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变法时期的利息有多高?为什么大宋的国有资本降低不了利息

发布时间:2021-10-08 发表于话题:王安石变法 点击:44 当前位置:黄埔网 > 财经 > 王安石变法时期的利息有多高?为什么大宋的国有资本降低不了利息 手机阅读

经济视角下的历史 王安石变法系列之青苗法


  王安石的变法,以“理财为方今先急”,而理财又“以农事为急”,所以,在他的各项经济改革中,重点就首先放在减轻农民的疾苦上。而青苗法是他最早考虑改善农民处境的一种重要措施。

  在青苗法中,他找到了农业生产的最大痛点,那就是高利贷。


农民的困乏在新陈不接之际,“兼并之家乘其急,以邀倍息,而贷者常苦于不得”。


  01

  首先,我们会有几个疑问:变法时期的利息有多高?这是市场利率吗?

  《宋会要稿·食货》里说是倍息,通常我们会认为是年率100%。但是宋初的《刑统》里面有记载:每月利息不得过6分,总量不得超过一倍。这么说,这里所谓的倍息应该指的是总利息是本金的一倍,而不是年利息。元丰年间(宋神宗时期),陈舜禹也说过:民间利息虽然重,取息犹不过一倍。而且,陈舜禹也说了:民间借贷,月取息一分半至两分。(都官集)

  所以关于熙宁变法时期的民间借贷利率是有争议的。

  这对于现代人,尤其是对那些有过生活经历的人来说,其实还是很容易理解的。

  利息的高低取决于:

  1、不同的用途。你拿钱是干什么的,如果是纯消费的,通常就会比投资要高。

  2、不同的贷款人。你的资质好不好,有没有正式工作,有没有房产抵押,如果都没有,通常利息就会高。

  3、不同的贷款机构。国有银行利息会低,商业银行会高,网络贷款基本就是高利贷,套路贷就不说了,这是社会治理问题,不是金融问题。

  4、不同的地区。这在十几年前更为明显。经济发达的地区,民间借贷利息会低,比如浙江可能是1分-2分,而陕西会更高。

  所以,我倾向于年利率100%是个别的贷款利率,并不是市场利率。

  但无论如何,我们研究的不是历史,而是经济学(经济学是建立在逻辑之上的),所以并不妨碍我们就将那时候的利率水平定为年利率100%,来考察相关事件。(让老王这位偶像占点便宜)  

为了证明我不是胡说八道,有请老祖宗现身说法


  02

  王安石发现了农业生产中高利息这个痛点后,他出台了青苗法。由政府出面,以年化40%-60%的利息,借钱给农民。这样农民少承担利息,政府又多了一个赚钱的渠道。这岂不是双赢?!

  青苗法最终的结局,我们都知道,确实是双赢,只不过是政府赢了两次。一次是从贫农那里赚了大钱,一次是从富户那里赚了小钱。每年放出千万贯的青苗钱所得的息钱甚为可观,如熙宁六年(1073年)即达二百九十二万贯(《长编纪事本末》卷六九,《青苗法》下)。

  国家自然是赚到了钱,但社会上的高利息现象并没有得到缓解,以至于社会上不论贫富都反对青苗法,使得青苗法最后不得不草草收场。



  03

  说起青苗法的失败,很多专家将其归因于用人不当,王安石没有用那些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四好青年去实施。

  讲这些话的专家们,你们不脸红吗?你们是生活在真实世界里的吗?最重要的是,人定也不一定能胜天,经济规律不会因为你忽略它就不存在了。

  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是:大宋的国有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真的可以解决利息高的问题吗?

  大家都知道,市场利率是由供需双方共同决定的,哪怕是在资方垄断市场也是一样,利息过高,借款的人就会变少,最终赚的不一定会更多。

  从借贷市场考虑,利息高反映的是供给少,需求大。从这点看,国有资本进入,增加了供给,是能降低利率的。但是,当国有资本的利率被锚定在了市场利率之下的话,它所产生的影响,我们就需要分情况进行讨论。

  1、国有资本无限供给。这就类似于现在的央行,不断印钱,再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等,降低银行间的拆借利率,从而降低市场利率。本质就是央行有足够的弹药,反正钱么!纸么!这种人为压低市场利率的操作是引发经济周期的主要原因(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周期理论)。暂时不做展开。

  2、国有资本是有限的。大宋面临的就是这种情况。老王当时用于青苗贷的本钱是常平仓的1500万贯,这笔钱本来是用于平抑物价的,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政策执行的并不好。所以,老王就干脆拿出来放贷了。他认为,既然常平仓利未溥,法未得其宜,不如以仓中现存的粮食和现钱充作本钱,贷给农民,好让他们安排生活,发展生产。(想法不错,勇气可嘉)

  这时,市场开始分层了。

  拿到老王低息贷款的是一层。拿不到老王低息贷款的是另一层。

  那么大家不妨想一想,谁能拿到老王的低息贷款呢?

  这取决于老王的考核导向。如果老王以一颗做公益的心来要求下属的话,那么拿到低息贷款的肯定是贫下中农。如果老王以利润为考核导向,要求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的话,那么拿到低息贷款的肯定是信誉好的有钱人。这些思考都是符合逻辑和事实的。

  那么实际情况如何呢?老王采取的是第二种考核导向——不得亏蚀官本。老王这句话讲的很漂亮,只要不亏钱就行了,似乎不以盈利为最终目的,还是要对贫下中农们照顾照顾的嘛。但实际上,混过官场或职场的都知道,有种东西叫做内卷。年底考核一到,最终还是以利润说话,除非你爸是李刚,你才可以躺平。

  并且,老王的贷款制度就是这么设计的。借钱多少按户等高低而定:第五等户(半自耕农)并客户,每户贷款不得过一贯五百文,第四等户每户不得过三贯文,第三等户每户不得过六贯文,第二等户每户不得过十贯文,第一等户每户不得过十五贯文。大家可以看到,一等户可以借的钱是第五等户的10倍。

  尤其是,依以上标准发放贷款后如尚有剩余,可给第三等以上人户,在规定数额之外再添数支给。所以,老王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当然,这也说明了我们的逻辑没有错。

  从考核导向以及发放规则,我们可以推出,老王的钱大部分到了富户的手里(不管他们愿不愿意)。这是第一层市场,也就是优质市场。

  接下来,让我们来考虑第二层市场,劣质市场(拿不到低息贷款的人组成的市场)。

  在这个市场中,贷款人都是被政府机构用大数据筛选剩下的劣质客户。他们可以获得的贷款利息 要比之前的更高。这是为什么呢?

  想象一下,如果一架飞机取消了头等舱和商务舱,经济舱的价格是不是得增加?头等舱和商务舱的票价高出经济舱好几倍,实际上是帮坐经济舱的我们承担了一大笔费用。

  那现在大宋的贷款市场就变成了,有钱人都去乘坐政府包机了(价格还便宜),那没钱的人要乘坐飞机是不是得加钱呀。微观细节就是劣质市场的客户,他们的风险在没有优质客户平均的情况下提高了,所以贷款方必定要提高利率。而高利率,又将让一部分人退出借贷市场。

  整个借贷市场的规模萎缩了。

  这种现象,如果我们用心体会是能在自己的生活场景中找到的。当然,现在比以前好多了。这在于对金融市场的逐步开放,很多城市银行、农商银行等都加入了借贷市场。但不可否认,我国的贷款利率和世界上其他的主要国家比起来还是偏高的。

  总结一下就是:老王的政策,让穷人(劣质客户)被迫以更高的利率借贷。甚至有的人退出借贷市场,直接卖田卖地,加剧了土地兼并。有钱人(优质客户)被迫低息贷款却无处放贷,亏损。除了政府连赢两次,无论穷人富人都是输家。

  04

  上面讨论了大宋国有资本以救世主的身份,介入借贷市场后,需求和供给的变化情况。那么对于市场本身会带来哪些问题呢?

  1、压制市场竞争。利息过高,就说明当时大宋的借贷市场竞争不够充分。很有可能是行业准入出了问题,或者当地政府拉偏架,也就是官商勾结。而国有资本的进入,必定会带来政府力量进一步介入市场,从而压制市场发育。

  2、扭曲风险收益机制。对金融业来说,利润应该完全来自于风险,但大宋的国有金融机构却可以做到基本没有风险,因为没有人敢欠政府的钱不还。尤其是,老王还用了大面积的担保。每五户以上或十户以上(河北路为十户以上)为一保,每保还须有第三等以上户(地主或富裕农民)的“有物力人”充当“甲头”。

  我一直认为担保是金融市场存在垄断势力的最显著的标志。金融机构你既然要赚我的钱,就得承担我还不出的风险,就得做尽职调查加上专业判断,否则凭什么你坐办公室里就能赚钱呢?

  在担保体系下,大宋的国有金融机构以近乎无风险套利的方式赚取了大量的财富。但是,风险和收益在整体上必定是守恒的,国有机构收益大于风险,那么必定有人是风险大于收益的,那就是被强迫担保的富户,说是富户其实也就是个中产而已,因为真正的富豪比如韩家,有谁敢让他家担保?(拖出去,喂狗!)



  3、扭曲生产要素。灵魂之问:如果种地就是赚不来钱,我们需要用低息贷款将农民绑在土地上吗?

  这个下次再详细展开,太长了,大家都不喜欢。

  我打算将王安石变法做成一个系列,在里面给大家普及下经济学知识,和大家一起尝试着用经济学的方式进行思考和逻辑推理。希望大家都能够支持,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经济视角下的历史。

  不过,提前告知,我的思想是市场派的,不喜欢的可以绕道,请不要骂我。因为我脾气不好!


死亡凝视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0869.html

标签组:[王安石变法] [利息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财经推荐文章

财经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