将军在凡尔登战役出色表现被抬举成英雄——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这里被历史叫做凡尔登绞肉机,百万士兵牺牲在这里,战后荒原漠漠,惨白的天际只闻得腥风呜咽,扫过无痕。

今天的凡尔登安宁美丽,血肉横飞的昨日似乎就是个空闻啼笑的梦,有谁清楚这片土地埋葬了多少铮铮男儿骨?史笔如刀,但是再尖利也刻不尽所有的真相,最终只能舔舐碧血在这里颤抖着刻下两个字,“和平”……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3142.html

标签组:[历史] [军事历史] [陆军] [德国] [中世纪] [绞肉机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军事推荐文章

军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