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前准备——金絮其外的奥匈军队

发布时间:2021-09-15 发表于话题:世界军事投入资金入排名 点击:134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军事 > 陆军 > 战前准备——金絮其外的奥匈军队 手机阅读

2.1 一支没有资金的陆军

“我国陆军的当前状况已经展现出了永久性军备限制该有的样子。” ——奥地利总参谋长康拉德步兵将军,1907年海牙裁军会议。

奥匈帝国陆军向来以缺乏预算而著称,当帝国在20世纪第二个十年步入5100万人口时,平均每位奥匈公民每年只需为他们的国家支付0.72英镑的国防支出资金,而其邻居德意志帝国——超过奥匈人口1500余万——每人每年要为其国防建设缴纳1.43英镑。仅从人均国防支出来看,也只有超过奥匈人口三倍的俄罗斯帝国,以每年0.49英镑“甘拜下风”。

欧洲六列强的国防支出图表(单位:百万英镑), 可见各国在一战三、四年前都有大幅军费增涨。来源:Armaments and the Coming of War_ Europe, 1904–1914

如果不谈人均,从总陆军支出来比较, 1912年奥匈陆军的6.1亿帝国克朗(2540万英镑)仅能够勉强胜过意大利陆军,依旧位列欧洲六强倒数第二。甚至比起把海军作为重点的联合王国,其6个精锐的英国远征军师+14个费拉不堪的本土防卫军师,仍然能够在经费上超过拥有48个师的奥匈帝国陆军。

六国的陆军军费支出(单位:百万英镑)。可见奥匈帝国陆军在1913年勉强超过了英国陆军,但仅有俄国陆军的一半不到。

其实早在1910年末,总参谋长康拉德向战争部提出帝国至少需要10亿克朗的军事总预算才能在日益膨胀的军备竞赛中保住面子,但时任战争部长舍奈希不为所动,甚至考虑要将常备兵服役期从三年改为两年,住在美景宫的皇储斐迪南大公拍桌子怒斥舍奈希是哈布斯堡的敌人,要求他立刻滚蛋。结果后者上书霍夫堡宫,获得了皇帝的支持,皇储和康拉德吃闭门羹,虽说是保住了三年兵役期,但陆军最终拿到的预算不足总参谋长提出的三分之二,这意味着在欧洲军备竞赛这个大环境下(就连意大利都在为征服利比亚而招兵买马),奥匈帝国是唯一一个军事支出原地踏步的国家。

2.2 窘迫的常备兵力

“那些议员,被证明完全无能、没有责任感、腐败。”——奥地利总参谋长舍穆瓦步兵将军,1912年。

奥匈陆军第二个麻烦点是人力问题。随着1910年帝国人口突破5100万,陆军却仍然在使用1889年4000万人口时期的征兵法案且不受人口增加影响,意味着每年征召入常备军的人数仅有103,100人*,占总人口0.29%,而这个数字在帝国假想敌——意大利和俄国分别是0.37%(100,000人) 与0.35%(335,000人)。不过并不是所有奥匈政治家们都准备看着他们的陆军被意大利所超越,在1911年夏天,维也纳国会大厦再次为新陆军法案展开了一场唇枪舌战,结果毫不出人意料的以保守派和亲陆军的基督教社会党人败北告终——陆军仍要使用上个世纪的征兵法案。

* 103,100人/年仅为奥匈共有陆军,另有奥地利地方防卫军19,970人/年、匈牙利王家防卫军12,500人/年不算在内,合算哈布斯堡总地面武装为135,570人/年

但令奥地利人出乎意料的是,一向对增兵嗤之以鼻的布达佩斯议会竟然破天荒的在1912年6月同意了新陆军法案。这一成功主要是众议院议长蒂萨.伊斯特万的功劳,尽管他本人因为持续推行激进的马扎尔化政策让陆军高层——斐迪南大公和康拉德非常不爽,但正因为本次事件,皇帝对蒂萨非常满意,以至于前者后来对康拉德说“马扎尔人是(帝国)可靠的部分“。

介于匈牙利人都奇迹般的同意了新法案,奥地利国会也只能跟随了。新法案使得年度征召新兵增加了42,000人,总共181,100人左右*,其中共有陆军来到136,000人。同时在未来五年内还会进行三次小幅提高,预计到1918年帝国地面武装将每年征召236,000人。作为对比参考,1889法案(135,570人/年)相较1868法案(95,000人/年)增幅了43%的新兵,而新法案则比1889年法案增幅了74% 的新兵(1918年)。在一战爆发前,奥匈帝国陆军总共有414,000名常备兵。

*奥地利地方防卫军20,715人/年、匈牙利王家防卫军17,500人/年。

但征兵数量的快速增涨是有妥协的——同年战争部正式把共有陆军的征召兵常备役服役期降为两年。在外界看来这么做像是开倒车,但实际上有很多哈布斯堡共有陆军的士兵在第三年就已经被调到预备役里了,之所以斐迪南大公在先前对降低服役期如此敏感,一大部分原因是为了保住帝国与王家陆军的最后一丝面子罢了。尽管看起来很伤感,但战争部这么干也有自己的道理:奥地利地方防卫军和匈牙利王家防卫军都是两年常备役,将共有陆军服役期降到与它们相同长度,说明承认这两支防卫军与共有陆军的重要性相当,减少三支常备军的差异性。

各类型的奥匈士兵。如最右边军帽带毛的是山地猎兵、带红色菲斯帽的是波黑兵等

2.3 可怜的征兵质量

与普鲁士—德皇陆军士兵艰苦而漫长的服役生涯相比,哈布斯堡的士兵无疑是生活在天堂。不同于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奥匈帝国的公民依靠抽签来决定自己的部队归属,当身体健康、年满21岁的男性公民到社区完成参军报名后,他们会获得一次抽签机会,有三个选项:1.共有陆军(Heer)、2.帝国王家地方防卫军(k.k.Landwehr)或匈牙利王家防卫军(k.u.Landwher,亦或是Honvéd)——取决于他在哪个莱塔尼亚、3.补充预备役(Ersatzreserve)。

其中抽到第一项共有陆军无疑是最累的,在常备役干完三年后(1912年改两年)转入预备役干七年,之后再到防卫军(Landwehr)里的非现役岗位做两年,最后出来时是33岁,可以志愿加入地方突击队*(Landsturm)。第二项当防卫军也不算轻松,在1912年前比共有陆军还那么合算一点,但改了兵役法后就一样了,两支防卫军都有自己独立的预备役,服役完11年后可以加入当地的地方突击队。

*奥匈帝国的三线部队,相当于民兵,和平时期负责治安管理划水,由34到55岁的退役士兵和平民组成。

隶属于共有陆军的精锐野战猎兵(Feldjäger)营,向敌军发起冲锋,1914年

如果那位先生抽到了第三项,那么恭喜他,他的军事生涯将和平民没多大区别,因为这个所谓的“补充预备役”,只有在战时才会填入常备军,和平时期就是个“门面役”,召入其中的“士兵”只有八分之一才会接受和上述三个常备军一样的严格军训,其余大部分人的每年训练时间加起来不过八周,这意味这些人对现代速射步枪、机枪和野战炮一无所知,跟别提熟练掌握它们。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每年有将近30%的征召兵因为资金问题被调进了补充预备役,而这些人完全是可以进常备军的。 当然此单位也成为了那些逃避兵役者的绝好去处,尽管说能不能去成完全靠脸。( 所以脸黑的帝国与王家海军考虑一下?)

2.4 哈布斯堡军官团

“士兵们,尤其是军官,构成了哈布斯堡防御体系中最强大的支柱。”——奥茨卡尔·雅兹,匈牙利社会科学家。

拯救君主国于1848,哈布斯堡军官团在奥匈帝国的军事、政治领域占有崇高地位,但和士兵阶层一样,这支军官团充斥着来自不同民族、信仰不同宗教的平民和贵族。

首先是语言和民族问题。根据1910年口语普查,君主国内仅有24%的人使用德语作为第一语言,但在职业军官团里使用德语者高达79%,马扎尔语和捷克语仅占9%和5%,而这些使用德语的军官并不全是德意志人。许多少数民族军二代已对使用德语产生了一种归属感:他们的父辈使用德语交流、并在一个德语的环境中长大,渐渐形成良性循环,带动了他们的同族军官也去使用德语。当然,也有反面例子,比如某些缺乏语言天赋的军官,最喜欢使用一种叫“斯拉夫军语”的笨拙混杂语言发号施令。该语以捷克语为主,据说在陆军所有七个斯拉夫族群中都很管用。

同时军官的档案里永远不会提及个人民族信息,高层希望让军官的感情根植于哈布斯堡皇朝和陆军,并非某个特定的民族,因此民族主义在军官团内绝不受欢迎,甚至是叛国的象征。

其次是宗教问题。天主教在职业军官团内占大头,有87%,这在其他大国中是绝无仅有的,哈布斯堡陆军仍依靠天主教仪式和信仰去激励军人的意志和对皇朝的忠诚。另一个绝无仅有的是犹太人数量,在预备役军官团中占了17%,单独计算匈牙利王家防卫军则更高。如此多的犹太裔完全因为奥匈帝国陆军是欧洲唯一例行提拔犹太人当军官且无阻碍的军队。

奥匈军官团正在对着一面帝国鹰旗宣誓,1915年

在一战前夕,哈布斯堡军官团总共有约18,000名现役军官和14,000名预备役军官,指挥共414,000名常备兵。在动员后军官团将增至53,000人,指挥一支203万人的野战力量,也就是一名军官对应39名士兵/士官。这个数字远比俄国好看,后者几乎为1比58,但比起德国朋友还是差了很多。

2.5 “黑预算”事件与奥匈野战炮兵

“敌方火炮是我军步兵的最大威胁。”——阿尔弗雷德.克劳斯中将,1913年。

当俄国和日本在满洲开打了20世纪第一场大战时,奥匈军方敏锐的察觉到了重炮在现代战争的作用和威力,日本陆军的“二十八糎榴弾砲”,在旅顺攻坚战中表现优异——仿制于意大利王国的280mm重榴弹炮*,哈布斯堡皇朝的头号假想敌。明眼人都能看出,此炮会对特伦蒂诺的防御工事造成巨大威胁,维也纳急求反制措施,奥匈手中没有可以与之匹敌的机动重炮,于是战争部随后找上位于波希米亚的斯柯达军工厂,要求定制一款可以快速机动的长距离重炮来打击意军新造的圆顶装甲炮塔和固定炮台。

*准确来说仿制的是英国阿姆斯特朗意大利分公司为意大利陆军设计的“Obice 280 mm”。

斯柯达军工厂在1911年给了战争部一份完美答卷:30.5cm口径、最大射程12.3km、使用火炮牵引车可以在公路进行6km/h的机动、385kg镍钢穿甲弹可以打穿2m深的钢砼等等优秀参数,让总参谋长康拉德无比兴奋,他强烈要求陆军加快列装该型重炮,并回头开始着手完善“I方案”,既趁意大利陆军忙于利比亚战事时对其发起预防性打击。

停在布鲁塞尔的斯柯达30.5cm臼炮

想法很美好,但无论是康拉德还是战争部的愿望都落空了:前者因为不断叫嚣预防性战争而丢掉了总参谋长一职,后者因为财政部经费紧张、两会又不肯额外拨款,被迫继续用老的24cm臼炮,斯柯达被鸽,奥匈帝国失去了唯一可以与德国比肩甚至更先进的重炮。

但就在此时,战争部长莫里兹.冯.奥芬贝格将军站了出来,辣个因为制定了“U方案”而备受皇储信任的男人。不同于他的前任部长舍奈希的“卖国举动”,奥芬贝格足够反匈且积极支持扩充军备,最终当上了战争部长。而这次他也不会辜负皇储和康拉德的希望,以战争部的名义在1911年不经过审批、招投标和分配预算等正式步骤,用陆军的“黑预算”向斯柯达秘密购买了24门30.5cm重炮及其全部配套设备包括40辆戴姆勒牵引车,成为了奥军攻城炮战前最大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扩充。(指20世纪)

行驶在马路上的30.5cm臼炮,最前面的是戴姆勒M12火炮牵引车

不过比起攻城炮兵,哈布斯堡君主国的野战炮兵才是最需要被拯救的,而战争部在这点上完全无能为力。1914年的战争爆发前夕,奥匈军事情报局(Evidenzbureau)就对俄奥两国野战炮兵做出分析,认为俄国师、军级野战炮在射程和炮弹重量上已完全压制了奥军,并且拥有数量优势:俄军48门/步兵师、108门/军对上奥军42门/共有陆军步兵师、92门/军*。**

*奥军没有标准配置的野战军,此处按照一军辖两师来计算。

**以上数字是野战炮、榴弹炮和重榴弹炮的总和。

1914年五个参战大国的师级野战炮兵配置

实际上奥地利在野战炮上的落后完全不令人意外,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奥地利炮兵少将弗朗茨.冯.乌哈尤斯发明了新式制炮铜工艺后,奥匈帝国野战火炮无一不是钢铜复合炮管。需要指出的是,在1875年这个时间点上,青铜炮对奥军来说拥有便宜和耐久两大优点,且无论是本国还是外国专家都给予了乌哈尤斯设计的9cm FK.M75野战炮好评;同时奥匈炮兵还认为,根据克尼格雷茨战役分析,火炮组员的素质比火炮本身的性能更加重要。

奥军落后的9cm FK M75青铜炮

但是这一“精神意志论胜负”放到1914年来说就很好笑了,当然由于涉及具体战例,这里先不谈。上文提到的“便宜”和“耐用”两大优点已经成为了奥匈野战火炮的最优先设计标准,也就是说普德早在1864年用上的钢炮就甭想了。唯一的好消息是1914年斯柯达和战争部已经设计好了现有榴弹炮和重榴弹炮的替换品,装备了液压反冲击装置和组员保护盾及全钢炮管,但只有在战争爆发时才有大规模投产的可能。

具体到野战炮的装备情况,哈布斯堡共有陆军在1914年共有42个野战炮兵团*(FKR)理论上是应该全部列装最新式的8cm FK M.5野战炮——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跟上俄军水平,但实际列装情况不到总数一半: 每个炮兵团有两个炮兵营,其中只有第一个炮兵营装备了新式的M.5,第二个营全都在用老掉牙的9cm FK.M75炮!乌哈尤斯将军做梦都不会想到他的炮会在陆军里“风靡”40年。奥地利人用普法战争时期的炮来打20世纪的仗,已极好的证明了该君主国虚弱不堪的经济状况和两会中的政治闹剧对军备的影响。

* 42个野战炮兵团中有8个团只有4个炮兵连,其他34个团有5个炮兵连。每个炮兵连有6门炮,炮兵团总共有24门或30门炮。

一战前奥军最先进8cm FK M.5/8野战炮

单论新式M.5青铜炮的性能,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如军事情报局给总参谋部的警告一样,M.5炮比俄军同级76mm“普梯洛夫”野战炮少了整整一公里的射程,射速也处下风,更不用谈俄军已在1905年的实战中验证过了该炮实用性,而奥军则毫无实战经验。

奥匈帝国于1907年为更换新型火炮而投入1375万克朗的研发和装备费,到1914年纵向对比收效明显,但横向对比其他各列强,仍然惨不忍睹。

2.6 奥匈帝国铁路和动员

1912年奥匈帝国铁路网与从维也纳出发抵达各地的时间(小时)

在1850年的早冬,奥地利帝国通过铁路运输系统第一次向世界各国展示出一支现代陆军该有的动员能力:75000名帝国士兵和8000匹战马从首都维也纳井然有序的乘坐火车赶赴230公里外的波希米亚,耗时26天,严重威胁普国西里西亚;普军在11月份被迫开始自己的首次铁路动员,结果搞得一团糟:士兵、马匹、物资堆积淹没了月台、火车漫无目的穿梭在各车站之间不甚清楚目的地、战斗序列被彻底搅乱,最终无奈中止动员,签订了屈辱性的《奥尔米茨条约》。至此,动员已经成为了一场现代战争决定胜负的最关键因素。

可惜的是,奥尔米茨是哈布斯堡君主国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铁路动员上的成功。仅9年后的第二次意大利独立战争中,奥地利花了20天将她的15万陆军集中到伦巴第,而数量相近的法军仅花费11天——最高单日投送12,138人,且在多出来的时间里不断往皮埃蒙特投送援军、马匹和物资。法军可以通过铁路进行战术机动和增援以达成在某一区域的兵力优势,而死板的奥军做不到这点,成为战争失败的因素之一。

有一说一的是,奥地利陆军在1859年和之后1866年的动员失败主要归咎于缺乏和平时期的铁路动员演练和火车数量不足,和铁路本身并无太大关系——当时大家用的都是单轨线路,但也恰恰是单轨铁路最考验调度和管理能力,历史悠久但却腐朽不堪的奥地利总参谋部显然在这点上表现得让人无比失望。

上述的缺乏动员经验可以通过演习解决,总参谋部在1873年建立了铁道处,并在十年后组建了“特殊铁道与电报团”,在管理制度上尽力模仿普鲁士模式。事实证明效果是显著的:在1878年,时任总参谋长弗雷德里希.贝克预估陆军至少45天才能完成对俄国的动员和部署;到1889年推算时间就大幅缩短到了三周。

在这期间贝克还跟德国总参谋长老毛奇提出了“在俄国未集结完成前将其摧毁”的雄心壮志:介于俄罗斯帝国广袤的领土和稀少的铁路,奥匈总参计划将在第20个动员日把已经在加利西亚集结完毕的16个陆军师朝东北方向推进,对庞大但尚未完全集结的俄军发起进攻。贝克认为只有保持进攻态势才能保住哈布斯堡君主国与德意志帝国的平等同盟地位,而非德国人的打手。

弗雷德里希.贝克陆军上将,在总参谋长位子上待了足足25年。他任职期间奥匈的战争计划主要针对俄国,到了康拉德就变成了......

贝克的这一进攻思维对君主国未来的战争计划影响深远,但1914年俄国的动员速度已无法和1880年代同日而语。根据英国驻俄武官的说法,1910年从俄国腹地通往西线*的铁路总共有10条,其中有6条是双轨线路;而在20年前这两个数字不过是6与2条。对于俄国的铁路建设工程,法国人可谓居功至伟,通过1912年达成的法俄铁路协议,巴黎授权贷款给俄国修建双轨铁路,不仅增强了俄属波兰地区的部队集结效率,还可以让俄国人更快的从莫斯科、喀山、高加索等内陆军区往前线运输部队。法国总参谋长霞飞,于12和13年两次赶赴圣彼得堡和俄国总参谋长日林斯基讨论铁路建设提案和对德措施,后者甚至做出保证,俄军将在第15个动员日集结起80万大军杀进东普鲁士,配合法军给德国人带来两线作战的噩梦。

*俄国的西线既一战东线。

但实际上最应该做噩梦的是奥地利人,因为俄国正准备用巴黎给他们投资的豪华双轨线路来进攻加利西亚,而非东普鲁士。若俄国总参谋部执行“A计划”——实际上他们也决心执行该计划,西北方面军只能在第16个动员日凑出35万人来对付德国,纯粹的是“义务性进攻”。尽管如此,奥匈总参谋部也不必因动员速度问题而过于慌张,因为沙皇陆军——在总动员下将膨胀到480万人——无论有多高效的铁路运输能力,都不可能比奥匈帝国的226万人运得更快。奥匈帝国离俄国边境最远的蒂罗尔州,直线距离不过一千公里;而来自西伯利亚和土耳其斯坦的俄军预备役必须坐火车越过乌拉尔山、途径里海赶到西线战场。根据1914年俄军实际动员情况,他们能仅在15天总动员后部署全兵力的三分之一,同时还为抢占先机和同盟义务,必须在如此的情况下对德、奥两国发起进攻,实属不易。

即便时代已经变化,康拉德在1914年8月的实际部署策略仍是基于贝克的 “在俄国未集结完成前将其摧毁”之思想,负责“北攻”的两个集团军 : 18个步兵师,利用通往加利西亚的7条铁路——5条双线,还有2条因越过喀尔巴阡山而是单线——预计会在第23个动员日完成部署,其进攻兵力仅仅比贝克在1883年的计划多了两个师,尽管编制已大不相同,但仍旧颇为讽刺。

如果奥匈帝国在1914年的动员中不出大的差错, 她或许在接下来的加利西亚会战中还存有翻盘余地,可惜因为康拉德的盲目自大、执意无视俄国威胁调动“B梯队*”前往巴尔干,丧失了哪怕最后一点的动员速度优势,最终被俄国蒸汽压路机无情淹没。

*康拉德的总预备队,详见下一篇有关奥匈战前计划的文章

8月22日奥军完成部署的形势:第一、第四、第三集团军(Armee)在中间,一、四集负责“北攻”,三集负责保护其右翼。库默尔集群在奥军最左翼掩护。“B梯队”的第二集团军正在从塞尔维亚赶来,暂时由克劳斯指挥,部署于奥军最右翼。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88811.html

标签组:[陆军] [奥地利帝国] [康拉德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军事推荐文章

军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