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这个战役,被称为血流成河的“绞肉机”!

发布时间:2021-10-19 发表于话题:凡尔登绞肉机 点击:51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军事 > 陆军 >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这个战役,被称为血流成河的“绞肉机”! 手机阅读

1915年末,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暂时处于沉寂。经过一年的血战,双方已经形成了比较固定的战线。在西线,德军占领了法国北部的工业区,并且挫败了英法联军的的数次大规模攻势。英法联军损失兵力超过150万人,而德军只损失了不到100万人。双方在整个战线上形成了长壕对峙;在东线,因为俄国军队装备落后而且腐败,被德国人打得落花流水,一时没有还手之力,德军攻占了100多万平方公里的俄国土地;在东南战线,德奥联军攻占了整个塞尔维亚。英法联军在土耳其海峡登陆的行动也被挫败。不过土耳其军队还是敌不过俄军,数次战败;在南线,意大利军队连着向奥地利军队发动了4次攻势,却收效甚微。综合1915年的战况,协约国军队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却没多少进展,而同盟国军队不但守住了战线,还在进攻中小有收获。整个战局比较有利于同盟国方面。

1915年的圣诞节期间,德军总参谋长法尔根汉在向德皇提出了一份新的作战计划。法尔根汉认为德国的人力和资源都比较单薄,不足以赢得一场长期战争,必须摆脱现在的两线作战局面,集中军队先击败一个战线的敌人,迫使其退出战争。在东西两线之间,东线的俄军攻击力量已经崩溃,只能自保。不过俄国国土太大,以德军现有的兵力无法深入完成一次决定性的打击。俄国的特点是并无独立的战争意志,是在看法国的眼色行事。因此,不应把俄国作为重点;西线是英法两国,英国是德国的主要敌人,但是除了进行潜艇战外,入侵是距离太远了,鞭长莫及。而法国经过去年的损耗,实力已大打折扣。并且法国纵深不大,只能依靠几道防线来抵御,很有可能经不住德军致命的一击。除此之外,意大利人是不足为虑的。所以,法尔根汉的计划提出,趁东线俄军被打得晕头转向之机,迅速抽出一部分精锐德国师团调往西线,集中力量发起一场会战打击法军,使法国不断把兵力投入这里,在这场会战中流光大量的血,最后不得不屈服,退出战争。法国一退出,俄国也会求和,这样英国就变得独立难支,德国将会取得整个战争的胜利。法尔根汉选择了凡尔登作为进行这场会战的地点。凡尔登是个约有1.4万人口的法国小城,位于巴黎西北200公里处。凡尔登的特殊性在于它是法国历史名城,能够牵动法国人的感情。而且这里距德国的铁路运输中转站只有20公里,具有相当的威胁。在整个战线上,凡尔登是一个楔入德国防线的突出部,只有一条较差的公路与后方相连,有利于德军集中兵力进行攻击。法尔根汉算准法国人绝不会听任德国人夺取凡尔登,而一旦法军将兵力投入这里,那么德军的目的就达到了。

德皇对法尔根汉的作战计划很欣赏,当即批准。这场战役的代号被称为“刑场”,预定于1916年2月21日开始,由德国皇太子率领第5集团军领先进攻。德国迅速动用了其高效的铁路系统,将增援德军从各个防线抽调过来,很快集中在了凡尔登地区。到2月中旬,在凡尔登正面只有30平方公里的地区内,已集结了13个德国师20多万人。德军又在攻击正面集中了大量火器,包括542门重炮、306门轻型野战炮、152门巨型地雷投掷器,加上布置在侧翼的火炮,总数量将达到1400门。在这些大炮中间,有13门420毫米的巨型臼炮,曾经参加过攻打列日要塞的战斗,其发射的每颗炮弹重达1吨。另有2门5寸的海军炮,17门305毫米威力巨大的臼炮,还有许多210毫米速射炮和长管的150毫米榴弹炮。最可怕的是一种130毫米小口径高速炮,它以步枪子弹的速度发射5.2英寸的榴霰弹,使敌军来不及觉察到就丧了命。巨型地雷投掷器也是凶狠的杀手,它发射装有100多公斤高爆炸药和金属碎片的榴霰弹,能够爆炸摧毁整段整段的堑壕系统。德军还备有大量的新开发出来的火焰喷射器,专门用来对付散兵壕中的敌军。在战区附近,德军囤积了300万发炮弹,足够所有的火炮连续发射6天。到2月上旬,德军已基本完成了进行凡尔登会战的各种准备。

德军在凡尔登地区进行的紧急调动已被法军情报机构得悉,可是法军统帅霞飞却忽略了这些信息。霞飞不相信德军会在这一个小阵地上大动干戈,因为即使丢失了凡尔登也不会对战线产生什么重大的影响,他此时的注意力正集中在准备夏季和英军发动的联合攻势中。而且德军把部队全部在正面作纵深集中,并没有在整个凡尔登战线上全面部署,所以霞飞认为即使德军有行动也一定是佯攻,他们必定另有所图。另外,自从列日要塞被德军攻陷后,法军总部对要塞堡垒在军事上的作用已非常怀疑。在凡尔登地区,已有几千门大炮被从炮台上拆下转运到其它战场,许多作战工事也呈废弛状态。所以,在大战前夜,法国人并没有把凡尔登地区当作什么非常了不起的地方。

1916年2月21日早7时15分,德军炮兵群突然向凡尔登地区进行了异常猛烈的轰击,炮弹密集如雨,打得惊天动地。在方圆30平方公里的地区内,密密麻麻地落下了150万发炮弹。在一个叫波依斯德卡雷斯的据点附近,不到1000米的地段上就落下了8万发炮弹。德军的大炮一直吼叫了12个小时,平均每小时发射10万发炮弹,德军炮手都打得筋疲力尽。法军的前沿堑壕全都被炸上了天,许多法军被炸死,还有很多人被震死,一些幸存者则倒在残破的堑壕中奄奄待毙。21日黄昏时,德军开始进攻。在摸黑通过一段树林后,一些在炮击中幸存的法军开始进行阻击。双方在黑暗中激烈交火,有时候打着打着两边的士兵就撞在了一起。法军士兵作战非常英勇,尽管仓促迎战,仍然在很多地段击退了德军的进攻。在整整一夜的进攻中,德军只前进了3公里,俘虏了3000名法军。第二天,德军又进行了猛烈的炮击,将法军阵地打成了一片焦土,然后德军步兵再次发起进攻。实践证明,光靠炮弹是不能完全消灭堑壕中的步兵的。法军的抵抗更为强烈,双方在整个防线上混战成一团,德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伤亡。在向波依斯德卡雷斯的进攻中,德军猛攻2天,伤亡了4000多人,才攻下了这个800名法军据守的阵地。德军在战斗中第一次使用了火焰喷射器,这使散兵壕中的许多法军被烧成了一堆堆焦炭。经过不顾伤亡顽强攻击,德军终于突破了法军的主要防线,俘虏了1万名法军并缴获了65门大炮和大量机枪。

2月25日,德军攻占了凡尔登的重要据点都蒙炮台。战斗到了这时,凡尔登的一半以上地区已被德军攻占,而且法国守军损失惨重,每个师都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员。如果法尔根汉继续向这里大量投入预备队的话,那么凡尔登肯定要被德军攻克了。不过法尔根汉的目的不是要攻占这里,而是要逼得法军向这里大量投入兵力而拖死法军,所以他宁可攻势进展缓慢而不想一下攻占凡尔登。于是,到28日时,德军的第一次进攻高潮逐渐平息了。

战斗开始4天后,霞飞终于开始注意凡尔登地区了。虽然这里并不是什么战略要地,但是真要放弃这里,那么在法国人的感情上是很难接受的。霞飞当即任命亨利·贝当将军前往凡尔登进行统一指挥,并开始向这里增调援军。贝当此人并无战略天才,但有很优秀的组织能力。他到任后,立即开始改进后勤状况,为凡尔登提供补给。当时除了一条通向西南方向的狭窄公路外,德国大炮把所有的道路都切断了。贝当马上下令将这条公路大大加宽。于是,公路两旁开辟了临时采石场,几千名法军士兵和成群平民一起工作,用铁镐和铁锹拓宽和铺砌路面。与此同时,贝当把前线分成若干防区,以分配重炮、枪弹和其他补给。道路修好后,每24小时可以有6000辆卡车通向前线,平均每14秒就有1辆车通过。另外,还有经常准备行动的抢修队随时修补被德军炮火造成的道路损毁。于是,大量的作战物资和援兵运往了凡尔登。10天之内,凡尔登的法军就从15万人增加到了80万人。这条救命的公路当时就被称为“圣路”。

经过几天的暂时平静后,3月6日起,德军又开始进攻了。这一次在皇太子的强烈要求下,法尔根汉决心要夺取凡尔登了。他改变策略,开始重点进攻马斯河西岸。此时法军已有充分的准备,以凶猛的交叉炮火猛烈打击德军,使德军的推进很缓慢。双方疯狂争夺被称为“死人”的高地,控制了这里,也就掌握了这一地区的大部分。在猛烈的炮火轰击后,德法两军士兵扑上高地展开面对面的格斗。往往一方攻占了高地,不到半天,扑天盖地的炮火就砸到了头上,随后另一方又扑了上来。这样的战斗日复一日地进行着,这个304米高的小山头被炮火削低了足有7米。战场上到处是弹坑,炸倒的树木和尸体。密集的高爆炮弹将大地震得颤抖不止,把人体、装备和瓦砾象谷壳那样抛掷到天空。爆炸的热浪把积雪都融化了,在弹穴里灌满了水,许多伤兵就淹死在里面。在战斗中,一个法国炮手无意中开炮击中了囤积了45万多颗大口径炮弹的德军仓库,引起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因为这起偶然事件,德军的进攻炮火减弱了许多,对凡尔登大战产生了相当程度的影响。法军的炮兵在这场大战中显示了卓越的本领,他们以精准的射击将德军的炮兵阵地逐一摧毁,极大地压制了德军的进攻。双方大军在只有几平方公里的地区中拼命厮杀着,凡尔登真正成了血流成河之地。法尔根汉不得不大量调来部队,一个师一个师地投入到战场。激战到5月末,德军终于占领了“死人”高地,但是他们发现这对整个战局并没有什么影响,法军的抵抗仍然无止无休。在争夺“死人”高地的战斗中,法军死伤了8.9万人,德军死伤 8.2万人,平均每平方公里要倒下2万多人。

此时,法国的战斗决心越来越坚决,凡尔登不但成了法军的流血之地,同样也成了德军血流不止的伤口。6月1日,法尔根汉集中兵力发起了最后一次猛攻,力争一举荡平凡尔登。接下来的战斗依然是猛烈炮轰,步兵冲锋,机枪扫射,白刃格斗。双方150万部队在血水和泥泞中你死我活地战斗着。6月9日,德军使用了火焰喷射器和毒气,攻下了重要据点伏奥炮台,打死和俘虏了600名法军,德军死伤则是3000人。法尔根汉的作战意图在于流光法国的血,可是他却忘了,攻击部队要比防御部队更容易流血。德军攻击近5个月,只占领了凡尔登一半的地区,而消耗的兵力却已逐渐达到了德军的极限。7月1日,英法联军在索姆河地区发动大规模攻势,法尔根汉被迫把大量兵力和物资调向那里,向凡尔登的攻击终于停止了。双方隔着堑壕每日炮轰扫射形成对峙之势。德皇对法尔根汉的表现极不满意,8月24日,解除了他的总参谋长职务,任命兴登堡继任,鲁登道夫为副手。

10月24日,法军集中了17万部队和700多门火炮开始进行大规模反击。法军采用了一种很冒险的战法,炮兵进行了弹道极低的贴地齐射,而法军步兵同时开始冲锋。密集的弹雨打得德军抬不起头来,却也很容易误伤冲锋的法军。这种战法取得了奇效,在德军趴在堑壕中还没反应过来时,法军就冲进了阵地。经过几天激战,法军夺回了伏奥和都蒙炮台,德军为攻占这里所流的血算是白流了。此后,法军不断发起攻击,经过一场又一场尸积如山的血战,德军被一公尺一公尺地打了回去。战斗到12月18日,德军被从都蒙逼退3.2公里,又回到了攻击开始的地方。至此,德军再没有力量战斗下去了,凡尔登大战终于结束。

在10个月的血战中,双方军队发射了4000多万颗炮弹,射出了难以数计的上亿发子弹,牺牲之大已使人们都失去了感觉。法军死亡16万人,受伤24万人,加上被俘虏和失踪的总共损失约50万人;德军死亡10万人,受伤25万人,加上被俘虏及失踪的总共损失约40万人。而这一切伤亡都集中于凡尔登30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内,因此这场大战又被称为“凡尔登绞肉机”。

凡尔登战役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牺牲最大和最激烈的战役之一。但是这场战役双方争夺的却是一个没有意义的地区,徒然流了大量的血却对战局没有多大的影响。这场战役说明对于拥有坚固堑壕的阵地进行强攻除了导致大量伤亡外并没有实际的意义。

法尔根汉的计划从开始就是自相矛盾的。既然知道攻击一方要比防守一方更容易流血,又凭什么肯定德军攻击凡尔登就会使法军流光血呢?

霞飞的表现也不怎么样。明知道凡尔登是个不重要的地区,却只为了面子而让大量的士兵去送死,只能说他是个很冷酷的人。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3099.html

标签组:[历史] [军事历史] [武器] [陆军] [世界大战] [一战] [德军] [火炮] [法军] [法国战役] [绞肉机] [凡尔登战役] [法尔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军事推荐文章

军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