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沪会战中为什么要将日军由北向南的进攻路线诱导为由东向西呢?

发布时间:2021-09-09 发表于话题:南昌会战 点击:219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综合 > 历史 > 淞沪会战中为什么要将日军由北向南的进攻路线诱导为由东向西呢? 手机阅读

看了一下诸位的回答,心情复杂....

不过先说观点,至于为什么复杂最后再说。

先说日方:

上海对中国来说有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又在地理上靠近日本,遂成为中日冲突的前沿地带这没有争议。1932年“一二八”事变时日军就借由在上海挑起事端巩固其在东北的侵略利益,并且逼迫国民政府签订《上海停战协定》在沪驻扎军队并修筑战备设施。上海成为中日战争的潜在爆发点。 (注意这里肯定的是中日”冲突的前沿地带”和“战争的潜在爆发点”)然而,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本军方和政府的计划确实是通过入侵华北、击垮中国军队以达到逼降中国政府的目标。7月9日,日军参谋本都在其《处理华北时局要领》中明确写道:“即使抗日行动波及华中华南,陆军仍以不出兵为原则。” 7月29日日军参谋本部制定的《中央统帅部对华作战计划》中就写道——首先占领平津地区完成华北作战,然后准备兵力,在“迫不得已”时对青岛及上海发动进攻。 日军当时确无在上海的具体作战计划,只考虑了在青岛和上海保护侨民的可能,所以当时《中央统帅部对华作战计划》下达的兵力编制任务甚至尚未正式计划向上海派遣正规陆军。日军如此考量有两个原因:一是遵循集中全力吞并华北的战略方针,通过逼降中国政府实现“打开日华关系新局面”的目标;二是对可能与苏联发动军事冲突的防备。所以在战争之初首先在华中和华南进行的是掩护侨民撤退的任务。日本海军的活跃行动一开始并未得到政府和军方的积极反馈。1937年 8月4日,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请求东京增兵上海,得到的答复是“要谨慎行事”“待继续观察形势再作考虑”;8月7日,海相米内光政向陆相杉山元送交了准备提交内阁的《请紧急派遣陆军进驻上海、青岛案》,但内阁没有讨论这一提议;直到8月上旬,日军的方针仍然是:“陆军仅派至华北,为保护日侨可动用海军,勿须陆军出兵上海”。

“虹桥事件”发生前,尚未发现日军最高军政当局有在上海开战的计划和命令。

即使在开战以后,日本参谋本部第600号命令仍规定:“华中方面军作战区域大概定为联结苏州、嘉兴线以东,意在预期方面军主力不超过该线”

再说中方:

鉴于“一二八”事变的教训,中方意识敌再次经上海入侵并威胁首都南京的可能,非常重视该地防御。先后修筑了三道国防工事线(沪杭、苏福、锡澄),并在苏沪杭地区进行了大量的先期准备工作。(在该地作战属以逸待劳)中方认为华北为平原地区,适合敌机械化部队和大兵团活动,且靠近东北补给基地,又有冀东等地伪组织活动,形势不利。如果全面开战,应利用淞沪间既设国防工事,再次投入重兵牵制敌方兵力。用时还可能使日军触犯列强在华利益引起国际干预(英在华投资72%、美在华投资64%当时都集中于上海),如战事不利也可退至苏福线打持久战。“虹桥事件”发生后,中国随即决定了开展措施和计划。8月11日晚,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命令:“张司令官治中率八十七、八十八师于今晚向预定之围攻线挺近,准备对淞沪围攻”;8月13日深夜蒋介石下令张治中发动总攻击,决定将第五十六师主力、第五十七师的一部及独立第二十旅向前推进,采取逼向南下在长江方面作战的敌之侧面的有利态势。8月18日,蒋介石派陈诚、熊式辉赴淞沪战场视察。陈诚在20日的回报中认为:“敌如在华北得势,必将利用其快速装备沿平汉路南下直扑武汉,于我不利,不如扩大沪事以牵制之。”蒋随即派陈诚为第15集团军司令率部增援淞沪战场,大战再次升级。8月20日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将全国划分为南北五个战场,下达了如下作战方针: “ 国军一部集中华北持久抵抗,特别注意确深山西之天然堡垒。 国军主力集中华东,攻击上海之敌,力保淞沪要地巩固首都。另以最少限度兵力守备华 南各港口。”

由此可以看出发动淞沪抗战有目的、有计划的。不但如此,还具有战略意义:

上文中方第五项提到的8月20日国府军事委员会作战方针下达后,长江以南的中国军队纷纷停止北调,并且陆续开赴淞沪地区。8月底,在陇海线东部机动待命的胡宗南部第一军以及由汉口向保定输送,先头部队已抵达郑州的第十八军,均奉命转赴华东战场,这就形成了在淞沪汇集重兵展开大战的态势。

“八一三”之后,在我方的猛烈攻击下,日军统帅部被迫不断向上海战场增兵救援,从其本土、朝鲜、台湾、东北等地抽调部队,最后竟抽调了正在华北战场作战的部队南下增援淞沪战场日军。9月5日,日军统帅部决定,将“主战场转移到上海方面”,此时日军在我国南北战场上作战师团的比例已由八月间的2:9改变为9:7,我方事实上达到了“引敌主力南下”的战略目的。

所以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在有限的条件内,面对实力强劲的对手,尽可能的利用自己可用的资源(包括依赖外国调停)和预设的计划对抗敌人,尽量避免己方的损失和战争的扩大,何错之有?

所以问题就来了,何谓“先射箭再画靶子”? @风大 可稍息否 何又谓“给败仗洗地,忽悠不懂历史不懂军事的中国文人”(中国文人也背了锅)? @山高县 以及“蒋纬国吹他后爹”? @Lee General 在我所见的回答中,我仅能部分同意“对战争的规模和长期性没有认识” @kgb1059 。其他的答案很多都是凭个人臆想和发挥,而且措辞非常一言难尽,颇有一种欺负历史不会说话的感觉。有些话,在82年后的网络平台中说,是很轻易的,甚至轻易中还透着一股怯懦,因为作为一个理性的人,没有耐心或者勇气去独自“理解”历史,倒是仿佛很有精力背靠着82年的时空优势去任意评述。

“实际上“理解”一词既孕育着困难,又包含着希望,同时,又让人感到亲切” ——马克·布洛赫《为历史学辩护》

“暴力的使用是无限度的,产生一种相互所用,肯定会导致极端” ———克劳塞维茨《战争论》

马振犊.开辟淞沪战场有无“引敌南下”战略意图?[J].抗日战争研究,1994(02):213-220.
张云.淞沪会战研究述评[J].军事历史研究,2014,28(03):75-83.
马振犊. 八一三”淞沪战役起因辨正[J].近代史研究,1986(06):213-224.
马振犊. 国民党政府1937年度国防作战计划(甲案).民国档案,1987年第4期.
复旦大学历史系.《日本帝国主义对侵略史料选编(1931--1945)》,240页.
日本防卫厅战史室.《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一卷二分册,1页、2页、30页、94页.
蒋纬国. 中日战争之战略评析.《 中华民国建国史讨论集》第4册, 台北国民党党史会1985年版.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88191.html

标签组:[历史] [中国近代史] [抗日战争] [上海] [日军] [淞沪会战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综合推荐文章

综合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