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宪政民主简史(15):女权运动与议会制度和政党格局的变化

发布时间:2021-08-17 发表于话题:英国衰落简史 点击:471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国际 > 英国宪政民主简史(15):女权运动与议会制度和政党格局的变化 手机阅读

19世纪的议会改革虽然使资产阶级、中产阶级和部分的无产阶级获得了选举权,但广大的妇女依然处于无权状态,选民依然要受到财产资格的限制,一人多票的复数投票制依然存在。

妇女为了争取自身的政治权力,早在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就已经进行了呼吁和活动,英国女作家沃思通克拉夫特写下了《女权辩护》一书,认为女性和男性同样拥有理性能力,女性应当享有和男性一样的政治权利。

19世纪的思想家边沁和约翰·密尔也发表文章,向议会请愿,对女性选举权进行呼吁,认为女性同样拥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在当时,女性的经济地位低下、尚未形成自己的组织,社会也没有对女性的政治权利有太多关注,因此这些呼吁收效甚微。

到了20世纪,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如火如荼的展开,大量的英国女性开始走出家庭,进入劳动力市场,走入社会让英国女性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有了明显的增强,也让女性权利在无权状态下得不到保障的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

1903年英国的妇女开始组织起来,成立了“妇女社会政治同盟”用更为激烈的方式来争取获得选举权的斗争。她们主张:从前只限于男子的职业范围,必须对妇女完全开放;妇女应与男子同样的享受教育上的平等;国家法律人人平等,妇女须与男子有同样的地位和权利。英国的女权运动从此开始蓬勃发展

1907年2月13日,一群要求参政的英国妇女冲击国会,但是她们有组织的进攻被警察击退。大约60多名妇女被捕。很多妇女在与骑警激烈搏斗时受伤。

1908年6月21日,2.5~5万人参加举行妇女参政运动史上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户外示威游行。

1910年,她们数年的努力终于得到了一些微弱的回应。对历时多年的争取投票权运动持同情态度的一组男议员向议会提交了一份《和解草案》,提倡把投票权赋予私有资产达百万的女性。在最初的辩论中,议员们对这一法案给予了绝对多数的支持。但这一法案被首相赫伯特·阿斯奎斯反对而遭到雪藏。他宣称:“由女性参选的政府作出的决定会缺乏事实上和道德上的权威。”

女权运动领袖埃米琳·潘克赫斯特以“要行动,不要嘴动,是我们永远的座右铭”作为回应,她在1910年11月18日领导300名女性,组成代表团在议会入口外集结。警方组成的人墙对她们进行管控,后来升级为暴力,她们被殴打甚至性侵。

黑色星期五

结果是血腥的——115名女性入狱,无数人受伤,2名女性丧生。这一天被称为“黑色星期五”。一张警察攻击一名倒在地上的女性的照片登上了报纸头条,而政府也很快意识到他们越过了底线,于是所有被捕女性在圣诞节前被释放了。埃米琳的姐姐也在此事件后逝世。

此后一年内,人们再次尝试寻求和平的解决方案,但1911年,首相再次撕毁了下议院通过的《和解草案》。妇女运动者不得不再一次举起武器。400名女性协力组织了一场砸窗户的破坏运动,攻击百货商场等地点。

除此之外绝食、特别是集体绝食,不仅成为她们抗争的主要形式,还大大推动了团体精神的形成。埃米琳被拘留14次,被判入狱6次,参加绝食行动12次。

被抓捕的埃米琳·潘克赫斯特

她的女儿们也都相继多次入狱。在暴力行动中,1909年有294名妇女被捕,163名被囚禁,110名绝食和36名被强制进食。1910年有116名、1911年有188人被囚禁,1912年有240人被捕。埃米琳坚持用绝食方式来迫使政府让步,警方则采取强制性喂食的做法对付妇女。

被警察强制喂食的女权运动者

其残酷画面、妇女们在被捕后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再次引起社会震撼,坚定了妇女们团结奋战的意志和决心。

二战前两年妇女社会政治同盟的暴力行动进一步升级:1913年的前10个月共发生323起暴力事件,平均每月32起。1914年前7个月间发生105起,平均每月15起。据统计,有1000名妇女相继入狱。在1913年妇女选举法案再次失败后,同盟开始纵火的行动,火车站、教堂、学校和私人住宅以及工业用房都曾经遭到妇女们炸弹袭击和纵火焚烧,就连伦教皇家植物园的兰花、曼彻斯特和伦教美术馆的艺术作品也都成为她们袭击的目标。

1913年6月4日的叶森德比赛马会上,为了唤起英国及国际社会对英国女性投票法案运动的关注,同盟的激进分子艾米丽·威尔丁·戴维森怀揣着“给女性投票权”的紫白绿色横幅冲向了王室成员的赛马,自戕于国王乔治五世的马蹄下,不治身亡。这一事件使妇女争取投票权运动连续数日占据报纸头条。而在这之前,妇女社会与政治同盟以各种方式试图吸引社会对于女性权益的关注和支持,却都以失败告终。而这一次,全世界的媒体镜头终于都转向了她,进而转向了她所代表的群体。

同盟成员艾米丽·戴维森自戕于国王马蹄

1914年,一战爆发,妇女协会和妇女联盟即刻宣言妇女参政权运动休战,专心从事于救国运动,广大英国妇女活跃在战场前后,慰问军人家属,鼓舞士气,直接间接各尽本分。这一举动,振奋了举国上下的男子,改变了英国妇女在国内的传统地位,为妇女获得选举权赢得了舆论的支持。

终于在1918年议会颁布了《人民代表选举法》,在规定将男子的选举年龄下调到21岁和进一步降低财产资格限制的同时,第一次使妇女有条件的(大学毕业或能够毕业的年满30岁的妇女,本人或丈夫拥有每年价值5英镑以上的产业)取得了选举权。到1918年11月已经有800万妇女获得了投票权,英国女权运动获得了初步胜利。

1928年议会通过了《男女平等选举法》,进一步降低了妇女选举权的教育程度和财产资格限制,使全英国女选民人数达到1500万人。1948年议会修订了《人民代表选举法》,年满21岁的男女公民都获得了选举权,并废除了营业处所、伦敦市和大学选区的复票资格。1983年,议会进一步规定,英国年满18周岁的成年男女皆享有选举权,为成年男女普选权问题扫清了一切障碍,“一人一票”和“男女平等”原则下的议会民主普选制度正式形成。

20世纪,在英国民主化进程不断推进的同时,英国的议会制度和政党格局也在发生着变化。

1900年2月无产阶级总工会成立了劳工代表委员会,1906年改称工党,工党受社会主义右派费边社的影响,主张利用英国的民主制度,用温和的渐进的方式,逐渐的消灭土地和工业资本的私有制,使之属于国家,再通过各种机构逐步进行改革,最终改变社会的资本主义性质,建立社会主义社会。工党作为广大劳动人民的政党,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建立之后发展十分迅速。1924年首次成为了英国的执政党。

20世纪初,随着自由资本主义的没落,自由党的实力也日渐削弱,20年代,自由党分裂,部分自由党上层加入保守党,下层加入工党,延续了200多年的英国保守党和自由党两党格局被工党和保守党的格局所取代

随着王权的衰落和民主化的完成,作为与王权利益攸关的上院,在人民的眼中越来越失去了其存在的价值,成为与人民利益向左的特权集团。因此上院的衰落也呈现出了与人民权力增长的此消彼长的现象。

1909年保守党议员居多的议会上院否决了下院自由党提交的关于增加财政收入的“人民预算案”,导致双方矛盾激化,为了进一步削弱议会上院的权力,1911年下院通过了《议会法》,该法规定下院通过的财政法案无须经过上院的赞同,上院在收到财政法案的一个月内,需呈送国王批准。而认证法案是否属财政法案的权力属于下院议长。下院通过并提交的其他法案,若连续三次遭到上院否决,下院可直接将其呈送国王批准,前提是该法案在第一次会期中二读到第三次会期中三读的时间不得少于2年。换言之,上院至多能将财政议案拖延1个月,将其他议案拖延2年生效。《议会法》还规定了下院议员每年可从政府领取400镑的薪金,并将议会的任期由7年改为5年.

1949年下院再次颁布《议会法》,将上院拖延议案的生效时间由2年减为1年,并规定财政法案只能有下院提出,下院不能修改。1949年的《议会法》使上院再无制约下院的权力,英国议会的权力从上院向下院的转移最终完成

但英国的议会改革依然没有结束。1958年,首相利用上院贵族的任命权,加封非世袭贵族进入上院,使上院的人员组成发生很大的变化,1963年,议会批准上院的世袭贵族退出上院,参加下院议员的竞选,进一步分化瓦解了上院。1999年10月26日,上院通过了布莱尔政府关于取消英国上院议员世袭制的法案,除92名留任外,600多名世袭议员失去了上院的世袭资格。在英国议会的建立和发展初期有过决定性作用的贵族最终退出了政治舞台。

2006年7月4日,上院首次用选举的方式产生了一位新议长,同时废除了有1400年历史的大法官职务(该职务由首相提名、国王任命,一直兼任上院议长一职)。原工党政府卫生大臣、现上院议员的女男爵海琳·海曼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一位选举产生的上院议长,这标志着英国议会制度的改革又前进了一步。

进入20世纪,随着国王早已成为虚君,上院也形同虚设,下院成为执政党政府的附庸,首相一人掌握了行政和立法大权,直接对选民负责,成为英国的“无冕之王”,英国传统的国王、上院和下院的混合宪政体制似乎已经走到了终点。但这并不能说明英国的宪政体制濒临瓦解。因为英国政治的权力制衡因素并没有消失,在政府内部依然有反对党的制衡、司法部门的制衡,在民间有“第四权力”舆论的监督、民间非政府组织的监督、以及选民选票的制衡。

与此同时,下院为了扭转内阁与下院失衡的关系,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逐步对下院进行改革,使下院的传统权力逐步得到增强:1978年通过了《下院管理法》,成立了“下院委员会” 由下院议长、政党党魁、多数党的非内阁成员以及反对党成员等组成,主要负责下院的财政支出,“下院委员会”中执政党无法占据多数,有利于增强下院的独立性。

1979年,下院成立了与政府14个部门相挂钩的14个专门委员会,对政府各部门进行监督和审议,加强对政府的监管。1981年议会讨论后决定,将讨论和表决政府预算的日期减少29天,将这29天划给反对党支配,让议会反对党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对政府进行监督。1983年议会通过了《国家审计法》,设立国家审计局和政府账目委员会,直接向下院负责,不受政府财政部门控制,加强了对政府的财政监督。议会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通过的一系列法案,有效的平衡了下院与内阁之间的关系,增强了下院对政府的监督和制衡能力,让英国的宪政制度依然有效的发挥着它不可或缺的作用。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82038.html

标签组:[国际社会] [民主制度] [议会改革] [英国政党] [英国议会] [女权运动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国际推荐文章

国际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