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起郦道元,世人只知道《水经注》,却不知他的人生更加波澜壮阔

发布时间:2021-10-08 发表于话题:郦道元 点击:94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综合 > 中国历史 > 谈起郦道元,世人只知道《水经注》,却不知他的人生更加波澜壮阔 手机阅读

北魏时期有个读书人叫郦道元,明明前途一片大好,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但他却选择了无视。

郦道元出身于官宦世家,祖父郦嵩官居天水太守,父亲郦范更是三朝元老,当世名将。郦范曾随大将军慕容白曜南征刘宋,攻城略地,所向披靡。最后官至平东将军,都青州,封假范阳公。不仅是封疆大吏,还是朝廷勋贵,既有地位,也有实权。

有着如此背景家世的郦道元,自然能近水楼台。他年纪轻轻便袭封永宁伯,并以父荫入仕,当起了尚书郎。郦道元从小饱读诗书,能力出众,是个难得的人才,加上又是功臣之后,关系背景深厚。

按理来说,这样的人,怎么混都不会太差。然而,郦道元的仕途却十分坎坷。停职、贬谪、外放……为官者所害怕的遭遇,一次又一次的在他身上出现。

原因无他,只怪郦道元这个人太爱较真。郦道元虽然是官宦之家出身,但他并没有从家中长辈那里学会官场中的处事圆滑。在他眼里,做官是一份神圣的工作,在其位、谋其事,负其责,对皇帝效忠,为百姓做事,无关乎人情,不着眼与私利。

所以,郦道元在官场之上,非常讲究原则,从来是刚直不阿,执法严明。在郦道元这里,没有官职大小之分,更无权贵卑贱之别,谁来都是一视同仁。

像郦道元这种为官作风,就属于典型的油盐不进,在官场绝对是举步维艰。因为他这样做,除了得罪人,还是得罪人。想要被赏识,除非是同道中人。

郦道元很幸运,做官没多久,就遇到了这样一位同道中人。当时的御史中尉李彪,也是一名刚直不阿的正派官员,郦道元执法公正严明,油盐不进的作风,非常对李彪的胃口,于是李彪便向朝廷举荐郦道元,把他调到了自己麾下党御史。专门负责弹劾、打击那些官场上的不正之风。然而,好景不常,李彪因为得罪人太多,遭到弹劾,郦道元也被牵连免职。

后来虽然弹劾风波过去,郦道元再度被启用,但却不能继续跟着李彪洗涤朝中污秽,因为李彪已经去世了。而对于朝廷的大部分人来说,他们不愿意看到,再出现一个新的李彪。于是,一番运作之下,郦道元被下放到冀州镇东府当长史,管管刑狱,维持治安。

那是一个偏远府县,民风彪悍,盗匪横行。甚至于因为山高皇帝远,当地官吏胆大包天,勾结当地盗匪,占道设卡,劫掠百姓。老百姓们斗不过强盗,官府又不给他们提供庇护,是故只能忍辱偷生,苦不堪言。

景明中,为冀州镇东府长史,行事三年,为政严酷。吏人畏之,奸盗逃于他境。

郦道元来了之后,立即着手整顿吏治,打击盗匪。起初,没有人看好这个京城过来的书生,认为其不过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一烧,一切还不是恢复如初。而且他们当地官匪勾结,早已经是铁板一块,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他郦道元又能如何。

但是,他们低估了郦道元,这个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在他这里没有地头蛇一说,一切皆按律法行事。吏治腐坏,那就该贬则贬,该罚则罚;匪盗横行,那就该抓便抓,该剿便剿。当然,这种场面并不新鲜,曾经来到镇东府的人,也有过意气风发,想要剿灭匪患。然而,无奈手中实力有限,损兵折将之后,盗匪依然猖獗。最终要么负气调离,要么同流合污。

但郦道元是个例外,他并不是简单的书生。小时候跟着父亲游历山川,耳濡目染,对于行军打仗之事,并不算外行。最为关键的是,这个人脑子是一根筋,只要他认定了的事情,哪怕是死,他也会去做。换句话讲,对于这群猖獗的盗匪,郦道元早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一直杠下去,不死不休。

最终,郦道元花了三年时间,赶走了盗匪,还了镇东府一个太平。因为治理冀州有功,郦道元被调到鲁阳郡任太守。这里地处北魏南部边境,百姓缺乏教化,山贼横行。郦道元到任后一方面打击山贼,一方面建立学校,教化乡民。鲁阳郡在郦道元的治理下,安定且繁荣,有大治之景象。

道元在郡,山蛮伏其威名,不敢为寇。

由于政绩出色,郦道元又被升迁,调到了东荆州当刺史。地方换了,郦道元的行事风格却没变。在这里他依然是一副酷吏作风,对于那些作奸犯科的人,决不姑息。然而,东荆州不比鲁阳郡、镇东府这些小地方,不乏一些有背景的权贵。郦道元激进的行事作风,显然会影响他们的利益。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家伙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无论是威胁恐吓,还是财色腐蚀,都无法改变其分毫。

既然不能同流合污,那就是敬而远之,于是一纸弹劾信被送到了洛阳城。信中称郦道元在当地执法严苛,刑罚残酷,百姓苦不堪言,他们强烈要求前任刺史寇祖礼回来复任。

寇祖礼何许人也,北魏朝上有名的大贪官,其人“畏避势家,承颜候色”,是典型的势利眼。百姓就算不喜欢郦道元,但也不会愿意看到寇祖礼。很显然,这纸弹劾信,就是当地豪族们的阴谋。相比于郦道元,寇祖礼显然才是他们的同道中人。

郦道元从东荆州回到洛阳后,赋闲在家,一待就是十年。当然,虽说是赋闲,但郦道元并没有闲着,他在这段时间里,游历山川,查访古籍,为《水经》作注,原本一万多字的《水经》,被郦道元变成了三十余万字的《水经注》。而《水经注》的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地理学巨著,历史价值无须多言。

对于郦道元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毕竟他这样的人,在官场之上是在太吃亏,明明一心为公,却还要遭人排挤。还不如退休在家,专心于学术爱好,好不自在。

然而,命运弄人,似乎老天爷不想看到郦道元过得太舒服。公元524年,在家赋闲近十年的郦道元,收到朝廷诏书,让他回朝任职。郦道元担任的是河南尹,负责治理京城洛阳,显然这个官儿不算小。那么问题来了,郦道元为何会时来运转,到底是遇到什么大贵人?

其实无关乎贵人,而是时势使然。当时北魏正逢六镇叛乱,皇帝年幼,主少国疑,各地人心惶惶,哪怕京城洛阳,那也是人心涌动,动乱不止。这种时候,朝廷需要郦道元这样有着治国能力的人才。当初在冀州、在河南,郦道元的政绩可是摆在那里的。

当然,郦道元不仅治国有方,打仗也是一把好手。他重回朝廷没多久,就和河间王元琛一起抵抗梁朝北伐,与南梁名将裴邃打得有来有回。后来刺史元法僧叛乱,郦道元率军讨伐,打得元法僧节节败退。

由于政绩出色,屡或军功,郦道元回朝第二年便被委任为安南将军兼御史中尉。不得不说,人生真是有趣,郦道元绕了一大圈终究还是当上了御史中尉。而难能可贵的是,多年的沉浮坎坷,依旧没有磨平郦道元的棱角,他还是当初李彪所看中的那个人。郦道元依旧是那个较真的郦道元,他油盐不进,不讲人情,管你是豪强,还是皇族宗室,犯了错,他就会说。

所以,二十多年后,朝廷又出了一个李彪。虽然迟到了,但并没有缺席。

当然了,“李彪”不是那么好当的,不讲人情就必然会得罪人。郦道元曾抓过一个人,叫做丘念。此人乃是汝南王元悦的侍从,仗着元悦的宠信,狐假虎威,公然买卖官爵。丘念所犯虽是重罪,但却无人敢管,因为他主子是汝南王。

不过郦道元不吃这一套,他直接带人将丘念给抓了。并且不顾汝南王和太后的情面,在汝南王明明已经求得太后赦免懿旨的情况下,直接处决了丘念。郦道元因此得罪了汝南王,更得罪了太后。

司州牧、汝南王悦嬖近左右丘念,常与卧起。及选州官,多由于念。念常匿悦第,时还其家,道元密访知,收念付狱。悦启灵太后,请全念身,有敕赦之。道元遂尽其命,因以劾悦。

类似的事情,郦道元不知道做了多少。于是乎,郦道元很快便成了朝中权贵重臣们的眼中钉。

公元527年,齐王萧宝夤有反叛之势,孝明帝决议派大臣前往探查。汝南王和一众大臣力推郦道元,称其能力出众,能当大任,反正就是一顿夸。于是郦道元被派往长安接触齐王萧宝夤。

郦道元身负皇恩,为朝廷办事,倒也无可厚非。只是郦道元没想到,他前脚刚走,一封洛阳的书信便被送往了长安。信中通知萧宝夤,郦道元此次前来名为劳军安抚,实为监察。齐王自知事情败露,便不再隐藏,决心先下手为强。而身在长安的郦道元与一众家眷,自然首当其冲,被齐王的叛军包围。

齐王知道郦道元是遭人陷害,便道出真相,劝郦道元投降,为自己效力。然而郦道元拒绝了,被人在背后捅刀子固然可恨,但郦道元从小学的是儒家礼,做的是忠臣事,叛国造反这种事儿,他做不出来,哪怕此时他已经身处绝境,那也不能违背原则。

于是,郦道元死了……

以前谈起郦道元,世人只知道《水经注》,却不知先生的一生如此波澜壮阔!现在,我希望更多的人知道,关于郦道元,不仅仅是只有《水经注》。他的人格,更加值得赞颂。

试问天下能有几个郦道元?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0969.html

标签组:[郦道元] [水经注] [李彪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综合推荐文章

综合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