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武帝的因果故事

发布时间:2021-10-08 发表于话题:萧衍 点击:49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文化 > 梁武帝的因果故事 手机阅读

(1)梁武帝饿死的因缘

我们上一堂课谈到达摩祖师。当初达摩祖师到中国,因为他说的是印度话,中国人都不懂。那时候中国人很坏,怎么坏呢?专门排外,见到印度人来了,就叫印度人摩罗刹,这摩罗刹是很不恭敬的一种俗话,言其很粗野的。那么中国人看见达摩祖师来了,就叫他摩罗刹。也没有人和他讲话,即使有人和他讲话,也不太懂,所以达摩祖师到各处也没有人理他,没有人跟他学佛法。没有人跟他学佛法,后来他就跑到洛阳熊耳山那儿面壁去了;这也就因为方言不同,他没有什么人缘。

现在说说达摩祖师和梁武帝。本来达摩祖师想救梁武帝来着,但是梁武帝因为业障太重,所以达摩祖师虽然是西来的——印度来的第一代祖师,可是梁武帝是当面错过。中国人说:“对面不认观世音”,那么这梁武帝“对面不识西来意”,不认识西来的祖师。达摩祖师为什么要救他呢?因为达摩祖师知道梁武帝有一种灾难,达摩就想使令他觉悟,或者出家修行,或者把皇帝让给旁人做,他就可以免去饿死的这种灾难。

梁武帝非常相信佛法,在他那个时候,中国的佛教是很兴盛的;他到处造庙,以他皇帝的力量提倡佛法,所以当时的人民都相信佛。可是他在过去生中造的业也很重的。在过去生,这梁武帝是一个出家的比丘,在山上修行。有一只猴子,就天天偷他所种的东西吃;他树上所有的水果,好像桃子、苹果之类的,这猴子都来偷着吃。他种的东西,被猴子给吃得没有剩多少,所以他就把这猴子圈到一个山洞里头,用石头把洞门挡上了。他本来预备挡几天,再把它放出来,不准它再偷东西吃。殊不知他把这猴子堵到洞里头,就忘了,把这猴子饿死在洞里头。所以他今生做了皇帝,这猴子就托生做了侯景。这侯景以后带着兵去把南京攻下来,将梁武帝圈到台城里头,所有吃的东西都给拿走,也把梁武帝就饿死在那个地方。这是受他饿死猴子,今生这猴子也把他饿死的果报。

本来达摩祖师看他造这么多的功德,可以将功折罪,但是也要有一种因缘,所以达摩祖师对他讲话也就不客气。梁武帝一想:自己是个大皇帝,你一个穷和尚来到我的国家,对我讲话还这么样子不客气!所以梁武帝对达摩祖师也就疏远了。达摩祖师虽然想要救他,但是他自己不向达摩祖师求,所以达摩祖师也就走了,不管他。结果,梁武帝果然被侯景带着一些个人马,把他饿死到台城里头。这是有这么一个原因。


(2)梁武帝为何遭遇饿死的果报?

其实这都是给我们说法,这是一部活经,令我们世人看见这种境界,就能有一种反省。

节选自《水镜回天录白话解·帝王篇》

◎宣化上人 讲述

梁武帝姓萧名衍,字叔达。据说虚云老和尚是梁武帝的后人,至于是不是就不管它了。他篡北齐,改国号为梁,定都于建康,在位四十八年。他很有治国的方法,而且勤于政事,注重民生,又提倡所有的学术。因为他提倡学术,所以国家就一天比一天兴盛起来;因为他真正想把国家治好了,所以勤政爱民。

原先他信道教,以后又改信佛教。为什么他信道教呢?因为他在因地时,先信婆罗门教,以后又修行佛法;因为他修苦行──即修福修慧,福修得有一点,慧就修得不够,所以他先信道教,以后才改信佛教。他信道教的时候,没有什么建树;信佛教以后,就十分虔诚,甚至于三次到同泰寺舍身修行。他的皇后郗氏好嫉妒,死后堕入畜生道,变成一只巨蟒,为了超荐亡后,他延请高僧,作了《梁皇宝忏》,一直流传至今。

他建了很多寺庙,又印了很多经典,来弘扬佛法,也度了很多僧人,那时很多人都出家。这时他自以为功德很大了,也就很骄傲的;看见菩提达摩祖师从印度来,就想要向他炫示,炫示自己的功德,所以就问达摩祖师说:

“我做皇帝以来,建了很多寺庙,又印了很多经典,也度了很多人出家,我这有功德吗?”

他这个问法,意思是想向达摩祖师表示他有功德,令达摩祖师来赞叹赞叹他。可是达摩祖师不会给人戴高帽子,所以就直话直说:

“你这个样子并没有功德!”

从来是忠言逆耳,所以他听见人家说真话,就不太高兴。于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达摩祖师就折芦渡江,往北到了熊耳山,在少林寺的石洞里面壁了九年,以后传法给二祖慧可大师,继续禅宗的命脉。

有一天,梁武帝问宝志禅师说:

“我的寿命还有多少呢?”

志公禅师说:

“等我圆寂之后,你会造个塔。什么时候这个塔坍塌损坏了,那时你的寿命就到了,应该往生了。”

本来志公祖师圆寂时那个塔是木造的,后来他一想到这样的预言:

“这个塔什么时候倒了、塌了,我就什么时候往生。好吧!我现在把它造成一个坚固的塔,用石头造!”

你们看看,这个塔大概永远不会倒了?永远不会倒、不会塌,那么他就永远都活着了?想不到他把这个木塔拆了,造石塔的时候,侯景就造反了,把他抓住,圈到台城里头,在那里饿死了。为什么他会饿死呢?他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宗庙飨之,子孙保之,怎么还会饿死呢?这是他始料所不及的。

据说梁武帝在因地修道的时候,有一只很调皮,也很通人性的猴子,他不入定时,它不麻烦他;他刚刚一入定,它就弄出一个什么动静,把他扰乱得不能入定。这猴子大概是怕他睡着了不念经,所以就给他做一个巡香的人;怕他睡着了不修行,就把他弄醒,令他不能入定。这个老修行心里觉得很不高兴的:“这猴子真是讨厌!”于是就把这猴子圈到旁边的洞里。

圈到洞里,也不过是想让它一时不麻烦他;想不到这回猴子不来麻烦他,不来叫他,他就入定了很多天。等他一出定的时候,想起猴子还在洞里圈着呢,就去把洞门的石头移开一看,这猴子已经饿死了。因为这样,这猴子死的时候瞋恨心很重的,说:

“你这个老修行,心里这么狠!这么毒!把我饿死。我将来一定要报仇!”

因为这个老修行已经有一些功夫,所以圆寂之后虽然还没修成,来生就做了皇帝──也就是梁武帝萧衍。萧衍做了皇帝,怎么样也想不到就有一个人来造反,造反的人就叫侯景;他把猴子堵死到洞里,侯景造反也就是要来报他饿死猴子的仇恨,所以也把他圈到台城里饿死了。

这是报应循环,丝毫不错的;这种事情都是阴错阳差,不期然而然,预想不到的。其实这都是给我们说法,这是一部活经,令我们世人看见这种境界,就能有一种反省,就诸恶不作,众善奉行了。


(3)印光法师:此忏消除历劫之罪垢,开发本具之心光,利益莫能具宣

吾人之心体本明净,由无明故,烦惑遂生。烦惑既生,便成昏浊,而明净之体遂为隐没,实未尝减损一丝毫也。欲令复本还元,非竭诚尽敬,恭对三宝,忏悔业障不可。诸大乘经具有令忏悔之文,随人所宗,述为忏法,如《法华》、《光明》、《净土》、《大悲》等。此之忏法,详于披陈罪相者,以梁武帝为度元配郗氏夫人,堕于蟒蛇之苦,兼欲一切人民同沾法利,特请志公并诸高僧,检阅经文,述为忏法,帝亦时运睿笔,发挥意致。

我们这个心,体性本来光明清净,由于无明的缘故,烦惑便由此生起。烦惑既然生起了,心于是就昏浊了,光明清净的体性,因此就隐没了,然而实际上心却没有减损一丝一毫。想要恢复本来的光明清净,非得竭尽诚敬,恭敬对待三宝,忏悔业障不可。诸多大乘经,都有令我们忏悔的经文,随各人所宗奉的,编述为忏悔之法,如《法华忏》、《金光明忏》、《净土忏》、《大悲忏》等。这个《梁皇宝忏》的忏法,详细地披露陈述罪相,是梁武帝为了超度元配夫人郗氏,堕落成蟒蛇的痛苦,同时想要一切人民同沾法利。特别请宝志和尚,以及诸位高僧,搜检阅读经文,编述为忏法,梁武帝也不时运用御笔,发挥其中的意趣。

惜帝未悉净土法门,故于述成之时,郗氏特现天人妙庄严身,而为致谢。使帝详知净宗,则其夫人当必仗佛慈力,往生西方,高预海会,登不退地,又何得资此大法大心,竟以生天结其局哉!后之礼忏者,悉当注意于回向往生,方获究竟实益。

可惜梁武帝不知道净土法门,所以这部忏法编述完成之时,郗氏特地现出天人妙庄严身,而来致谢。假使梁武帝知道净土宗,那么他的夫人应当必定仗佛慈力,往生西方,高预莲池海会,登不退地,又怎会凭借这个大法大心,而竟然只以生天作为结局呢?后来礼忏的人,都应当注意要回向往生,方才获得究竟真实的利益。

此忏以大菩提心为本,从兹竭诚尽敬,外慕诸圣,披陈罪咎,内重己灵,故得生佛心融,感应道交,消除历劫之罪垢,开发本具之心光,其为利益,莫能具宣。

这部忏法以大菩提心为本,从此竭尽诚敬。向外仰慕诸位圣者,披陈自己的罪过;向内注重自己的性灵。所以得到众生与佛心相融,感应道交,消除历劫的罪垢,开发本具的心光。这个利益,不能完全宣说。

文虽显浅,较比台宗注重理观,不详披陈罪相诸忏,为能普被三根也。自昔以来,未有讲与注者,盖以文义显豁,无须讲注。须知法无浅深,唯取利人,律无玄义,以道宣律师之上根利智,尚须十次听讲,及其为注,则不厌其详,何独于此法而忽之。

忏文虽然显浅,比较天台宗注重教理修观,不详细披陈罪相的诸多忏法,更能普被三根。从古以来,没有讲解与注解的人,是因为文词义理显明豁然,不必讲解注释。必须知道,佛法没有浅深,只取利益众人;戒律没有玄妙之义,以道宣律师的上根利智,尚且还须要十次听讲。等到他为戒律作注解时,就非常的详尽,为何唯独对于这个忏法却忽略了呢?

观宗谛公以时当末法,人多不知自省,遂致所行与所学相悖。因发心讲演,以期人各主敬存诚,洗心涤虑,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学行相顾,必期于自立于无过之地而后已。方子远凡,宿具灵根,虽出富室,颇好清修,每聆妙义,悉能领会,此次听讲,随为记录。又经宝静、诚一、常静三师为之辅弼,遂得成帙。其父母同预讲筵,躬为缮写,可谓见其子即知其父母,非是父母不生是子也。

观宗寺的谛闲老法师,因为时代正当末法,人们大多不知道自我反省,于是导致所行之事与所学之理相违背。因此发心讲演《梁皇宝忏》,以期望每个人恪守诚敬,洗心涤虑,在别人眼睛看不到的地方,警惕谨慎;在别人听不到的地方,唯恐有失。所学与所行相顾,必定期望自己处于无过之地而后才停止。方远凡居士,宿具慧根,虽然出生在富裕之家,比较喜好清净修行,每每聆听妙义,都能领会。这次听讲《梁皇宝忏》,随听闻并记录下来,又经过宝静、诚一、常静,三位法师加以辅佐,于是得以集成书册。方远凡的父母一同参预了讲经法会,亲自加以誊写,可说是见到儿子就知道他的父母是怎样的,不是这样的父母不会生出这样的儿子。

方子欲排印,祈余作序。余惟修行之要,敬为第一,人能主敬存诚,则一切凡情无由而起,本具圣智自然发现,凡一切人我是非,无明贡高,以及懒惰懈怠,因循委靡之习气,皆悉消灭。而况恭对三宝披陈往罪,则惭愧恐惧之心,希圣希贤之念,如饥如渴,油然而生。

方远凡居士想排印这个《慈悲道场忏法随闻录》,请我写序。我认为修行的要道,以恭敬作为第一,人能够恪守诚敬,那么一切凡情没有办法生起,本具的圣智自然发现,凡是一切人我是非,无明习气,贡高我慢,以及懒惰懈怠,因循委靡的习气,全都消灭。而何况恭敬对着三宝,披露陈述以往的罪过,那么惭愧恐惧之心,仰慕效法圣贤之念,如饥如渴,油然而生。

上慕诸圣,下重己灵,痛念我与诸佛同一心性,彼何以圆证三觉,我何以久轮六道?从兹改往修来,返迷归悟。譬如摩尼宝珠,堕于圊厕,直下取出,屡次洗濯,俾复本净。待至净极,则悬之高幢,必能随意雨宝。此种大事因缘,若不发挥若文若义之意致,则或有不得实益者,此《随闻录》之所宜普遍流通也。

向上仰慕诸位圣者,向下注重自己性灵,痛念我与诸佛同一个心性,佛为什么圆证三觉,我为什么长久轮回六道?从此改往修来,返迷归悟。譬如摩尼宝珠,堕在厕所,当下取出,多次洗涤,使之恢复本来的清净。等到清净到极点,就悬挂在高幢之上,必定能够随众生心意而降下珍宝。这种大事因缘,如果不发挥文义的意趣,或许会有得不到实际利益的人,这是《慈悲道场忏法随闻录》之所以应该普遍流通的原因。

——印光法师《慈悲道场忏法随闻录序》


(4)印光大师传奇节选

  话说大醒等人对整顿僧伽制度之事请求印光开示,印光对僧人不守清规的现象实在是见得太多了,甚至还曾当面斥责他们是“贱僧”。然而,大师始终不肯宣扬僧人过错,只是说:“这件事情太大了,牵涉国家制度,非我等僧人所能为,还是自律自尊、老实念佛吧!”
  且说民国15年(公元1926)夏天,印光大师应无锡僧俗一再恳求,来到无锡佛学会。听说大师莅临,无锡的善男信女踊跃前往,三日之内,皈依的男女弟子多达两万余人,可谓盛况空前,是无锡前所未有的大法缘。一时之间,大街小巷赞叹不绝,一个皈依的屠夫逢人便说:“真个是活佛临凡,才能让我这顽石点头啊!”
  晚上,居士秦效鲁拜谒,呈上自己写的《狱中读庄老》,请求大师棒喝。
  原来,大师的文钞流传,江苏省监狱当局也很重视,请求大师派出弟子前去宣讲佛法因果,以促进囚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印光大师欣然答应,出任江苏省监狱感化院院长一职。当时,座下弟子表示反对,认为自己是佛门清修弟子,所谓“生不入牢门,死不入地狱”,岂能进入监狱跟囚犯等量齐观?
  大师对他们苦口婆心开导道:“普渡众生是我等僧人的天职,佛祖说众生皆可成佛,十恶不赦之徒尚且能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们岂能将他们拒之门外?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等拯救他们的灵魂,同样功德无量哪!”
  座下弟子这才恍憣然省悟,两个修行好的弟子自愿担当重任,到监狱去宣讲佛法因果,组织监狱囚犯学习文钞。在大师的感召下,一些囚犯果真洗心革面,甚至还有好多人决心皈依佛门。这个秦效鲁原是读书人,曾因财产官司入狱,在监狱里面想到庄子、老子“于世无争”的观念,便写出这《狱中读庄老》一卷。得知印光大师来到,专程前来拜谒请求皈依。
  对秦效鲁的事迹,印光大师早有耳闻,当即将他写的书稿浏览一遍,直截了当地说:“居士能憣然省悟,足见居士心有慧根。你先别说皈依的话,且听我给你说说前贤典故。那西晋时代,陶渊明本来也想跟随慧远大师学佛,却始终难下决心。踌躇再三,便对慧远大师说:‘我生性酷爱杯中之物,首先违犯了佛门大戒。’慧远大师当即说:‘他人不能宽恕,先生如果能来,我特意宽容于你。’那陶渊明怦然心动,终究想到一旦身入佛门,便得谨遵戒律,最终还是徘徊而去。千古以来,慧远大师在佛门留下的成就,跟陶渊明留下的高士名声,乃是圣凡异果,在于当下一念之间而已。庄老之学,讲究的是应顺自然于世无争;佛学讲究戒律自持往生净土,二者修行各异而殊途同归,请居士三思而后定夺。”
  秦效鲁原本崇尚庄老于世无争,对佛家的往生净土心存疑虑,一听二者殊途同归,便豁然领悟说:“大师学贯古今,熔儒佛庄老于一炉,令弟子豁然开朗,情愿皈依座下!”
  大师欣然含笑,收录秦效鲁为皈依弟子,并勉励他说:“居士历经劫难,能憣然醒悟,可喜可贺。老衲有一言相赠:从此修身养性,淡泊名利,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则终身心在净土!”
  这边秦效鲁欣然领命,那边佛学会的侯三保求见,奉赠昔年旅行普陀山日记,恳请大师指点。大师知道侯三保是办学校的,开口便问:“你是办学校的先生,试述何为三太?”
  侯三保猝不及防,一时张口结舌回答不上,一张脸羞得通红。大师微笑说:“老衲是陕西人,自幼对三太敬仰之至,故此随口说及,居士切莫在意。老衲以为,周室能创下八百年宏伟基业,肇始于太任、太姒、太姜教化万民。你正在办学校,必须发扬三太的经训,庶几能救国救民,敬请居士时刻留心!”
  侯三保开始以为,印光大师只是净土泰斗,以劝导世人信奉因果为己任,自己也就见识见识这个名动天下的老和尚罢,万万想不到大师不但精通历代典籍,而且心里想的是救国救民的大事,不由得肃然起敬:“弟子原本认为自己肩负教书育人之重任,而大师身在佛门远离红尘,二者之间风牛马不相及,不意大师想的是救国救民,弟子惭愧万分!”
  大师微微一笑说:“老衲原本一心远离红尘而出世,历经岁月沧桑,方才领悟出世还得入世,必须融会儒佛教化世人,方能实践佛祖普渡众生的宗旨。”
  那些僧俗人等听罢,一个个对大师渊博的学识赞叹不已,更对大师悲天悯人的宽阔胸怀敬仰万分。正当他们赞叹不绝的时候,诸希贤校长与过女士前来拜谒大师,恳求收为弟子。
  印光大师简单询问了诸希贤的家庭情况,便恳切地说:“诸居士,请听老衲忠言。须知当今国民十有八九都是目不识丁的文盲,老衲时常痛心疾首。你是孝贞女,身负教书育人之重任,就应该尽心尽力教育学生。你要明白,这教书育人比修行重要万倍还不止,甚至比老衲的什么文钞作用胜过万倍,故此老衲劝你不要想到修行。”
  诸希贤惶恐领命,还是恳求皈依。大师犹豫再三,只得勉强同意并要求她一边坚持教书,一边早晚念佛,赐名“慧心”。然后,回头对过女士诚挚地说:“过居士,你是青年孀妇,儿女尚且年幼,肩负严父慈母的重大责任,应当呕心沥血抚育儿女,以图他们成为国家栋梁,这才是最要紧的事情。故此,老衲劝导你,万万不要想到皈依或出家,你要全力抚育儿女,此外平日多念佛,以求忏消前世夙业。请居士勉之!”
  过女士含泣领命而去。那些在场的人耳闻目睹,无不对大师的菩萨心肠深深叹服。也有人不解地说:“请教大师,我见过不少和尚,千方百计劝导出家修行,以为这就是普渡众生,您却恰恰相反,千方百计劝导他们不要出家,只要在家修行,这是什么缘故呢?”
  大师坦言说:“先贤提倡‘修身持家治国平天下’,倘不能持家而修身,则修身何用?老衲向来以为,出家牵涉到父母儿女亲友诸般伤痛,非王侯将相所能为。礼佛修行,在于内心而不在于形式。那梁武帝曾舍身出家,弄得国破身亡,至今成为笑柄……故此老衲力主以家庭亲人为重,个人修行为轻,只要心中有佛,便能处处成佛,不要轻易出家。”
  梁武帝萧衍原是南朝齐雍州刺史,负责镇守襄阳。他乘齐朝内乱,起兵夺取帝位,建立了梁朝。他看到前面宋、齐两个朝代皇族内部互相残杀,引起内乱,从而导致亡国,所以对亲属十分宽容,即使有人犯了罪也不责罚。他还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他在建康造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同泰寺,每天早晚两次,都要到寺院去烧香拜佛,声称这样做是为了积功德,替老百姓消灾。公元519年,梁武帝到寺院受菩萨戒。由于他的提倡,王侯子弟都以受戒为荣。南朝佛教在这时进入全盛期。在他的影响下,长子萧统(昭明太子)、三子萧纲(简文帝)、七子萧绎(元帝),以及许多官员,都信奉佛教。
  梁武帝到了老年,决定舍弃皇位,出家到同泰寺去做和尚,以显示自己对佛法的虔诚。国不可一日无君,皇帝出家了,朝廷大事由谁说了算?大臣们急得团团转,梁武帝才做了四天和尚,大臣们就把他接了回来,要他继续主持朝政。梁武帝回宫后,想想不对:“普通百姓出家后,要还俗还得拿一笔钱向寺院赎身;我是堂堂一国之君,还俗怎么能不出钱呢!”于是,梁武帝再次“舍身”到同泰寺出家。这次大臣们又来请他回宫,他说什么也不答应了。有个大臣忽然灵机一动,说道:“皇上既然‘舍身’为僧,我们就要为他‘赎身’,才能请他回宫啊!”大臣们觉得这话有道理,就花了一万块钱,去同泰寺为梁武帝“赎身”。寺院住持和尚收到这么一大笔赎金很欢喜,十分爽快地同意这位皇帝和尚还俗;过了不久,梁武帝第三次“舍身”到同泰寺出家,而且,他为了表示自己虔诚信佛,不但“舍”了自己的身子,还把宫内的人以及全国的土地都“舍”了。梁武帝“舍”得多,为他“赎身”的钱也要花得更多。大臣们花了一个月,凑足了二万万钱,又把他赎了回来。过了一年,梁武帝第四次又到同泰寺出家。大臣们只得又用一万万钱为他“赎身”。梁武帝前后四次出家当和尚,大臣们共花了四万万“赎身”钱,把国库都给折腾光了。梁武帝晚年一心只想当和尚,不管国家大事,朝政混乱,最后连自己的命也保不住了。
  1 0 闲话少絮,却说那些心存疑虑的人听了,人人赞叹不绝,欣然接受皈依在家修行。于是,出现了三天便皈依男女弟子两万多人的盛况。
  大师在南五台曾经调教过顽皮小沙弥,一直喜爱孩子。那慧心居士第三子锡文年方六岁,长得聪明伶俐,大师很是喜爱,时常抚摩他的小脑袋,还带着小锡文到惠山北茅蓬共餐,勉励锡文长大后成为国家栋梁。
--第十三章 入世说法节选


(5)昭明太子的成就

昭明太子酷爱读书,记忆力极强。五岁就读遍儒家的"五经",读书时,"数行并下,过目皆忆"。他更喜欢"引纳才学之士,赏爱无倦"。所以他身边团结了一大批有学识的知识分子,经常在一起"讨论文籍,或与学士商榷古今,继以文章着述,率以为常。"《南史》本传称"于时东宫有书籍三万卷,名才并集,文学之盛,晋、宋以来未之有也。"

其父亲,梁武帝笃信佛教,在国内兴建了四百八十座寺院,在顾山兴建的是 "香山观音禅寺",在寺内还建造了一楼阁,名为"文选楼"。太子昭明太子代父出家来香山寺,一则为回避宫廷斗争,二则精心修编文选。

昭明太子以历代诗文而成的总集《文选》三十卷。《昭明文选》是现存编选最早的汉族诗文总集,它选录了先秦至南朝梁代八九百年间、100多个作者、700余篇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因是梁代昭明太子昭明太子(501-531)主持编选的,故称《昭明文选》。但是,《昭明文选》中,一般不收经、史、子等学术著作。

昭明太子恭信佛法,曾为汉传大乘佛教经典《金刚经》敬分章次,成为著名的“《金刚经》三十二品”。

梁普通年间,由于战争爆发,京城粮价大涨。昭明太子就命令东宫的人员减衣缩食,每逢雨雪天寒,就派人把省下来的衣食拿去救济难民。他在主管军服事务时,每年都要多做三千件衣服,冬天分发给贫民。当时世风好奢,昭明太子"欲以己率物,服御朴素,身衣浣衣,膳不兼肉。

"昭明太子性爱山水,不好音乐。曾经泛舟后池,番禺侯轨盛称宜奏女乐。昭明太子不答,只是吟咏左思的招隐诗"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

昭明太子少时即有才气,且深通礼仪,性情纯孝仁厚,喜愠不形于色。他十六岁时,母亲病重,他就从东宫搬到永福省他母亲的住处,朝夕侍疾,衣不解带。母亲去世后,他悲切欲绝,饮食俱废。他父亲几次下旨劝逼,才勉强进食,但仍只肯吃水果、蔬食。他本来身材健壮,等守丧出服后已变得羸瘦不堪,官民们看了,无不感动落泪。

昭明太子长期深受秋浦池州人民爱戴,是因为昭明太子不仅学识渊博,而且关注百姓生活。519年以前,池州一直大旱,田间颗粒无收,在池州百姓发生严重的饥荒时,昭明太子(昭明太子)目睹这一切,多次上书给皇上,亲自安置送粮赈灾,才使池州百姓度过劫难。在昭明太子逝后,池州百姓哭声一片,因敬昭明之德,仰昭明之才,特向朝廷请来了昭明的衣和帽子,在昭明生活过的秀山建造了昭明太子的衣冠冢和太子庙。世世代代都供奉着昭明的牌位(称作"案菩萨")至今。

【印光大师对其赞叹】:

昭明太子,姓萧名萧统,字德施,梁武帝长子也,生而聪睿,仁恕恭俭,笃信佛法,力修净业,遍览众经,深达谛理,受菩萨戒,居常蔬食。于宫内别设慧义殿,招引名僧讲论玄奥。夫武帝尚且多年蔬食,祭先则以面为牺牲,太子所悟所证,超过(其父)武帝奚啻十倍?实为古今居士中不多见之人,其事迹语言,载《梁书》,及《广弘明集》并《居士传》。

——恭引印祖《昭明古会杀生祭祀辩讹》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1022.html

标签组:[佛教] [佛法] [梁高祖] [菩提达摩] [出家] [昭明文选] [因果故事] [皈依] [梁皇宝忏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文化推荐文章

文化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