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一夜“变天” 塔利班将怎么组建新政府

发布时间:2021-09-25 发表于话题:塔利班为什么要打阿富汗 点击:206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国际 > 阿富汗一夜“变天” 塔利班将怎么组建新政府 手机阅读


从7月2日美军趁夜色掩护撤离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开始算起,到当地时间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成员坐到总统府的办公桌前,时间只过去了43天。这比美国2001年推翻塔利班政权所用的78天要短,也远远少于美情报机构“塔利班可能在90天内攻入喀布尔”的预期。

尽管国际社会对塔利班重返喀布尔早有判断,但塔利班重掌阿富汗的速度之快,仍然出人预料。美国投入800多亿美元扶植培训的阿富汗政府军为何一溃千里?塔利班变了吗?阿富汗将出现怎么样的新权力架构?都是全球关注讨论的焦点。

塔利班重返喀布尔“迅”而不“猛”

“塔利班这次重返喀布尔的速度是很快,但与其讨论塔利班攻势为何如此迅速,不如问一问阿富汗政府军和安全部队为何溃败得如此之快。”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院长、阿富汗问题专家叶海林研究员8月17日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阿富汗国内近一个月来并没有爆发决定性的大战,绝大部分地区甚至没有发生大规模交火,很多地方军阀、警察部队甚至直接投诚或弃械而逃。比如在阿富汗安全部队重兵防守的昆都士、坎大哈,在地方武装盘根错节的赫拉特、马扎里沙里夫,塔利班几乎都是传檄而定。所以说塔利班重返喀布尔的过程可以说很“迅建”,但很难说“猛”。

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叶海林认为有三个最主要的原因:阿富汗内战的独特性、美军的突然撤离和政府军“不能打、不想打”的自身缺陷。

叶海林分析说,阿富汗内战从来就是“九分政治,一分军事”。不论是1996年塔利班攻入喀布尔,还是8月15日的围城,胜利一方很少是通过艰苦的歼灭战来控制一个城市的,有时候甚至是围而不打,守城一方就会宣布效忠塔利班。从本质上讲,阿富汗内战很大程度上是不同部落联盟之间的分化组合。这是由阿富汗内战的独特性决定的。

更为关键的是,美国5月开始撤军,尤其是7月2日从驻阿富汗最大军事基地巴格拉姆空军基地撤离,给塔利班重返喀布尔创造了有利条件。在美军从巴格拉姆空军基地撤出两天后,塔利班就占领了南部坎大哈省的潘杰瓦伊地区。不到两天,塔利班接连攻占了24个城镇。

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17日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美军从阿富汗撤离,导致阿国内的政治和军事失去平衡。塔利班占有了战场上的优势,并很快将这种优势转化为政治上的胜利。

塔利班能迅速攻城略地,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原本被认为将成为重要抵挡力量的北方军阀与民族武装直接放弃了抵抗。叶海林认为,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塔利班事先已与一些重要军阀和民族武装达成了分权协议;另一方面也与北方军阀和一些民族武装领导人近年来年老式微、实力大不如前有关。比如曾经夸下海口称要“让阿富汗北部成为塔利班的坟场”的前副总统、大军阀杜斯塔姆,在塔利班8月15日攻入其所在的马扎里沙里夫之前,就已逃往乌兹别克斯坦。有“赫拉特雄狮”之称的大军阀伊斯梅尔·汗,也在抵御数周后于8月12日宣布投靠塔利班。这都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抵抗力量士气低落,地方军阀相继不战而降。

政府军为何一溃千里

从理论上说,阿富汗国民军和警察部队有35万人,美国及其西方盟国过去20年间投入830余亿美元对其进行了训练和装备,他们本应对塔利班构成强大威慑。但是,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对阿富汗政府军的能力判断失误了,在短短40多天时间里,这支部队就彻底瓦解,在首都喀布尔甚至一枪未开就放弃了战斗,还将美国为阿政府军提供的所有火力装备,包括美制枪支弹药、直升机、战斗机都拱手送给了塔利班。

美军撤离立即让阿富汗政府不堪一击,叶海林认为也有三个原因。首先,美军撤离令阿军的战斗力丧失。此前,阿富汗军队是美军按照与自身作战方式相匹配的模式塑造的。美军严重依赖地面行动与空中力量相结合,利用战机为前哨提供补给、打击目标、运送伤员并收集情报。美国撤走了为阿富汗飞机和直升机提供服务的空中支援、情报和承包商,意味着阿富汗军队根本无法再开展行动,更别说阿富汗军队事实上从来没有单独执行过空地进攻,本就难言“战斗力”。其次是士气。7月2日美军从巴格拉姆空军基地不辞而别,令阿军上下士气大挫,产生被抛弃之感,也不知为何还要继续与塔利班战斗。第三,阿军“不想打”的另一个原因是,美军撤离后,美元援助没了,阿军战斗的动力也顿时丧失。因而,当塔利班兵临城下时,各地阿军相继不战而降。

王晋表示,阿富汗政府自身羸弱,内部派系繁杂、腐败丛生,无力管控地方政府,也是阿政府军迅速溃败的重要原因。8月15日塔利班包围喀布尔,总统加尼立即宣布辞职、逃离阿富汗,对于阿政府军来说也是一个明确的不抵抗信号。

塔利班真的变了吗

纵观塔利班重返喀布尔的整个过程,国际舆论关注的另一个焦点是,塔利班似乎变了。8月16日,塔利班领导人巴拉达尔发表视频讲话称,塔利班日后考虑的主要问题会变为“如何有效治理国家”“解决阿富汗人民面临的问题”,以及“满足他们的愿望”。8月17日,塔利班宣布对阿富汗政府全体工作人员和安全部队成员实施大赦,承诺将在伊斯兰教的范围内保障女性权利,计划在阿富汗组建一个包容性政府。

相较于1996年,现在的塔利班改变了吗?对此,叶海林分析说:“塔利班确实有些变化。但不只是塔利班变了,现在的国际大环境也变了,阿富汗国内的主要矛盾也变了。”

对于塔利班执掌政权后会否兑现承诺,保障女性和少数族群权益,实施有别于以往的开明政策,叶海林不愿过早评论。他认为,相较于内政的不确定性,从政治外交能力和技巧上来看,塔利班近年来的确有所调整。“上一次(1996年),尽管外界严厉批评塔利班奉行的那一套,但塔利班是打赢了内战的,只是它输了‘外战’,没能让国际社会承认其合法性。如果说塔利班现在变了,那是它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吸取教训,调整了策略。当然,这种变化是多年来逐步调整的,不是一蹴而就。”叶海林分析说,从这个层面看,塔利班的“变”再正常不过,“如果不变,它就只能继续待在山谷里”。

王晋也认为,从此次塔利班进入喀布尔的过程看,其政治上的变化还是明显的。1996年塔利班进入喀布尔时,曾对苏联扶植的纳吉布拉总统和前政府官员展开疯狂报复;但这一次,塔利班入城并没有发生大规模报复行动,甚至还发布命令赦免了前政府官员、军官和士兵。

塔利班将组建一个怎样的新政权

阿富汗一夜“变天”,塔利班接管政权已经成为现实。尽管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17日在进入喀布尔后举行的首次记者会上表示,阿富汗将拥有一个强大的伊斯兰政府,计划组建一个包容性政府,但包括中国前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在内的多名专家都认为,对于塔利班而言,组建新政府后将面临内外巨大挑战,包括对内巩固政权、发展经济、稳定民心,对外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等。

叶海林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眼下最需要关注的问题,是塔利班怎样组建一个新政府,如何搭建一个能让阿富汗重新恢复秩序的新权力架构。他指出,塔利班如何与那些没有经过激烈抵挡就投降的各派力量分享权力,新的权力架构能否在国内提供基本服务,新政府能否争得国际社会对其合法性的承认,是未来一段时间观察阿富汗局势走向的两大最关键问题。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90576.html

标签组:[美军] [塔利班] [叶海林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国际推荐文章

国际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