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将张灵甫率部参加高安会战,右腿膝盖被日军机枪打断,成了瘸子

发布时间:2021-09-09 发表于话题:南昌会战 点击:29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军事 > 陆军 > 名将张灵甫率部参加高安会战,右腿膝盖被日军机枪打断,成了瘸子 手机阅读

在74军,张灵甫有个绰号叫“张瘸子”,他走路有时用一根状似日本军刀的手杖,有人又戏称“拐公”,他自己则自号“跛叟”。据他的部下说,叫他“张瘸子”,不是嘲笑他的残疾,而是显示对老上司的亲昵。张灵甫的右腿是在亲临火线指挥的时候被日军的机枪打断的,所以对他心怀敬意。

张灵甫作战勇猛在74军是公认的,由于经常上一线抵近指挥,负伤的次数也就相当的多。比较危险的一次伤在额头,右上额因此留下了一道难看的伤疤。

张灵甫真正重伤断腿成为“瘸腿将军”,是在张古山之战5个月后的高安战役。

高安战役,是南昌会战系列战役中的一部分。始于1939年3月中的南昌会战,历时将近两个月,这是武汉会战结束之后中日两军之间的又一场会战。

1938年10月底,在江西,日军进攻南昌的企图未能得逞,还在万家岭丢了将近一个师团,不得已缩回了原先占据的瑞昌、九江一带,与我第九战区在赣北集结的15万大军对峙。而南浔线(南昌至九江)不仅还在我赣北军队的控制下,中国空军还经常从南昌的机场起飞,前往轰炸日军在长江中的军舰,这对倚赖长江中下游航道输送的华中日军构成了严重威胁。为此,冈村宁次再一次把目标瞄准了南昌。

此时,赣北的前敌总指挥部总司令由原第19集团军司令罗卓英担任。罗卓英在第九战区布置的赣北防线,依然采取呆板的单线展开的传统阵势,主力摆成一线,绵延百余里,毫无战略纵深可言。这种单线防御,即使部署坚固,如果敌人集中兵力猛击一点突进,其余防线便形同虚设。

冈村宁次这一次使出了全新的杀手锏,他对不同的兵种重新编组,炮兵集中各种火炮300余门,并与化学部队混编,由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长澄田崃四郎统一指挥;135辆坦克及装甲车编为战车集团,由战车第5大队大队长石井广吉指挥,在空军配合下对中国军队的防线作快速突进,为步兵开路。他的新战术,有效地打破了罗卓英传统防御布局的罩门。

3月17日,日军以第101、第106、第6师团和航空兵一部,从江西北部的箬溪、星子等地出发,沿南浔路两侧的修水、武宁、吴城向南昌方向发起突击,长时间密集的炮火急促射击并夹杂着大量化学毒气弹,使中国守军损失惨重。我第九战区各部队虽然顽强苦战,但是在日军战车集团的突击、重炮及毒气弹的轰击和飞机轰炸下,不得不节节后退。

蒋介石预感到坚守南昌与敌硬拼恐得不偿失,故特致电第九战区司令官薛岳、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和江西省主席熊式辉:“此次战事不在南昌之得失,而在予敌以最大之打击。即使南昌失守,我各军亦应不顾一切,皆照指定目标进击,并照此方针,决定以后作战方案。”并告诫“切戒以主力背赣江作战”。

3月26日,日军主力陆续渡过赣江。

3月27日,南昌在日军突进下失陷,日军第101师团占领南昌。

赣北国民党军向赣江以西转移。

赣北战场战火再起,罗卓英告急,蒋介石不得不再抽调援军。正在湖南休整的74军再度被抓差,3月25日,这支战区直辖部队紧急出动,火速向赣北增援,由于王耀武在吉安养病,第51师暂由李天霞代理师长。

呼啸的军列刚停入站台,车厢里呼啦啦跳下大批荷枪实弹的士兵,在军官短促的喝令声中,匆匆列队集合,来不及训话,没有时间休息,立即闷头向锦江、高安方向疾走。

高安南临锦江,在南昌西面大约45公里处。日军101师团进入南昌时,106师团主力回师奉新,一面派出111旅团,准备向高安进犯。

3月27日,74军51师分批陆续抵达高安,57师也在抢占锦江沿岸的阵地。拂晓,张灵甫奉代师长李天霞之命,指挥305团主动向日军111旅团发起进攻,以掩护51师主力占领阵地构筑工事,先期到达的306团,则据守在高安东郊的祥符观。

306团的团长由卢醒代任。卢醒是湖北天门人,在74军诸军官中,可以说是追随张灵甫时间最长,与张灵甫关系最深的一个,早在北伐时期,才十几岁的卢醒就在担任连长的张灵甫手下当文书,张灵甫在胡宗南第1师任团长的时候,卢醒是他的亲信下属,后来又与张灵甫前后脚投奔王耀武的第51师,原在302团当营长,长沙大火之后,张灵甫把他调到了自己的手下,先是出任306团中校团附,后升任代团长。

4月1日,敌106师团派出123和147两个联队,附战车三四十辆,炮10多门,在飞机掩护下,以主力猛攻51师祥符观阵地,首先与之接战的,就是在祥符观的卢醒第306团。祥符观当面地形开阔,敌人战车队不必经过公路即可向我阵地作宽广正面的冲击,于我军十分不利。敌人以战车开道,在阵地上横冲直撞,并释放催泪喷嚏型炸弹,306团仗打得十分吃力,卢醒硬顶了一阵,难以招架。危急之中,不得不向在高安城内的旅长张灵甫喊话求救。张灵甫镇定地指示卢醒坚决顶住,并给卢团长吃了一颗定心丸:“我这就上来。”

张灵甫把钢盔朝头上一扣,立刻抽调一个营,亲自率队冲出高安城增援。日军已经突入祥符观的阵地,正与306团扭杀成一团,阵地眼看着就将被突破了,这时,他们见到旅长亲自带着一队援军杀出城来向日军发起反冲锋,官兵们精神大振,日军不敌张灵甫的凶狠攻势,慌忙后退。

祥符观阵地暂时得以保住,卢醒四处寻找旅长要向他报告战况,不料却发现张灵甫被几个部下按倒在地动弹不得,右腿血涌如注。原来,张灵甫在指挥部队冲杀的时候,右腿膝盖突然被日军的机枪扫中,猝然倒地,众人急忙七手八脚将张灵甫架到安全的地带,查看伤势。张灵甫以前腿部也曾数度负伤,起先并不以为意,他一把甩开随从,只让战地卫生兵草草包扎一下止血,强忍着剧痛,拖着伤腿继续指挥。

敌人不甘失败,继续向祥符观发动全力反扑。敌人的炮火加上战车部队的猛烈攻势,使306团和赶来支援的302团第1营伤亡剧增。李天霞平素不喜欢打硬仗,一看苗头不对,与其添油式的消耗兵力,不如保留实力,等与57师会合后再作打算,于是他命令51师撤出高安,左翼仍在莲花山附近激战,右翼转移至高安东北约3公里的周村、涂家村、王村一线,张灵甫退出祥符观。

次日,第51师和57师全体集结完毕,军长俞济时命令两师同时出击,仓促占据高安的敌第111旅团立足未稳,在74军优势兵力攻击下,仓惶撤退,74军二占高安城。

但是,南昌失陷后,各路部队正在纷纷四散转移,此时74军再孤守高安已无太大意义,反而有陷于日军主力围攻之险。前敌总司令罗卓英决定避免让74军孤军决战,遂电话命令俞济时撤守锦江防线,主动退出高安向西转移。4月底,在南昌反攻战中,74军卷土重来,再次向高安发动反攻,打退日军,三占高安城。

在1939年4月到1941年之间,74军长期驻防赣北,与日军多次较量,为稳定赣北大局立下了大功。

张灵甫没有参加1939年四五间月的南昌反攻战。由于腿伤严重,他的部下胡立文领着四个士兵和一个医护官,用担架将张灵甫从火线抢下,送往宜春火车站,转送桂林后方医院治疗。但是,这次在后方医疗养伤时间之长,却完全出乎张灵甫的意料。

日军的机枪子弹正中张灵甫的右膝,造成膝盖严重骨折,伤口红肿滚浓,情况十分糟糕,他发起了高烧。医生检查过伤势,建议他最好接受截肢处理。一听要截肢,张灵甫急了:“不行!踞了腿,我还怎么回去领兵打仗?”医生耐心向他解释,晓以利害,可是张灵甫根本不管那一套,他从腰间抽出手枪,一把拍在医生的桌子上:“不必罗嗦,要踞腿,不如先一枪打死我!”碰到这种病人,医生也只好自认倒霉,答应尽力治疗,不提截肢。张灵甫还不放心,生怕医生护士在他睡着的时候做手脚,连睡觉都把手枪放在枕头底下,硬是枕戈以待了这段后方就医经历。

张灵甫的伤腿石膏打了大半年,还是不见起色,伤口总是反复发炎,右腿仍有不保的危险。内地医疗条件有限,若要转往香港治疗,费用昂贵。薛岳接到王耀武的报告,于当年的12月特地转报蒋介石,请求为他特赏养伤费以慰创伤,张灵甫这才得以在次年前往香港的玛丽医院,求助该院的英国医生诊治。对于校长的关怀,张灵甫自是感怀于心。他的右腿在玛丽医院再次动了手术,手术相当成功,医生向他保证,只要静心接受治疗,康复应无问题,张灵甫这才放下心来。

张灵甫在香港的皇家玛丽医院伤势恢复情况很不错,如果不是急着出院的话,原本有希望复原,但是他却等不及了。原来一天早上,他在病床上打开报纸,内栏的一则小标题引起了他的注意:战时军人不宜出国养病。这是一则新颁布的规定。张灵甫看后,叫来主治医生,告诉他自己要提早出院。

玛丽医院的院长是个英国人,在张灵甫接受治疗期间,他对这位中国将军很有好感,听说张灵甫要提早回去,起先以为他是不堪承担昂贵医疗费的缘故,便好心劝他说:“你的伤再继续治疗半个月多就可以复原,否则可能抱残终身。如果费用有困难的话,医院可以减免。”

张灵甫谢过院长的好意,说:“军人死且不惧,何爱一肢。军令不可违。”遂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离去。院长的预言不幸而言中。张灵甫回国之后,当腿部的石膏终于可以全部拆除,满怀希望的张灵甫沮丧地发现,他的右腿是保住了,膝盖关节却变得僵直再也不能弯曲,从此只能直着右腿走路,成了“瘸腿将军”。

离开部队一年有余,张灵甫终于回到了久违的74军,而这时军内的人事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他不能官复原职了。

张灵甫当时已经去了桂林疗伤,留下153旅旅长一职由邱维达继任。

官运亨通的王耀武,在1939年6月荣升第74军军长。原军长俞济时在同年10月调升第10集团军副总司令。

74军的三个建制师,原本就来自三个截然不同的军系,如果主官不得其人,很容易引起各派系之间的纷争,导致部队在内耗中离心离德。俞济时担任军长的时候,基本不大干预51师和57师的人事任免,让麾下各师保持自主性,而俞济时的个人资历和威信,还足以弹压住下属各个师长。王耀武则不及俞济时资深,刚升任军长,还不能镇住另外两个师,所以他不得不考虑有所调整。

出自山东地方部队的57师问题不大。王耀武晋升军长时,副军长就由原57师师长施中诚升任。新任的57师师长余程万是俞济时黄埔一期的同学,也能服从新军长的指挥。

问题较大的是58师。该师是俞济时从浙江保安处时代就开始带的基本部队,不仅本身在俞济时手里早就转成了中央军嫡系,而且战功显赫。为了树立王耀武的威信,俞济时把对王耀武不大服气的原师长陈式正调到浙江升任军长,将出身黄埔二期的副师长何凌霄也调到浙江任师长。这样一来,黄埔四期出身的另一名副师长廖龄奇就有幸脱颖而出,晋升第58师师长,而廖龄奇对军长王耀武却并不惟命是从。

这样的情形大约持续有一年,王耀武对解决这种微妙关系颇费思量。就在这个时候,张灵甫直着一条腿回来报到了。王耀武很是高兴,不过51师和57师都有了副师长,王耀武就派他去58师任副师长。张灵甫是王耀武的亲信,派他去58师,可谓一石两鸟,既提拔了张灵甫,又可借助他去对58师加强控制,而张灵甫凭他的资历和战功,当这个副师长也是名至实归。

1940年冬,张灵甫调升74军第58师副师长。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88130.html

标签组:[历史] [抗日战争] [日军] [陆军] [王耀武] [张灵甫] [淞沪抗战] [74军] [罗卓英] [高安] [俞济时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军事推荐文章

军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