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统一全国度量衡的人,不是秦始皇,而是黄帝的八世孙

发布时间:2021-08-10 发表于话题:秦始皇统一全国是哪一年 点击:453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汽车 > 最早统一全国度量衡的人,不是秦始皇,而是黄帝的八世孙 手机阅读

说起跑路,阿蛮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黄帝家的天子们好像很喜欢跑路。一上任,就严格按照地图的坐标,东南西北地跑,名为巡察天下。

史书上一说到跑路,就只有“到某某地”几个字给一笔代过了。但是,古代没有火车、汽车、飞机之类的交通工具,就是依靠马力和人力跑路,而且那时候马车没有软座,车轮子也没有橡胶轮胎,坐在马车上跑路,来回颠簸,就是活受罪。

实际上,由于交通工具有限,天子们所谓的巡察,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跑路上,真正巡察的时间很短,与跑路的时间相比可以忽略不计。

此外,黄帝家的天子接班人,基本上个个都是天文学家,时不时搞一些天气预报。

这不,舜也耐不住寂寞,一上任就急着显示自己的天文学知识。

于是,种了几辈子地的农民舜,像模像样地搞起了天文观测。抬起头看看太阳、月亮、金木水火土五种行星的运行是否存在着问题,还从来都不用哈勃望远镜。

除了显示自己是天文学专家之外,黄帝的接班人们最爱搞的一套,还有拜鬼和拜空气。

所谓拜鬼,就是摆个香案,放上牛头、猪头和羊头,对着各种臆想出来的鬼神,噼里啪啦念一通咒语,然后礼毕,大家过来吃猪头肉。

所谓拜空气,就是再摆个香案,放点水果,点燃香烛,对着空气噼里啪啦再念一通祭文,然后礼毕,大家过来吃水果。

除了拜鬼拜空气之外,舜还搞出了一套新的公务员制度,选用桓圭、信圭、躬圭、谷璧、蒲譬五种玉,制成了五种身份卡,分别代表着公侯伯子男五种级别。然后,选一个黄道吉日,把四岳和各州州长召集起来开会,给大家颁发新的身份卡。

舜一月份刚刚上任,二月份就开始马不停蹄地跑路。先是跑到了东方的泰山,烧了一堆柴禾祭祀一下东岳,再用遥祭的方式祭祀一下各地的名山大川。

拜完鬼和空气之后,舜召集东方各路诸侯开会。诸侯们的方言习俗不同,不同地方的时差也不一样。

比方说,舜规定今天晨时一刻大家都要准时来,由于时差的原因,东边的诸侯在卯时就提前到了,而靠西一点儿的诸侯,只到申时五刻才赶来,搞得舜很是不爽。

于是,舜重新校正了一下四时节气、月份天数、一天的时辰,大家以后都以尧所在的经线为标准时间,不同地方的诸侯们相应地调整一下你们的子午盘,免得时差打乱了时间安排。

照例,诸侯们要向天子缴纳一点儿贡品,但是由于各地诸侯使用的衡量尺度不一样,要么少交,要么多交,搞得舜也很不爽。

因此,舜统一了各地的度量衡。

前来开会的诸侯们各自带着管弦乐队,大家在祭祀时一起奏乐。由于各地音乐风格不一样,结果噼里啪啦乱奏一通,毫无节奏感,还被人投诉噪音扰民。更让人气氛的是,分明是大喜的日子,个别诸侯居然奏起了哀乐,舜又很不爽。

于是,舜统一了各地的音律。

由于各地诸侯的社交礼仪不同,有的人见面了双手抱拳,另一个误会要打架。有的人想拉一下手,结果被骂不懂规矩。有的人想要拥抱一下,结果直接被回了一巴掌。臭流氓!

舜看到了,还是很不爽,于是明确了吉、凶、宾、军、嘉五种礼仪。

由于之前没有规定诸侯们朝见天子一定要带什么贡品,因此,不同地方的诸侯带着不同的贡品。有的把死马抬上来,有的把死鸡提过来,有的把羔羊搞到大殿里,咩咩地叫着。你当天子家是菜市场呀?不像话!

更过分的是,还有的诸侯干脆弄来几只乌鸦,嘎嘎地叫着。哭丧呢你?搞得大家都很不爽。

于是,舜规定,以后诸侯们朝见天子,必须使用规定的三种贡物。其中,卿大夫一级用羊羔、大雁两种动物作贡品,士要用死鸡作贡品。

此外,由于之前诸侯们都不带身份卡,因此朝见天子时,大家很容易搞错身份,就连天子也常常搞错。

比方说,人家分明是东路诸侯,愣是给认成是西路诸侯。人家只是一名士,非要把人家当成是诸侯来对待。

把士当成诸侯来对待,还不要紧,毕竟抬高自己的身份,何乐而不为呢?

关键是,错把诸侯当成士来对待,问题可严重了。往轻了说侮辱部落领袖,酿成外交大案。往重了说,诸侯们回去以后就抄家伙跟你火拼,你找谁说理去?

舜当然很不爽了,于是规定,以后诸侯们朝见天子,必须用规定的五种玉作身份卡,便于识别。朝见结束之后,再把身份卡还给诸侯。

按着地图坐标,五月份,舜跑到了南方。

八月份,又跑到西方。

十一月份,又跑到了北方。

舜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复制一遍在东方视察时所做的事情。回来之后,舜又宰了一头牛,用来祭拜他死去的老爸和祖宗十八辈。

跑着跑着,舜就在想,老是这么跑路也不是办法。身为天子,天天东跑西跑,交通工具也不发达,大半年时间都在路上耗着,实在太不爽了。

于是,舜规定,以后天子每五年跑路一次,到四方视察工作。其余四年,诸侯们每年都要跑路一次,前来朝见天子,汇报地方工作。

天子根据诸侯们的政绩,该升职的升职,该下课的下课。

舜又想,以前老是搞人治,这不行,要想部落长治久安,必须依法治理,于是,舜开始让人制定律法。

以后无论何人犯了何事,都必须严格按照律法惩处。哪一个敢不按律法办事,我还按律法惩处。

之前有五种刑罚,在脸上刺字、割掉鼻子、砍掉双脚、阉割、砍头,舜感觉太残忍了。

于是,舜说:这样吧,以后我再增加一种刑罚,流放,能流放尽量不要体罚。

官府里面管犯人,要用鞭子打屁股;学校里面犯事了,要用戒尺打屁股。当然,有些罪行也不适合打屁股,也可以用贝壳等财物来赎罪。

对待灾害,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的是天灾,人实在没办法,可以从宽处理。

但是,有的则是人祸,比方说豆腐渣工程突然倒塌了,搞慈善事业却吃回扣,导致灾区群众吃不上饭。这些都是人祸,必须一查到底,零容忍,老虎苍蝇一起打。

当然,舜也不想让人家说他好施刑罚,因此制定了刑罚的几条原则。比方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小心定罪、大胆推论,使用刑罚一定要慎重再慎重。(节选自曹恩硕新作“漫话五千年”第138话)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79989.html

标签组:[历史] [黄帝] [统一度量衡] [度量衡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汽车推荐文章

汽车热门文章