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岭山的奇迹之战 以一个步兵排击退一个日军师团的张灵甫将军

发布时间:2021-09-09 发表于话题:南昌会战 点击:116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军事 > 陆军 > 九岭山的奇迹之战 以一个步兵排击退一个日军师团的张灵甫将军 手机阅读

1941年3月,日军第11军进行了一次松散的攻势,意图进掠赣北的军政中心上高城,却在上高城前惨遭第19集团军围歼。这就是被何应钦誉为“开战以来最精采的一战”的上高会战。

在上高会战中,第58师代师长张灵甫负责固守上高城东北的泗水防线,这是上高保卫战的决战防线。第19集团军兵力不足,所以张灵甫必需负担远超出一个步兵师能力的漫长大纵深战线。包括泗水以北的九岭山区。步兵师是可以独任方面,有自己的辎重部队的“会战单位”,当时又称“大战术单位”。张灵甫是代师长,这是他独当一面的“大战术”初试,跨入“大军指挥官”的门槛,而这位没有受过指参深造教育的新手师长,居然将大战术的指挥艺术发挥到极致,由“重点”(Schwerpunkt)出发,部署出堪列陆军大学军师战术防御战精典教例的防线。

笔者在十年前撰写张灵甫传时,深深为张灵甫在泗水防线的重点防御部署倾倒。然而,资料所限,当时笔者只注意到泗水防线的防御部署,对于泗水以北的九岭山防线并不了解。去年好友爱澜提供其珍藏的《步兵第二一五联队战记》,这份日军史料赫然揭露张灵甫在上高会战中不为人知的另类壮举:他居然以一个步兵排的兵力,在宜丰县北的九岭山区迎面击退了整个第33师团!

1.发起奇迹的战略部署-后退决战与短切作战

以一个步兵排击退一个日军师团,是(野战)战略、(军师)战术与(步兵)战斗的完美结合。要品味九岭山奇迹,我们首先要由(野战)战略出发,了解什么是“后退决战”。

抗战初期的战史无情证明日军的攻击力是所向披靡的。日军能激发出兵种联合作战的最大潜力,善用陆空协同,指挥官与各级官兵又有狂热坚定的意志,攻击是无法抵挡的。然而,日军却有一个改不掉的坏习惯,其攻击目标总是名城大邑,而不以歼灭国军野战军之有生兵力为目标。于是国军在1939年总结作战经验,开发出“后退决战”。

既然日军在攻击时的突破力是无法抵挡的,那就设计一条专门让日军突破的防线!

日军的攻击目标乃至路线都是可以预测的。例如上高会战,日军无论如何分进合击,狠狼奔豕突,最终一定以攻掠战区中的大城市上高县城为目标,集中兵力于上高城下。这就为“后退决战”创造决胜之势。

“后退决战”的战场不再是一条单线配置的钢硬防线,而是一个有辽阔纵深的防御地带。第一线兵团在正面构成防线,而这个防线是可以被打破的,在第一线被日军打破时,第一线兵团转入侧面,放任日军深入后方的大纵深战场之中。

部署在大纵深战场之中的第二线兵团区分为守备部队与攻击部队两个部分。守备部队以最坚强善守的部队组成,部署在日军势在必争的名城要点稳定死守,第二线兵团的攻击部队则部署在名城要点的后方。当日军兵力被守备部队吸附在名城要点之前时,位于要点后方的第二线兵团攻击部队整然向前,向要点向心包围,迎战来敌,而原本被击破的第一线兵团则调过头来追击日军,两线一挟,就构成了包围战的完美态势。

形象地说,固守要点的坚强守备部队如同磁铁一般,将散在战场各处的日军吸附在要点城市周围,而后以第二线兵团的攻击部队在正面拉住日军脑袋,掉头追击的第一线兵团追上日军的尾巴,两线一挟,日军就被包围了。虽然国军的火力与机动力也远不如敌,很难把包围战打成围歼战,完全歼灭困在包围圈中的日军,但只要能包围来敌,就是野战战略上的全胜。遭到包围的日军,必然会失去攻城略地的锐气,失魂落魄突围窜逃。而持久抗战,也就在精采万分的“后退决战”中一仗又一仗韧强坚持,雄战八载。

在1939年的第一次长沙会战,“后退决战”大获成功,动摇了日军攻城掠地的自信。日军的野战战略随之改为“短切作战”。大军出击仍然以攻掠名城要点为战略目标,但若遭到后退决战的两线兵团包围,就要即时“反转”,撤回原点。在1939年之后,日军以“短切作战”为战略指导,打仗形同赌搏。在不会善用“后退决战”的战区,日军仍然可以掠取战略要点,例如李宗仁不会用后退决战打仗,日军就在枣宜会战中掠取宜昌。但若遇到能按“后退决战”用兵决胜的优秀将帅,日军则会灵活服软,适时“反转”,绝不会冒着被包围的风险与前后挟来的两线兵团缠斗硬拼。

在上高会战中负责赣北战场的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上将是“后退决战”的大师。面对日军的凶恶攻势,罗总司令在战略上站稳克敌致胜的制高点。然而,发动上高会战(日军称为锦江作战)的第11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却没有突破后退决战的良方妙法。他在发动上高会战的军事会议上,只能有气无力地要求参战的高级将领要"实现活泼短切作战",而后就放手让两个师团与一个混成旅团自由活动,第11军对上高前线的作战居然不闻不问。也许,在园部司令官的想法中,锦江作战的目的只在于彰显第11军仍然存在的另一次无聊攻势而已,于是园部司令官也就倦勤汉口,无心亲自指挥了。

于是上高会战成为“后退决战”的精典佳作。在上高会战中,日军三路并进,北路第33师团由安义出击,试图在宜丰与奉新突破第19集团军防线之后攻掠上高。中路第34师团自与南路的独立第20混成旅团自南昌出击,试图在高安取得突破后直趋上高。罗卓英总司令在宜丰、奉新至高安之间部署第一线兵团,担任略战即退的诱敌任务。王耀武的第74军担任第二线兵团的守备部队。第74军以坚强善守的第57师固守上高,发挥磁铁效用,同时在上高城前的泗水东岸部署坚强防线,争取时机让第一线兵团调过头来对急进的日军进行包围。

当张灵甫规划九岭山至泗水一线的防御部署时,罗总司令已经以后退决战为他营造必胜的战略优势,接下来就看前线指挥官张灵甫在战术上的部署了。

2.重点!重点!-大胆精准的战术部署

上高位于锦江在赣北丘陵之间冲刷出来的谷地,这个谷地由南昌平原经高安到上高,西接万载通向浏阳的大道,古来即为江西入湘要道。五代时领有今日苏皖的吴王杨行密与领有今日湘桂的楚王马殷争雄。北路交战于于皖南湘北,南路则互争于洪州(今高安、宜丰、上高、樟树、万载一带)、袁州(宜春)与吉州(吉安)一线。马殷的大本营是潭州(今长沙、浏阳、湘潭等地),又北取岳州(岳阳),对原本由锺传盘据的江西是志在必得的。但杨行密取洪州,就阻断了马殷入赣之途,安享锺传留下的江西。

日军第11军多次进图上高,就是想由杨行密与马殷争雄的赣北大道入湘,直抚第九战区侧翼。第11军在南昌会战之后控制南昌周围的平原,北路主力第33师团在安义,南路主力第34师团在南昌。安义以西是九岭山的北支山脉,由安义畹延至奉新、宜丰、万载、靖安、铜鼓各县。南昌在西山万寿宫以西则是缓丘遍布直通高安上高的锦江平原。第19集团军的第一线兵团第70军的北路位于奉新,南路则以南昌西郊丘陵与平原交界的西山万寿宫为警戒阵地,那是一个平原与丘陵交会之处,左进右出、右进左出的用武之地。

张灵甫的泗水防线位在上高东郊。由高安到上高,一般走今日改修成320国道的大路。若要避开大路,则可在高安县的杨圩进入丘陵区,走村前与棠浦之间的小路。这条小路在官桥街(今上高县官桥村)渡过泗水,官桥以西的敖山镇野市镇是轻松易行的缓丘平原,搭车一小时就到上高市区了。

第19集团军部署在上高周围的第二线兵团是第74军,王耀武军长以第57师守上高城东镜山泗溪镇的入城大路,有坚固的纵深阵地。而在北面的官桥小路,就由张灵甫的第58师固守。由南昌,高安进攻上高的第34师团在高安以西避开泗溪镇正面的强固阵地,转入村前镇至官桥的小路,所以张灵甫的第58师主力在以官桥街为核心的泗水防线与第34师团正面血战,是上高会战中最血腥的战场。第34师团正面强攻官桥街失利,就绕到官桥以南约5公里的塘坎村,在深夜中突破第58师补充团,渡过泗水。张灵甫虽然马上封锁住突破口,但是王耀武决心收缩兵力到上高核心阵地,所以泗水防线被放弃,这次挫败是第58师未能获颁武功状的原因。然而,第34师团由塘坎向上高进军时,又被张灵甫挡住,大贺茂师团长终于放弃了由小路向上高进军的尝试,南下泗溪改走大路,直接进攻由第57师固守的上高东大门,第57师坚忍固守,大贺茂最后放弃攻势,打算退回南昌,但他不走大路,而是绕回官桥走小路,此时的追击部队由张灵甫第58师担任主力,一路追到官桥,与第一线兵团的第70军两线一挟,将第34师团牢牢包围。而后第33师团策应,第34师团突围又被围,最终两师团残部突围西窜,向包围圈向心攻击的主力也是第58师。

所以《抗日战史》谈上高会战的第58师,几乎完全讲官桥街的泗水防线,我那本书也绕着泗水考据。为求其实,我两度到上高,由棠浦到泗溪的老战场,我沿着今称棠浦河的泗水一步步走过一遍。在油菜花开的春雨中看棠浦与官桥。在40度的烈日下由棠浦轻装急行军步行到泗溪镇。当然了,沿途小村的乡野杂货店有冰镇王老吉、冰棒与凉粉,不需以蒜头酸醋避免中暑,我的烈日急行军远比70年前的国军官兵轻松。

然而,跑了两遍之后,才发现棠浦以北九岭山区才是真正出神入化的老战场!幸好我在考察时没有偷懒,搭车进九岭山区跑了一圈,虽然没有到达公交车未及的真正深山战场,但是对九岭山的地形也有亲身体会,才可以作这篇考据文章。

上高以北是宜丰县,由官桥街北进,10公里到泗水(棠浦河)上的水陆要镇棠浦镇。而由棠浦再向前两公里,就进入九岭山区。

今日宜丰县城有公交车深入张灵甫的老战场。宜丰城正中有个满是新高楼的新区,在一个平时空旷无人的大湖之前,是一个比台北总统府还壮观宽阔的宏伟县政府。县政府虽然规模远超出总统府,却罕见人烟。公交车的等车之处在县政府大门旁,却连个车牌都没有,需站在安全岛等车。


比台北總統府還壯觀的宜豐縣政府,其北為九嶺山.


幸而江西老表热情助人,在两位老太太的细心指点下,我成功搭上通往澄塘镇棠浦镇的公交车,沿着大山旁一路开到棠浦,公交车不入棠浦镇区,在一个大路口直接左转,进入山区,通往花桥乡与同安乡。泗水(棠浦河)是由九岭山发源的,由同安、花桥穿山到棠浦,而后南下上高县境的官桥、塘坎、泗溪镇,注入由上高县城畹延而来的锦江。公交车走的山路,就是沿泗水开凿的。只可惜,为了省时间,我只搭车到花桥,未能抵达底站同安乡,但沿途山势却已看遍。

九岭山在花桥一带是100~200米的连绵山头,过了花桥是峭崎连绵的山脉,不是上高奉新一带常见的缓丘。山上植树单调,应该是深山老林在大炼钢时烧光之后补植的经济林,不是杉树就是竹子。到花桥景色一阔,其实这里也是个纵横约两公里的山区小盆地,在小盆地以北,就是海拔数百米的险峻奇峰了。



由花橋看九嶺山,深山中即為步215聯隊意圖翻山越嶺的古戰場.


张灵甫的防线由官桥街沿展到棠浦镇,在棠浦以北的九岭山区也在他的防御纵深之中。这可是一片不容轻忽的山区,第33师团在奉新击散第一线兵团第70军的第19师与预9师之后,掠取了由奉新进入九岭山的入山要地上富镇与甘坊镇。如果第33师团师团师团长樱井省三有勇气出奇兵翻越山区,由甘坊镇南下入山的部队可以掠取花桥,由花桥沿笔者入山的泗水山道出棠浦,直接突破第58师的泗水防线北翼!

山地防御并不容易,因为敌人有翻山越岭的斗志,平庸一点的守军指挥官不免点点配备,封锁山区每一个可能通行的要点。由棠浦经花桥到甘坊,正面宽达20公里,要在山区大纵深中点点设防,摆两个师可能都不够用。

然而,张灵甫只摆了一个步兵营。

1941年3月16日,张灵甫颁发第58师作战命令:

一. 第172团,占领桥头、坑口、官桥街、小港喻、向家晏之线既设阵地,保持重点于官桥街附近。并于龙形山、天子岭、玛瑙山、老子头、打鼓岭等处派出警戒部队。

二. 第173团,占领向家晏(不含)、胡家渡及棠浦、草鞋坝、黄家铺之线既设阵地,保持重点于棠浦附近,并于范家、蜈蜙山、茶山、钱王山等处派出警戒部队,另派步兵一营推进到口西附近,配置纵深阵地,极力迟滞敌之前进。

战斗地境(略)

三. 174团,应即派兵一营占领花桥,并由该营派步兵一连(欠一排)至同安市,一排至甘坊担任警戒,该团主力仍控置于澄塘附近。

四. 各团均应远派斥堠,严密搜索警戒。并迅速加强现有工事,及破坏主阵地以东道路。

五. 补充团为师预备队,位置于水口墟东南地区。

六. 迫炮营暂位置于火元坑吴停止待命。

七. 工兵营暂归第173团团长指挥,破坏棠浦以东道路。

八. 辎重营及输送连,均位置于水口墟以西附近。

九. 通信连以水口墟为基点,迅速完成通信网。

十. 卫生队,位置于堆源罗附近。

十一. 野战医院,位置于东狗脑附近。

十二. 军士教导大队位置于凌江口,仍继续加紧训练。

这个作战计划非常杰出。张灵甫将第58师的主力全部集中在以官桥街为核心的棠浦镇以南泗水防线,这是张灵甫判断的主战场,一个优秀的大军指挥官,要将主力大胆集中在作战重点。这就是“重点”部署。

第58师的4个团主力都在棠浦以南,由甘坊至棠浦之间的20公里九岭山正面如何防守呢?

张灵甫第58师的泗水防线中,最北端的部队是主力控制在澄塘的第174团。张灵甫命令第174团抽出一个营推进到花桥。在这个步兵营中,抽出一个步兵连推进到同安市(今同安乡,当时的“市”为村落市集之意),在这一个步兵连中,又抽出一个步兵排到甘坊担任警戒。

九岭山区乱山重迭,竹林满山,地势非常狭隘,不利于大兵团运动。第33师团如果深入山区,由花桥镇出击,虽然向南可以攻棠浦,向西可以绕道天宝,循耶溪河南下掠取宜丰县城,迂回泗水防线,但由山区出击的速度必然是非常缓慢的。张灵甫显然判断第33师团经由深处乱山之中的花桥迂回泗水防线的可能性很低,如果第33师团果真由宜丰山区迂回,警戒阵地能够迟滞第33师团的前卫部队,而张灵甫也将有足够的时间,以内线优势迅速增援花桥。

因此在甘坊镇前的山区,只有一个步兵排。而这个步兵排只是略战即退探查来敌实力的警戒部队。

然而,正是这一个步兵排,击退了整个第33师团!

3.樱井省三的冒失突进

张灵甫对日军动向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位于北路的第33师团的确没有穿越九岭山区迂回泗水防线的勇气。由安义出击的第33师团初期作战非常顺畅,部署在九岭山脉东侧的第70军预9师依照后退决战部署略战即退,让开正面退入侧翼,让樱井省三师团长轻松攻掠奉新县城,进而掠取在九岭山脉东侧进入山区的两个门户重镇上富镇与伍桥河。但樱井省三在九岭山前却伫足不前,不愿再深入棠浦以北的山区。樱井师团长心里清楚,被他轻易击散的第70军是后退决战的第一线兵团,而在正面的九岭山脉与泗水防线,还有第二线兵团请君入瓮。“短切作战”的战略指导原则是见好就收,再向前推进,就要陷入后退决战的包围圈了。樱井省三此时的考虑,是如何以最节约的战争,达到见好就收的最大边际值,而冒然深入山区实在是太辛苦了。

于是一如张灵甫所料,樱井省三在攻掠伍桥镇之后,避开乱山崎岖的九岭山脉,改由九岭山南面的缓丘地带向棠浦正面推进,以步214联队直扑第58师重兵严守的泗水防线。然而,部署在村前街以东口前村(日军战史称为南山河)的警戒部队第58师第173团第2营战志过于坚定,居然在警戒阵地稳稳拒止了担任歩214联队尖兵的步3大队。樱井省三动摇了,他似乎误判张灵甫部署在村前街的警戒部队规模,以为接触到第58师的主阵地带。于是他放弃了由村前街继续向泗水防线正面推进的计划。

村前街(今村前镇),第33师团的短切作战连上高县境都没有摸到,樱井省三若是率尔反转,难以向园部司令官交差。于是他换了个方向,走进原本不肯轻易尝试的九岭山区,由位于九岭山东侧的步215联队抽出第2大队,深入九岭山区,试探第58师在山区防务的虚实。

樱井省三在九岭山区进军的路线是非常奇特的。他不进九岭山则已,一进九岭山,就从山区中最困难的地形出击。第33师团的前卫部歩215联队避开了九岭山区之中能够直下棠浦镇的交通枢纽花桥镇,深入花桥以北、甘坊以南的乱山,显然想要由张灵甫意想不到的方向另出奇兵,以图侥幸一逞。

歩215联队的奇特进军,是一个新手的莽撞轻试,而非老手的大胆佳作。樱井省三是日军中的运输专家,曾在参谋本部运输课担任船舶班班长,淞沪会战时是管理日军在上海登陆场的第14碇泊场司令官。但是他是陆军大学高材生,又留学法国,学历傲人,是上级重点栽培的对象。所以樱井省三被适时调出后勤机关,到野战部队取得晋升必备的队职经历,从步兵联队长、步兵团长到军参谋长,资历非常完整。对于一位以资历取胜的运输专家而言,用兵原本应该是保守持重的。但是樱井省三这位运输专家却不顾大兵团在九岭山寸步难行的交通状况,大胆深入山区,甚至避开山中的现成道路,直接走进几乎无路可走的乱山之中,展现了战场新手的骄狂企图心。

对于樱井省三而言,舍弃道路翻山越岭是他暗渡陈仓的大胆奇谋,但是他的对手却是老经验的张灵甫。在张灵甫面前,樱井省三只是一个生涩的新手,他的大胆奇谋只是冒失乱闯的蛮干。于是樱井省三的两个步兵大队奇兵,居然被一个步兵排打退!

张灵甫在九岭山区的主力,摆在花桥至同安市一线。这里有沿泗水上游辟筑的现成道路,今日有公交车直通棠浦镇与宜丰县城。而在花桥至同安市一线以北、甘坊以南,即樱井省三意图以主力突破的数十里乱山之中,张灵甫只摆了一个步兵排。

依日军战史推断,这个步兵排以班为单位,分散部署到山区之中。虽然只有三个据点,但这三个据点却刚好卡在要害位置,硬是打退了两个步兵大队。

4.花门楼激战

在3月18日入夜之后,步215联队第2大队向九岭山区进发。歩2大队绕并能够直下棠浦镇的花桥镇,兜了一个大圈子,由更北方甘坊镇以西的乱山小道深入山区,越过打鼓岭,向花门楼挺进。花门楼位于今日的宜丰市潭山镇的汉塘村,是一个深处乱山之中的偏远小村子,由第33师团控制的上富镇与甘坊镇向花门楼出击,是没有道路可以通行的。但若能成功走出花门楼的乱山,就能顺伏溪而下,夺取潭山镇。潭山镇今日有昌铜高速公路通过,顺耶溪河谷向南下20公里,就是位于泗水防线后方的宜丰县城了。如果歩2大队的暗渡陈仓能成功袭取宜丰城,整个泗溪防线势将在恐慌中全线撤退,而上高城也就是囊中之物了。

然而,第58师巧妙部署在乱山中的防御据点让日军大吃一惊。歩2大队的尖兵第5中队在花门楼峡谷中遭到猛烈袭击。第5中队中队长池田一男大尉被锐利的机枪弹命中,贯通大腿造成大失血,在担架上阵亡,第1小队的小队长风间少尉负伤,整个中队在奇袭中有一半人员伤亡。依据第5中队士兵斋藤胜司的回忆判断,在山谷中袭击第5中队的部队可能只是一挺轻机枪。换言之,花门楼山谷上的守军应该只有一个步兵班。

花门楼山谷的左侧山地标高300米,右侧山地标高250米,是一个狭长谷地,部署在侧射最有利位置的一挺轻机枪,发扬火力能杀伤半个中队的日兵,如果守军兵力大一点,谷地中的步5中队可能会全军覆没,只可惜第58师兵力不足。但一个步兵班能拒止一个步兵中队,也足以证明第58师小部队战斗的卓越战力,以及士官干部的沉稳能战。



花橋一帶山區,地形相似於日軍中伏的花門樓一帶.

歩2大队的大队长柏木中佐气炸了,他下令第5中队的残部在原地休息一天,等到19日深夜再对峡谷上方的轻机枪发起仰攻。在19日深夜11时,第5中队的残部向河谷上方的高地发动夜袭,试图夺取机枪阵地。在深夜登山仰攻是非常艰难的,斋藤胜司回忆道,攻击路的坡度达到近50度,又有浓密带剌的灌木丛,爬山仰攻实在太难。而在日军爬山时,守在高地的步兵班却在高地上大声讥笑爬山中的第5中队,大呼“日本兵来来,日本兵来来”。当第5中队顶着机枪弹雨逼近山顶时,守军又掷下手榴弹,“手榴弹无数之落下…轰然爆发”。

第5中队足足奋战了三个小时,才爬上高地。但是守军已经撤走。这场深夜的仰攻又毙伤了第3小队小队长杉本少尉以下十余人。

歩215联队由打鼓岭出击的步3大队也受到重创。步3大队的尖兵步7中队与步兵炮中队在通过打鼓岭隘口时受到猛烈袭击。埋伏在隘口高地的部队可能只有一个配有轻机枪的步兵班。步3大队的九二式步兵炮迅速向高地进行"痛烈之射击",但高地的火力然炽盛。然而,第58师的德式钢盔曝露了士兵的行踪。步7中队以炮队镜观测棱线上的钢盔,引导狙击手射击,才使封锁隘口的机枪沉默了下来。日军登上高地,只发现一名被击穿头部的忠勇士兵。

依照张灵甫的作战命令,在同安市以北至甘坊一线的守军,只有第174团的一个步兵排,日军歩215联队两个大队生还者的回忆也证实担任阻截两个大队的守军可能分别只有一挺轻机枪。然而,在乱山错综的山区竹林中,一挺摆在关键要害位置的轻机枪,就足以封锁整个山谷,把整个步兵中队打得抬不起头来。只要确实封锁峡谷,日军即使有再大的兵力,也只能拥挤在峡谷之中,无法施展。两挺轻机枪就能把两个步兵大队打得寸步难行,由九岭山区迂回显然是个愚蠢的想法。

九岭山区的迂回奇兵居然被两挺轻机枪拒止,实在是太难堪了!



《步兵第二一五联队战记》附圖

5.33师团的反转

樱井省三毕竟太嫰,斗志并不坚定,见到两挺轻机枪就能抵挡两个步兵大队的惊人战报,他的攻击意志被无情打灭。在村前街与九岭山攻势先后失利之后,樱井师团长决定“反转”,结束第33师团的“短切作战”。在18日深夜,顿挫于南山河的歩214联队掉头“反转”,被打得晕头转向的第3大队在撤退时沿途纵火,破坏桥梁,以防止第2营追击。而困在九岭山区的歩215联队也在次日反转,逃出山区,整个师团撤回安义县城。

警戒阵地只是主防御阵地带的前缘。一个师团的主力出击,只打到张灵甫的阵地边边就被吓退了,也算战场奇观。但我们也能由此观察到张灵甫用兵的缜密老练,以及第58师官兵的高昂士气与战技。

然而,与无数国军的忠勇战例一样,这个战场奇观湮没未传。战史并没有提到花门楼,甚至连立功的步兵排是哪个单位都无从考证。幸而步215联队的联队史,细腻铺述了九岭山区的战况。而抗日战史中保存的作战计划,则具体证明位于步215联队当面的部队,只有一个步兵排。

也许有朋友要质疑了,在甘坊以南同安市以北的一个步兵排实际上只击退了两个步兵中队附一门步兵炮,怎能说是击退整个第33师团呢?

步215联队是第33师团的前锋,如果没有打退步215联队,企图心旺盛的樱井省三就会率领第33师团轻装潜行,掠取潭山镇,攻夺宜丰县城,由第19集团军几乎完全没有布署防军的北面直取上高城。然而,一个战技精良,只有两挺轻机枪的步兵排,却重挫了步215联队的攻击尖兵,从而打消了樱井省三由九岭山直取潭山镇的妄念,稳住整个北线,使罗总司令能从容用兵,开创出上高大捷。因此,由战略角度来说,张灵甫的确以一个步兵排打消了樱井省三的进军斗志。

当然,张灵甫建立奇功的战略基础,是后退决战的大好态势。樱井省三在冒险深入九岭山时,奉新一线即将抄击其后方的第70军第19师与预9师,始终是他挥之不去的阴影。所以樱井师团长必需与时间赛跑,赶在第一线兵团合围之前,突破泗水防线。一个步兵排就能牵制他两天,樱井师团不可能在第70军合围之前冲出九岭山区。

所以我们要由战略、战术与战斗三个层面出发,才能感受九岭山之捷的惊人战功。

让樱井省三以随时可以“反转”的“短切作战”进军上高,又以第一线兵团时时压迫樱井省三,使樱井师团长在作战不顺时迅速“反转”,是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上将的“后退决战”,这是野战战略上的战略胜笔。

以一个步兵排守甘坊以南的山区,集中主力于官桥主战场迎敌,而能连续击退第33师团,包围第34师团,这是张灵甫将军在军师大战术上的沉厚经验,不凡眼光与战术修养,更展现他个人卓越的胆量,以及对部属战力的了解及自信,这是战术上的胜笔。

而一个以步兵班为单位分别扼守山隘的步兵排,两个步兵班竟能以轻机枪沉稳应战,不畏来敌的步兵炮与优势兵力,成功拒止两个尖兵中队,造成日军的惨重伤亡,终于顿挫两个步兵大队的攻势,打灭樱井省三师团长进军山区的气。这个步兵排的排长与班长,是何等坚定优越的领导干部!这个步兵排的士兵,是何等熟练善战的精练劲卒!而训练出如此强大步兵排的第58师,战斗战技之精良,战斗风格之强悍,战斗意志之坚定,真是今人难以想象的!这是战斗上的胜笔。

于是,在九岭山,今宜丰县北花桥乡、同安乡与奉新县西甘坊镇之间的乱山中,一个步兵排迎面击退了第33师团。

然而,我们今日已经无从考查这个步兵排的具体番号与忠勇官兵的姓名,只能由日军参战官兵留下的生动回忆,辅以《抗日战史》记载的作战计划,勾勒出九岭山以一个步兵排打退一个师团的壮举。

那位步兵排长究竟是谁?两位班长与忠勇士兵的结局如何?笔者看着走访花桥拍得的照片,想象着日军士兵回忆中轻机枪曳光弹飞舞的午夜深山战场,抚册惘然,不能自己。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88174.html

标签组:[抗日战争] [张灵甫] [日军师团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军事推荐文章

军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