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扫盲班第1期:属于苏维埃的神话——“斯大林格勒战役”

发布时间:2021-10-12 发表于话题:斯大林格勒战役 点击:58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军事 > 陆军 > 战史扫盲班第1期:属于苏维埃的神话——“斯大林格勒战役” 手机阅读

伏尔加格勒,位于俄罗斯伏尔加河畔(好像是废话),是俄罗斯的重要工业区之一。77年前,这座城市有着另一个更为响亮的名字:斯大林格勒。

77年前的今天,在这座城市,数以万计的德军士兵或蜷缩在战壕之中,或躲藏在楼道之内。缺衣少食的他们面对的是十倍于己方的苏联红军,他们不会知道,这场冠以这座城市之名的战役,将在战争史乃至人类史上留下最壮烈的一页。

在介绍在此发生的这场妇孺皆知的史诗之战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斯大林格勒的地理位置。

富勒著《第二次世界大战史:战略与战术》中相关地图。

由于斯大林格勒本身是一个交通枢纽,并且位于伏尔加河河湾处,向下游直通里海,所以是德军高加索进攻计划中的侧翼中心。

此外,在斯大林格勒以北,有另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萨拉托夫。一个以萨拉托夫为核心的铁路网将乌拉尔工业区与莫斯科,斯大林格勒等地连接起来,并且该地区处在德军的作战计划之外,是当时苏联最适合集结大量部队是地区。

因此 ,苏军得以在德军斯大林格勒突出部以北保持一股强大的作战力量,并随时可以对斯大林格勒进行增援。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态势对德军的作战计划起到了致命的影响。

接下来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苏德双方的参战部队。

德军(集团军级单位只介绍重点番号):

A集团军群:司令为李斯特,后由小胡子兼任,任务是占领高加索地区,夺取苏联主要产油地。

第4装甲集团军:司令为克莱斯特,A集团军群的主要突击力量。

B集团军群:下辖第2集团军,第6集团军,第4装甲集团军,罗马尼亚第3、第4集团军,意大利第8集团军,匈牙利第2集团军。指挥官博克,后被撤职,继任者魏克斯。

第6集团军,11月初起由保卢斯接替霍特成为第6集团军司令,众所周知的死亡番号,进攻斯大林格勒的主力部队,当时德军实力最强的集团军。

第4装甲集团军(也有资料称第4装甲军),指挥官夏德.鲁奥夫,6月起由霍特接替。第4装甲集团军在战役第二阶段被调去帮助A集团军群(注:当时的A集团军群没有自己的司令,是由小胡子兼任,而在此之前则是李斯特负责指挥A集团军群。)向南攻打高加索,这实在是多此一举,否则第4装甲集团军就能够在苏军调集预备队之前轻松攻占斯大林格勒。

顿河集团军群:由原第11集团军改编,成立时间为1942/11/21,指挥官曼施坦因,在以第6集团军为主的轴心国军队被围后受命指挥临时拼凑的南方集团军前去解围。此时第6集团军,第4装甲集团军,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被划入该集团军群指挥体系。

由此可以看出德军南线部队指挥体系极其不合理,B集团军群下辖的集团军级单位过多,并且多数为盟国部队,对指挥系统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苏军(由于编制过于繁杂,所以只列出主要将领):

西南方面军:总司令为瓦杜丁

顿河方面军:总司令为罗科索夫斯基

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总司令为叶廖缅科

为了更直观的理解苏军编制,这里直接引用李德.哈特所著《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中的相关描述。“这种方面军平均是由4个军团所组成,但苏联的军团却比西方的(集团军)要小,通常都是直接控制若干个师,而在师与军团之间没有军这一级的编制。装甲和摩托化部队的基本单位为旅而不是师,几个旅再编成一个军,实际上相当于一个较大型的师,而这种军也由方面军总司令控制。”(1943年夏季苏军恢复了原有的军级单位编制)

另外由于这个话题的危险性(被杠可能), 本文并不列出双方各个阶段的具体兵力数字,说不定以后会专门讨论,但为了降低风险这里就不赘述了。

此外,本文仅针对斯大林格勒战役本身进行讨论,具体范围为德军发动夏季攻势至第6集团军投降,其他情况则不细谈。

那么现在正式开始吧。

李德.哈特著《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中相关地图。

1942年5月12日,苏军抢先于德军发动了一次小范围的攻势,本意是消除伊祖姆地区的德军突出部。铁木辛哥元帅对其寄予厚望,但由于第6集团军的反攻,和苏军本身的不成熟,最终功亏一篑,苏军被俘人数达20余万。

此次反攻的失败直接导致苏军抵抗德军此后发动的夏季攻势的能力的下降。

德军的夏季攻势以塔甘罗格至库尔斯克一线为发起线,A集团军群位于战线南部,B集团军群位于战线北部。

B集团军群先行发动攻势,第4装甲集团军从战线后侧跃出,以库尔斯克为起点发动进攻,扑向沃罗涅日(图中的沃罗涅什是另一种翻译)。第6集团军担任侧翼掩护的角色。

德军左翼B集团军群的行动对右翼A集团军群随后的进攻又起到了一个更大的掩蔽作用,当苏军的注意力被库尔斯克地段的进攻吸引后,A集团军群开始发动攻击。

第1装甲集团军从哈尔科夫地段出击,在苏军前线达成迅速的突破后,紧接着进攻切尔特科沃,米列罗沃等要地。

其余各步兵军随后跟进,清扫苏军部队并稳固占领地区。

第4装甲集团军在到达沃罗涅日后便停止前进,由匈牙利第2集团军接替进行侧翼防卫,第4装甲集团军向东南旋进,第6集团军紧随其后。

虽然德军初期的攻势胜利极为壮观,但仅仅只是将苏军冲散,被俘虏的苏军并不多,为德军的失败埋下了隐患。

此时因为装甲部队在过去的战役中损失严重,德军装甲集团军中的步兵以及炮兵比例都较41年有所增加,降低了装甲部队的突破效率。

由于德军的进攻方向转向东南,于是大量未能被围歼的苏军向西北逃入斯大林格勒地区。随着德军进攻的深入,斯大林格勒地区聚集的苏军已经足以威胁德军侧翼。这促使德军将斯大林格勒列为下一步作战的主要目标之一。

德军在此开始采取双重路线,一部分继续向东南进攻高加索,另一部分直指斯大林格勒。这里本文将忽略高加索路线以及该路线对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影响。

德军将战斗力较低的友军部队(意大利,罗马尼亚,匈牙利集团军)沿顿河河岸部署,利用地形优势防备苏军可能的反击。实际上在反击开始后,即使倚仗顿河,这些友军部队还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而且即令如此,这条脆弱的侧翼还是显得过于漫长,德军不得不分派相当一部分兵力去防守顿河沿岸。苏军更在沿路作步步为营的抵抗,德军损失日趋增大。

8月23日,德军完成进攻准备,开始发动对斯大林格勒的攻势。

第6集团军从西北,第4装甲集团军从西南,呈钳形发动攻击。同日夜间,德军前卫机动部队即在斯大林格勒以北30英里(1英里≈1.61公里)处到达伏尔加河河岸,并接近该城以南15英里处的伏尔加河河湾。

苏军英勇抵抗,延迟了两个钳头的闭合时间,下一阶段德军加大攻势压力,最终形成了环绕斯大林格勒城区的半圆形包围圈。

正是在此红色的慈父下达了227号命令。

背靠2英里宽的伏尔加河,苏军在补给几乎完全断绝的情况下苦战不屈。(苏军正在调动一切可调动的资源准备反攻,而没有为斯大林格勒内的守军提供支援,只有在最紧急的时刻才有少数的几个师渡过伏尔加河进入城内。)

斯大林格勒城内全民皆兵,工厂的工人组成工人旅,一边作战一边生产武器装备。负责守卫斯大林格勒的苏军部队为崔可夫的第62军团和舒米洛夫第64军团的一部分,在情况最危机的时候,叶廖缅科无法立即为二者寻得支援,可以说完全依赖城内工人的协助,斯大林格勒才得以守住。叶廖缅科曾感叹工人们对防卫斯大林格勒所做出的贡献不在于军队之下。

沿着苏军的弓形防线,德军不断地进攻,但达成的突破却总嫌过浅,最多只能造成苏军局部的撤退。一再久攻不下后,斯大林格勒的心理重要性则不断增强,远超过了其本身的战术和战略重要性。

如果德军指挥者有一个冷静的头脑,一定会选择撤退或是围而不攻,但很可惜德军的顶头上司是那个小胡子。

斯大林格勒战区位于苏德战线的极东端,便于接收来自西伯利亚的援军和来自乌拉尔的装备。时间拖的越久,战争的天平就越倾向苏军,而德军的后备兵力被这个绞肉机不断消耗着,已经触及了危险线。

虽然因为斯大林格勒地理位置不便于支援直接送入城内,但在其北部,不断积蓄力量的苏军对德军的压力并不亚于直接的支援。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中,比较经不起消耗的正是德军一方。

在苏军指挥阶层看来,德军的目标已经非常明确了:不惜一切代价攻下斯大林格勒。为此,德军一再抽调侧翼的掩护部队,几乎完全将掩护任务丢给了友军部队。斯大林格勒两侧是罗马尼亚部队,再外围是匈牙利和意大利部队。

巷战中,德军装甲部队的优势被最小化,所有的坦克单位被拆开使用,平均300人才能分到一辆坦克。发动攻势时通常只有20-30辆坦克,少数几次才用到100辆以上。

在这种局面下,拥有良好伪装技术的苏军反坦克单位自然占据了上风。

比起恶劣的战术,物资的缺乏对德军的推进计划似乎起到了更大的影响,在战役过程中,空中支援也在不断减少。

尽管如此,从地图上来看,德军还是在不断压缩苏军的生存空间,最终苏军控制的地带只有伏尔加河沿岸的一条狭长地带。

最危险的情况出现在10月14日,苏军的防线几乎就要被拦腰切断,但罗迪姆采夫的第13近卫师最终还是击退了德军这次攻势。尽管如此,情况任然不容乐观。

但战略上的局面则正在偏向苏军。冬季即将到来,预备队已经用光,侧翼几乎完全暴露,德军的士气日趋低落。苏军反攻的时机已经成熟,苏军统帅部已经集结了足够的部队,完全可以对德军进行一次有效的重大打击。

苏军选择了第一次强霜与第一次大雪之间过渡期发动反击。强霜冻结地面,便于苏军行动,当苏军达成作战目标后,大雪又妨碍了德军的支援。

同时德军的士气也正处在最低点,在心理和生理上都已疲惫不堪。

李德.哈特《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苏军反击攻势地图。

11月19日,罗科索夫斯基的装甲部队从位于斯大林格勒西北部的克烈缅斯卡亚顿河桥头阵地以及其西部渡过顿河,撕开了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不堪一击的防线,切断了斯大林格勒通向黑海海岸的铁路线,随后以一个小范围的迂回,攻占了卡拉齐。

另一股苏军从斯大林格勒东南发动进攻,突破了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的两道防线,逼退第4装甲集团军的一部,两军在卡拉齐汇合,于11月23日完成对第6集团军的合围。包围圈中另有第4装甲集团军的一个军以及两个罗马尼亚军。

第6集团军彻底孤立无援,若想保住这支部队,要么第6集团军从内部突围,要么另有德军从外部撕开苏军包围圈。

除去军事因素外,还有一些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内的原因导致了前一个方案不可能实现。于是本计划调去进攻列宁格勒的曼施坦因临危受命,他的第11集团军司令部升格为“顿河”集团军群司令部,第4装甲集团军,第6集团军,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划归该集团军群指挥。

此外另有第6装甲师,第11装甲师,第17装甲师,第24装甲师,以及一个轻装师被紧急调过来加强“顿河”集团军群,其中只有第6装甲师是从法国赶调过来的生力军。

为了挽救第6集团军,曼施坦因开始了他徒劳无功却几乎就要成功的努力。

合围圈东西长约50公里,南北长约40公里。

按照B集团军群的计算,第6集团军的弹药只够2天,粮食则只有6天,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过低的估计。根据11月26日保卢斯的报告,粮食在当时可供给12天,但弹药仅相当于一个战斗日的标准,燃料则更加缺乏。

苏军集结了24个基本单位(步兵师,坦克旅,机械化旅)突入斯大林格勒南部,进攻第6集团军南线。

另有24个基本单位的苏军绕过斯大林格勒从卡拉齐方向突破,23个基本单位从西部向南面和西南面的奇尔河推进。

位于斯大林格勒城中的苏军开始得到伏尔加河彼岸的支援,从城内压迫第6集团军。而在第6集团军北线, 一直存在一股苏军优势兵力。

截止至11月28日,在“顿河”集团军群的作战地域,一共发现了苏军143个基本单位。

第6集团军挂名在“顿河”集团军的编制下,其实一直由陆军总司令部直接指挥,在小胡子的严令下,该集团军群只能钉死在斯大林格勒,坐看突围的最好时机白白丢失。

包围圈内,保卢斯尽其所能,调动部队加强针对防御,抽出第4装甲集团军中的第4军,在暴露的南线筑起一道新防线。将第14装甲军从顿河东岸调至西岸,确保背后的道路畅通。

苏军以优势力量攻击第14装甲军和同在顿河东岸的第11军,二者被迫撤入顿河西岸的一个桥头阵地,随后又被赶过顿河,退往东岸。两军在顿河与伏尔加河之间构成一道环形阵地。

曼施坦因《失去的胜利》相关地图

曼施坦因非常清楚第6集团军的价值,想要保住德军南线,就要保住第6集团军,如果第6集团军崩溃,德军南线的稳定就无从谈起。

假如第6集团军突围,则其有两个可选方案:一是突破卡拉齐附近的顿河河口,但这条路线将会在顿河沿岸遭到苏军优势兵力的打击。二是从顿河东面向第4装甲集团军余部方向突围,虽然苏军在此地的力量稍较薄弱(针对前一条路线),但无法立即得到德军的接应,反而会被三面追击。

但实际是保卢斯决定听从小胡子的命令原地死守,虽然后来有过迎接解围部队的攻势行动,但也不过是战术范围。

对于第6集团军的覆灭,曼施坦因给出了以下几个原因:1.小胡子的命令。2.第4装甲集团军的解围部队未能迅速集结。3.苏军突破了意大利军的防线,拖住了在此防线后的霍利特集团军级支队(德军的一种特殊编制)。

排除《失去的胜利》这本书外号《甩锅的艺术》这个影响,我们刨去其中的第一条,只从战略的角度了解这场战役的最后阶段吧。

保证第6集团军继续抵抗的最主要条件是能够获得足够的补给,第6集团军每日需要各类补给最少为550吨(不计算包位圈内储量)。换算成Ju-52则相当于225架次的运输量,但因为众所周知的某个迈耶,每日补给从来没有达到过最低需求。

略过在11月末这段时间复杂的兵力调动,我们直接从解围行动开始。

原本的计划是第4装甲集团军从顿河东部的科捷利尼科沃地区,霍利特集团军级支队从齐尔河中游——向卡拉齐进攻。从情况的发展来看,只有第4装甲集团军能够实施解围行动。

12月2日,苏军对第6集团军发起攻击,4日和8日再次发动攻击,均遭遇顽强抵抗。

在压缩口粮标准并屠杀马匹后,包围圈内的食物有了基本保证,12月5日是唯一一次将大量补给运入包围圈的空运行动,虽然也只有300吨。

作为解围行动主力的第4装甲集团军最终于12月12日才完成部队集结。

12月4日,苏军在齐尔河下游地段对发起进攻如果此处被突破,那么为包围圈内输送补给的运输机将失去最重要的两个机场,因此必须坚守,第11装甲师和第336步兵师被当做消防队使用,使霍利特集团军级支队失去了该方向的解围力量。

12月9日,苏军因损失过大停止了对第6集团军的进攻,转而调集部队准备应对德军的解围行动。

12月12日,这场战役最后的阶段开始了。

第57装甲军作为第4装甲集团军的矛头发动进攻,其东面靠伏尔加河的侧翼由罗马尼亚第7军掩护,向南至顿河的侧翼由罗马尼亚第6军掩护。

最初的进展还算顺利,但苏军紧接着调动大量部队前来拦截,第57装甲军英勇作战,连续击溃苏军数个强大集群,但直到12月17日也未能取得决定性战果。

同12月17日,第17装甲师在顿河以东投入战斗。

此前,苏军加强了顿河西岸的进攻力量,意图摧毁顿河与齐尔河交汇处的德军桥头阵地并占领至关重要的顿河大桥。

12月14日,顿河大桥被炸毁。12月15日,齐尔河下游的战斗只能再坚持数日。

苏军又在顿河大河曲地带展开试探攻击,并准备好了突击部队,目标直指罗斯托夫。

12月18日,对于德军来说情况已经达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第57装甲军停滞不前,苏军又对B集团军群右翼的意大利集团军发动攻击,几乎同时就被击溃。霍利特集团军级支队方面,罗马尼亚军队也已经支撑不住。

“顿河”集团军群的侧翼可以说已经完全暴露。

曼施坦因再一次徒劳无功的向小胡子请求让第6集团军立即突围。

12月19日,转机出现。


曼施坦因《失去的胜利》,内容比较繁杂,请耐心寻找

第57装甲军穿过阿克萨依河,直抵梅什科瓦河,先头部队距斯大林格勒仅48公里之遥,只要第6集团军实施突围,建立起与第57装甲军的联系,一支物资运送车队便会直接开向第6集团军。齐(奇)尔河畔的防线依旧在德军手中。

这是“生与死的竞赛”的决定性阶段。

曼施坦因再一次向小胡子发出“第6集团军立即突围” 的请求。请求未得到回复,曼施坦因直接向第6集团军发电要求其突围。并准备发动代号“霹雳”的作战行动。内容即为第6集团军突围直至与第4装甲集团军建立联系,然后分批撤出斯大林格勒。

小胡子同意第6集团军突围,但他要求继续维持现有阵地。

于是第4装甲集团军现在处在一个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侧翼朝不保夕,自身力量不断削弱,如果要维持一条向第6集团军输送补给的通道难度极其巨大。

第6集团军本身也存在困难,马匹被屠杀殆尽,缺少燃油,机动性大大下降。根据保卢斯的说法,剩余燃油只够他推进30公里,而他与解围部队直接还相距约50公里。

在报告中,保卢斯强调他无法在苏军的拦截之下突围。

最后,在小胡子的影响和现实困难的多重影响下,更主要的原因是保卢斯的坚持,或者说他觉得身上的责任过于重大,这不能说是保卢斯的过错,对于军人来说,服从命令并没有什么问题。如果保卢斯有一个借口能够拒绝执行这个命令,也许他就会带军队突围,但很可惜,当时并没有这样一个借口。

第6集团军最终失去了突围的机会。

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只有寄托在第4装甲集团军身上。第4装甲集团军无视一切风险,这支久战疲兵在侧翼和后卫随时可能被歼灭的情况下,不顾一切试图冲开苏军的包围圈。

12月19日往后的六天时间,第4集团军所能做的只有不断进攻,试图让包围圈另一侧的第6集团军部队有机会冲破苏军防线。

危险不言而喻,苏军可以随意选择一条侧翼进行突破,并且轻而易举地击溃第4集团军。或者向罗斯托夫突击,切断德军整个南翼的生命线。

12月20日,在意大利军队守卫的侧翼,两个意大利师已经溜之大吉,两个苏军坦克军出现在这个缺口不远处,霍利特集团军级支队的侧翼完全暴露。

在霍利特集团军级支队薄弱的防线上,苏军达成了突破,罗马尼亚第7师落荒而逃。接下来两天,苏军装甲部队在原属意大利军队的防区内肆意驰骋。

12月24日,苏军三个坦克军和机械化军从缺口处突入,逼近为第6集团军提供补给的机场。当日其中一个被占领。

前一日下午,从第4装甲集团军内抽调出来的一个师赶往缺口处,并于28日夺回了24日丢失的那个机场。

小胡子又一次过晚的同意了调动处于安全地带的部队前来支援的要求,第4集团军群被抽调的这个师严重影响了斯大林格勒城外的作战。

12月25日,第57装甲军在苏军压力下撤退至阿克萨依河地段。苏军调来更多的新锐部队压迫第4装甲集团军北部。

几天后,第4装甲集团军撤至作战发起点。

解围行动宣告失败。

对于接下来的作战情况只做简要的介绍。(因为我发现已经写的太长啦!)

“顿河”集团军群左翼受到苏军威胁,第7装甲师被调来负责该处防卫,另有一个步兵师调至罗斯托夫。

简单来讲这段时间的作战过程就是部队的调来调去,各种救火队。

12月31日,陆军总司令部指令称党卫军所属“警卫旗队”“骷髅”“帝国”三个师调往哈尔科夫,从该处向斯大林格勒发动进攻,实施解围。然而在当时的运输条件下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且哈尔科夫距斯大林格勒有560公里。

有关第6集团军最后的作战,这里同样作简要的说明。

1月8日,第14装甲军(包围圈内)参谋长胡贝从元首大本营来到“顿河”集团军群司令部,除了他跟无数同僚一样被小胡子“感化”以外,还对曼施坦因说了这样一个传言:第6集团军内部有人接到了来自曼施坦因的电报,电报中说“坚持住,我会救你们出来。”

1月9日,保卢斯奉小胡子的命令拒绝了苏军的劝降。

第6集团军此时仍起到牵制苏军兵力的作用,这段宝贵的时间给了曼施坦因重组南翼战线的机会。

同日,苏军在第6集团军西部战线多处达成突破。

1月11日,态势进一步恶化,天气的恶劣使补给完全断绝。

1月16日,苏军全线进攻,战斗激烈程度至运输机一度无法着陆。

1月24日,陆军总参谋长蔡茨勒电告曼施坦因:本部收到如下电报(这里只做部分摘录):……最后一个机场已经丢失,坚守斯大林格勒的基础已经不复存在……我将命令所有部队向西南方向作最后一搏……我建议,将少数最为专门人才的官兵送出包围圈,以备后用。请尽快准备,很快将不再能飞入合围圈内。请列出军官名单,我本人不在考虑之列。(署名)保卢斯。

同日,第6集团军被分割成三个集群,已无力牵制强大的苏军。

1月31日,德军元帅保卢斯率部投降。

2月1日,在北部作战的第11军残部投降。

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了。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2535.html

标签组:[陆军] [二战德军] [苏维埃] [苏联红军] [斯大林格勒战役] [装甲部队] [曼施泰因] [保卢斯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军事推荐文章

军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